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误会大了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六十二章 误会大了

洗心峰。 在外界风云变幻的同时,林寻正在接待一位重要的贵客 天武竞技场的幕后老板赵泰来! “时隔半年,再次相见,小友风采更胜往昔,让我也有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之感。” 赵泰来唏嘘感慨。 “前辈过誉了。” 林寻笑得很谦虚,他可清楚,对面坐着的是只滑不留手的老狐狸,无事不登三宝殿,此次必然是有事儿来。 正好,他也有事想要询问对方。 “过誉?呵呵,小友你可别谦虚,别人不知道小友在湮魂海深处的壮举,但我可略知一二。” 赵泰来笑眯眯的,“据说,小友单枪匹马一个人,硬是杀得各族群雄丢盔卸甲,无人能挡,这般壮举,当世之中又有几人能办到?更遑论小友还从那‘妖圣秘境’中获得了不少大造化,这般机运,可着实羡煞我辈了。” 林寻眼眸不易察觉地眯了眯,神色自若道:“看来,前辈知道的东西不少啊,那么不知前辈你此次是为何而来?” 赵泰来哈哈一笑:“受人之托,前来探望小友一番,另外,相信小友心中也肯定有不少疑惑需要解答,我嘛,肯定是愿意为小友解惑释疑的。” 林寻一点都不客气,直接问道:“受何人之托?” 赵泰来竖起三根手指头,笑得很神秘:“拢共有三位贵人,你猜猜会是谁?” “景暄姑娘当是其中之一。”林寻毫不犹豫道。 “聪明!” 赵泰来赞赏道,“景暄公主在数月前离开时,曾叮嘱于我,只要得知小友的消息,就当采取行动,给予小友力所能及的帮助。” “她还有没有说别的?” 林寻想起那个明净洒脱的绝丽女子,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暖流,她临走前都还没忘记我,倒是难得可贵。 “小友还想知道什么?” 赵泰来笑得像只偷到小鸡的黄鼠狼,看向林寻的目光也带上一丝异样,让林寻浑然都有些不自在。 “前辈,你能不能别笑得这么” “猥琐吗?” “看来前辈您很有自知之明嘛。” “哎,别这么看着我,你不觉得,其实你更应该跟我说说,你和景暄现在究竟是什么关系?” 赵泰来目光灼灼,笑得愈发暧昧了,让林寻也愈发有些不自在,感觉这老家伙明显像是误会了什么。 林寻警惕道:“前辈,你可别想多,我和景暄姑娘可没什么别的关系。” 赵泰来嗤地一声笑出来:“既然没别的关系,你又何必解释?我问你了吗?再说了,既然解释了,又何必掩饰?大家都是自己人,说说而已,又何必这么紧张?” 林寻顿时被这一连串的反问搞得有些头晕,他怔怔半响,发出一声喟叹,一脸忧愁道:“唉,前辈,如今我洗心峰乃是多事之秋,我哪还有心思再和您谈论一些别的事情?” 赵泰来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转移话题是吧,行,我也告诉你小子,待会休想从我嘴里得到一些什么答案。” 说着,他端起茶杯悠悠品咂了一口,竟是开始闭目养神了。 “这老狐狸,还真是难缠。” 林寻一阵无语,暗自腹诽,他直接起身,说道:“既然这样,那前辈就姑且先饮茶休息一番,等我处理完手中事情,再跟前辈讨教一二。” 他转身就走。 初开始,赵泰来还比较淡定,可当看见林寻的背影即将消失在大殿门口,自始至终都没有一丝迟疑头的痕迹时,他顿时坐不住了。 “臭小子,你还真打算把我晾在这里?耽误了我的事情不要紧,可若耽误了我会去话,就是景暄来了,都护不住你!” 赵泰来很不满地开口了,旋即,他又满脸笑容地招手:咱们这次得好好谈谈。” “也行,不过前辈得答应我,必须坦诚相见,打开窗户说亮话。”林寻显得很有恃无恐。 这让赵泰来气得牙痒痒,心中暗自嘀咕,这小子该不会猜出什么了,才敢如此底气十足吧? “你是不是猜出什么了?”他忍不住问出来。 林寻顿时笑了,悠悠折返身,重新坐椅子中,道:“我昨天才刚来,前辈您就像火烧屁股一样跑来见我,明显是有事相商,我若再看不出一些端倪,那可就显得太蠢了。” “你这只小狐狸!” 赵泰来笑骂,心中也不禁感慨,才半年不见,眼前这小子却越来越不好糊弄了。 旋即,他神色一肃,道出了此来目的。 原来,赵泰来此次是受了当今大帝和帝后两位的嘱托,分别给林寻带来一句话。 “小子,你可终于闹出了一场天翻地覆的大动静,不管如何,既已答应于你,定当保你无忧!” 这是当今大帝之语,被赵泰来原封不动地转述出来。 而当听到这句话时,林寻心中一震,失声道:“原来那位皇宫深处的大人物,竟是当今大帝?!” 他不得不震惊,当年第一次进入紫禁城时,他就曾收到一封密函,告诉他,进入紫禁城,尽可以闹得天翻地覆! 当时他还奇怪,谁有这么大口气,竟敢说出这般气魄十足,甚至睥睨无量的话语。 现在,他总算明白了,原来,这位皇宫深处的大人物,竟是当今的大帝,紫曜帝国最至高的统治者! “可是,为什么?” 林寻怔怔,他不明白当今大帝为何会独独对他如此照拂。 “很简单,因为你是‘道臣公’的嫡系后裔,也因为你是鹿伯崖的亲传学生。无论是哪一个身份,哪怕你本身就是个废物,陛下也会对你照拂一二。” 赵泰来揭晓了答案。 道臣公,便是林道臣,林寻的曾祖父,一位真正的生死境王者,曾为帝国而战,立下煌煌之功绩,即便身死,也不会让帝国忘了他曾做出的功劳。 而鹿伯崖,自然就是鹿先生,一位神秘的老人,林寻幼年,便是被鹿先生所救,并抚养在身边,传授了林寻一身的灵纹造诣。 只不过,林寻早已明白,鹿先生来历极其之神秘和惊人,无论是那位暗夜女王,还是当今帝后,都似乎在寻觅鹿先生的踪迹和线索。 现如今,赵泰来的一番话,更证实连当今大帝,也都知晓鹿先生的存在! “原来如此” 林寻喃喃,当今大帝的垂青,足可以让任何人激动和振奋,可得知真相之后的林寻,却谈不上高兴,也谈不上不高兴。 总之,他想起了很多往事,想起了关于曾祖“道臣公”的一些传闻,也想起了自幼抚养自己长大的鹿先生。 “若有空暇,便来宫中一叙,自此以后,你也不算外人了。” 这是当今帝后带来的一句话,让林寻又是一怔,这话何止是显得亲善,简直是毫不掩饰的亲善。 “这是”林寻目光看向赵泰来。 “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 赵泰来一脸的怪异,“不过,我大致还是能猜出,肯定是你小子跟景暄有了什么不清不楚的关系,否则,依照帝后的脾气,可根本懒得理会你小子。” “和景暄姑娘有关?”林寻兀自怔怔,赵泰来带来的消息太具有震撼力,让他一时都有些无法消化掉。 “废话!” 赵泰来没好气道,“当今大帝子嗣虽多,可景暄却是大帝和帝后所生的唯一后裔,这可是一颗万般宠爱集于一身的掌上明珠,她临走时,都还念念不忘要关照于你,谁还能觉得你俩关系很正常?” “可这是误会啊,我跟景暄姑娘根本没什么的。” 林寻一脸的懵状。 “误会?呵呵,行啊,你亲自去跟大帝和帝后解释,看他们相信不相信。” 赵泰来斜睨了他一眼,一副你小子别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模样。 “不去。” 林寻断然拒绝,开玩笑,越是这样,他就越不能去见这两位执掌着整个帝国至高权柄的夫妇了。 谁知道他们会如何看待自己? 又会否会视自己为对他们女儿心怀不轨的家伙? 越想林寻就越感到头大,才跟赵景暄分开多久,怎么事情一下子就变成这样了? 最让林寻苦恼的是,赵景暄已经前往古荒域界,这时候哪怕他再如何解释,只怕都没人会相信这是个“误会”了! 看一看赵泰来那一副鄙夷的模样,林寻就明白,这个误会根本就是越描越黑,越解释越麻烦。 “还真是个麻烦”林寻喟叹。 赵泰来顿时叫道:“小子,你说什么?麻烦?你可知道若被大地和帝后知道你这么说,后果会如何?” “误会,我说了这都是误会” 林寻一脸的无力,他和赵景暄之间的事情,本没有什么,可现在事情却变得不受控制了,这让第一次经历这种事情的林寻也有些猝不及防,有些沉不住气了。 赵泰来冷哼道:“哼,小子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别人若能像你这般,得到如此青睐,只怕早已激动得谢天谢地了,你倒好,一副麻烦上身的模样,我是说你矫情呢,还是说你欠揍?” 矫情? 欠揍? 林寻脸色一黑,刚要说什么,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大殿外响起。 就见林怀远匆匆来报:“家主,林忠他们的行动遇到了阻碍,事情有些严重,还需要您亲自定夺!” “什么阻碍?”林寻皱眉。 林怀远连忙说道:“咱们林家的一处产业,被秦家一个名叫秦子鸣的族人给霸占了,若是仅仅对付此人,倒不算什么,可他妻子却是帝国皇室中一位王爷的后裔,如今秦子鸣和他妻子都亲自坐镇在那地方,这这就难办了” 帝国皇室成员? 怪不得忠伯他们会感到棘手,若因为左家、秦家的事情,再得罪帝国皇室,的确是个很大的麻烦。 不过 林寻想到这,目光看向了赵泰来,笑道:“前辈,陛下托您带的话您都还记得吧?” ps:第四更送上!不求月票,只愿大家理解,这段时间对金鱼而言是多事之秋,但只要有时间,金鱼会拼尽全力码字更新的。最后,祝福大家晚安,好梦。 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