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二章 密函信笺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五十二章 密函信笺

洗心峰四季如春,气候宜人。? 可大殿众人此刻却如坠冰窟,浑身被寒意侵袭,感受到一股刺骨的杀机,令他们灵魂颤粟。 太可怕了! 林寻此刻虽静默无言,但他的气息却宛如从尸山血海中趟出来的杀神,恐怖慑人。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份名单必然太过具有冲击力,让得林寻都已快要无法遏制内心杀机。 嘭! 就在这紧绷无比的死寂气氛中,作为北光林氏的执掌者,林怀远竟是直接跪倒在地,叩道:“请家主给我北光林氏最后一个机会!” 全场震骇,林怀远这一跪,简直石破天惊! 好歹他也是林寻长辈,是其堂伯父,在紫禁城中也算一号大人物,可现在,他却跪在了自己侄儿身前! 这若是传去,林怀远注定会沦为他人笑柄,可林寻同样也会遭受牵累。 毕竟,作为宗族一个晚辈,却逼得一个长辈不得不跪地求饶,这就显得太过大逆不道了。 “家主!” “家主,万万不可啊!” 那些北光林氏的高层都慌了,连忙劝阻,可林怀远却置之不理,以头叩地,纹丝不动。 纵然是灵鹫、林忠都感到意外,林怀远这一跪,意义可就太不一般了,林寻又会如何应对? 林寻沉默片刻,最终平静说道,“我可以给北光林氏机会,但是,此次图谋不轨者,必须接受严惩!” 说到这,他再不看地上的林怀远一眼,黑眸若电,从大殿中那些北光林氏大人物脸上一一扫过,令得那些大人物皆一阵不自在。 “现在,是你们赎罪的时间,主动承认忏悔者,可以从轻处置,冥顽不灵者,里杀无赦!” 林寻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多谢家主宽宏大量!” 地上的林怀远也知道,这已经是他能够争取到的最好的结果。 他从地上起身,道:“家主,此事虽非因我而起,但却因为我的不作为,而酿成今日之苦果,我希望能够亲自弥补。” “你打算如何弥补?”林寻问。 林怀远咬牙,神色间泛起一抹狠色:“该杀的杀,该罚的罚,宁可错杀错罚,也绝不姑息一个!” “好,那我就给你一个机会。” 林寻凝视林怀远片刻,最终点头答应下来。 而大殿中那些北光林氏大人物,一个个皆如丧考妣,彻底傻眼,他们怎么也无法料到,最后对着他们举起屠刀的,竟会是林怀远…… …… 就在林寻返回洗心峰的两个时辰后。 北光林氏中,四位执事长老被暗中处决,十三位宗族长老被剥夺一切职务,关押进洗心峰禁地中闭关反思。 另有客卿执事九人、客卿长老七人、宗族子弟十九人、宗族侍从护卫六十三人……全部遭受到不同程度的惩罚。 这一次,林怀远似乎为了表明自己的态度,也似乎为了挽回林寻的谅解,动起手来,简直如雷霆横扫,杀伐果断,展露出冷酷而迅猛的铁血手腕。 当做完这一切,林怀远一下子仿佛失去了所有力气,瘫坐在椅子中,神色暗淡而怅然。 经过这一场大清算,他们北光林氏可谓元气大伤,伤筋动骨,想要恢复过来,短时间内根本无法办到。 可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 起码,北光林氏还有许多年轻的幼苗,只要他们还在,以后就有重新壮大的希望。 而若是此次让林寻动手…… 那结果简直不敢想象! “林文靖啊林文靖,你可真是生了一个好儿子……林家有这样一个继承人带领着,以后想要恢复五百年前的荣光,重新踏入那上等门阀之列,或许也不是不可能的……” 林怀远喃喃,眉宇间泛起一抹深深的疲惫和感慨。 “大人!” 这时候,一名侍卫走进来,拿出一份密函,说是有人刚才送来的,指明要交给林怀堂。 林怀远唇角抽搐了一下,心中涌出一抹难言痛楚。 林怀堂可是他亲弟弟,早已经被林寻身边的一头赤鹰战宠给杀了! “不对!” 当接过密函,正要开启时,林怀远脸色微变,似意识到什么,最终将密函小心收起来。 而后他起身匆匆离开,前往洗心大殿。 …… “差不多就这样了。” 此时的洗心峰大殿中,林寻已经把自己在湮魂海深处的一些经历,言简意赅地说出。 只是,尽管他说的已经够简单,可当听完这一切,小珂、林忠、灵鹫他们依旧被震撼在那,久久无法平静。 妖圣秘境中,他纵横捭阖,横推各族群雄,杀得一众圣子不敢撄其锋芒! 直至后来,他更以一对四,挫败四位绝顶圣子,一举成为妖圣秘境中的最大赢家,傲视各族! 纵然和灵宝圣地反目成仇,纵然被各族生死境王者在最后一刻围困,可林寻依旧逍遥自在,于绝境中逃出生天! 而后,他辗转南溟海,虽在云蓬集市再次被围堵,但却凭借浩宇方舟,掠入葬道海冢之内,再次脱困,逍遥而去。 而在这个过程中,却有不止一个老怪物殒命! 这一切,听起来简直就像一段传奇故事,显得惊心动魄、匪夷所思,若不是林寻亲口说出,别说林忠和小珂他们了,就连一向拥有大智慧的灵鹫,只怕都不敢相信了。 而当得知林寻如今已拥有洞天中境圆满地步的修为,在同辈之中,已近若是无敌般的存在时,林忠他们彻底被震撼在那,脸色精彩无比。 这才是真正的少年天骄啊! 短短半年,他已一跃从灵海跨入洞天之境,踏足传闻中的绝巅最强道途,傲绝同辈,犹若王者,冠绝群雄,可镇压这一境界的一切敌! 这让传出去,紫禁城只怕非陷入一场滔天轰动不可。 谁敢想象,半年前的灵海境少年,而今重返回来时,已经踏足大修士的行列,且还是这一境界的绝巅王者级人物? “怪不得这家伙如此变态,原来……原来连生死境王者都杀不死他……太可怕了,上古岁月中,只怕都找不出多少个像他这般的逆天怪物了……” 赤鹰王内心掀起惊涛骇浪,终于明白了林寻的恐怖之处,这让它面对林寻时,也是变得愈恭顺和敬畏。 “他才十多岁而已,这么年轻就已成为洞天境中的王者至尊,并且身上还藏有从妖圣秘境中获得的大造化……跟随在这样一位强者身边效命,似乎也不是一件坏事……” 赤鹰王忽然产生一股醒悟,它可是很清楚,若能抓住此次机会,一直追随林寻身边,那么当林寻以后证道之时,必然也会给它带来难以想象的好处! 这一刻,赤鹰王彻底被折服了,它从林寻身上看到了一场大造化,若能追随,必将受益无穷。 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林寻的绝代风采,让赤鹰王也渴望会有这么一天来临。 “对了,此次即便我即便不返回,依照灵鹫先生的智慧,只怕也不会看着今日之一幕继续持续下去吧?” 忽然,林寻目光看向灵鹫。 灵鹫微微一笑,颔道:“我的确藏了后手,命令朱老三在暗中待命,只是若非逼不得已,我也不愿大开杀戒,毕竟不管如何,这终究是你们林家内部的事情,由我一个外人插手,终究还会残留太多的隐患。” “还好,你及时回来了,这种事情也绝对不会再生了。” 林忠和小珂怔然,他们也是这时候才意识到,原来灵鹫早已在暗中做出了这么多安排。 “这是炼道海魂花,将其炼化,就足可以将先生体内的‘魔劫散’力量化解掉。” 林寻拿出一方封印的玉盒,递给灵鹫,微笑道:“我很期待先生修为恢复的那一刻来临。” 刹那间,惯常沉稳而冷静的灵鹫,竟罕见地有些失态,他眼瞳收缩,唇角哆嗦,当接过那一方玉盒时,手指都在微微颤抖,可见他内心是何等的激动和震荡。 当年的他,乃是洞天境大修士,智谋无双,风采飞扬,运筹帷幄,胸藏天下大道,何等的风光和耀眼,有着令人都羡慕和憧憬的美好前程。 可自从身种魔劫散,修为被废之后,这一切都不存在了! 他成了只能坐在轮椅中的瘸子,只能苟且偷生,聊以度日,本以为这辈子就会在这种沉沦中结束,谁曾想,林寻却给他带来一场“新生”! 对灵鹫而言,一株炼道海魂花,的确就宛如让他获得新生,不亚于给了他第二次冲锋大道的生命!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灵鹫去闭关了,这是他临走前留下的一句话,庄肃郑重、平静中有一种决然的味道。 “林寻,多谢你了。”小珂也激动无比,灵鹫如同她的父辈,她很清楚灵鹫这些年过的多不易,而林寻能够给予灵鹫重新修行的希望,让小珂焉能不喜悦和感动? “教官,这是给你准备的。” 林寻同样拿出一方玉盒,其内封印着一柄碧玉刀,是一件强大的古宝,来自碧麟族圣子手中。 同时,林忠还为林忠、朱老三、夏至都分别准备了礼物,皆是他从湮魂海深处搜刮回来的战利品,每一件都是林寻精挑细选之后的珍品,价值之大,无法估量。 “对了,夏至怎么又闭关了?”林寻问道。 “也就在一个月前,夏至,她要闭关,然后就想沉眠了一样,直至现在,都还没醒来。”林忠解释道。 林寻略一思忖,顿时就明白,夏至这是开始第二次“寂灭转生”了。 她修炼的是【寂灭九转经】,这是一部来历神秘而恐怖的功法,寂灭一次,就宛如斩除掉前世的所有道行,以此化作庞大的潜力,来反哺自身,从头开始修炼。 这就好比转世修炼一般,神妙而不可思议。 “也不知她此次进行第二次寂灭转生,又会否会丢掉所有记忆……”林寻起身,想要去看看夏至。 这世上能够让林寻惦记的人并不多,而夏至无疑是最重要的一个。 一想到她每一次寂灭,就将斩掉以往重重,重新开始,林寻心中就有些担忧,很不踏实。 可还不等林寻离开,林怀远就匆匆来了,带来一封还没拆封的密函,交给了林寻。 林寻接在手中一看,黑眸中顿时闪过一抹杀机。 密函信笺上的内容很简单,西溪、云衡、北光三支林家旁系力量的家主一起出邀请,让林怀堂在今日暮色十分,前往西溪林氏,一起商讨关于执掌洗心峰的问题! 显然,他们都以为,今日林怀堂动的“逼宫”夺权行动,必然会成功,于是已准备在今晚一起商议和筹谋,接下来该如何执掌洗心峰的问题了。 可惜的是,他们都不清楚,林寻已经回来,而如林怀堂早已经没有机会在接到这一份邀请函…… “原本,还想躲让你们蹦跶两天,可既然如此,今晚就彻底做出一个了断吧!” 哧啦! 密函信笺在林寻手中焚烧,化作灰烬,飘洒飞扬。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