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余波影响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七十四章 余波影响

在当天的会议上,林寻宣布了很多事情。 比如,统一林家旁系力量之后,关于每一位林家族人的职务安排,这是一件极其琐屑繁杂的事情。 牵扯到每个旁系力量的利益,必须妥善解决,否则就会埋下许多细小的隐患。 林寻将这件事交给了林忠全权处理,由林忠和其他旁系力量的大人物们进行磋商和商议。 除此,还有一些培养林家年轻一代的事务安排,重新修订宗族规章制度的安排,拓展和巩固洗心峰势力的一些布局 等等等等,这是一个大宗族必须面对的方方面面的事情,若不安排好,以后迟早会出乱子。 还好,这些事情林寻只需提供一个大框架,具体的事务交给其他人去办就足够了。 在宗族会议的最后,林寻宣布了一件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那就是林家之主继承人的问题! 也是在这时候,林寻才明确告之,他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离开很长一段时间,而为了林家以后的发展,林家之主的位置,以后必然是会交给宗族中的某位族人来掌控的。 同时,林寻宣布了竞争林家“继承人”之位的规则,表明将用十年为期限,从林家四支旁系力量中,选拔出一个能够担当林家大任的继承人! 十年内,四支旁系力量的族人都可以参与竞争,但最终结果,却需要由林忠来敲定。 而林忠,则掌握宗族重器“破碎之殇”,当选拔出继承人时,林忠就会作为宗族护道者,全力辅佐新一任的族长! 这件事干系重大,是林寻和林忠他们商议许久之后,才做出的决断。 没办法,林寻注定是不可能一辈子都坐镇在洗心峰的,他还有许多事情要去解决,在这等情况下,用十年的时间,来选拔出一个新的族长开掌控林家大局,无疑是最稳妥的做法。 而当得知这个消息,林家四支旁系势力的族人彻底沸腾轰动了,一个个都差点不敢相信。 纵然是林北光、林西溪、林云衡、这些老一辈大人物,都一个个愣在那里。 谁都没想到,林寻才刚接掌林家,就已经开始为“继承人”的事情进行布局和安排。 这无疑证明,在林寻心中,他对林家之主的位置,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贪恋! 这让许多大人物神色复杂,若早知如此,以前他们谁还会选择和林寻对抗? 一切,都错在他们把“权柄之争”看得太重! 而对林家旁系那些族人而言,一个个都心神振奋,热血贲张,充满了斗志! 如今之林家,早已名震紫禁城,威势如日中天,连上等门阀势力都不敢再轻易冒犯。 可以说,只要不出现什么天灾人祸,迟早有一天,林家绝对可以重临上等门阀的行列! 在这等情况下,谁若是能够执掌林家大权,成为这洗心峰的主人,那简直就跟一步登天没什么区别! 在这紫禁城中,也是一个足可以让无数人敬畏的角色,可以和真正的上层贵胄大人物平起平坐! 而这样一个位置,就将在四支旁系力量中诞生,虽然十年时间不算短,可谁又能不动心? 纵然是林怀远,都怦然心动不已。 至于林北光、林西溪、林云衡这等老一辈大人物,都已经开始沉思,这十年中,该采取怎样的行动,才能在各自族人中培养出一个完全能够担得起林家大任的人选。 不过他们也都清楚,这样的竞争注定很难,也很激烈。 他们四支旁系力量之间,注定谁都不会眼睁睁看着对方族人中出现一个执掌林家大权的继承人! 而这,也正是林寻做出如此安排的目的,他就是要让这四支旁系力量竞争! 唯有如此,才能从层层考核和选拔中,选出一个足可以执掌林家大权的继承人。 当然,林寻同时也安排了林忠坐镇大局,监督这一切,这么做,也是为了避免发生恶意竞争,彼此内讧和相残的事情。 宗族会议结束后,林寻一个人前往洗心峰后山祖祠之地,一个人站在林家列祖列宗的牌位前,静默伫足了许久。 那牌位上,有曾祖道臣公的名字,也有父母、爷爷、以及一众亲友的名字。 很熟悉,也很陌生。 因为未曾谋面过。 可林寻知道,他早已融入林家,融入身为林家嫡系后裔的角色中,一些事情,终究是需要由他来做的。 比如为父母亲友报仇! 暮色十分,夕阳如火残照。 后山祖祠附近,清幽而寂静。 当林寻离开时,看见了被禁足于此的林天龙、林念山、林飞峰三人。 林寻很平静,告诉了他们一些关于宗族会议上的事情,然后便飘然而去。 林天龙他们一个个愣在那,神色复杂而伤感。 他们是罪人,犯了背叛宗族的重罪,而今被禁足于后山之中,一辈子只怕都无法再离开。 原本,他们是有不甘和怨气的,可当得知林寻关于继承人的安排时,他们彻底认命了。 甚至,心中都有些欣慰和欢喜。 他们知道,起码自己所在的族群中,以后很可能会出现一位真正执掌林家大权的大人物! 这就是希望,这也让他们甘心在这里赎罪,哪怕这一辈子在忏悔中渡过,起码,有了希望! 接下来的日子里,洗心峰上一天比一天忙碌,到处都是热火朝天,蒸蒸日上的景象。 灵鹫一直在闭关,在炼化“魔劫散”,恢复修为。 林忠、小珂、朱老三他们也各自有各自的事情要做,每天忙碌得都见不到身影。 林家那些旁系力量、绯云村的村民们、以及洗心峰上招纳的仆从婢女们,也都很忙碌。 每个人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斗志,如今的林家,解决了内患,击退了外敌,变得焕然一新,真的和以往不同了。 起码在如今的紫禁城,在如今的天下,提及洗心峰林家时,几乎没有不知道的! 反倒是林寻,变得很清闲,除了修炼,就是接待一些不得不接待的贵客的拜访。 在这一段时间中,林寻也亲笔修,分别给石鼎斋、铁血王宁家、不倒翁宫氏宗族、东海叶家寄送了一份信笺,以此表达一些自己的感谢。 毕竟,当初在面对秦苍甲这位生死境王者的敌对时,石财神他们,也曾暗中为他保驾护航,这种大恩,自不能忘。 至于赵泰来,却迟迟没有再出现,仿佛,他早已忘了在“抱星枕月居”中发生的事情。 林寻原本还有些奇怪,后来也就淡忘了此事。 不过,赵泰来没来,青鹿学院灵纹别院的首席教习沈拓,这一天却忽然前来拜访。 也在当天,林寻和沈拓一起离开洗心峰,坐着一辆宝辇,前往青鹿学院。 算起来,从林寻从湮魂海返紫禁城,已经过去将近半个月时间,作为一名灵纹别院的教习,林寻没有及时前往灵纹别院继续任教,已经显得有些失职了。 不过,按照沈拓的说法,这都是小事,大家都可以理解。 当宝辇经过紫禁城中央区域时,那巨大的传灵光幕上,正在播送一场激烈的战斗。 一名月白色衣衫的少年,手持漆黑长枪,于虚空之上,激战六位衍轮境大修士,璀璨的神辉碰撞,爆发出恐怖的气流波动,绚丽刺目。 密密麻麻的行人伫足在传灵光幕前,齐齐仰着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这一场对决,一个个神色紧张,屏息凝神,不时还会爆发出吃惊的尖叫声。 “这” 林寻一怔,这不就正是那天自己对阵秦玄度等六位衍轮境大修士的那一战? “这则消息从半个月前就开始播送,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可每一次依旧能吸引无数人前来观看,盛况空前。” 旁边的沈拓解释,他神色间带着感慨,即便是他,第一次见到这一战的真实画面时,也震撼得无法自控。 而现如今的紫禁城中,若是没听说过这一场对决,那简直就不配当紫禁城的居民! 这就是这一战的影响力,直至现在,余波都还在扩散着,无形中,也让林寻被越来越多的人牢记。 公子世无双,冠盖满京华! 这一句盛赞,岂是说说那般简单? 现在只要提起这句话,几乎每个人不约而同地,都会想起一个名字林寻! 甚至,现在很多紫禁城的修者都在抱怨,认为林寻风头太大了,无论去哪里,无论是在酒馆茶肆、还是在街头巷尾,哪里都能听到和这家伙有关的事情。 甚至,就连青楼中的艺修歌姬,都编写了各种关于林寻的词曲,争相传唱,让人哭笑不得。 “沈兄,这次叫我前往青鹿学院,究竟是什么事?” 林寻收目光,最终还是没忍住问出来,在沈拓的强烈要求下,他已经改变了称呼,开始和沈拓“称兄道弟”。 在沈拓看来,林寻仅凭灵纹宗师的身份,就足可以让任何灵纹师仰仗,更何况,而今的林寻,还是一位“冠盖满京华”的绝世天骄。 若是再让林寻称呼他为“前辈”,那简直就是折煞他沈拓了,绝对担当不起。 ps:感谢“友3052”的打赏,另外,祝大家元旦快乐,新年第一天,顾2016,有很多感慨,但一切都要向前看,也祝福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比去年过的更有趣和鲜活。 而我也会尽可能地补更和努力。看无防盗用搜索引擎.来.阁),各种小说任你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