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七章 命悬一线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三十七章 命悬一线

一刻钟时间,搁在以往,弹指即逝。 可现在,对于林寻他们而言,却显得格外的漫长和煎熬。 共计十三位生死境王者一起出动,施展杀招,搅得天翻地覆,要将他们截杀。 若不置身其中,完全无法想象那种恐怖令人绝望的感觉。 原本愤怒大叫不止的老蛤,都出奇地沉默了,他脸色凝重阴沉,快淌出水来,眼眸中流露的尽是担忧,还有无尽的愤怒和恨意。 这种处境,险象环生,宛如在生死一线上徘徊,哪怕稍稍一丝不慎,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下场。 林寻也在沉默,黑眸幽邃的可怕,宛如无底深渊。 归根究底,或许他在洞天境中已快要镇压一切敌,可是当面对生死境王者时,终究还是太弱了! 那种只能逃遁,而无力去抗衡的感觉,让林寻第一次如此渴望拥有更强大的力量。 是的,力量! …… 阿胡俏脸有些苍白,神色虽依旧冷静,可她那微微颤抖的身躯和额头浸出的汗水却暴露出,她正在强自支撑,快达到极限。 一刻钟。 对她而言,同样显得艰难而漫长,犹如在地狱门前挣扎,谁也无法预料,死亡究竟会在什么时候来临。 见到这一幕,林寻好几次想问,为何明知道会出现这等杀劫,你还要帮助我们。 可最终,林寻没有问出口。 这等时候,也根本不是谈话的最佳时机,这会影响到阿胡,更会影响到他们所有人的性命。 只不过在内心深处,不管是什么原因让阿胡这么做,林寻已经铭记下这份天大的恩情。 轰! 惊世般的攻击声,时时刻刻都在激荡,令风云色变,让万物颤粟,沿途不知有多少的礁石、岛屿被毁灭一空。 更不知有多少的无辜生灵,覆灭在这一场突兀而至的杀劫中。 而对于这一切,那些追杀的生死境王者却视若无睹。 在他们眼中,只有那一艘浩宇方舟! 那其中藏着他们所渴望的大造化,无论是谁,都无法容忍错失这等千载难逢的时机。 只是,出乎他们所有意料,那一艘浩宇方舟简直就像一抹光,不止速度奇快,宛如挪移,且行踪飘忽,即便面对他们的截杀,竟每次都能困而遁! 这让他们惊诧之余,脸色也变得阴沉下来。 一艘宝船而已,载着几个不值一晒的小家伙,若是让其逃掉,那他们简直是丢人丢到家了。 若传回南溟海中,非沦为一个天大的笑柄不可。 追! 每个老怪物都怒了,全力出手。 …… 阿胡终究没能坚持一刻钟,在半途上,她猛地闷哼一声,早已变得苍白的唇角,溢出一缕鲜红的血渍。 而在她眉宇间,更是涌现一抹难以抹去的疲惫。 就只差片刻了…… 难道在这最后的关头失败吗? 阿胡内心涌起一抹深深的无力,她已拼尽了所有,把自己的力量压榨到了极限。 “把操纵法诀告诉我,让我来。” 这时候,耳畔忽然响起林寻的声音,阿胡一怔,目光看过去,就看见林寻那一对平静而深邃的黑眸。 鬼使神差地,她下意识地选择信任:“好!”林寻走上前,深吸一口气,神色彻底变得冷静而专注,宛如海底届时,任凭海流冲刷,岿然不动。 老蛤原本担忧无比,很想问一句你行吗? 可最终,他忍住了,阿胡已经明显坚持不住,眼下处境如此恶劣和凶险,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然而,让老蛤和阿胡皆没想到的是,当林寻掌握了操纵法诀之后,竟是发挥出精湛无比的水准! 在他的操纵下,浩宇方舟屡次逢凶化吉,险之又险地避开了一次次杀劫,那种游刃有余的驾驭手法,根本不弱于阿胡自己来操纵,完全都看不出,林寻这是第一次驾驭浩宇方舟。 直至后来,或许是熟悉了这种操纵,林寻的手法变得越来越精准、娴熟和灵妙。 老蛤眼睛都看直了,大呼变态。 而阿胡也是一怔一怔的,清眸看着身边少年那清秀的脸庞,罕见地涌现一抹异彩。 他们不知道的是,在之前的路上,林寻就一直在暗暗观摩和学习,早已将阿胡的操纵技巧烂熟于心。 再加上,他自幼篆刻灵纹,本身就是一位少年灵纹宗师,而今只是操纵一艘覆盖诸多古老阵图的宝物而已,自然难不住林寻。 甚至,凭借他对灵纹阵图的超强认知,在操纵宝船时,更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威能来。 这一点,只怕是阿胡都无法办到的。 “嗯?怎会这样?” “该死,这浩宇方舟的力量怎会如此不可思议?不是说这是一件残损的上古圣宝吗?” “可恶!若被我知道是谁用此宝帮助那小杂碎,本座非将他挫骨扬灰不可!” 外界,一众生死境王者皆敏锐察觉到了浩宇方舟的变化,脸色一下子又阴沉了许多。 追杀到现在,前后已经过去足足一炷香时间,他们一众生死境王者,却迟迟奈何不得一件古宝,这让他们都感觉到一种耻辱,老羞成怒。 “不好,前方似乎是葬道海冢!” 猛地,诸多生死境王者察觉到不妙,眼瞳中闪过一抹深深的忌惮,据他们所知,数千里外的海域,便是“葬道海冢”所覆盖的范畴了。 那可是一片大凶之地! 在上古时代,那里曾是一方神魔战场,陨落了不知多少大能者,延存至今,那里已经成了一片诡异和不祥之地,犹如一方禁地,充满了无法想象的恐怖凶险。 纵然是生死境王者,都不敢冒然再其中闯荡! “快,阻止他们!一定不能让他们进入其中!” 火烈鸟族的黑袍老者发出长啸。 轰隆! 顿时之间,这片区域都紊乱,十多位老怪物一起全力出击,再没有任何保留,要将浩宇方舟留下。 这一刻,无疑是最为凶险和恐怖的。 同样,此刻的林寻空前的冷静,神智若冰雪,将一切力量都运转在操纵浩宇方舟上。 外界那不断轰来的攻击,被他精准地捕捉到,而后操纵浩宇方舟,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避开。 有时,看起来明明已经被封锁和围困,可林寻却总能在不可能中找到一线机会,于绝境中找出一缕生机,险之又险地脱困。 这一切被看在老蛤和阿胡眼中,让两人都惊得一身冷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 “那……那是葬道海冢!?”猛地,老蛤怪叫起来,视野中看见一片被灰色的雾霭覆盖的海域。 那里的天穹,都阴暗若永夜,海水漆黑,雾霭蒸腾,神秘而又阴森,令人心悸。 而老蛤在觉醒意识的时候,就一直生活在那里,岂会不认得? 他声音刚落下,就听嗖的一声,浩宇方舟宛如一抹银色的流光,倏然冲入到了茫茫的雾霭中。 几乎同时,一众生死境王者的攻击覆盖而下,将这片海域都差点炸成崩裂塌陷的虚无。 就差一线! 林寻他们就将遭劫! 可也正因为这一线生机,让他们脱困,冲入到了葬道海冢所在的海域。 “停下,不必再逃了,现在该我们来看一场好戏了!” 忽然,阿胡出声,清眸中闪过一抹恨意,显然,她对刚才被追杀的遭遇,也恼火无比。 “看戏?你还有心思看戏?这他娘的可是葬道海冢,比那些生死境王者更可怕!” 老蛤气得跳脚,他以前一直在这片区域中厮混,哪会不明白这里的可怕和凶险? 而他好不容易逃出生天,离开了这鬼地方。 谁曾想,如今又逃回了,这让他心情简直糟糕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阿胡嘻嘻一笑,也不解释,道:“听我的,绝对没错,难道你们不想看看,那些追杀我们的老东西是如何倒霉的?” 一句话,就让老蛤心动了。 而林寻则若有所思,看了看阿胡,最终还是答应下来,将浩宇方舟停顿在一处雾霭中。 好戏? 究竟是怎样的好戏? 他们的目光,齐刷刷掠出浩宇方舟,看向前来的方向。 …… “可恶!” “竟被他们逃了进去!” 葬道海冢附近,响彻一阵又一阵的怒吼,声音中充斥不甘和怒火,宛如滚滚惊雷,激荡八方。 一位又一位生死境王者抵达,身影出现在附近,可在这一刻,他们皆犹豫了,似乎忌惮,不敢冒然闯入。 “怎么办?此地有大恐怖,若擅入其中,只怕会遭遇灭顶之灾!” 有老怪物脸色阴沉开口。 “还能怎么办?杀进去!那小杂碎身上的大造化,和上古圣道有关,这等机缘,岂能错失?” 有人冷哼,显得很强硬,可却并没有立刻展开行动,显然,他话虽说的铿锵,内心实则也充满了忌惮。 这就是葬道海冢的可怕,宛如禁地,能够让生死境王者都谈而色变,可想而知,这片区域有多么的诡异和不祥。 “你们不去,那老夫就先行一步了!” 忽然,火烈鸟族的黑袍老者站出来,大步一迈,身影就消失在那茫茫灰色雾霭中。 这让其他生死境王者皆躁动,目光闪烁。 很快,就又有五六位老怪物一咬牙,做出决断,闪身冲了进去。 其他生死境王者想了想,心中虽有些不甘,可却最终放弃了。 他们倒并非胆小,而是深深明白那葬道海冢的可怕,一旦冒然进入其中,甚至可能都再没有走出来的机会! 不过,即便选择了止步,剩下的这些老怪物也没有选择离开,他们在观望,不肯就此放弃。 只要有一线机会出现,他们就会毫不犹豫动手! —— ps:第三更送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