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一巴掌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七十六章 一巴掌

青鹿学院,真武别院,演武场。 气氛死寂,像潮水般围堵在演武场四周的学生和教习们,一个个脸色难看。 有的愤怒的咬牙切齿。 有的失落怅然。 有的紧紧抿着唇,脸色铁青而憋屈。 在附近席位上,七八个学生负伤,气息奄奄,有的鼻青脸肿,有的筋断骨折,有的直接昏厥过去…… 而在空旷的演武场中央,则立着一名青年,一头灰发,身姿英伟,鹰视狼顾,有一种剽悍而狠戾的气息。 他双手负背,眸子淡然扫视全场,唇角噙着一抹不屑,以一种轻佻的语态说道:“你们……谁还不服?” 场中顿时躁动,男学生们都气得怒目圆睁,牙齿快咬碎,女学生们也憋得脸颊涨红,攥紧了双拳。 至于那些教习们,一个个都铁青着脸,一言不发。 这一场冲突开始到现在,已经一刻钟了,真武别院中陆续有八位学生出战。 这些学生,每一个都堪称精锐,拥有着洞天境的修为,当以后从学院毕业,若是从军,必然会直接被提拔为实权统领级人物,若在地方上,同样会一跃成为一方霸主,威慑一方。 可就是这样八位学生,却一一都当场惨败,自始至终,都没人能撑得过百招! 败得可谓一塌糊涂! 最让在场一众教习和学生感到耻辱和羞愤的是,对手只是天枢圣地某位传人身边的一名贴身仆从。 此时立在演武场中央的,就是那仆从,他名叫穆青,战力惊人,天生伟力。 一个仆从,就宛如无敌,在这演武场中大发神威,击败了他们学院中受尽瞩目的八位风云学生。 这一切就像一记闷棍,狠狠敲在那些教习和师生头上,给他们的自尊带来了前所唯有的沉重打击! 根本就不用想,若今日之事传出去,对整个青鹿学院的声誉都会造成难以估量的影响,令天下耻笑。 “怎么没人说话?” 演武场中央,穆青眸子中的不屑味道愈发浓郁了。 面对这种赤果果的挑衅,有学生忍不住要冲出去,却被身边的教习拦住,这时候,可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 只是,这样一来,让得那穆青愈发不屑了,他嗤笑道:“呵呵,之前说你们青鹿学院的学生不行,你们还不服,认为我们是在轻蔑和羞辱你们,如今事实你们都已看到了,你们还有什么话可说?” 这可是青鹿学院的地盘,如今却被一个外人站在这里,耀武扬威,藐视一切,这让那些师生皆愤怒憋屈到了极致。 一些学生已禁不住感到悲凉,难道学院数千年所树立的名誉,就要毁于一旦吗? “让我来!” 猛地,一道沉凝的声音响起,一个灰袍男子站出。 “是王鹰师兄!” 许多学生眼睛一亮,认出那灰袍男子正是真武别院中一位翘楚人物,之前一直在闭关,据说是要冲击洞天上境。 只是谁也没想到,连王鹰也被惊动了,这让那些学生皆重新升起一股希望。 “万万不可!” 和那些学生反应不同,在场的教习则一个个色变,纷纷出声阻止。 在前一段时间顾云庭等一众绝世人物之后,现如今的真武别院中,王鹰可以算作是数一数二的高手了。 若是他一旦也输了,那这一次的冲突中,他们青鹿学院可就等于彻底败了,再抬不起头,注定要名声扫地。 这后果就太严重了,所以宁可不战,也绝对不能败。 这样的话,起码还能留存一丝念想和余地。 “武道之争,从没有妥协一说,今日,我王鹰宁败于此,也绝对不会退缩一步!” 却见王鹰言辞坚决,神态坚定,说话时,已大步来到了演武场中。 这让在场一众学生皆振奋起来,纷纷为王鹰所展现出的气魄喝彩,原本死寂的气氛,也变得热闹。 只是在场那些教习则一个个暗自叹息,他们了解王鹰的实力,想要击败那穆青,希望……并不大…… “呵呵,看起来你人气很高啊,不过在我看来,充其量只不过又多一个送死的。” 穆青神色轻佻,兀自不屑。 “少废话,手下见真章!” 王鹰明显也憋了一肚子愤怒,身影一闪,就暴冲而去,身影若一条怒龙般,气势惊人。 不得不说,王鹰的战斗力的确很了得,起码在洞天境中,足可以称得上一流人物。 可让在场所有师生心寒的是,仅仅一百多招后,王鹰也败了! 他被穆青一掌劈在身上,若非双臂帮他挡住攻击,光是这一掌,都足可以将他开膛破肚,暴毙当场。 即便如此,他双臂也被废掉,骨骼爆碎,整个人被狠狠击飞,跌落在数十丈外的地上,血染青石。 场中顿时鸦雀无声,静的可怕。 所有学生都睁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这一切,神色间充满了绝望和和难过。 连王鹰都败了,青鹿学院中,还有谁能与那穆青一战? 而那些教习则都脸色铁青,他们最不愿看到的一幕,终究还是发生了,今日之事,也注定将掩饰不住,会很快传出去,那时候……青鹿学院的名誉可就全完了! “能在我手中撑住一百多招,也算马马虎虎可以,可惜,你这样的人在古荒域界中太多了,连拜入天枢圣地的资格都没有。” 穆青傲视全场,他身姿雄伟,虽是一个仆从角色,却有一股极其剽悍狠戾的气势。 这让人都不禁怀疑,穆青已经如此强大,那他的主人又该何等强大? 一众教习皆心情沉重,脸色灰暗,愤怒憋屈得都快到了一种绝望无助的地步。 这时候,在演武场最深处,有着一座高台,此时那高台上,却忽然响起一声轻微的哼声。 哼声来自一名背对众人而坐的青年。 他一袭金袍,一头金发,即便坐着,也腰杆笔直挺拔,给人一种灿然耀眼的凌厉气势。 众人都知道,他名叫南宫火,正是穆青口中的“公子”,一位来自天枢圣地的真传弟子! 听到哼声,原本自负而骄傲的穆青脸色顿时一变,恭恭敬敬上前,道:“公子,我刚才是不是表现的有些不堪?” “我们是来做客的,地弄脏了不好。”南宫火头也没回,声音低沉带着一丝独特的磁性。 穆青似暗松一口气,立刻上前,一把将躺在血泊中痛苦呻吟的王鹰拎起来,丢给了远处的那些学生,而后冷冷道:“看好他!我可不想再弄脏你们的地盘了!” 他袖袍一挥,将地上的血渍全都清理干净,这才朝南宫火的背影躬了躬身,返回演武场中央。 在场一众师生将这一幕看在眼中,气得眼睛都红了,他们竟敢说,王鹰师兄的血……弄脏了地! 这是在直接羞辱他们所有人吗? 高台上,南宫火似对这一切浑然不觉他即便察觉到了,也根本不愿理会。 他依旧背对着众人,正在和身边四五个年轻男女一边饮酒,一边交谈,一副无视在场所有人的架势。 那四五名男女同样也是来自天枢圣地的传人,当看见这一幕,他们只是笑了笑,就收回目光,同样也浑不在意。 该聊天聊天,该饮酒饮酒,那种随意的姿态,何尝不是另一种骄傲和自负的体现? 气氛很沉寂,空寂闷得让人喘不过气。 “对了,那个林寻来了吗?” 演武场中央的穆青,又恢复了那一副轻佻而藐视一切的姿态,声音中透着一丝不满。 “不是说他一个人击杀六位衍轮境大修士吗?怎么到现在却成了缩头乌龟,连前来应战的勇气都没有?” 穆青这句话一出,就像点燃了火药桶,让全场早已憋屈愤怒隐忍到极致的学生都控制不住情绪了。 “你算什么,也配诋毁小林教习?” “若小林教习来了,焉还有你站着说话的资格?” “你竟敢骂小林教习缩头乌龟!” 无论男女,皆愤怒了,如今的林寻,早已成为他们所推崇的一个传奇人物,被天下人所津津乐道,被无数修者所仰慕,岂能被人诋毁!? 就连一部分教习,也都忍不住了,纷纷出声,指责穆青此言诛心,太过分! 场面,竟隐隐有些失控迹象。 这让穆青皱眉,猛地发出一声大喝:“笑话,若他有胆,为何直至现在也不现身?莫非你们以为,我有时间和你们瞎耗着?或者说,你们青鹿学院就只会瞎嚷嚷?我说了,谁若不服,就站出来!” 这声音若炸雷激荡,传遍全场,竟压制住了那些指责和哗然声,让一众师生皆色变。 “当然,你们这些当教习的若看不顺眼,也同样可以出来,我不介意陪你们也玩玩。” 穆青眼神冰冷,透着不屑。 这句话,就显得太狂了,原本,他一个仆从而已,敢如此肆无忌惮地蔑视和羞辱他们,已经够让人愤怒了。 而现在,他竟还直接点名要和他们青鹿学院的教习对战,这种张狂的姿态,让在场学生们气得肺都快炸开。 青鹿学院的教习中,不乏衍轮境存在,他们自不会做出如此辱没身份的事情。 可就这样被穆青一个仆从指着鼻子挑衅,也让他们的脸色难看到了极致。 “呵呵。” 穆青笑起来,“看来,这青鹿学院果然让人失望,都没有一个可堪入眼之辈,我现在都不禁怀疑,那被称作‘冠盖满京华’的林寻,只怕也是一个欺世盗名之辈,不值一晒。” “不许你这么说我们小林教习!!” 这时,一道愤怒的咆哮传出,就见一个小胖子少年冲出,像拼命一样,疯狂朝穆青冲去。 那赫然是小胖子刘辉,一个丙字九号班的学生,他本身只是灵纹师而已,实力比之穆青,根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 可此时,当听到穆青连番羞辱他们的“小林教习”,他却失控了,愤怒的要发狂,要和穆青拼命! 教习们大惊失色,就连那些学生们也都措手不及,当想要阻止时,已来不及。 穆青眼眸中泛起一抹寒芒,什么东西,一只蝼蚁般的小家伙,也敢站出来跟自己拼命? 简直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决定下狠手,给这小子一个终生难忘的“教训”! 嗡! 一抹乌黑色光泽在五指指尖缭绕,穆青立着不动,就等着小胖子刘辉前来“送死”。 可让他意外的是,一道身影倏然出现场中,挡在了小胖子刘辉身前。 “嗯?” 穆青皱了皱眉,抬眼看去,就见那是一个身穿月白色衣衫的少年,身姿挺秀,黑眸湛然,气质倒也不俗。 只是,穆青很快就不以为然,从这少年身上,他没有察觉到任何太过特别的地方。 “谁他妈还拦我?放开!老子要和他拼了!小林教习岂是他这种狗东西可以羞辱的?” 小胖子刘辉怒吼,双目直欲喷火,他正自狂怒,根本没注意到眼前是谁。 “你这臭小子,连我都不认识了?” 一道哭笑不得的熟悉声音在耳畔响起,让小胖子刘辉一愣,像找回魂了一样,猛地抬头,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清秀面庞。 这让他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喃喃道:“我日啊,老子是不是气得眼花了,怎么像看见鬼了……” 啪! 他脑后勺被拍了一记,“今天你表现不错,下次再敢当我面说脏话,饶不了你!” 而此时,在场一众教习和学生也都愣住。 他们正自愤怒、绝望、无助,情绪皆处在失控状态,故而当看见那一道熟悉的身影挡在小胖子刘辉身前时,也都不敢相信,一时都有些发懵。 穆青没有注意到这些,他只听到,那个蝼蚁般的小胖子,刚才竟骂他“狗东西”! “小子,赶紧滚,今天谁来了,都救不了这小杂碎!” 大喝声中,穆青身影一闪,一掌朝刘辉头顶劈去,杀机萦绕,已下了狠手。 之前的他,打得青鹿学院同辈之中无敌手,让那些教习都敢怒不敢言,何等的威风和睥睨。 可现在,却被一个连洞天境都不是的小胖子当面辱骂,若不杀了,他穆青威严何存? 轰! 虚空爆鸣,可怖的掌风流溢着乌光,铺天盖地,可怕到了极致,让在场师生顿时都从发愣的状态中惊醒过来。 然后,他们就看到了终生难忘的一幕—— 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挡在小胖子刘辉身前的林寻,仅仅随手一巴掌拍出,嘭的一声,穆青就像一只苍蝇似的,被狠狠抽飞出去…… —— ps:加量的第二章送上,另外,明天加更补欠下的,童鞋们有月票就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