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 被无视的蓝天奇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三十二章 被无视的蓝天奇

雒崖跌坐在地,披头散发,咳血不止。 他浑身抽搐剧痛,却死死忍着,相较于这种痛苦,他心中的恐惧要更强烈。 雒崖同样无法想到,自己会和魏仓、赖云申一样,无法抗住那少年的一击! 太可怕了。 一想到刚才交战时的经过,雒崖就感觉想做一场不切实际的梦,眨眼间而已,自己就已经落败! “哪怕就是牛吞天、梦怜卿他们来了,只怕也无法让自己一招惨败吧……” 雒崖心绪汹涌,情绪失控,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那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大殿中愈发死寂了,这些各族年轻一代的翘楚人物,在这一刻终于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看着远处那孑然而立的少年,他们的神色皆变得凝重而惊疑,甚至已带上一抹深深的忌惮。 魏仓败了…… 赖云申败了…… 这一刻,就连雒崖也败了…… 且,都在败在一击之内! 这就显得太过恐怖和慑人,洞天境之中,雒崖堪称是顶尖一列的存在,连他都接不下对方的一招,那么对方的战斗力又恐怖到了何等程度? “还有谁不服,趁此机会,尽可以站出来。” 林寻出声,眸子幽冷而平静,声音不大,却是一种绝对的自信和睥睨,令在场所有人都心中一颤,不敢言语。 之前的他们,骄傲自负,自视甚高,认为林寻既然和青云阳为朋友,必然是个不值一晒的角色。 故而他们一直轻蔑和鄙视林寻。 可现在,他们惶恐了,感到了恐惧和威胁,意识到他们眼中“不值一晒”的角色,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绝巅人物! 像这种人,已踏足洞天大道的巅峰,堪称旷世,是能够和绝代圣子级人物并驾齐驱的存在。 哪怕他没有什么滔天势力为依仗,可也不是他们这些角色能够去挑衅的! 全场寂静,久久皆不敢言! 青云阳将这一切看在眼中,内心也是激动不已,什么叫真正的强者? 这就是了! 这般人物,负云气而绝青冥,扶摇九万里之上! 而相对而言,在座那些所谓的各族翘楚人物,只不过是地上蝼蚁而已,只能仰望和敬畏。 一阵脚步声从大殿外响起,在这寂静的氛围中显得格外突兀。 “嗯?发生了何事?” 就见一个身姿矫健,魁梧剽悍的青年大步而来。 他披着猩红披风,骨骼粗大,光头锃亮,一对眸子冷芒流窜,整个人宛如一头凶兽般,有一种迫人的凶厉之气。 蓝天奇! 在座众人目光一阵闪烁,认出了来人身份。 这位可是比雒崖更强的一位凶厉人物,战斗力之强,足可以跻身南溟海年轻一代的前十之列! 同样,他也是一位绝顶圣子级人物,为人极其之凶横残暴,在年轻一代中素有凶名。 之前,魏仓之所以要阻拦青云阳离开,就是因为要等蓝天奇前来! 所有人都知道,蓝天奇和青云阳之间有着一段不为外人得知的仇怨,据说是因为一个女人而起。 但不管如何,现在南溟海年轻一代中,几乎都清楚,只要被蓝天奇碰到,青云阳必然要遭受到一顿暴揍和羞辱! 至于具体原因,或许也只有他们两人清楚。 现在,蓝天奇又来了,并且青云阳就在场中,是否还会发生和以往想相似的事情? 众人目光情不自禁看向了场中那个少年,当看到他那一对幽冷深邃的眸子时,他们浑身一哆嗦,愈发沉默了。 这可不是看热闹的时候! “怎么没人说话?” 蓝天奇皱眉,目光扫视大殿,察觉到气氛有些蹊跷。 “走吧。” 林寻算了算时间,这时候竞宝大会差不多应该结束了,于是他招呼了青云阳一声,就抬脚朝大殿外走去。 这让在场众人皆一愣,就这样走了? 旋即,他们皆暗松一口气,走了就好,这家伙若再继续打下去,只怕他们全都得遭殃不可。 蓝天奇见此,禁不住脸色一沉,往日里,他走到哪里都会被人众星拱月般招待。 可今天却太反常,自他进入大殿,明明有那么多熟悉的面孔,可却都像哑巴了一样,自始至终都没人理会他! 最让蓝天奇无法容忍的是,一个陌生的少年而已,却招呼了青云阳一声,抬脚就要离开。 无疑,他被直接无视了! 这让蓝天奇眸子中凶芒一闪,当即大喝:“青云阳,你给老子站住!” 声音如雷,摄魂夺魄。 搁在往常,青云阳被如此喝斥,必会被吓得僵硬在那不敢乱动。 可这一次却又出乎了蓝天奇的意料,青云阳就像没听到一样,都没看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你……找死!” 蓝天奇彻底暴怒了,他原本性情就极其凶厉和残暴,此刻又陆续被大殿众人、林寻、以及青云阳一起无视,宛如把他当做空气了一样,让他哪能不怒? 轰! 暴喝声中,蓝天奇探手一抓。 一团湛然璀璨的雷暴电弧涌现,化作大手,狠狠朝青云阳抓去。 作为一名可以跻身绝顶圣子行列的天骄,蓝天奇这一击自然非寻常可比。 且因为他是含怒出击,力量要更可怖! 可让蓝天奇意外的是,当察觉到自己动手,在座其他人的反应却显得和往日不同。 没有振奋和欢呼,没有期待和激动,却多出一股复杂而怪异的味道,就好像……很不忍心一样…… 今天究竟怎么了? 不等想明白,蓝天奇就察觉到,在自己动手的同时,旁边那正朝大殿外行去的少年忽然转过身来。 轰! 旋即,一个修长白皙的手掌就凭空浮现,轻轻一捻,就将他释放出的那一只雷霆大手给齑粉! “嗯?难道这一切都和这少年有关?” 蓝天奇眼瞳骤然一缩,他又不是蠢货,第一时间就敏锐洞察了关键所在。 “我带他离开,你有意见?”林寻出声。 他不认识蓝天奇,也不知道蓝天奇和青云阳之间的恩怨,但他并不在乎这些。 他马上就要返回紫曜帝国,这时候自然不会在意得罪什么人了。 “呵呵,哪里冒出来的野小子,也敢跟老子这般说话?” 蓝天奇心中大怒,脸色却是愈发森然了,眸子中凶厉的杀机毕露,强势迫人。 轰! 不得不说,蓝天奇真的很霸道,一句话刚说话,直接就动手了,一掌就朝林寻拍去。 却见林寻身影一闪,就轻飘飘避开,而后说道:“这里不适合战斗,不如我们对拼三击,以此分胜负,我输了,任你处置,你若输了……” 说到这,林寻目光看向青云阳,继续道:“你若输了,就向他跪地叩首三次,如何?” 此话一出,蓝天奇眼瞳也不禁一眯,开始仔细打量林寻。 这少年太过自信,且让他看不出深浅,这让他意识到有些不对劲。 “蓝兄,此人刚才击败了魏仓、赖云申和雒崖三位道友,且都是在一击之内就分出胜负,你……可要小心了!” 终于有人强忍着内心的忌惮,轻声提醒。 蓝天奇心中一震,脸色微变,魏仓和赖云申不算什么,真正让他心惊的是,连雒崖这等人物,竟也都在一招之内就败了,这让他也不得不动容,再不敢怠慢。 “呵呵,我当你青云阳有什么能耐,原来是找到了一位高手相助。” 蓝天奇冷笑,眸子如刀子一样扫了青云阳一眼,尽是鄙夷和冷意。 却见青云阳神色平静,言辞坚定道:“不管你如何作想,我此次只想告诉你,十年之后,我必亲自手刃你!” “嗯?” 蓝天奇皱眉,太古怪了,以前的青云阳简直就像个缩头乌龟,只会忍气吞声,懦弱无比。 可今天,他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难道都是因为那少年吗? 蓝天奇没有理会青云阳所谓的“十年约战”,他对此很不屑,真正让他重视的那个少年! “三击?你确定?” 蓝天奇眸子闪烁,涌动森然冷芒,盯着林寻。 “就问你敢不敢了。” 林寻神色不动。 “好!” 一声大喝,简直若平地起惊雷,令人心惊胆颤,蓝天奇在这一瞬,已经悍然出击。 轰隆! 他周身澎湃可怖的电芒,眸绽雷霆,将一位绝顶圣子级人物的威势完全释放。 这一瞬,宛如有一头绝世凶兽在他体内苏醒,那凶厉的气息,让整座大殿都颤抖起来,众人齐齐色变。 好强! 很明显,蓝天奇也意识到林寻的强大,不敢大意,欲要穷尽全力,在这三击之内,全力镇压林寻。 却见林寻依旧云淡风轻,屹立在那,孑然超群,显得与众不同。 在一众目光的注视下,这一场对决拉开了帷幕。 轰! 第一击,蓝天奇施展秘法,声势浩瀚,击出一掌,令全场震骇,认出这是一门秘法绝学,恐怖无边。 可林寻仅仅一掌,就将这一切化解,随意而从容,屹立在原地,不曾动摇一丝。 这同样令人心中发寒,绝顶圣子的全力一击,就这样被破解了? 果然,雒崖他们刚才败得不冤,这家伙明显已经具备了和绝顶圣子平分秋色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