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五章 叶家风波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四十五章 叶家风波

其实,林寻能够一箭灭一战舰,倒并非他战斗力真的已恐怖到了不可思议的程度。 而是因为他对紫英战舰太熟悉了! 这新型紫英战舰本就是由他亲自设计,对其构造可谓是了若指掌,甚至毫不夸张地说,放眼天下论及对紫英战舰的了解,除了老莫之外,再没有谁比林寻更清楚。 在这等情况下,他每一箭所射击的,皆是紫英战舰最薄弱的地方,若再无法取得这般战绩,那才叫怪事。 战火汹汹,燃烧碧海,一切都落幕了。 林寻收起无谛灵弓,就带着兀自陷入呆滞震撼状态中的叶灵彤飘然而去。 …… “你是说,叶小七已经前往古荒域中修行?” 路上,当问起叶小七的下落时,林寻不禁有些怔然。 “不错,小七哥他在三个月前,就被老祖亲自送走,在我们叶家年轻一辈中,小七哥是唯一一个获得这等特殊待遇的族人。在他身上,寄托着我们叶家所有的希望。” 叶灵彤说到这,眸子中不禁浮现一抹崇慕之色,叶小七,那可是他们叶家年轻一代公认的第一天骄,天赋超绝,名震东海。 只是…… 当叶灵彤拿叶小七拿叶小七和林寻对比时,却无奈地摇了摇头,没法比啊。 这家伙轻描淡写之间,就毁掉韩家整整十艘紫英战舰,简直就是个逆天怪物似的,和他一比,小七哥却显得有些暗淡了。 “看来,如今紫曜帝国中的许多修者都已意识到了‘大道灾变’的问题……” 林寻若有所思。 叶小七已经不是第一个前往古荒域修行的。 在他之前,还有白灵犀、宋易、尉迟泽在帝后三百岁寿宴上时,就已经被一些古老宗门的代表带走,前往古荒域界中修行。 除此,小剑君谢玉堂、石鼎斋大公子石轩、宋家大公子宋云季、青鹿学院传人顾云庭……等等紫禁城年轻一代最顶尖的骄子,都已经提前离开。 这就是风向标。 林寻甚至都不用猜,在接下来的时间中,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大势力子弟,被送往古荒域界中修行。 毕竟,按照传言,不出十年,这片被视作“下界”的位面中就会爆发真正的大道灾变! 到那时,大道残缺严重,别说修行了,连晋级之路只怕都会被断绝掉,这对修者而言,简直就等于扼杀了他们求索道途的一切希望。 叶小七的离去,就是其中一个例子。 “此次返回紫禁城,就开始着手为前往古荒域做准备……” 林寻深吸一口气,心中做出决断。 在湮魂海深处中经历了一场跌宕起伏的历练之后,让林寻分外明白,想要继续求索自己的绝巅道途,就必须前往更广阔的修行世界。 简而言之,以后在这“下界”,已经很难适合林寻修行了。 “公子,临走前能否告诉我您的尊姓大名?” 一炷香后,在东海沿岸附近的位置,叶灵彤决定离开,只是临走前,唯一的请求竟是想知道林寻的名字。 林寻怔了怔,洒然点头答应。 “告辞。” 林寻拱了拱手,就驾驭浩宇方舟,朝远处陆地上飞行而去。 “原来他叫林寻……” 叶灵彤喃喃,总感觉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可却又想不起来。 …… 东海叶家。 叶灵彤回来了,带回了关于被韩家追杀的消息,让叶家高层皆震怒不已。 就在当天,叶家出动一支强大的队伍,前往东海深处,去和韩家争夺那一条灵脉矿。 也是同一天,叶家议事大殿中,叶灵彤说出的另一则消息,让叶家一众高层又陷入震动。 堂堂韩家洞天上境大修士韩云崇,竟是被一个少年一掌给拍死了!? 若不是叶灵彤言之凿凿地保证,这消息绝对属实,叶家那些大人物们差点都不敢相信。 只是很快,这种震撼就被愤怒取代。 “什么?东柯竟然死了?你们不是一起吗?为何你还活着,东柯却死了?” 大殿中,响起叶南林愤怒的咆哮,宛如惊雷滚荡。 他是叶东柯的父亲,丧子之痛让他彻底无法镇定,陷入狂怒中,气得眼睛发红。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若你敢隐瞒,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叶南林瞪着叶灵彤,眸光森然可怖,吓得后者俏脸煞白,嗫喏不已。 在座其他大人物也都惊疑不定,是啊,那韩云崇已经被杀了,在这等情况下,叶东柯怎么会死掉? 叶灵彤知道隐瞒不住,只能实情相告。 顿时,一众大人物皆皱眉,而叶南林则已愤怒到了极致:“就因为拒绝我儿子的招纳,那少年竟狠心故意报复于他?欺人太甚!” 叶灵彤鼓足勇气,咬牙说道:“三伯父,此事怪就怪东柯堂兄,他不知分寸,恩将仇报,我苦苦劝他,反倒遭到他的呵斥和指责,你说,这不是自作孽?” “放肆!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说东柯不知分寸,恩将仇报?你这小丫头嘴巴可真够歹毒啊!” 叶南林一巴掌拍碎身前案牍,长身而起,像被激怒的野兽,杀气腾腾地盯着叶灵彤。 叶灵彤被震慑,浑身发寒,如坠冰窟,心中委屈愤怒之极,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叶东柯的秉性和脾气,简直和他这位三伯父如出一辙。 “那少年虽然救了你一命,不过东柯虽然是死在韩家手中,但也和这少年有所牵连,不能就这么白死了。” 另一位叶家大人物开口了,声音沉浑。 “不错,我叶家盘踞东海这么多年来,还不曾发生过如此恶劣的事情,若是传出去,只怕非让外人看笑话不可,依我看来,韩家那边是绝对不能就此放过的,除此之外,那少年也必须为此付出一些代价才行!” 其他一些大人物也都纷纷发声。 见此,叶灵彤心都凉了,忍不住说道:“各位叔伯,若不是那位公子相救,我这次可根本没办法第一时间把韩家争夺灵脉矿的消息带回来,你们这么做,岂不是显得……” 她没有说完,但话中意思已经很明显,这不就跟恩将仇报一样? 顿时,一众大人物的脸色都是一沉,有些不悦。 “都到了这时候,你一个小丫头还去维护一个外人?”叶南林怒吼,眸子愈发冰冷了。 叶灵彤抿嘴不言,神色却很倔强,这让许多大人物眉头皱的愈发厉害。 “灵彤,你可知道那少年的姓名和来历?”一个大人物温和开口询问。 顿时,众人都竖起了耳朵。 叶灵彤犹豫半响,最终低声道:“我只知道他叫林寻,对了,临别前,还让我代他向老祖问好。” 林寻? 让叶灵彤一个小丫头,代他向老祖问好? 众人都是一怔,这家伙可真够嚣张啊,叶东柯因为他而死,他还敢如此有恃无恐,真当叶家不敢拿他怎么样? 尤其是叶南林,气得额头青筋爆绽,牙齿快咬碎:“此子竟敢如此羞辱我叶家,若不杀之,难解我心头之恨!” 叶灵彤手脚冰冷,眸子中闪过一抹苦涩,她话都已说的如此明白,可他们叶家这些大人物的反应却让人失望。 “等等,你说那少年叫林寻?” 猛地,一个大人物出声,似想起什么,脸色有些惊疑。 “林寻是谁?” “该不会是紫禁城中那个名震天下的少年灵纹宗师吧?” 刹那间,大殿一众大人物脸色也都变了,或多或少都想起了一些关于“林寻”这个名字的传闻。 林寻,一个名扬紫禁城,如日中天般的少年天骄,关于他的传闻可实在太多了。 他曾在认证灵纹师资格时,一举引起“九龙之吟”异象,震动紫禁城; 曾在千金一笑楼中,暴打花、宋两大上等门阀的后裔; 曾在当今帝后三百岁寿宴上,当众逼迫凌天候赵景胤下跪; 曾以十六岁的年龄,成为青鹿学院灵纹别院中唯一一个在职教习; 曾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炼制出一套轰动天下的灵纹战装“破碎之殇”; 曾…… 总之,这少年身上充满了神秘而传奇的色彩,自从他崛起于紫禁城之后,光芒之盛,几乎盖过了年轻一代所有天骄的风头。 有人抨击他性情凶残暴烈,品行恶劣,也有人称赞他少年天骄,傲绝当世。 只是,谁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少年,竟会牵扯到叶东柯死亡这件事上。 一下子,大殿气氛变得寂静不少,若这个“林寻”真的就是那个在紫禁城中如日中天的少年,那可就难办了! 叶灵彤此刻也愣住,她敏锐察觉到,林寻这个名字似乎有魔力一样,让在座大人物们的态度都有些变了。 原来,他似乎比自己想象中更不简单…… 叶灵彤不认得林寻,她一直在东海中修行,也根本不曾关注过紫禁城中的消息。 否则的话,她只怕会立刻明白在座那些大人物色变的原因。 “不管他是否就是那少年灵纹宗师,既然敢报复东柯,就必须付出代价!” 神色阴晴不定的叶南林,这时候发出一声咆哮。 只是,回应他的却是一些犹豫和闪烁的目光,在座众人都变得沉默不少。 他们叶家虽然可以在东海称王称霸,可若是搁在紫禁城中,勉强只能归入中等门阀世家的行列中。 而在传闻中,那林寻可是得罪过花、宋、左、尺、秦这五大上等门阀势力! 整个帝国中,也只有七大上等门阀,可这家伙却凶残无匹,一下子得罪了其中的五个。 可偏偏地,他到现在还活蹦乱跳,没有遭难。 这就显得太过惊人。 在这等情况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去招惹这样一个少年? “怎么,你们都怕了不成?一个少年而已,就把你们吓成这样?”叶南林愈发愤怒了。 “混账东西!自己儿子恩将仇报,被韩家给杀了,你却要找恩人的麻烦,你莫非也活成蠢货了?” 猛地,一道威严的声音从大殿外传来,让在座众人齐齐心中一颤,竟是长身而起,躬身行礼。 叶南林更是色变,惊得浑身发僵。 大殿外并没有人,可在场所有叶家高层都知道,那声音是坐镇叶家的老祖所发出。 叶家只有一个老祖,那就是叶擎天! “连铁血王宁不归,石鼎斋石财神、宫家老祖宮不破都赞不绝口的少年人,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十恶不赦之徒?” 叶擎天的声音再次响起,带着一股质问,震撼心神,令叶南林脸色愈发难堪。 “我们家的小七,也多次受过林寻此子照拂,即便是我,面对一位能够炼制出灵纹战装的少年灵纹宗师,也得尊敬三分,在这等情况下,你却口口声声要报复,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此话一出,简直如惊雷霹雳似的,叶南林再坚持不住,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声音苦涩,艰难说道:“老祖,我知错了。” “从今日起,你就辞去族中所有职务,去禁地中闭关思过吧!” 叶擎天轻飘飘一句话,让叶南林脸色都白了,如丧考妣,他实在想不明白,老祖怎会因为一个少年,竟会发出这般雷霆之怒。 而其他大人物皆噤若寒蝉,心中暗自庆幸刚才见机得快,没有说出什么过分话语。 “小丫头,你前来祖祠这边,我有话问你。” 叶擎天开口,召唤叶灵彤,声音温煦和蔼,如沐春风,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旋即,这些叶家高层皆露出复杂之色,他们哪会不明白,叶灵彤因为和林寻的关系,已经进入了老祖的视野? 这小丫头此次倒是因祸得福啊! 叶灵彤傻愣愣地立在那呆滞片刻,而后才猛地回过神来,连忙转身匆匆而去。 只是她心中兀自恍惚,那林寻究竟是谁啊,为何……竟能够惊动老祖亲自出面? 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而当叶灵彤甫一见到叶擎天,就被老祖问的第一个问题吓到了。 “前不久,紫禁城传来消息,说林寻在数月前就已经在湮魂海深处遭劫丧命,你确定见到的真的是他?难道他并没有逝去,而是活着回来了?” —— ps:四千字大章送上。感谢兄弟pylipm的又一次捧场!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