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二章 抱星眠月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七十二章 抱星眠月

冠盖满京华? 好大的口气! 当听到这个评价,紫禁城又掀起轰动,许多修者对此表示不屑,认为言过其实,林寻一小小少年,哪担得起如此大的盛赞。?? 可这种不屑,却被人嗤笑,认为他们是嫉妒和艳羡,吃不到葡萄嫌葡萄酸。 但大多数修者对这个评价还是很认可的。 从林寻进入紫禁城,直至现在才不过短短三年时间而已,就已缔造了不知多少传奇,铸就了不知多少的耀眼成就。 少年灵纹宗师。 青鹿学院教习。 洗心峰之主。 ……在他头顶笼罩着太多光环,直至现在,他一枪断送六位衍轮境大修士,令得左、秦两大上等门阀铩羽而归,像这般少年天骄,焉能担不起这等盛赞? 公子世无双,冠盖满京华! 林寻,担得起! 有人欢喜有人愁,在左、秦两家却是愁云惨淡,据,当秦苍甲返回宗族时,当场摔烂了不知多少名贵的茶盏,让得整个秦家都噤若寒蝉。 也有,左家的一位老祖在闭关时,差点被气得走火入魔,令得左家高层一片鸡飞狗跳的局面。 但不管如何,这一场风暴所产生的影响,已经开始酵和显现威力,正在从紫禁城中,向整个帝国、整个天下扩散! …… 而在这一场哗然沸腾的轩然大波正在上演的同时,林寻、林忠他们则被赵泰来带着,来到了一座偏僻清幽之极的地方。 此地名唤:抱星眠月居。 一个名字充满然脱俗之气的……餐馆。 抱星、眠月,这只怕也唯有仙人才能如此洒脱和脱,可在这里,却的确是一家餐馆。 餐馆老板是个头稀疏,骨瘦嶙峋,又脾气暴躁的小老头,跟仙人一点都沾不上关系。 他被赵泰来称作“独叟”。 简而言之,就是一个独来独往的老叟。 看见赵泰来他们,独叟眼皮一翻,一脸的嫌弃,骂骂咧咧道:“欠债的又来吃白食?” 赵泰来嘻嘻一笑,豪迈拍着胸脯,道:“这次有人结账,给我们上一桌你最拿手的。” 独叟冷哼了一声,就钻进了厨房,叮叮当当开始烹饪起来。 “你小子得记住他。” 赵泰来神秘一笑,对林寻传音,“这可是我所指的的,唯一一位舍弃大道,独修己身的老怪物,别看他一点修为也没有,可在这下界中,可没人能杀了他。” 林寻心中一震,原本他对独叟不甚在意,可赵泰来这一番话,却让他意识到,这竟是一位了不得的存在。 舍弃大道,独修己身! 仅凭这一点,就足以令林寻震惊。 他忍不住问:“圣人也不行?” 赵泰来摇头:“不确定,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这老头曾无意中说过,当世所谓之圣道,还不如他的‘修己”之法,当然,也可能是他吹牛的。” 林寻怔怔。 没多久,一桌菜肴呈上来,卖相谈不上好,也谈不上坏,但却都是一些林寻从不曾见过的食物。 就见赵泰来两眼光,拎着筷子就狼吞虎咽起来,一边吃,一边兴奋道:赶紧吃,我活了一辈子,这才是第三次吃到这老头所烹饪的菜肴。” 见他说的如此夸张和认真,顿时,林寻、林忠、小珂、朱老三他们都毫不犹豫动手。 仅仅一口,就让林寻眼睛直,心都在颤粟,舌头尖像松绑了一切味蕾,一种说不出的美妙滋味在全身上下炸开。 太好吃了! 林寻原本还想问一问,这一桌的菜肴究竟有什么名堂,作料和食材又是什么。 可现在,他却顾不得这些,也和朱老三一样,埋头狂吃起来。 旁边的林忠、小珂、朱老三他一个个宛如饿死鬼投胎一样,闷头大吃。 一时之间,房间中就只剩下吃饭的咀嚼声,显得很怪异。 要知道,在座可都没一个是没见过世面的,并且早已在修行上臻至极高的境界,足可以辟谷不食。 可现在,却一个个都一副饕餮吃相,令人瞠目。 片刻后。 一桌的菜肴被吃得清洁溜溜,赵泰来吧嗒着嘴巴,意犹未尽,叹息道:“也不知道下次又到什么时候才能吃到这般美味了。” “简单,只要你把欠债都还了,随便你吃。” 不知何时,独叟像个幽灵似的,站在了门口,一对浑浊的眸子冷冷盯着赵泰来。 林怀远忍不住说道:“老板,这一桌菜肴多少钱,我付了。” 却见独叟嘿的一声冷笑起来:“好大的口气,你可知道这一桌菜肴价值几何,也敢妄自开口?” 林怀远顿时有些尴尬,一头雾水,难道这其中还有讲究? 赵泰来已笑嘻嘻说道:“以前的账,只能由我来换,不过今日之饭钱,却得这小子来还。”他一指林寻。 林寻一怔,他隐约已经感觉到,赵泰来带自己来,见了这位神秘的独叟,又吃了这一桌美味难言的菜肴,必然是有原因的。 可他还是没想到,赵泰来带他来,仅仅就是为了让他结账…… 独叟目光看向林寻,那一瞬,林寻突然有一种被看透内心所有秘密的感觉,浑身一阵不自在。 这让他心中震动,他敢确定,这独叟一点修为都没有,和普通人根本没区别,可他的目光却宛如可以窥破九天十地的奥秘,直抵人心,显得神秘之极。 独叟很快收起目光,不屑道:“毛都没长齐,即便去了弑血战场,也还不了我这顿饭钱!” 弑血战场! 终于,这一刻包括林寻在内的所有人都意识到,原来这一顿饭钱,果然大有讲究。 只是,那弑血战场又是什么地方? “饭也吃了,账也欠下了,能还不能还,总得试一试。”赵泰来神色罕见地变得严肃,“我相信他。” “哼!”独叟沉默片刻,就冷哼一声,转身而去。 直至离开这“抱星眠月居”,林寻他们依旧一头雾水,问赵泰来,赵泰来也不说。 这让林寻很不满,道:“前辈,莫名其妙就被你坑了一把,你就连个理由都不给?” 赵泰来没好气道:“小子,我可帮你吓走了秦苍甲,这可是救命之恩,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和当时面对秦苍甲时,那种杀气冲霄汉的傲世气概不同,这一刻的赵泰来,依旧是林寻认识的那只油滑无比的老狐狸模样。 林寻似笑非笑:“救我一命?这可是当今大帝的安排,你只是奉命行事而已,也敢居功?更何况,你以为我没有应对秦苍甲的能耐?” 此话一出,让林忠他们皆心惊,难道少爷当时还有自保之手段,能够和生死境王者对抗? 这若是真的,可就太惊人了。 赵泰来却似意识到什么,眼神变得怪异,他手指在虚空中一划,陡然浮现出一个光幕。 光幕中所映现的,正是之前秦苍甲出现,欲要击杀林寻那一幕! “你所依仗的,就是掌心所握的这件宝贝吧?”赵泰来问。 仔细看去,的确能现,在林寻左手掌缝中有着一抹虚幻似的银色光泽氤氲,极其细微。 “不错。” 林寻没有解释,那是浩宇方舟,虽无法对抗生死境王者,却可以避开生死境王者的攻击。 尽管如此,这个事实还是让林忠他们心中波澜起伏,果然,林寻即便面对生死境王者,都有自保之手段! 这或许才是他最大的依仗吧? “话虽如此说,不过你以后还要多谢这几位,因为当时即便我不出手,他们也会帮你化解此劫。” 赵泰来说话时,手指又是一划,光幕流转,浮现出一幕幕,分别是一个身姿极其魁梧的胖子,一个眉目如电,铁血之气凌霄的老者,以及一位头戴黑帽的枯瘦中年。 他们三位立在不同的区域,可当秦苍甲出现时,他们一个个皆流露出一抹战意,那是即将出手的征兆! 林寻这一刻彻底怔住,他认为了这三位,赫然是石鼎斋石财神、铁血王宁不归和宫家老祖宮不破! “原来,他们当时也在……”林寻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暖流,他这才意识到,当时的他,并不是在孤军奋战! 至于林忠他们,则震撼到了极致,谁能想象,当时还有三位生死境王者藏于暗中,为林寻保驾护航? 这消息若传出去,紫禁城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你看,你的仇人虽多,可看重你的人也不少,不过经此一战,以后的紫禁城,只怕是没人会主动招惹你了。”赵泰来说道,意味深长。 林寻怔了怔,没好气地斜睨了赵泰来一眼,说道:“我怎么感觉你越这么说,就越是不怀好意呢?” 赵泰来哈哈一笑,而后恶狠狠骂道:“净瞎说!” 在半途上,赵泰来飘然而去,临走前曾说,过阵子会再前往洗心峰拜访。 林寻知道,当所谓的“过阵子”来临时,赵泰来或许就会说出让自己在独叟那里欠下一顿饭钱的目的了。 当林寻他们一行人返回洗心峰时,就看见,北光、西溪、云衡、飞峰四支旁系的族人,以及绯云村一众村民,都早已等候在那—— 迎接他们归来! —— ps:提前祝大家新年快乐。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