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四十九章 丑态百出的权柄之争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四十九章 丑态百出的权柄之争

林忠的一番话,铿锵激昂,带着质问。 在座不少北光林氏大人物的脸色都变得不自然,扪心自问,在林寻没有出事前,他们的确都在洗心峰上捞取了很多好处。 哪怕就是在紫禁城,只要一提他们是洗心峰林家的族人,也会被人尊重三分。 可现在林寻终究已经死了! 这一切都变了,洗心峰林家四面楚歌,风雨飘摇,不知被多少势力给盯上,几乎要倾塌。 这时候,北光林氏这些高层哪还能坐得住? “笑话!若没有我北光林氏的支持,凭他林寻一个人,怎可能支撑起整个洗心峰?不欠他林寻的!” 有人不屑。 “废话少说,如今的洗心峰上,必须选拔出一个新的执掌者了,不管你林忠是否愿意,今天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答复!” 有人咄咄逼人,进行逼宫。 “林忠,你也算林家老人了,一直忠心耿耿,我等也钦佩不已,不过,如今林寻都已经死去,我们林家又面临这等大难,到了生死相存的关头,若不做出改变,只怕洗心峰都会在我们手中丢掉,还望你三思啊。” 也有人苦口婆心相劝。 “我说了,少爷还活着,此事无需再谈!” 林忠言辞坚决,不为所动。 见此,有人气急败坏,忍不住骂道:“你这老东西,还真是死脑筋,你还指望那小子能回来?都多久了,他铁定是死在湮魂海深处了,被一众生死境王者追杀啊,他一个灵海境小修士,若能活过来,让我抹脖子自杀都行!” “你……”林忠气得浑身哆嗦,他脾气一向很好,可这一次,他是真的被激怒了,脸色铁青难看无比。 “各位,你们有些过分了!” 一直坐在大殿一侧的小珂挑了挑眉毛,终究是没忍住,冷冷出声。 “你一个外人而已,哪有资格插手我林家宗族内部事情,还请自重,乖乖闭嘴!” 一个北光林氏长老呵斥,他叫林怀堂,是林怀远的亲弟弟。 “是啊,我林家内部的事情,可不容尔等染指!” 其他北光林氏大人物也纷纷开口,喝斥小珂。 小珂眸子一寒,她是被林寻邀请来帮助洗心峰的,可不是什么下人,如今竟被排斥和指责,让她也不禁动怒。 也在此时,灵鹫劝住了小珂,叹息道:“林寻临走前,将洗心峰大权交由我掌控,那么,我就得对得起他的信任,我奉劝诸位一句,万事留一线,不要做得太绝……” 不等说完,就被人粗暴地打断:“你一个修为被废的老瘸子,也敢大言不惭地教训我们?还真当自己是洗心峰之主了?记住,这是我林家的地盘,而不是你一个外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这番话何止是不客气,简直是带上毫不掩饰的羞辱和打击。 搁在以前林寻在的时候,他们或许还会对灵鹫敬畏三分,可现在,谁还会理会一个瘸子? 锵! 小珂彻底怒了,拔出长刀,清眸中杀机萦绕。 “怎么,你一个小丫头还想在我林家地盘上动手?”那些北光林氏的族人冷笑,一个个有恃无恐。 他们早想把这些外人全都清除出去了,原因很简单,林寻临走前,把大权全都交给了灵鹫、小珂等人,这让他们自然很不痛快。 如今,既然确定林寻已死,他们自然无法容忍这种情况再继续下去。 “小珂,把刀收起来。” 灵鹫挥了挥手,神色自若而平静,却带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说罢,灵鹫目光看向一直不发一语的林怀远,道:“老兄,看来今日发生的一切,都已得到你的默许了?” 林怀远眸光闪烁,半响才叹息道:“我也是没办法啊,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旁系,最近频频异动,更是对我等下达通牒,要动用强硬手段,占据洗心峰,继承林家大权,我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 “这么说,你是认为唯有北光林氏执掌洗心峰,才能化解这一场大难?”灵鹫问道。 林怀远沉默片刻,反问道:“那么灵鹫先生认为,该如何解开这一场前所未有的困局?” “等。”灵鹫的回答很简单,只有一个字。 可很显然,这无法让那些北光林氏的族人满意。 “哼!照我看,我们目前只剩下一条路可选。” 忽然,林怀远的弟弟林怀堂开口,声音冷静。 “什么路?” 灵鹫似笑非笑,似已看穿了对方心思。 “去和西溪、云衡、飞峰三支旁系力量低头,由我们四家一起,来掌控洗心峰!” 林怀堂此话一出,简直如惊雷,令大殿气氛猛地沉寂起来。 “不可能!” 林忠愤怒,果断拒绝。 就连林怀远似乎都有些意外,怔了怔,皱眉道,“怀堂,你以为我们向他们低头,对方就会就此罢休?他们背后站着左家和秦家,在这等情况下,也是断不会放过我们的。” “大哥,你错了。” 林怀堂神色自信,淡淡说道,“归根究底,我们都是一家人,我们又和他们无仇,他们放不过的,只是林寻这一脉而已!” “如今林寻已经死去,我们只需把这些外人驱逐出去,并且放开洗心峰,接纳西溪林氏他们入驻进来,眼前这一场大难便可以轻松化解。” 大殿中的气氛愈发沉寂了,许多人目光闪烁,心思各异。 这一番话,可谓诛心,言外之意就是彻底和林寻划清关系,然后向敌对势力低头,以此换取一场平安和富贵。 “你们……简直是狼子野心!” 林忠气得怒发冲冠,“十多年前,林家发生血腥惨案,我家主人一脉,除了少爷一人之外,几乎全部被害,那是林家所遭遇的最大危机,而当时的你们,就选择了背叛,勾结外敌,瓜分林家基业。根本不曾想过要为那些逝去的族人报仇!” “林家再次陷入危机,你们难道还想重演十多年前的那一幕?” “少爷不计前嫌,为林家大局考虑,最终答应让你们入驻洗心峰上,并给予你们诸般好处,可你们呢,就是这么报答少爷的?”“你们……其心可诛!” 林忠气得目眦欲裂,神色铁青,声音激昂若雷霆,震荡大殿中,令得许多人都色变。 “我们这也是为了林家好,难道你就甘心眼睁睁看着洗心峰就此没落,直至被敌人霸占?” 林怀堂面无表情,眸子冰冷。 “罢了,此事休要再提。” 却见林怀远长叹了一声,道,“当年我们已经做错了一次,这一次,是断不能一错再错了。” 林怀堂微微一笑,不再多言。 但他心中清楚,自己这一番话,绝对已经让不少人动心,等洗心峰真的被逼到绝境那一天来临时,注定会有许多人和他一样,支持这么做! “大哥,你既然不同意,那么,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洗心峰的大权可都掌控在那些外人手中,我们就是想帮忙也帮不了啊。” 林怀堂叹息开口,声音幽幽,却暗藏锋芒,步步紧逼,言外之意,无非还是要趁此机会,夺取洗心峰的大权。 “树倒猢狲散,第一次进入洗心峰时,我就曾对林寻说过这个问题,没曾想,才过去多长时间,果然应验了。” 灵鹫发出一声轻叹,对于一个宗族势力而言,外人干政,终究是一件犯忌讳的事情,尤其是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迟早会发生内讧。 他曾提醒过林寻,也为此做足了准备,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哼!灵鹫先生,你这是骂我等无情无义了?笑话,你们只是外人,却攥住我林家大权不放,还要让我等怎样?” 那些北光林氏的高层大人物都不满了,感觉灵鹫此话,无疑是把他们全部骂进去了。 唯独林怀远坐在那一言不发,眉头紧蹙。 说实话,他也不愿见到这等事情发生,可是如今有关林寻的死讯都早已传遍了,在这等情况下,洗心峰内忧外患,风雨飘摇,恰似即将坍塌的大厦,这让林怀远也头痛无比。 究竟该怎么办? 连他自己实则都有些束手无策! “大哥,都这时候了,还犹豫什么?洗心峰不可一日无主,如今您临危受命,执掌咱们林家大权,本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咱们林家可再无法容忍被外人插手了!” 林怀堂在一旁鼓动。 其他北光林氏族人也纷纷附和。 “这……” 林怀远神色阴晴不定。 而林忠、小珂他们都心寒,脸色难看,唯独灵鹫泰然自若,显得很平静,这等事情,早已在他预料之中,虽然意外,但并不惊讶。 只是,他心中却有一丝忧虑,若林寻无法化解此劫,哪怕就是林寻以后回来了,也为时已晚! 咚咚咚。 这时候,紧闭的大殿之门忽然被从外边敲响。 嗯? 顿时,众人都皱眉,这可是洗心峰之巅的议事大殿,他们正在召开最至关重要的会议。 又是哪个侍从不长眼睛,敢这时候前来敲门? —— ps:第三更晚上11点半之前。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