第六百三十一章 强者风范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三十一章 强者风范

“大胆!你是谁,竟敢在这里撒野,视我等如无物,还真无法无天了!?” 有人按捺不住,愤然起身,喝斥林寻。 其他人脸色也都不善,眸光闪烁。 林寻仿似不觉,目光看着青云阳,道:“若你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会理会一只苍蝇的叫嚣吗?” 青云阳唇角蠕动,他很想说,那家伙可不是苍蝇,而是名叫赖云申,实力虽谈不上可怖,但他背后的赤烈鸟族,却是南溟海各大族群势力中的一方霸主,轻易谁都不敢招惹。 可当面对林寻那平静幽冷的目光注视,青云阳却最终一咬牙,没有多说这些,而是直言道:“不会!” 林寻点头:“这就对了。” 而那被林寻视作“苍蝇”叫嚣的赖云申,已经是气得脸皮酱紫发红,肺都快炸开。 他堂堂火烈鸟族的贵胄人物,何曾被人如此羞辱过? 没有! 而现在,众目睽睽之下,一个少年却毫不客气,视他为苍蝇这等卑微而丑陋的东西,这让赖云申哪能容忍? “呵呵,真当击败了魏仓,就可以藐视一切,横行无忌了吗?” 赖云申声音冰冷无比,“我不管你是谁,今日你若不跪地跟我道歉,不止是你,包括和你有关的亲友,全都得以死赎罪!” 声音森然无情。 大殿众人皆露出一抹残忍笑意,在他们看来,赖云申有资格这么说!因为他是火烈鸟族的后裔! 光是这种身份,就足可以让人信服! 这小子完了! 这是所有人的想法。 “这位朋友,或许你实力很强,有骄傲的本钱,可在我等面前,却只不过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匹夫而已,现在,你乖乖跪地道歉,或许还能保住一命。” 一个妙龄少女开口,声音透着一股骄傲。 “不,单单是跪地道歉还不行,他打伤了魏仓,又无视我等,必须予以刻骨铭心的惩罚,才能宣泄我等心头之恨。” “哼,也不知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实力强大又如何?真以为拥有一些力量,就可以无法无天了?” 其他人也纷纷冷笑。 林寻击败魏仓那一幕,或许让他们心悸和吃惊,可在他们看来,林寻再厉害,也终究是一个没什么底蕴的少年而已。 这从他能够和青云阳这等角色成为朋友,就能看出一些端倪,毕竟,真正的顶尖大势力中的人物,谁会跟青云阳为友? 正是基于这种判断,他们才会如此有恃无恐,充满优越感。 然而,林寻的反应再次出乎他们的意料。 他依旧很平静,看着青云阳,道:“你现在是什么感觉?” 青云阳脸上露出一抹说不出的复杂,他似乎彻底看穿了,也想明白了,深吸一口气,道:“我发现自己以前很可笑,竟会和这些人厮混在一起,简直瞎了我的眼睛。” 众人皆脸色一沉,这话根本就不掩饰,坦坦荡荡,等于直接骂他们很不堪了! “青云阳,你清楚说出这句话的后果吗!” 赖云申大怒,威胁味道十足。 其他人也都神色淡漠冷酷,要和他们撕破脸吗?可你青云阳有资格吗?简直是自己找死!” “一群只会依仗族群势力作威作福的小丑而已,亏我以前还视你们为同道中人,现在我明白了,在真正的强者眼中,你们就是一群苍蝇,不知天穹之高远,不知浩瀚之深邃,可笑之极!” 青云阳愈发平静了,脸庞上尽是坚定,声音铿锵从容,就宛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他蜕变了! 起码在心境上,已经比以前多出一丝蜕变! 林寻敏锐察觉到了这一点,青云阳说的话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话语背后的态度。 这才是关键。 一个强者,若无这种心境,一辈子注定也不会有什么大成就! 小丑……苍蝇…… 当听到这些言辞,竟是从一向对他们俯首帖耳的青云阳口中说出,全场都有些错愕,难以置信。 旋即,他们就老羞成怒,青云阳这种货色,也敢视他们为小丑和苍蝇? 这让他们感受到尊严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挑衅和亵渎! “青云阳,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现在跪下,跟我们道歉,我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否则……” 赖云申声音像从牙缝中挤出,伸手指着林寻,“否则你就会和他一样,今天别想走了!” “是吗?” 林寻抬头,眸子幽邃若大渊,冷冷看向赖云申。 那一瞬,赖云申浑身莫名其妙的一僵,内心哆嗦,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寒意,感觉自己就好像被一位端立九天之上的杀神给盯上。 这…… 仅仅只是一道目光而已,怎会如此骇人? 轰! 不等想明白,他只觉眼前一花,林寻已出现在眼前,快的不可思议,让他来不及反应。 “你也跪下吧。” 耳畔响起平静淡然的声音,可此时却像一道无上旨意,惊得赖云申神魂都颤粟。 “不——!” 他刚要大吼,就感觉一只手拍在肩膀上,而后浑身一痛。 轰的一声,在一众惊骇目光注视下,林寻仅仅只是轻轻一拍而已,赖云申就像稻草一样,直接被镇压跪地,地面都被震得一颤,表面龟裂出许多缝隙。 全场寂静,鸦雀无声。 那可是赖云申啊,火烈鸟族的贵胄后裔,放眼整个南溟海,只怕就是最顶尖的大势力中的强者来了,也轻易不敢这么做! 可现在,那少年几乎是没什么废话,根本就不理会这些,直接将赖云申镇压跪地。 这可是最大的侮辱! 若传出去,赖云申这辈子别想抬起头了! 最让人头皮发麻的是,林寻的速度太快了,看似轻描淡写,却恐怖无匹,超乎想象。 无论是之前的魏仓,还是现在的赖云申,都几乎是被林寻抬手一掌就镇压,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这就太过可怖了。 在座虽然都是年轻一代的人物,可也是各族年轻一代中的翘楚,或许跋扈骄纵了一些,但的确没有一个弱者,且比一般强者都要强大一些。 这也正是他们的底气和自信所在。 可他们却根本无法想象,究竟该有何等恐怖的力量,才能像那少年般,挥手之间,就鼎定乾坤! 那种超然而出众的姿态,也只有在绝顶圣子级人物身上才拥有,可现在,却出现在一个少年身上,这让他们如何不震骇? 即便是青云阳,此刻也被震撼,但旋即,他眸子中就流露出一抹狂热和向往。 如果……如果我也拥有这等力量,谁还敢轻怠? 这一刻,他愈发渴望变强了! 他从林寻身上,看到了一丝真正的强者威势,意识到唯有自身变强,才会得到别人的尊重,才会让敌人忌惮和恐惧! 否则,若没有力量为底蕴,一切所谓的关系和圈子,都是镜花水月,空中楼阁! 就好比这大殿众人,之前何等趾高气扬,可现在,在林寻这位少年魔神面前,很可笑的小丑又有什么区别? 力量! 青云阳眸子愈发坚定了。 “这位朋友,你有些过分了!” 在这死寂般的氛围中,坐在上首的雒崖开口了,他瞳孔幽幽若鬼火,流转着慑人的光泽。 在众人眼中,雒崖是一位实力足可以跻身南溟海年轻一代前三十的顶尖强者。 可对林寻而言,也不过如此而已。 “你不服?” 林寻言辞平淡,对众人而言,却显得很强势。 “还请赐教!” 雒崖深吸一口气,浑身涌现炽盛的神辉,威势陡然变得强大之极。 “你不行,还有谁不服,一起上吧。” 林寻黑眸幽邃,扫视全场,但凡被他目光扫中者,皆浑身一颤,面色难看而僵硬,不敢与之对视。 “这就是强者的威势吧?” 青云阳内心喃喃,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已多出一丝崇慕。 “哼!” 雒崖一声冷哼,已无法容忍,悍然出击。 轰! 他倒也并非被怒火冲头,意识到林寻的强大,故而甫一出动,就祭出一杆灵光流溢的金枪,破空击杀而来。 这座大殿轰鸣,虚空紊乱,那刺耳的啸音犹如风暴,令在座众人都不禁色变,气血翻滚。 根本不必怀疑,雒崖动用了全部力量! 显然,他将林寻视作大敌看待,不曾有所保留。 雒崖这一枪,绝对堪称惊艳,同境界中堪称拔尖,换做其他修者,只怕根本不敢与之硬撼。 但林寻的反应,再度出乎所有人意料。 他站在那纹丝不动,挺秀的身影若一座巍峨山岳,仅仅只是探出一只修长白皙的手,就牢牢抓住了那击杀而至的金枪! 这足可以齑粉山岳、破杀阴阳的一枪,力道何等恐怖,可当被林寻抓住的那一刹,就再无法寸进! 非但如此,金枪产生哀鸣,竟似有些承受不住一样,让全场脸色狂变,魂都差点吓得飞出来。 这可是雒崖的全力一击,就这样被随意地死死压制了? 轰! 林寻手腕一抖,刹那间,就将金枪夺在手中,枪杆横扫,就听一声轰鸣,雒崖整个人被砸飞出去,将十多丈外的墙壁砸出一个窟窿,烟尘弥漫。 一击! 雒崖这位众人眼中的顶尖高手,浑身骨头都不知震裂多少根,惨败当场,一塌糊涂! 而林寻,依旧屹立原地,不曾动摇一分,唯独手中多出一杆倒拎着的金枪,身影孑然,黑眸幽冷,威震全场! —— ps:收到很多留言在鼓励和安慰金鱼,谢谢大家! 目前金鱼一家人已经进行安排,轮流在医院陪护我爷爷,大家放心,我会抓紧一切时间多更新多存稿,以此报答大家的理解和鼓励。 今晚保底三更。 最后,真的很谢谢大家!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