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追一逃 - 天骄战纪

第六百八十六章 一追一逃

哧! 一击不中,那灰色飞剑倏然隐去,又消失不见。 “看不出来,你的感知倒是比我想象中更出色,不过,今日却留你不得!” 灰影男子的声音响彻这片区域,若隐若现,带着一抹凛冽杀机,显然意识到了林寻的不凡,要下狠手。 “杀!” 林寻却不废话,这一次他捕捉到了对方的一丝气机,施展冰螭步,瞬息暴掠而去。 轰! 断刃掠空,掀起漫天璀璨星辉,刀芒如大日,照亮乾坤,声势骇人。 虚无中,那一道灰影顿时被逼得显形,他催动飞剑,隔空对林寻进行击杀,剑锋凌厉,纵横交错。 轰隆隆~ 这片区域产生轰鸣,林寻手执断刃,黑眸如电,旁边的神魂力量滚滚扩散,牢牢锁定对方,毫不客气地进行击杀。 而那一道灰影竟也显得极其可怕,战斗手段超绝狠戾,飞剑之术近乎于道,杀伐气无可匹敌。 这是一个暗蛮一脉中的顶尖强者,天生精通刺杀之道,身法莫测,剑法诡秘,宛如不可感知的阴影,令人心悸。 在巫蛮九脉中,暗蛮这一脉是最神秘的,他们族群数量极其稀少,可每一个,都宛如黑暗中的王。 在帝国以往数千年中,死在暗蛮刺客手中的大人物,绝对不少于上百人之中。 甚至传言中,帝国中有真正的生死境王者,都曾被暗蛮刺客偷袭,差点殒命而亡! 在弑血营时,总教官徐三七就曾不止一次说过,巫蛮九脉中,战斗力最强劲的,当属雷蛮、光蛮这两脉的强者。 但若论最让人头疼和忌惮的,无疑是暗蛮一脉的强者! 因为,他们就像生活于阴影中的天生刺客,不经意之间,就可能收走你的性命。 噗! 片刻后,林寻肩膀被灰色飞剑擦了一下,顿时溅起一串血花。 这等近乎于道的飞剑之术的确是诡秘而恐怖,让林寻都差点被这一击给重创到。 不过与此同时,对手也被断刃刀芒扫中,半只耳朵被切了下来,鲜血淋漓,只差一丝都要扫断其脖颈。 “你竟能让我受伤!?” 灰影男子似是吃惊,又似是愤怒,长啸一声,身影愈发的缥缈诡异了,似一道若隐若现的影子,辗转于天地之间。 轰! 林寻不言,唯独眸子愈发平静幽冷了,他周身萦绕清色神辉,完满道韵流转,斗战圣法被其运用而开。 对手身法若隐若现,可林寻却骤然提速,冰螭步若梦幻般,闪烁于虚空中,快的不可思议。 嘭嘭嘭! 两者交锋,断刃与飞剑硬撼,产生出恐怖的毁灭力量,席卷八方,刀芒和剑气,将虚空都撕裂成碎裂出无数痕迹。 对手很强! 拥有“大巫”之境,和林寻在修为上没什么区别,可却是林寻从湮魂海返回之后,所碰到的第一个同境界中的劲敌! 征战之时,林寻有那么一瞬间,甚至都以为对方和自己一样,也已踏上了超绝最强道途。 就凭这一点,就足够让林寻吃惊,一个暗蛮中的刺客,却能够在大巫之境拥有这等战斗力,对手在巫蛮异族中的身份注定不简单了! 要知道,林寻当初可是曾一个人击杀六位衍轮境大修士,而现在,对手在近乎同一层次的境界中,却能和林寻争斗至今,这怎可能是一般的巫蛮强者可比? “杀!” 林寻心中杀机汹涌,他也有了将非法击毙,去除后患的想法。 若让对方活着,注定会给帝国修者带来诸多意想不到的杀戮。 嘭嘭嘭! 这是一次非常激烈的搏杀,刀剑相冲,力量碰撞,惊天动地。 两者皆精通战斗之法,简单、直接,没有那么繁复,却深谙斗战的精髓。 这就是高手对决,这时候若是其他修者冒然卷入,估计顷刻间就会被波及丧命。 “斩!” 片刻后,林寻一跃而起,断刃若神虹扫青冥,劈杀而出。 轰! 尽管这一击被那灰影男子避开,可那恐怖的余波,却将他身躯震得一个踉跄,原本清秀白皙的脸庞泛起一抹潮红。 “难道他已踏上传说中那条路了?” 灰影男子已神色惊诧而凝重,灰褐色的瞳孔中燃烧着汹汹战意,对手的强大,让他心中亢奋又颤粟。 “杀!” 林寻可不管这些,断刃爆发,若排山倒海,攻势之盛,惊扰八荒,崩乱风云。 噗! 仅仅转瞬间,灰影男子再度负伤,被断刃切断一截长发,背脊肌肤被锋利的刀气撕裂开一道血淋淋的伤痕,深可见骨。 他负伤后,身影像一缕灰烟,贴着地面倏然已退出数千丈,嘴中却发出亢奋似的笑声:“终于让我找到对手了,只要杀了你,我便可一举叩开最强道途的大门,成为大巫之王!” “抱歉,你没机会了!” 林寻一招得手,根本就没有迟疑,继续跟进追杀,断刃璀璨得像一轮在发光的冰月,毁灭力量惊人,遥遥锁定对方要害。 “呵呵,你杀不了暗蛮若要逃走,天下无人可拦阻!” 灰影男子若流光,疯狂逃遁,空气都被撕开,一路上的岩石和山峦,全都如纸糊般被撞碎。 林寻脚踏冰螭步,全力追赶。 轰隆! 两人的速度都达到了骇人听闻的地步,当虚空中这响起撕裂般的爆鸣时,他们的身影早已在数万丈之外! 连林寻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确太难杀了,比之牛吞天、梦怜卿一流都要稍胜一些。 并且,对方在力量上、实战经验上、以及所掌控的秘法上,都堪称当世一等一的水准! 可也正因如此,让林寻杀对方的念头也愈发坚定,这可是帝国之敌人,一旦让其崛起,注定是个大患! 没有迟疑,林寻换刀为弓,深吸一口气,将自身所有力量运转到了极致,精气神宛如天地洪炉,于此刻轰然燃烧沸腾。 他黑眸湛湛,似深邃的大渊运转,宛如可以吞没日月,刹那间,就像化身一位降临世间的神祗。 嗡! 无谛灵弓那粗犷狰狞的骷髅弓身弯曲,鲜红若从血水中浸泡而出的弓弦被瞬间拉满,刹那间,宛如有神魔怒吼,风雷之音激荡而生。 嗖! 可当那一抹灵箭被激射而出时,却无声无息,近若虚无不可见,在虚空中一闪就消失。 远处逃遁的灰影男子心中猛地一颤,遍体生寒,察觉到一股极致的危险正极速逼近。 他怪叫一声,背后陡然浮现出一面兽皮旗幡,其上书写血色图腾巫蛮之文,弥漫晦涩恐怖气息。 嘭! 兽皮旗幡发光,血色图腾运转,却仅仅挡住一刹,就被灵箭破开一个窟窿。 几乎同时,灰影男子发出一声惨叫,他想闪避,可已来不及,那可是一位洞天境超绝王者的一箭! 他的背部被洞穿,出现一个碗口大的血洞,让他疼得面容扭曲,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血纹旗幡可是族中重宝,怎会挡不住那一箭?难道那把弓是一件了不得的秘宝不成?” 灰影男子骇然,脸色彻底变了,不复冷静。 不过,他极其强横,战斗经验也堪称绝艳,逃遁的同时,背后陡然多出一对羽翼。 羽翼灰濛濛,像蝙蝠之翅似的,轻轻一拍打,哧啦一声,就让灰影男子横移数千丈距离,比刚才快的足足一倍。 这是暗影之羽,并非宝物,而是一种属于暗蛮一脉的至高秘法,需要燃烧自身血气来施展。 不到拼命的时候,灰影男子也不愿如此自损。 “还真是难缠……” 后方,林寻也加快速度,面庞上杀机萦绕。 崩! 没多久,林寻浑身莹莹灿灿,气息之盛,贯冲长空,此刻宛如上古时代的箭神般,修长的身躯伸展,弯弓射出第二箭! 噗! 那灰影男子的暗影之羽直接炸开,被一箭轰爆,可惜的是,依旧差了一丝,没能将其击杀,只射掉了他一截手臂。 纵然如此,也让那灰影男子惊悚,仓惶而惊怒,修行至今,他第一次产生一种挫败感。 他实在不敢相信,帝国之中,什么时候竟多出这样一个少年,也太可怕了,从前根本都没听说过。 逃! 灰影男子咬牙,意识到今日说不准真有可能出现陨落的危险。 而林寻对此,也不禁皱眉,以他如今的力量,就是换做一个衍轮境大修士,只怕也早已被射成马蜂窝了。 可这灰影男子却兀自能坚持到现在,这可不是侥幸,而是一种实力的体现。 必须将其杀了! 林寻深吸一口气,眸子中冷静若冰雪,射出第三箭。 刹那间,灰影男子毛骨悚然,浑身肌肤都起一层鸡皮疙瘩,对他而言,后方那少年简直像魔神一样,太恐怖了。 他拼命逃亡,可惜,还是没能躲过,一道灵箭笔直从其胸腔穿过,掀起一串滚烫猩红的血花! “啊——”他再忍不住惨叫,这一箭险些要了他的命,让他都有一种在死亡前挣扎的绝望感。 轰! 只是,不得不说这灰影男子太可怕,仅仅刹那,他浑身血气暴涨,宛如燃烧一样,气势竟比之前还要强大一截,逃遁时,身影几乎都看不见,速度快到了一种恐怖地步。 显然,他催动了某种可怖的秘法! 林寻都几近无语,想骂人了,他还是第一次碰到如此难杀的对手,这也愈发证明,对手来历注定不可能不简单了。 —— ps:大家别忘了给年终盘点“男生最佳作品”投票哈~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