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血落如雨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六十九章 血落如雨

天穹上,激战正酣! 在紫禁城各个区域,不知有多少目光都在关注这里,被这一场旷世巅峰的对决所吸引。 锵! 枪锋挥舞,苍茫气蒸腾,漆黑的枪身夭矫若龙,迅捷若奔雷,被林寻肆意挥洒。 虽被六位衍轮境大修士围攻,林寻夷然不惧。 他黑眸湛然,深邃若大渊,隐约有熔浆沸腾般的斗战之意在眸子深处燃烧。 九天之上,冰螭步若虚幻,令他身影若神虹,飘然绝尘,气势则磅礴若山海,睥睨之气贯冲天地。 斗战圣法、灵纹战装、完美融合于林寻那绝巅道途中,此刻的他体内洞天轰鸣喷薄云霞,瑞光如雨,一座古朴道台屹立,萦绕大道宝光。 尽管是在激战中,他的一举一动,却充盈近乎于道,大象无形的超然之感,宛如谪仙,风采盖世。 他的对手频频色变,神色随之变得越来越凝重,真正和林寻交手时,他们才意识到对手的可怕! 他们都无法想象,一个在洞天境之中的少年而已,怎会拥有如此逆天的力量。 “杀!” 秦玄度再无一丝仙风道骨的模样,他脸色铁青,眸含怒火,倾尽所有,与之对战。 另一侧,左宝盈脚步踏空,轰鸣若炸雷,看似苗条的身影,爆发出惊世骇俗的强横之力。 除此,其他四位衍轮境大修士也都全力而战,没有一个敢保留,也没有一个敢大意。 轰隆~ 这片天宇宛如被打破,响起震耳欲聋的巨响,又像一座又一座大山在相撞,令天地都颤粟。 “太强了!自古至今,谁见过似林大胆这般逆天的怪物?一个人啊,却能跨境界,和六位衍轮境大修士激战!” “这事若传出去,纵然最后林大胆败了,可凭借这一战,也足可以让他成为年轻一代中的王,可冠绝一代,俯瞰同境界所有人!” “怪不得他今日敢这么明目张胆地和左、秦两家叫板,原来,他并非是张狂,而是有恃无恐!” 暗中,来自各大势力的密探皆心神悸动,情绪震荡,无法平静。 林寻的表现,让他们都有一种被震慑和折服的感觉,太逆天了,堪称是亘古罕见的奇才! 秦子鸣愈发苦涩了,失魂落魄,难道,就连左秦两家一起联手,都奈何不得此子? 不知何时,他的妻子赵云芝从昏厥中醒来,只是,当她刚起身,就被旁边的云雍王赵煦一巴掌又打晕过去。 没办法,赵煦可不想再让自己女儿惹出什么麻烦了,打晕她也是一种保护…… “朱老三,你觉得你比之林寻如何?”林忠忽然问。 “可以一战,但没有胜算。”朱老三沉默片刻,这才瓮声瓮气回答。 这个回答,让林忠、小珂、林怀远皆意识到,以前的洗心峰中,论及武力,或许当属朱老三为最,甚至林忠、小珂、林怀远这些人都比林寻要强一些。 但现在,这一切都改变了! 以后的洗心峰上,论及战斗力,当以林寻为最! 这不得不让人感慨,林寻消失这半年中,究竟经历了怎样的奇遇,才会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许,也只有这般人物,才能入得了景暄的眼睛吧……”赵泰来喃喃,说出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可却被旁边的云雍王赵煦一丝不落地听到,让他顿时吓了一跳,浮想联翩,难道,景暄公主看上了这下子? 一想到这,赵煦感觉头都大了! 赵景暄,这可是皇室中身份最为超然,地位独一无二的天之骄女,哪怕就是赵煦见到她,都不敢以长辈姿态自居! “若真如此,左家、秦家……这次可就羞刀难入鞘了……”赵煦陷入沉思。 轰! 猛地,天穹上产生恐怖的力量波动,顿时牵引了在场所有人的心神。 就见左宝盈不知何时,祭出一柄圣洁的白玉伞,轻轻一抖,就泼洒出无数道缠绵的丝线云雾,就好像濛濛雨雾。 刹那间,林寻周身数丈之地,皆被无数道丝线封锁,这些丝线晶莹剔透,洁白朦胧,看似容易挣脱,但断了之后,就会又凝聚成形,绵绵不绝,源源不断。 任凭你多大力气,都会被捆缚其中! 这是一件异常神妙的古宝,堪称是左家的一件重器,在紫禁城中都极其有名,轻易不会擅自动用。 可谁也没想到,此宝竟被左宝盈带来,并且还用在对付林寻上! 一时之间,全场都睁大眼睛,林寻该如何对抗此宝? 唰! 也就在此时,林寻头顶浮现出一尊金灿灿的宝塔,滴溜溜一转,就释放出一道金光。 哗啦啦~~ 方圆数丈之地,那缠缠绵绵宛如无穷尽的漫天丝线,顿时被金光一扫而光,席卷一空。 那一幕,就宛如鲸鱼吞水似的,轻易自如,信手拈来。 就这样破掉了? 全场愕然。 就连左宝盈都脸色一变,差点失声尖叫,怎么可能?那一尊宝塔究竟什么来历,会如此可怖? 轰! 可惜,众人都来不及查探,林寻就早已收起宝塔,而后一抖长枪,破杀而去。 “不好!” 左宝盈正自心境激荡,哪曾想林寻已杀来,顿时意识到不妙,连忙闪避。 噗! 可即便如此,她肩膀依旧被洞穿,筋骨炸碎,让她痛苦尖叫,美艳的脸颊都扭曲起来。 只是,虽躲避过去,可还不等她稳住身影,就感觉浑身一僵,犹如遭受到一股无形力量的封印,身影出现一丝滞涩,让她竟无力挣脱。 轰! 几乎在同时,一道掌印从头顶压迫而下,古朴灿灿,浮现出一头狴犴虚影,在左宝盈猝不及防之极,狠狠镇压其身上。 刹那间,在一众惊骇的目光注视下,左宝盈整个人爆碎,血肉扑簌簌飞洒,将虚空染红,猩红刺眼,场面血腥到了极致。 一个衍轮境大修士,却被一记掌印拍成了碎肉,任谁看见,只怕都会头皮麻烦,亡魂大冒。 这就是劫龙九变第四式“霸下禁”和第三式“狴犴印”结合,所产生出的恐怖威势,林寻抓住一丝机会,直接就击杀掉左宝盈,震慑全场! “不——!” “怎会这样?” “混账!” 秦玄度等其他衍轮境大修士皆被刺激得脸色大变,发出惊怒大吼,震荡天地。 围攻之下,还能被林寻击杀一人,这让他们都无法接受! 而对林寻而言,左宝盈的死,只不过是一个开端而已。 今天,他要以六名衍轮境大修士的命,昭告天下,他洗心峰林家,不容侵犯! 杀! 天穹上,激战愈发惨烈了。 …… 暗中的密探皆被吓傻了,林寻能够独自一个人对抗六位衍轮境大修士,就让他们差点难以接受。 而今,林寻更是在被围攻中强势击杀一人,这就显得更骇人听闻了。 太不可思议! 林寻的手段,已彻底颠覆了他们以往的所有认知。 “少爷……少爷他……好强!” 林忠憋了半天,才憋住断断续续的一句话,可他的震撼是掩饰不他已被震撼得找不出更多的言辞来形容了。 旁边的小珂、朱老三他们也深有同感,这一刻的林寻,简直像一尊战无不胜的魔神! 唯独赵泰来挑了挑眉,喃喃道:“也不知没有灵纹战装相助,这小子又能否轻易击杀那女人了……” “此子若不死,林家重临上等门阀之列,也是指日可待!”云雍王赵煦内心感慨,情绪愈发复杂了。 噗通,一边的秦子鸣蹲坐在地,呆若泥塑,一副如丧考妣,饱受打击,六神无主的模样。 …… 天穹上,血雨在飞,怒吼不断,吃痛的惨叫也此起彼伏。 那里,俨然成为林寻一个人杀伐的舞台,他一人一枪,纵横于其中,斗战正酣。 噗! 没多久,又一名衍轮境大修士遭劫,被一枪挑飞了头颅,无头尸体直接从天穹砸落地上,死状惨烈。 轰! 很快,一阵可怖的轰鸣碰撞响彻。 这一次,林寻遭受到夹击,背脊被撕开一道血淋淋的伤口,差点伤到內腑。 但同时,夹击他的两名衍轮境大修士,也被他一枪横扫,身躯齐齐被拦腰斩断,暴毙于虚空之上。 全场都早已变得死寂,鸦雀无声,被震撼得无言,只呆呆地看着天穹上,看着那浴血而战,宛如魔神般的少年。 他手中那把枪,不止饮血,还断命! 此刻,再多的震撼和话语都已显得苍白,因为杀戮在进行,惨烈和血腥的画面,已上演到即将分出胜负的时候。 噗! 又有一位衍轮境大修士死了,他原本正要逃走,明显是感到恐惧了,不敢再战了,可最终还是被林寻一枪洞穿了脖颈,饮恨于数千丈之外的逃亡路上。 他再快,又哪有冰螭步快? 更何况,林寻今日可早已打定主意,不会放过任何一个人离开! 此刻,就剩下了秦玄度。 这位仙风道骨,卓尔不群的大修士,此刻却一副惊慌又无助、愤怒又怨毒的模样。 风度无存! 他不敢逃,因为他知道逃也没用,可若是不逃,他又知道自己一个人,根本不是林寻的对手。 这种绝望而无助的处境,逼得秦玄度都快要疯掉! —— ps:加更送上!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