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 暗流汹涌危机现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六十三章 暗流汹涌危机现

赵泰来忽然有一种一拳砸在林寻那张笑脸上冲动。 这笑容简直太可恶了,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样,让赵泰来想拒绝都找不到任何借口。 没办法,这小子都拿出大帝的话语来说事,他敢无动于衷吗? “这个……” 赵泰来很不情愿,故意想推延一下。 却见林寻笑容满面道:“怎么,当今大帝的话在前辈您哪里也不好使了么?” “这小子也太会膈应人了!” 赵泰来恨得直磨牙,最终他深吸一口气,慨然起身,眉宇间带着一抹睥睨霸气,大手一挥,道:“走,跟我一起去瞧瞧,我倒想知道,究竟哪个皇室王爷的子女,竟敢这时候跟我找不自在!” 显然,他奈何不得林寻,打算把一肚子幽怨和恼火宣泄到别人头上。 “前辈您好气魄!不愧是我辈楷模,就凭这种霸气凌云的气势,晚辈便自愧不如啊。” 林寻笑吟吟地拍了个马屁。 “滚蛋!你小子少膈应我。” 赵泰来笑骂,林寻这种态度让他内心实则颇为舒服。 他可是清楚,眼前这少年在外人面前何其是凶横和强势,能够让他这般对待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 当即,林寻和赵泰来、林怀远一起离开了洗心峰。 林怀远人老成精,早已看出赵泰来的身份很不凡,路上抓住机会问道:“家主,不知这位前辈是?” “一只帮皇宫大人物办事的老狐狸,吃人不吐骨头的狠角色,你可当心点。”林寻随口道。 “啊?”林怀远怔然。 “你小子瞎扯淡,我就是个跑腿干杂活的苦命人,哪吃人不吐骨头了?”赵泰来翻了个白眼。 林怀远顿时上前,道:“前辈,这次多谢您出手相助了,在这之前,我得跟您说一下关于那秦子鸣妻子的情况……” “管她是谁,重要吗?不必说了。”赵泰来显得很霸气,大手一挥,就拒绝了林怀远的好意。 “这位前辈果然好气魄!”林怀远赞叹。 他一把年龄了,此刻却以一种晚辈姿态自居,就连拍马屁,都显得很真诚和认真,宛如自内心一样,一点看不出虚伪敷衍的成分。 一旁的林寻看得唇角直抽搐。 果然,老一辈的角色,没一个简单的,知道什么时候该摆谱,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放低姿态。 他也知道,林怀远这是在帮他,不过他可不希望林怀远因此而被赵泰来看轻了。 不管如何,林怀远终归是他林家人! “伯父,你说说也无妨。”林寻随口道。 一个“伯父”的称呼,让赵泰来顿时若有所思,明白过来,知道林寻这是有些不满自己对待林怀远的态度了。 他洒然一笑,道:“也好,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那就有劳这位道友了。” 林怀远也明白了林寻用心,这种不着痕迹的“维护”之举,在此刻却像一股暖烘烘的热流,让林怀远内心大受触动,眼眶都微微泛红,鼻子酸。 昨天林寻返回之后,宛如魔神般扫荡一切,让林怀远也受惊无比,忐忑之极,对林寻也愈敬畏。 只是,那终究是敬畏,是被林寻的手段和力量所震慑。 而今,林寻不经意的一个举动,却让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侄儿也并非是那种冷酷铁血之辈,起码,在外人面前,他尚自还记得维护自己这个长辈的尊严,这…… 简直太难得了! 林寻也根本没有想到,他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却让林怀远的心就此彻底折服。 臣服和折服,这可是两回事。 …… 瑞阳宝阁。 紫禁城中一座历史颇为悠久的名店,规格奢华高端,深受一些身家不菲的贵胄名门修者喜欢。 原本,这座商行是属于林家的产业,但在十多年前林家生了那一场血腥事件生后,就被秦家所占据和掌控。 现如今接掌瑞阳宝阁的,是秦家嫡系一个名叫秦子鸣的族人,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云雍王府的驸马爷。 可以说,仅仅凭借“秦家嫡系”的头衔,都足以让秦子鸣在紫禁城中混得顺风顺水。 而再加上云雍王府“驸马爷”的身份,就让他在紫禁城贵胄上层社会中愈如鱼得水。 今天的瑞阳宝阁和以往不同,显得冷清无比。 甚至,瑞阳宝阁所在的一条长街,都冷冷清清,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身影。 秦子鸣端坐在瑞阳宝阁大殿中,脸色阴沉,眉头紧皱。 他的妻子赵云芝倒显得极其平静和雍容,她身披帝国皇室云纹宫装,长高盘,眉宇间带着一抹与生俱来的骄傲。 一众隶属于秦家的扈从沉默守护在四周,一个个严阵以待,兵锋虽未曾出鞘,身上杀气已弥漫而开,让气氛显得肃杀而压抑。 “这林家还真打算反了天不成?” 秦子鸣很不解,他打破脑袋也想不明白,仅凭一个林寻,那洗心峰林家敢和他们秦家、左家叫板,也显得太不知死活了。 上等门阀犹如帝国之巍峨大山,岂是谁都能够撼动的? 在秦子鸣看来,林家此举,和蚍蜉撼树也没什么区别。 可偏偏地,这种疯狂而可笑的事情,在今天居然真的生了。 直至现在,据秦子鸣获得的消息,紫禁城中被他们秦家和左家所占据的十三处产业,全都遭遇到林家的血腥夺取,并且还被他们成功了! 这倒并非显得左家和秦家太过无能,而是他们还没有出动真正的力量,才让林家给得逞。 “也不知宗族中究竟在想什么,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一点反应,难道他们真能眼睁睁看着林家这个跳梁小蚤蹬鼻子上脸?” 秦子鸣内心涌起强烈的不满,今日之事,被城中无数大势力所关注,若他们秦家再不做一些什么,那可就丢人丢到家了。 “子鸣,不必多担忧,有我在,他们林家再凶横,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断不敢踏入咱们瑞阳宝阁一步!” 旁边的赵云芝神色雍容,声音中透着一股傲气,她好歹也是帝国皇室成员,就凭这个身份,紫禁城中就几乎没人敢动她一根汗毛。 说话时,她目光不屑地瞥了一眼大殿外边。 大殿外边,是冷冷清清的宽敞大街,此时,唯有林忠、朱老三和小珂三人立在那。 只要夺下瑞阳宝阁,他们林家原本被侵占的所有产业,就等于全部被收复了。 可无奈的是,瑞阳宝阁是一块难啃的骨头,林忠他们不忌惮秦子鸣,却唯独不得不顾忌那出身帝国皇室的赵云芝。 所以,他们没有再像之前那般直接动手,而是在等待,等待林寻对此作出一个明确的决定。 “他们现在不敢冒然动手,但不代表待会不敢。” 秦子鸣皱眉,他一点也轻松不了,道,“别忘了,那林寻当初在帝后三百岁寿宴上的时候,就敢当众逼迫凌天候下跪,在青鹿学院时,更敢毫不客气地掌掴灵凰公主,你觉得……他这种人会忌惮一个‘帝国皇室’的身份?” 赵云芝有些不悦,脸色变得难看:“话虽如此说,可别忘了,他现在已经彻底和秦家、左家撕破脸,在这等情况下,他还敢再继续触怒帝国皇室吗?” 秦子鸣想了想,头疼道:“这小子或许可能虱子多了不怕痒,鬼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的,我到现在都很不解,他哪来这么大的胆子,敢和我们上等门阀势力作对?” 赵云芝冷笑:“或许他这是自己作死也说不准,子鸣,你别担心了,刚才我已经派人请我父亲去了,相信用不了多久,他老人家就会前来亲自坐镇!” “什么?岳父他老人家也要来?” 秦子鸣顿时狂喜,眉宇舒展开来,那可是帝国“云雍王”!一位上层中的贵胄大人物,有他坐镇,瑞阳宝阁可无忧矣! 赵云芝得意道:“不错,到时候就是那林寻亲自来了,他也得夹着尾巴灰溜溜地离开!” 这时候,一名侍从匆匆来报,道:“大人,咱们宗族长老下达命令,让你务必坚守住,用不了多久,咱们秦家和左家的精锐力量,就会前来援助!” 秦子鸣噌地一下子起身,激动得脸膛红:“太好了!咱们秦左两家终于有所动作了,这一下,他林家注定要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云雍王即将来临坐镇,又有秦、左两大上等门阀势力派出的高人一起来援助,这对秦子鸣而言,简直是喜从天降。 他内心的一切担忧和纠结一扫而空,扬眉吐气,整个人容光焕,甚至有些蠢蠢欲动,巴不得和堵在门外的林忠他们厮杀一番! “呵呵,报应终于来了,那小子从昨晚开始,就闹得紫禁城中沸沸扬扬,不得安生,简直就是个煞星临世,必须趁此机会给他一个终生难忘的打击!” 赵云芝声音冰冷,眉宇间尽是颐指气使的傲意。 就连大殿中一众扈从,一个个也都是如释重负,振奋喜悦的模样。 局势变了! 左家、秦家终于亮出獠牙,出动力量,必然可以以雷霆万钧之势,给予林家一个意想不到的沉重打击。 唯有如此,才能洗涮耻辱,才能捍卫属于上等门阀的威严! —— ps:欠更补完了,但今晚依旧会继续努力加更!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