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七章 直接废了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七十七章 直接废了

嘭! 这一巴掌,声音很沉闷,像一掌打在沙包上,而穆青也像沙包一样,嗖的一下倒飞出去。 小胖子刘辉懵了。 在场一众教习也懵了。 之前的穆青,姿态极高,傲视群雄,尽管是一名仆从,却连败青鹿学院中的一众学生高手。 他言辞轻蔑,仪态傲慢,让在场一众教习皆愤怒憋屈到了极致。 而现在,就是这样一个骄横的家伙,却像苍蝇似的,被一巴掌就给抡飞出去,这就显得太具震撼力了。 林寻却头也不抬,拍了拍小胖子刘辉肩膀:“还站在找打不成?赶紧回去。” “小林教习……真的是你!”刘辉激动得脸膛发红。 “你小子还真墨迹。”林寻笑了笑,随手一拎,就将刘辉抛出了演武场。 “真的是小林教习!” 这时,在场一众教习皆从震撼发懵的状态中清醒,彻底敢相信,真的是林寻来了! “小子,你死定了!” 可与此同时,一道怒吼响彻,却见被打飞出去的穆青已暴冲而来。 他浑身乌光流溢,神色铁青,眸子中尽是愠怒,似犹自不相信,刚才自己会被一掌就击溃。 轰! 他身影轰鸣若惊雷,威势极其慑人,掌指间缭绕着一缕缕黑色的神霞道韵,轰然朝林寻拍击而去。 这里虚空震荡,乱流四溅,画面可怖。 能够以仆人之身份,在如今之青鹿学院中横扫一众学生高手,这穆青的确是一个极其厉害的狠角色。 只是…… 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穆青整个人又被击飞出去,狠狠跌倒在地,他眼冒金星,浑身抽搐,气血翻滚,难受得差点咳血。 而林寻立在原地,寸步未动,只是随手拍出一掌而已。 也正是他这种随意的姿态,衬托得穆青愈发不堪了,让全场顿时响起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 “小林教习他……也太强了!” 一些学生震撼失声,他们对林寻拥有着绝对的自信,可同样的,在他们看来,穆青可也不是一个寻常角色。 原本以为,即便是林寻出手,也需要费一些周折,谁曾想,在小林教习面前,那刚才骄横不可一世的穆青,竟显得如此之不堪! 反差太大了! “什么叫太强?小林教习一直就如此强!” “冠盖满京华这等名号,岂是乱叫的?” 一些女学生争辩,她们激动得两眼冒光,香腮弥漫红晕,看向林寻的目光简直崇慕到了痴狂地步。 就连那些学院教习也长吐一口闷气,喜笑颜开,林寻表现得越强,他们青鹿学院挽回的面子就越大。 只是,纵然是他们,当亲眼目睹林寻的力量,也不禁一阵心颤,果然,也只有这等人物,才能孤身一人连杀六位衍轮境大修士吧? 场中沉寂的气氛变得火热,喝彩声此起彼伏地响起,林寻的到来,让在场一众师生都沸腾了。 “你……就是林寻?” 穆青从地上爬起来,脸色难堪,带着一抹惊疑和凝重。 连续两次被林寻轻描淡写般击溃,穆青就是再蠢也意识到,这次碰到硬茬了。 林寻不言,黑眸淡然平静,他踱步上前,道:“就你这样的货色,也敢跑来青鹿学院撒野?” 一股无形的威势扩散,让穆青浑身一僵,差点窒息,宛如看见一座巍峨山岳压迫而来。 “哼,什么撒野,我们只是切磋,你们青鹿学院的子弟很不堪,难道我说的有错?” 穆青冷哼,强忍着内心的惊悸,正面林寻。 他来自古荒域界,虽是天枢圣地真传弟子南宫火身边的仆从,可他自信,在这下界中,也没谁敢拿他怎么样! “是吗?那我们也来切磋切磋。” 林寻上前,步履从容,他神色淡然,却有一股气吞山河的气势。 “你……” 穆青惊怒,他刚叫出一个字,就感觉眼前一花,脖颈就被攥住,整个人就被拎起来,呼吸都困难,更别说说话了。 太强了! 穆青心中恐惧,之前当他听说一些关于林寻的传闻时,心中还不信,以为是故意夸张,以讹传讹。 可现在,穆青意识到自己猜错了…… 可惜,他此刻已无力挣扎,像小鸡似的被攥着脖子拎起来,而后身躯像木桩一样,被狠狠掼在地上。 嘭! 骨骼爆碎的闷响传出,穆青浑身溢血,浑身剧烈抽搐,发出凄厉的惨叫。 这一击简直太狠了,让一众师生都看得疼得慌。 “就凭这点能耐,也妄言要挑战我?” 林寻叹了口气,似有些失望,或者说有些不满意,“罢了,这里毕竟是我青鹿学院,杀了你,倒是会让外界认为我们欺负人,那就废了你修为,以示惩罚。” 说着,他一脚抬起。 “你敢——!” 穆青惊恐而愤怒,彻底崩溃了,哪能想到,林寻竟这么狠,竟然要废了他? “住手!” 这一刻,坐在高台上聊天的南宫火,也终于无法袖手旁观,发声制止。 喀嚓! 却见林寻根本就不理会,一脚下去,一股雄浑的力量透过脚尖扩散而出,一举毁掉了穆青的体内洞天! “你你……” 穆青眼瞳扩张,犹自不敢相信似的,发出的声音带着颤粟、惊恐、愤怒、绝望的味道。 修为被废,那可比杀了他都难受! 哪怕活着,从今以后,也注定是一个废人,一个废人,注定是没有任何价值的! 嘶! 在场师生也倒吸凉气,被林寻的手段所震慑。 那穆青虽是仆从,可毕竟来自古荒域界,是天枢圣地真传弟子南宫火身边的仆从。 就这样被林寻干净利落地废掉,这梁子就结的有点大了! 远处高台上,以南宫火为首的一众天枢圣地传人,都早已陆续起身,将目光看向了演武场中央的林寻身上。 之前的他们,背对众人,饮酒聊天,仪态随意,却是一种骄傲和自负的体现,浑然不把在场一众师生当回事。 而现在,当林寻出现,毫不客气地废掉穆青的修为,这让他们想冷眼旁观都难。 打狗还要看主人,穆青虽是仆从,可毕竟和他们一起前来,是南宫火身边的仆从,穆青被废掉,这跟打他们的脸有什么区别? “你就是林寻?看起来你在这下界中不止是名气大,连脾气也很大啊!” 南宫火旁边,一个身披鹤氅,腰缠蟒龙带,模样英俊孤傲的青年冷冷开口。 他名叫冉尘,和南宫火一样,是天枢圣地的真传弟子。 能够成为天枢圣地真传弟子的,无一不是堪称绝世,头角峥嵘的天骄人物,不止冉尘,南宫火,旁边其他几个年轻男女,皆属于这种人物。 面对质问,林寻似浑然不觉,他一脚将地上的穆青踹飞出去,然后袖袍一挥,将地上的血渍清理了一下,这才说道:“他的血脏了我青鹿学院的地,略施惩罚,怎能叫脾气大?” 他目光看向冉尘,道:“怎么……难道你有意见?” 在场师生心中触动,意识到,林寻这是在给刚才落败的王鹰讨公道,纵然是面对天枢圣地传人,他的态度也一点也不客气。 冉尘脸色一沉,正待开口,就被林寻直接打断:“有意见也憋着,我可没心情跟你讨论谁对谁错的问题。” 一下子,冉尘气得脸都绿了,他可是天枢圣地传人,纵然是在古荒域界中,也是年轻一代名闻遐迩的风云人物。 可如今在这下界,却连续碰壁,被人挑衅,这让他如何能不怒? “还真是不知死活。” “呵呵,有趣,下界之中,竟还有人如此有胆魄,可着实罕见啊,可惜的是,一般像这种人,死的也最快。” “给你一个机会,跟我们道歉,只要你能平息我们的怒火,今日放你一马也无妨。” 旁边的那几个天枢圣地传人也陆续开口,言辞尽管随意,却透着一股高高在上的俯视味道。 只是冉尘却似有些不满,道:“放他一马?那可太便宜他了,这种人若不杀了,让我以后再宗门中如何立足?” 远处的一众师生见此,又是愤怒又是担忧。 不管如何,天枢圣地就宛如九天之上盘踞的庞然大物,纵然是青鹿学院,都无法与之对抗,也不敢去招惹。 而今,见到南宫火他们将矛头指向林寻,话里话外都表流出不打算轻易放过林寻的意思,这让那些师生如何不担忧? 却见林寻没事人一样,双手负背立在那,似在沉思什么,也不吭声,但自始至终,也不曾流露出退让的意思。 “穆青死了,无所谓,毕竟只是个仆人,只是,我名义上终究是他的主人,若不帮他讨回一点公道,反倒显得我无能。” 这时,南宫火开口了,他一袭金袍,一头金发,浑身灿灿生辉,立在那,宛如一轮骄阳般耀眼。 只是他此刻神色却显得淡漠而冷酷,有一种逼人的压迫气势。 “现在,我可以给你一个赎罪的机会,投诚于我,充当我身边的仆从,为我效命,这件事,便可既往不咎。” 南宫火言辞平静,目光灿若金色光束,盯着林寻,有一种命令般的味道。 这让一众师生皆脸色难看,让林寻充当仆从?这和羞辱有什么区别? “呵呵,南宫师兄还是心软了,这次也太好说话,小子,你还不赶紧俯首感激?能够跟在南宫师兄身边效命,这可是别人都梦寐以求的宝贵造化!” 南宫火身边,一个生着一对紫瞳,气质妖异的男子轻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