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四章 好戏开锣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六十四章 好戏开锣

清冷的大街上,看似无人,实则来自紫禁城各大势力的探子,早已分布在暗中,紧紧关注这一切。 从昨天林寻返回紫禁城,直至在夜色中孤身一人,杀入林家旁系,再到如今悍然和左、秦两大上等门阀撕破脸,整个紫禁城爆发了不知多少的轰动。 这一场风暴正在肆虐,牵动着每个大势力的神经,每个人都在关注,林寻究竟要闹到什么地步。 而面对以林寻为首的洗心峰林家的挑衅和叫板,左家和秦家又会采取什么应对应对行动? 事情发展到现在,已经快到了揭晓答案的时候! 因为就在今天,洗心峰林家风卷残云般,以强硬的血腥手段,从左家和秦家手中夺回了一处又一处原本就属于林家的产业。 直至现在,就剩下一座“瑞阳宝阁”了。 若连这处地方也被林家夺取,那么在这一场角逐中,左家和秦家的威严,已等若遭到了严重打击。 但事实真会如此吗? 肯定不会! 左、秦两家作为紫禁城七大上等门阀中的庞然大物,自然不可能容忍这等耻辱的事情发生。 而他们如果要采取反击行动,洗涮之前的耻辱,就绝对不会让“瑞▽£阳宝阁”再次被林寻夺走! “左、秦两家还真沉得住气,从昨夜开始,直至现在,都不曾有所动作,仿似对林寻的挑衅不屑一顾。” 暗中,有一些来自各大势力的探子在交流。 “或许,他们只是在蓄积力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万钧的致命一击!” 这是大多数人的想法。 毕竟,那可是上等门阀,权柄滔天,威震帝国,没有谁会相信,他们在面对挑衅时,会隐忍和无动于衷。 “这林家太疯狂了,哪怕再迫切想要报仇,可凭借他们如今的力量,哪可能是上等门阀的对手?” “应该说,是那林寻太疯狂了,昨晚才刚解决林家内患,都还没有进行彻底的整合,就冒然去挑战左家和秦家,敢这么做的,也只有那以‘凶横无忌’著称的林寻敢这么做了。” 不少人都感慨,林寻的大胆,在紫禁城中是出了名的,谁都无法想象,他究竟凭什么敢如此做。 一些大势力中,甚至都给林寻封了一个“林大胆”的称号! 因为林寻的行事风格的确很肆无忌惮,从以前,到现在,每次发生在他身上的事儿,一定会让人瞠目结舌,难以相信。 直至现在,当林家直接和左、秦两家叫板时,“林大胆”这个称号也是被越来越多的人所熟知。 的确太大胆了! 甚至,都能用疯狂来形容,或者,称之为“林疯子”也绝对没人会反对了。 毕竟,在帝国数千年来的岁月中,可还从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一个连世家门阀都算不上的林家,却在一个胆大包天的少年带领下,直接去叫板上等门阀势力,这只怕也只有疯子才会做出这等事情。 并且,最让各大势力都无语和惊骇的是,林寻所叫板的,可不止一个上等门阀! “这不是作死吗?” “林大胆这次肯定得撞个头破血流,甚至会让他们林家彻底除名!上等门阀一旦发威,岂是他一个林家能扛得住的?” “可惜了,这林大胆若是能改掉他那‘横行凶残’的坏毛病,就凭他少年灵纹宗师的头衔,以后肯定能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只是遗憾,这一次他必将因为他的胆大而遭劫啊。” 各种不看好林寻的声音,在紫禁城暗中汹涌着。 而全城的目光,也都是在全都汇聚在“瑞阳宝阁”这边,牢牢关注着这里发生的一举一动。 他们都清楚,即将发生在这里的一场风暴,无论谁胜谁负,都将对整个紫禁城,乃至整个帝国造成一场大地震。 “来了!” “乖乖,林大胆亲自来了!他这是要孤注一掷吗?” “这下有好戏看了!” 暗中,无数的目光在这一刻,皆齐刷刷看向了那冷清空寂的长街尽头。 …… “看来,这里并不像表面那么冷清啊。” 甫一踏上这条街,林寻那庞大的神魂力量就察觉到,在暗中许许多多的角落里,藏匿着一个个探子。 “不必理会,一些各个势力派出的小老鼠而已。”赵泰来不以为然。 “我怎么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林怀远有些惊疑,他嗅到了一股说不出的紧迫压抑气息。 林寻笑了笑,不置可否。 在和左家、秦家彻底敌对的那一刻,他就知道会发生这等事情,倒也不至于因此而紧张。 而赵泰来也不知意识到什么,没好气地瞪了林寻一眼:“看来,今天帮你小子擦屁股这个任务,老子是逃不掉了……” “前辈,这就叫能者多劳。”林寻笑了。 三人神色从容,走在空寂冷清的长街上,仿若闲庭信步般自若,让暗中观察这一切的诸多探子皆有些意外。 “天武竞技场的老板赵泰来?据说这位也是帝国皇室中的一员,难道林寻想要他帮忙,采取一种温和的方式来收回瑞阳宝阁?” 许多探子揣测。 他们对赵泰来的认知很模糊,只知道他是天武竞技场的老板,来自帝国皇室,除此,其他一无所知。 “看来,这林大胆也察觉到局势不妙,不敢继续硬撑下去了。” 一些探子失望,他们还以为林寻能够强硬到底呢,谁曾想,这次他却请来一个帮手。 “哼!那赵泰来算什么,当左家、秦家的力量来临时,除非是王侯级的贵胄人物驾临,否则,谁来了也不顶用。” 更多的探子都冷笑,愈发确定,在左、秦两家的威势压迫下,林寻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不管如何作想,他们的目光依旧紧紧盯着场中的一切,唯恐错过任何细节。 他们都清楚,这一场席卷紫禁城的前所未有的风暴,就将在这“瑞阳宝阁”中彻底爆发! “少爷,您怎么来了?” 当看见林寻他们来临时,让林忠、朱老三、小珂都有些意外,皆没想到,林寻竟亲自来了。 “我来看看。” 林寻随口答了一声,就将目光看向了瑞阳宝阁大殿内,看见了端坐其中的秦子鸣和赵云芝。 “林寻?” 与此同时,秦子鸣和赵云芝也看见了林寻,不禁都有些惊诧,旋即眸子中齐齐泛起一抹兴奋,这小子竟亲自来送死了! “你就是林寻?好大的胆子啊,真当这紫禁城是摆设,可以任凭你耍横行凶?” 赵云芝率先开口,她仪态雍容,下巴微抬,显得傲意十足,“以前没人收拾你,只是不屑和你这种小人物计较,可如今你竟敢挑衅帝国皇室和上等门阀,那就等着被处死吧!” 左、秦两家派出的力量即将来临,而她父亲云雍王也会如约而至,在这等情况下,赵云芝自然底气十足,有恃无恐,言辞中都带上一股高高在上的味道。 “我还当是一个多了不起的角色,原来又是一个和凌天候、灵凰公主一样的货色。” 林寻笑了,笑得云淡风轻,目光却是看向赵泰来,好奇道,“对了前辈,这女人在皇室中算什么角色,我怎么感觉她连凌天候、灵凰公主都不如?” “你的感觉没错。”赵泰来点头。 林寻顿时笑得愈发欢畅了。 而他这一番话加上那带着戏谑味道的笑容,简直就像一把刀似的,狠狠插在赵云芝心中,让她再无法淡定,有些气急败坏。 “你你……你到了这时候还敢牙尖嘴利,简直活得不耐烦了!” 赵云芝气得尖叫,“你等着,待会有你哭着求饶的时候!” “林寻,你大概还不知道情况,你们林家今日所做的一切,已经彻底激怒了我秦家和左家,如今都已派出力量前来,都这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嚣张的资本?” 秦子鸣皱了皱眉,也上前厉声开口,这威胁就显得很粗暴了,太直接了。 不过,当听到这一切,还是让暗中藏匿的一众探子精神一振,意识到他们猜测并没错,左、秦两家果然是在蓄积力量,打算在这里给予林寻雷霆一击! 即便是林忠、林怀远他们,此刻都暗暗一惊,意识到局势变得严重起来。 唯独林寻显得很平静,或者说,他自始至终都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说道:“若真如此,那就更好了,我早已想领教领教左、秦两家的手段。” 猖狂! 闻言,不管是秦子鸣、赵云芝,还是暗中的一众探子,皆忍不住浮现出一个念头,这林寻果然如传闻中那般狂妄和猖獗! 就凭他,还敢妄言领教左、秦两家的手段? 真是活得腻歪了啊! 林寻仿似没有察觉到这一切,自顾自说道:“不过,在这之前,我当代表林家,收回原本属于我林家的东西!” 话音刚落,赵云芝就受不了了,尖叫道:“你敢!什么时候瑞阳宝阁成你林家的了?你敢动一下试一试!” “终于要开始了!” 暗中的探子们一个个内心亢奋,睁大了眼睛,意识到这一场好戏,就将在这一刻拉开帷幕了。 ps:加更在凌晨左右了,等不及的童鞋明天睡醒看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