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二章 来龙去脉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八十二章 来龙去脉

“十多年前,云庆白孤身一人前来下界,是因为听说这下界中,有一个婴儿诞生于世。” “这个婴儿和其他婴儿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他天生拥有着一种足可以位列第一等天赋属性的本源灵脉。” “你也应该猜出来了,这种本源灵脉叫大渊吞穹!” 一辆宝辇从青鹿学院缓缓驶出,宝辇上,赵泰来声音低沉平缓,说出一段往事。 旁边,林寻静默听着。 “大道争锋,比世上任何事情都残酷,尤其对修者而言,为了能够在大道之路上取得更高成就,几乎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们做不出来的。” “云庆白原本就是一位绝世奇才,他的天赋、潜力、智慧、资质无一不堪称是当世第一流的水准,纵然是搁在上古时代,似他这般人物,也极其之少见,可以称得上人中龙凤,冠盖群伦。” “只是,和上古时代一些秉承天地气运而生的圣子、灵体、以及一些来历更可怕的神子相比,他却稍稍差了那么一丝。” “原本,这并不算什么,可云庆白是一个追求极致完美大道的人,他无法容忍自己身上出现这一丝缺陷,于是……” 一直默不作声的林寻开口道:“于是,他将目光盯上了我。” 赵泰来凝视林寻片刻,发现后者神色和情绪皆没有什么波动,这才说道:“不错。” “大渊吞穹,这是一个在上古时代,都显得神秘而可怕的天赋属性,它很少出现,关于它的记载和描述也寥寥无几,但在传说中,这种天赋连真正的天生神子、圣子一类的存在都会为之嫉妒!” 赵泰来神色间带着一抹复杂,“而对云庆白而言,若能夺得这等天赋,为他所用,无疑就可以补全自身最后一丝缺陷,成就古往今来最极致的完美道途。” 林寻黑眸幽冷,神色平静得可怕,道:“所以,他为了一己之私,就可以夺取他人的天赋为己用?” 赵泰来苦笑:“这就是大道争锋的可怕,无冤无仇的情况下,也会因为某种缘故,招来意想不到的灾祸。这一切,都在于你出生时所拥有的天赋实在太逆天和罕见了。” 林寻面无表情:“前辈,你说错了,原因并不在于我的天赋有多厉害,而在于那云庆白!此人,为了所谓完美大道,戕害于我,甚至残忍杀害我林家嫡系一众亲人,像这种杂碎,纵然可以登临大道之巅,也只不过是一个卑劣之徒罢了。” 顿了顿,他眸子中闪过一抹冷冽,道,“总有一天,我会让这卑劣的杂碎付出无法承受之代价!” 他心中的怒火和恨意已快要抑制不住。 他这才知道,原来当年父母亲人的死,竟都因为自己而生,这让他愈发痛恨云庆白! 为了一己之私,而行卑劣血腥之事,这种家伙,就是将其千刀万剐,挫骨扬灰都算便宜他了。 “林寻……” 赵泰来神色凝重,“你万万不可意气用事,云庆白或许手段卑劣无耻,可如今的他,早已是古荒域界中最耀眼的风云人物,号称古来第一剑修,王境以下无敌,且背后还站着通天剑宗……”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打断:“前辈放心,我都已等待这么多年,也不急于这一时。对了,说说九皇子的事情吧。” 林寻转移话题了,不想再谈此事。 赵泰来也知道,林寻此刻看似平静,内心只怕正在压制着某种刻骨的恨意和怒火。 “九皇子……” 赵泰来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这就是一只被人利用的可怜虫罢了。” 当下,赵泰来将其中一些缘由和盘道出。 原来,九皇子赵景臻的母亲,乃是大帝身边的一名贵妃,名叫蒙蓉,这蒙蓉出身倒是不简单,乃是通天剑宗中一位长老的女儿。 当年云庆白之所以知悉林家出了一个拥有“大渊吞穹”天赋的婴儿的事情,就是这位贵妃通风报信。 当今大帝得知此事时,已经晚了一步,想要挽回已来不及。 也因此事,大帝震怒,将这位贵妃给废掉,称其私通外人,为祸帝国忠臣之后。 不过,碍于通天剑宗的威势,大帝也只能做到这一步,蒙蓉最终被其父亲,也就是那位通天剑宗的长老给带走,离开了帝国,前往古荒域界。 至于九皇子,也因此受到当今大帝冷落,这让他积存了一肚子怨气,暗中一直在跟他的母亲蒙蓉有所联系,他身为皇子,无法去对抗大帝威严,于是将这一切都记恨在林家身上。 林寻得知这一切,也终于明白,为何赵景臻今天会突然蹦出来,阻止自己拜入天枢圣地了。 “还记得你第一次进入紫禁城时,路上所遭遇到的杀劫吗?”赵泰来忽然道。 “你说尺家?”林寻皱眉。 “不错。” 赵泰来轻叹,“尺家和你们林家并无什么大仇,之所以这么做,也是被九皇子蛊惑了。” “就凭他一个受到冷落的皇子,也能使唤得了尺家?”林寻有些不解。 “若仅仅只是他,当然没这么大能耐,可别忘了,九皇子的母亲来自古荒域界,他的外公更是通天剑宗中的一位长老。” 赵泰来耐心解释,“这些年中,尺家有不少族人被送往通天剑宗修行,为了从九皇子外公那里得到一些照拂,他们自然得好生对待九皇子。” “怪不得……” 林寻彻底明白了,若不是赵泰来亲自道出这一切,他都无法想象,其中还有如此多隐情和玄机。 “他的外公叫什么名字?”林寻忽然问。 赵泰来一怔:“你还想找他算账?” 林寻平静道:“找到他,才能找到九皇子的母亲蒙蓉。” 赵泰来心中莫名其一颤,意识到对于当年和林家血仇有关的仇人,林寻明显不打算放过任何一个! 可仔细想一想,若不是蒙蓉通风报信,云庆白一个古荒域界的强者,哪可能会知道,这下界之中,竟会诞生一个拥有“大渊吞穹”天赋的婴儿? 赵泰来轻叹一声,说出了那位通天剑宗长老的名字——蒙海镜! “前辈,你们会如何处置九皇子?”林寻问。 赵泰来这一次倒显得很轻松,道:“要么被处死,要么活得比死还难受。” 这一下反倒让林寻感到吃惊了。 他倒并非仁慈,而是很清楚作为帝国皇子,作为当今大帝的后裔,若是九皇子被处死,那绝对会引起帝国震动! 而为了给自己一个说法,大帝就能下旨杀了一个儿子,这……明显有些讲不通。 林寻可不相信,自己有这么大面子。 “当年,他的母亲让大帝伤透了心,而如今,他也和他母亲一样,选择了一挑错误的道路,做出了一些不容原谅的事情,若不惩处于他,帝后可不会原谅。” “帝后?” 赵泰来唇角泛起一抹神秘的笑容,看着林寻说道,“不错,九皇子可不是帝后的儿子,但你却是帝后女儿唯一的……‘好朋友’!” 说到好朋友三字,他故意加重了语气,一副戏谑暧昧的模样,让林寻顿时一阵头大。 “在这等情况下,帝后自然要帮你讨一个说法。” 赵泰来深吸一口气,说道,“当然,最根本的是,九皇子此举,已经触犯了大帝无法容忍的忌讳和底线,纵然是父子亲情,也已无法再被原谅了!” 他眸子中带着一抹寒冷。 “果然,我就知道自己的面子还没这么大……”林寻摸了摸鼻子。 赵泰来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回去好好准备一下,三天后,我来接你前往弑血战场!” 当把林寻送回洗心峰前,赵泰来说出了目的。 “是因为在抱星眠月居吃的那一顿饭欠下的账?”林寻问原因。 赵泰来神色前所未有的严肃:“不,是因为你是弑血营的一名学员!只有到那里,你才明白那句话的真正含义。” “哪句话?” “紫曜花因弑血而不败,帝国因征战而长存!” “好!” …… 就在林寻返回洗心峰的当天下午,皇宫传出消息,九皇子赵景臻被废,被押解于皇宫深处禁地,为皇家先祖守陵,直至老死! 这消息一出,紫禁城动荡,天下为之震惊。 多少年了,废除皇子的事情,还是在帝国中第一次发生,九皇子究竟犯下什么弥天大祸,才会让当今大帝如此震怒? 没有人知道。 纵然是青鹿学院中那些曾见过赵景臻最后一面的师生,也都很难把九皇子的被废,和林寻关联在一起。 毕竟,赵景臻虽得罪过林寻,可在所有人看来,也不至于会让当今大帝如此震怒。 唯有林寻清楚真相,但他自不会多言。 只不过当林寻得知这个消息时,心中也不禁感慨,这九皇子果然如赵泰来所言,仅仅只是一个可怜虫罢了…… 三天后。 赵泰来如约而至,早已准备妥当的林寻,辞别洗心峰众人,和赵泰来一起离开。 弑血战场。 这究竟是个什么地方? 在路上的时候,林寻一直在想。 —— ps:网站出了个“年终盘点”投票,“最佳作品”那里,大家多投投天骄般,拜谢大家了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