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 冠盖满京华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七十一章 冠盖满京华

上一章左苍甲搞错了,应该是秦苍甲,已经修改了。 尺家。 青树婆娑,修竹掩映。 一座木亭修建假山之上,一侧峰峦上,一挂瀑布若白龙般倾泻而下,迸溅出如玉珠般的水花。 尺家家主尺凌霄一袭白袍,端坐木亭之中,手持一卷道经,正自品读,怡然自得。 立在旁边的尺藏眉却有些心神不属。 “左、秦两家好大的手笔,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是足足灵位衍轮境大修士,每一个皆是成名多年的狠角色,没有一个寻常之辈,如此看来,那林寻已是再没有存活之希望。” 尺藏眉喃喃,当得到消息时,她也有些震惊,根本没想到,左、秦两家竟如此之狠。 “父亲,左、秦两家为何要如此兴师动众?”尺藏眉忍不住问出来。 尺凌霄目光盯着手中的道经,随口道:“无非是杀鸡儆猴,震慑世人,上等门阀的颜面,可不是一个小家伙可以任意挑衅亵渎的。” 尺藏眉哦了一声,便陷入沉默。 据她所知,今日之紫禁城,各大势力皆派出了如潮水般的密探,都在紧紧关注这一场风暴。 甚至,就连他们尺家、宋家、花家、谢家这些上等门阀势力,也都在关注这一切。 毕竟,紫禁城已经很多年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了,犹如肆虐的风暴,举世瞩目。 一方是洗心峰林氏,一个连下等门阀势力都不如的破落家族,唯独一个林寻,拥有着诸多极其耀眼的头衔,堪称是名副其实的少年天骄,惊艳群伦,天下闻名。 另一方,则是左、秦两大上等门阀势力,权柄滔天,势力遍布帝国,宛如盘踞云端的庞然大物,屹立数年前风雨而不倒,威严如海。 而今,这两方之间于紫禁城中爆发一场冲突,这简直就像一场大地震,无论是谁,只怕都无法坐视不理了。 “可惜了,此子太心急,以他的底蕴和潜力,只要等个数十年,或者数百年,足可以拥有真正和上等门阀决一雌雄的庞大力量,可偏偏地,他不自量力般动手了。” 在尺藏眉看来,林寻此举和送死也没什么区别。 “以前我还当他注定是一位可以震烁古今,亘古罕见的绝世人物,如今看来,他身上的缺陷太过明显,仅仅是‘横行无忌、胆大妄为’这个缺陷,都足可以要了他的命!” 这就是尺藏眉对林寻的认知和评判,优点很明显,但缺陷也同样太过致命。 “算一算时间,这一场风暴也该结束了。”忽然,正自品读道经的尺凌霄抬起头,若有所思。 “父亲,您觉得结果如何?”尺藏眉连忙问道。 “呵呵。”尺凌霄轻笑,“你心中不是早已有了答案?丫头,你记住,这等门阀不可辱,无论是谁,辱之必死。” 尺藏眉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惋惜。 她一直视林寻为对手,且是最被她所忌惮的对手,曾经,连他们尺家都曾对付过林寻,可最终还是被林寻化解,活到现在。 甚至,她的弟弟尺藏锋,在帝后三百岁寿宴上的时候,差点就死在林寻手中! 尺藏眉无时无刻不想着该如何才能击败这个对手,可却没想到,就在今天,这样一个对手就将死在左、秦两家的击杀下。 这让她反倒有些怅然和惋惜。 “可惜了,帝国近些年来,好不容易出了这样一个妖孽,却要陨落于今日……” 尺藏眉幽幽叹息。 “你啊,根本就不懂,自古至今,绝世妖孽何其之多,可其中绝大多数皆早早夭折,宛如天边流星,虽然璀璨,却一闪即逝。” 尺凌霄不以为然轻笑,“而在这茫茫大世上,唯有我们上等门阀却能持之长存,历经风雨而屹立不倒!等以后你就明白,什么妖孽和天骄,在我们这些世家势力眼中,也终究不值一晒。” “凌霄,老祖召见,速来祖祠!” 猛地,一道沉浑的声音响彻,令尺凌霄微微一怔,道:“老祖竟出关了么?是什么事情惊动了他老人家?” “和林寻此子有关!” 当听到此话,尺凌霄猛地浑身一僵,眸子中闪过一抹惊疑,难道此子在这一场风暴中没死? 没有废话,尺凌霄身影一闪,匆匆而去。 唯独剩下尺藏眉一人立在那,玉容上同样弥漫疑云:“和林寻有关?可就凭他一个人的生死,怎可能连老祖都被惊动?” 尺家老祖,一位老古董级的存在,早已闭关近千年之久,可在今日,却因为一个林寻而召见宗族大人物,这味道就显得太过骇人了。 “报!” 没多久,一个密探慌里慌张地出现,急促而飞快地说道,“小姐,不好了,林寻他……他没死!” “什么?” 尺藏眉彻底愣在那,没死?六位衍轮境大修士,都没能杀死他?难道是有人插手,救了他一命? 一定是这样! 否则,就凭他洞天境的修为,哪可能存活? “是谁出手相助?” 尺藏眉问,她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冷静。 密探一愣,知道尺藏眉误会了,连忙解释,把发生在瑞阳宝阁上空的一幕幕和盘托出。 当得知林寻竟一人一枪,就击杀掉秦玄度、左宝盈等六位衍轮境大修士时,尺藏眉脑袋如遭雷击,快要炸开,彻底无法镇定了。 “他他……怎会如此强?” 尺藏眉失声惊叫,她知道自己失态了,可此时已经顾不得这么多。 一想到林寻这等近乎逆天般的凶残战绩,就让她浑身不自在,脸色都变得阴晴不定。 “什么?秦家老祖秦苍甲也出动了?这……” 当得知这一点,尺藏眉倒吸一口凉气,她终于意识到,自家老祖为何会被惊动,又为何会匆忙将自己父亲召集过去了。 原来,这一场风暴中,竟还有一位生死境王者横空显现! 这太惊人了! 紫禁城近些年来,可从不曾发生过这等事情。 旋即,尺藏眉意识到什么,问道:“这么说的话,有秦苍甲出手,那林寻已经死了吧?” 却见密探摇头,苦涩而惘然:“没有,秦苍甲被吓得直接就认栽,仓惶逃窜了,连一丝反抗都没有。小姐,小的到现在也还不明白,他们秦家可死了三位衍轮境大修士,秦苍甲居然直接认栽了,这还是生死境王者吗?” “吓退了……”尺藏眉彻底懵了,这紫禁城中,又有谁拥有如此恐怖的威势,能够让秦苍甲都直接认栽而去? 她头皮都发麻,这消息简直是骇人听闻,让她都一时无法接受。 “是谁?” “天武竞技场的老板赵泰来。” “放屁!那胖子就是皇室中一个八面玲珑的油滑角色,哪可能有能耐吓退生死境王者?” “可是……这是真的,不止是小的,其他在场的各家探子,可都亲眼看见了,绝对不会有错,对了,这赵泰来似乎还有另一重身份。” “什么?” “弑血王!” 当对话到这里,尺藏眉也彻底惘然了,她对这个名号同样感到很陌生,从不曾听过。 可直觉告诉她,这个弑血王才是最可怕的,也正是因为他的出现,或许才惊动了自家老祖! 一想到这,她心绪复杂而震惊,喃喃道:“那林寻……原来是真的杀不死的吗?” “父亲错了,这家伙根本不是一闪即逝的流星,他也并非胆大妄为,而是自始至终都有所依仗啊!” 这一刻,尺藏眉心中有涌起一抹强烈的不甘,林寻!这究竟是怎样一个人? 就在当天,尺家高层汇聚一堂,做出决断,自今日起,无论是谁,皆不得插手有关林寻的任何事情! 当得知这个消息,尺藏眉顿时失魂落魄,她知道,连自己家都做出如此决定,以后之帝国,只怕再没有谁能遏制林寻崛起之势头! …… 正如尺藏眉所猜测,当天不止是尺家,花家、宋家、谢家……这些上等门阀的,皆紧急召开会议,对此做出形似的决定! 决定的内容很耐人寻味,绝不招惹林寻,但也绝不怕事! 实则,这等于变相地默认了林寻在紫禁城中的地位。 而像紫禁城其他一些大大小小的势力,当得知这一切消息时,也都哗然震骇不已。 他们震惊于林寻战斗力的逆天,也惊骇于一句话就惊退秦苍甲的“弑血王”! “自今以后,紫禁城之中,谁还敢招惹洗心峰林家?” “林寻一人,便可媲美一方豪门世家!只要他不死,以后的林家,必然要重临上等门阀之列!” “在紫禁城中活了这么多年,老子都没见过像林寻这般逆天的妖孽!” 这一天,紫禁城彻底轰动了,沸腾了,哗然了,各种各样的消息如铺天盖地的潮水,出现在各大势力的案牍上。 紫禁城中央核心区域,那巨大无比的传灵光幕上,也都开始播送这一场掀起满城轩然大波的战事。 并且,播送消息时,还特地邀请了一位资深衍轮境大修士作为嘉宾来点评。 只是这位嘉宾似乎太过激动和紧张,憋了半天,脸都憋红了,才说出一句话: “公子无双,冠盖满京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