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小白脸,你新来的吧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九十章 小白脸,你新来的吧

凝视着密函上的字迹看了许久,长孙烈憋了很久,最终没能憋住,问道:“文庭,你觉得弑血王是什么意思?” 卢文庭也一阵头大,迟疑道:“看情况,这少年来历很不简单,所以才会被单独派来弑血战场……” 长孙烈打断道:“我是问弑血王是什么意思!” 卢文庭愁眉苦脸:“将军,这可就为难我了,弑血王大人城府若山海,深不可测,他的心思,岂是我这等下属能揣测的。” 长孙烈眉头皱得愈厉害,一巴掌拍在案牍上,嘴里咕哝道:“妈的,说不让特殊照顾,可谁真敢这么做?弑血王这老混蛋也太气人,撂下这样一句话就完事了,却来让老子头疼!” 老混蛋…… 卢文庭眼睛都直了,心中苦笑,只怕也只有眼前这位将军敢骂那位是老混蛋了。 “将军,依子必然是有非凡之处,才会被弑血王大人单独送来弑血战场,既然弑血王大人都说了对此子‘公平处事’,那咱们就依命行事就行了。” 卢文庭谨慎斟酌着措辞,“当然,我们尽管不会‘特殊照顾’此子,可必要时候,还是要关注一下此子的安危,以免他遭遇什么不测,日后不好向弑血王大人交代。” 长孙烈揉了揉眉心,叹息道:“也只能这样了,这老混蛋数年前就离开了弑血战场,他人不在倒也罢了,如今却甩手抛来一个小家伙,让我为难,简直是混账之极!” 说到这,他似乎意识到什么,问道:“你可曾问过此子前来弑血战场究竟想做什么?” 卢文庭摇头,无奈道:“当时我都震惊坏了,脑子懵,哪有心思问这些,要不我明日具体问问?” 长孙烈思忖半响,挥手道:“罢了,不必问了,只要他在这弑血战场中不闯出天大的祸患,咱们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老子天天忙着和巫蛮杂碎中的王者干一场硬仗,可没功夫理会那小子。” 卢文庭点头,确实,对长孙烈这等执掌一座营地的上将军而言,也的确没什么精力去关注一个莫名其妙被送来的年轻人。 “当然,给我盯着他的动静,他可以出意外,甚至可以死,但绝对不能死在老子的地盘上!” 长孙烈补充了一句。 话语虽狠,可卢文庭知道,因为弑血王的那一张密函,尽管那“林十二”不会得到什么实质的“特殊照顾”,可关于他的安危,却没法不让长孙烈不关注。 卢文庭忍不住嘀咕道:“这小子还真是个烫手芋头,弑血战场共有八座营地,怎么偏偏让他跑到咱们这里了……要是能把他送到其他营地就好了,也不必这么纠结为难了……” “嗯?” 长孙烈眼瞳一亮,灿灿若火炬似的,“把他送走?这倒是可行,不过,还是先观察一阵吧,只要他不惹祸,我堂堂帝国上将军,还容不下一个年轻人?” 卢文庭心领神会地笑了笑:“将军说的对,不惹祸就好说,惹祸的话,就只能把这烫手芋头送给其他营地的将军头疼了。”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长孙烈瞪了他一眼,不过最后他也忍不住笑了。 …… 林寻浑然不知道,他的突然到来,却让一位上将军和掌管物资大权的军需官都头疼纠结不已。 他此刻还在跟老黄交谈。 尽管是深夜,血刀酒馆中却很越来越热闹了,帝国修者汇聚其中,一个个气息凶悍,皆是刀口舔血的狠角色,彼此饮酒聊天,喧嚣而噪杂。 老黄也喝高了,脸膛和鼻子通红,醉眼迷离,林寻连续要了三壶酒,大部分都装进了老黄的肚子里。 “大人,您知道么,我已经呆在这狗日的弑血战场五年了,五年啊,我身边的同伴换了一批又一批,熟悉的、陌生的、到现在,我都快忘了我该去记住谁。” “别人都说我命硬,五年都没死,像个奇迹,可我自己知道,我他娘就是怕死而已,所以每一次战斗,我都拼尽一切办法让自己不死,才侥幸活到现在……” “可是,这样活着太痛苦了!每天醒来第一个念头就是,该如何把今天活过去!什么以后和将来,谁他娘关心?” “唉,没办法,谁让这是弑血战场?死亡无时无刻不在生着,说不准哪一天,我……我……也……” 老黄断断续续说到这,彻底醉了,头颅砸在桌子上,呼呼大睡起来。 林寻独自坐在那自酌自饮,神色平静,心中却想起赵泰来曾不止一次叮嘱的话语: “记住,要活下来!” 那时候,赵泰来的神色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严肃和认真。 “活下来……” 林寻心中喃喃,看着旁边大醉的老黄,看着酒馆中肆意畅饮,痛快大笑的一众帝国修者。 他沉默许久,一口饮尽了壶中酒。 老黄是一位极其剽悍的洞天境修者,可当他喝醉之后,却显得那么无助和痛苦。 这让林寻深刻意识到,弑血战场中的生活,远比他想象的更为残酷和可怕。 …… 深夜,当林寻返回自己住所,正准备推门而入时,却听到一阵悲恸的声音。 极远处的地方,一道身影跪在一座石屋前,用一种极力压抑的泣声在自语,似是生怕惊扰到别人。 “哥,我会替你报仇的,不杀光巫蛮杂碎,我这辈子都不离开弑血战场!” 那是一名女子,齐耳短,身姿瘦削矫健,有一种极具爆力的野性,只是此刻的她,神色却带着一抹哀伤,眼圈泛红,有泪光闪烁。 “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眼睛!” 察觉到林寻的目光,那女子顿时起身,整个人气质变得凌厉而迫人,狠狠瞪了林寻一眼。 林寻并不动怒,只是说了一声“还请节哀。”便推门走进自己的房间。 那女人站在夜色中,明显怔了怔,旋即哼了一声,扭头转身而去。 …… 翌日一早。 天还没亮,林寻就从打坐中醒来。 “一次修炼,就耗费四十九块高阶灵晶,这样下去,修为即便拥有晋级破境的契机,也无济于事。” 林寻皱眉。 在他身边,飘洒着一堆莹莹灿灿的晶石粉末,只是他一夜修炼所消耗掉的灵晶。 搁在以往,林寻根本不会在意这些。 可在这灵力枯竭的弑血战场中,林寻却不得不将更多心思放在如何赚取和节省灵晶上。 最让林寻感到头疼的是,如今他的修为已臻至洞天中境的圆满地步,想要突破洞天上境,也只是一步之遥。 可林寻清楚,若无海量的高阶灵晶支撑,这一步之遥,注定比登天还难。 “罢了,这一段时间就以磨练武道和神魂力量为主,等赚取到足够的灵晶,再考虑晋级突破的事情也不迟。” 林寻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 在神魂修炼上,他已修炼到【小冥神术】的第二大境界“月变”之境,距离突破还有不少距离。 在灵力不足的情况下,去专心精修神魂力量,倒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同样,武道修行上,林寻至今尚有一些秘法没能彻底掌控。 像【劫龙九变】,林寻只掌握了“冰螭步”“负屃撞”“狻猊印”“霸下禁”这前四变秘法。 从第五变到第九变的秘法传承,还不曾被他参悟掌控。 除此,【天元刀诀】中的“采星式”“揽月式”“焚阳式”尽管都已被林寻完全掌控,可林寻清楚,这仅仅只是【天元刀诀】的上半部秘法传承罢了! 换而言之,【天元刀诀】的下篇中还有更强大的传承! 遗憾的是,当初林寻在“通天秘境”中也仅仅获得了上篇,至于究竟什么时候能够获得下篇,他自己都不敢确定。 和【天元刀诀】一样,林寻主修的【洞玄吞荒经】也仅仅只是上篇,其上记载着从“真武境”到“衍轮境”这五大境界的修炼法门。 有此推测,【洞玄吞荒经】的下篇中,必然记载着关于生死境的至高修炼法诀! 可惜,这【洞玄吞荒经】下篇同样没能被林寻获得。 “等我将水之道韵突破至道意之境时,就可以再度前往通天秘境中闯关,希望那时候,可以将【天元刀诀】下篇和【洞玄吞荒经】下篇全都给得到吧……” 林寻喃喃,连他自己都无法保证这一点,那通天秘境太过神秘,他如今可是洞天境绝巅王者,再不是以前什么也不懂的雏儿。 可正因为懂得越多,才让林寻愈认知到“通天秘境”的神秘和不可思议。 起码直至现在,林寻都没听说过,世上有哪一种宝物,会拥有“通天秘境”这般神妙无比的作用,绝对堪称是逆天之存在! 推门而出,林寻立刻看见,昨晚见过的那个身材矫健,气质剽悍,野性十足的女人,恰好从不远处街道上走来。 林寻出于礼貌点了点头,正准备立刻,却见那女人忽然过来,拦在林寻身前。 她拥有着小麦色肌肤,面部轮廓如刀凿斧刻般,有一种野性而凌厉的美丽。 此刻她那一对杏仁眼微微眯着,涌动着精芒,盯着林寻脸颊看了片刻,忽然伸出纤细的指尖,挑起林寻的下巴,说道:“小白脸,你新来的吧,我叫阿碧,以后我罩你,有什么麻烦尽可以报我名字。” 说罢,她转身而去,步伐利落矫健,一头浅粟色的齐耳短在晨风中飞扬,有一种说不出的独特风采。 —— ps:今天加更!第二更晚上9点半左右,大家别忘了给“男生最佳作品”投票哈,再说一遍,请童鞋们投免费票,花钱的票就没必要了,咱重在参与就好。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