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双木帮主 - 天骄战纪

第六十九章 双木帮主

被叫做老刀的男子略一沉吟,就决然道:“追!” 当下,两人闪身走进了那一条巷子。 这附近已经是平民区,曲曲折折的巷子纵横交错,犹如蛛网迷宫般,阴暗潮湿。 老刀两人前行没多久,就忽然发现,目标的身影竟消失了。 “老狗,你还能嗅到那小子的气息吗?”老刀皱眉问道。 “就在前边不远。”老狗飞快答了一句。 老刀哦了一声,继续前行,只是心中却隐隐有些不安,这一条巷子极为狭长,宽不过一丈,一路上冷清无人,即便是大白天,这里也显得阴暗潮湿之极。 “老狗,咱们得小心些,虽然拿钱卖命天经地义,可若命没了,一切都白搭。”老刀总感觉有些不对劲,忍不住低声提醒了一句。 “嘿嘿,一个从偏远村落来的小家伙而已,更何况咱们只是跟踪目标,又不是对付他。”老狗有些不以为然。 “总之,还是小心一些为好。”老刀皱眉道。 “这是自然。” 老狗不以为然,旋即他就咦的一声叫出来,“怎么会这样,目标的气息到这里就消失了……” 老刀一怔,旋即心中猛地咯噔一声,暗叫不好。 砰! 就在此时,一道黑影猛地从天而降,速度快如鬼魅。 老刀只觉眼前一花,就见那老狗身躯剧烈一晃,如遭雷击般,噗通一声跪倒在地。 “找死!” 老刀反应极快,发出一声厉吼,拔刀劈杀而去。 那黑影正是林寻,不等老刀攻来,他已纵身一跃,身躯如炮弹般,狠狠撞入老刀怀中,同时掌指探出,闪电般扣住老刀的手腕关节,然后狠狠一抖。 轰! 恐怖的力量如潮水般狠狠轰在老刀身躯上,震得他四肢骨骸宛如散了架,所有力量溃散,口鼻喷血。 然后,他整个人砰的一声被掼在地上,头晕眼花,浑身剧痛,再也站不起来。 这一场交锋猝然发生,然后又在瞬息之间结束,快的不可思议,堪称是干脆利落,狠辣迅速。 也是直至此时,老刀才看清楚出手之人模样,正是他们此次追踪的目标。 只是老刀却万万没想到,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战斗手段竟如此狠辣果决,根本不像一个少年能够拥有的。 林寻走上前,微笑说道:“告诉我想要知道的,你不说,我就去问他,若你配合得好,我可以让你死的痛快些。”指了指远处昏迷的老狗。 一句话,就让老刀愈发认识到眼前这少年,根本不是个刚初出茅庐的雏儿! 但老刀却不肯就此认栽,咬牙道:“你可知道我们是谁?” 咔嚓! 林寻微笑不语,却用脚尖碾碎了老刀一只手掌,血肉模糊,骨头尽碎,疼得老刀刚要惨叫,嘴巴中就被塞了一块石头。 林寻看着老刀那狰狞而痛苦的面容,神色依旧温煦而平静,轻声说道:“相信我,我从小就学习了很多折磨人的手段,林林总总不下上千种,你若想试一试,尽可以不开口说话。” 老刀神色变化,身躯因剧痛而颤粟起来,他目眦欲裂,直欲淌血,死死盯着眼前的少年,心中已动摇不已。 咔嚓! 林寻依旧在笑,只是在他脚尖下,老刀另一只手也被彻底废掉,疼得老刀嘴中发出呜呜咽咽的嘶声,面目扭曲狰狞,渗人之极。 这少年看似清秀温煦,人畜无害的模样,可那等老辣利落的手段,简直比精通用刑的刽子手都要狠上三分! 这哪是个少年,分明就是一个小恶魔! 当看见林寻蹲下身躯,拿出一柄苍青色短刃,就要继续对自己用刑时,老刀彻底崩溃了,恐惧淹没了他内心,让他禁不住疯狂点头。 林寻略带遗憾的咂了咂嘴:“还以为是一块硬骨头,谁曾想还没开始用刑呢,就简直不住了。” 闻言,老刀浑身都抽搐起来,这还没开始用刑? 林寻收敛笑容,平静看着老刀:“既然这样,我也不再为难你,我问你答,希望你不要欺骗我,等会我会让你的同伴也再重复回答一遍这些问题,若是你俩回答的不一样,你应该知道后果是什么。” 老刀彻底死心,失去了反抗,点了点头。 …… 当林寻从巷子另一头走出来时,身后的阴暗处,已多了两具死尸,或许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路过的野狗吞食掉。 对于此,林寻根本不在意。 他拎着从街上买来的蜜饯、灵果、烧肉和各种小吃,步伐悠悠地朝自己家中走去。 温煦的夕阳透过巷子高处,强自挤进来一缕光,驱散了阴暗,在少年瘦削的身影上镀上一层温煦光泽。 让谁看见这样一个外边清秀温煦的少年郎,只怕都会想不到,他会用冷酷而血腥的手段结束了两个人的性命。 这就是林寻。 自幼生长的黑暗环境,让他注定会和其同龄人不一样。 “连飞……吴氏宗族……” 一路走,林寻一边在脑海中整理思路。 老刀和老狗已把一切都吐露出来,让林寻这才明白,原来从进入东临城的第一天,他就被吴氏宗族盯上了。 这让林寻颇为意外,吴氏宗族就是吴恨水所在的家族,也是青阳部落吴氏商行背后所靠的势力。 林寻本以为有了石鼎斋出面,吴氏宗族哪怕再恨自己,也不敢再来找自己麻烦,可如今看来,他们明显并不死心。 按照老刀的说法,在林寻进入东临城的第一天,吴氏宗族就找到了连飞,进行了一场密谋。 密谋的内容很简单——对付林寻! 只是吴氏宗族并不会亲自出面,而是把此事交给了连飞全权负责,而吴氏宗族则站在连飞背后,为他提供一切财力和资源的支持。 这就是让林寻意外的地方,连飞,就是连如峰的儿子,只是让林寻没想到的是,吴氏宗族竟会找到连飞,让连飞出面来对付自己。 但略一思索,林寻就明白连飞为何会同意这么做了,他父亲连如峰可是死在了自己手中! 这等杀父之仇,连飞作为儿子焉可能不报? “驱狼吞虎的计谋?这吴氏宗族倒是打的好算盘!” 林寻心中冷笑,一下子就看出,吴氏宗族明显依旧在忌惮石鼎斋,故而才不敢在明面上对付自己,只能假借连飞之手行动。 就像此次跟踪林寻的老刀和老狗,就是连飞花钱招来的探子,目的就是要搜集有关林寻的一切踪迹,好为连飞接下来的行动提供情报支持。 同时按照老刀所言,连飞凭借着吴氏宗族的财力支持,已经招募了不少刀口舔血的亡命徒,一个个要钱不要命,只等抓住机会,就要给林寻致命一击! 若是如此,林寻虽不惧连飞他们,可一想对方一直在暗中筹谋害死自己,随时都可能出现,让林寻也不禁有些头疼,只有千日做贼的,哪有千日防贼的? 不过林寻倒是了解到,这连飞今年十五岁,拥有真武五重境修为,如今乃是东临学院的一名学生,依照老刀所言,连飞如今的心思都放在一个月后的“府试”上,故而才迟迟不曾向自己动手。 若按照这个消息推测,林寻起码可以判断,连飞真要杀自己,或许就会在一个月后的“府试”结束之后。 但这仅仅只是林寻的判断,若这连飞知道自己已经察觉到他的阴谋,说不定也会提前展开行动。 “看来,得抓紧时间收集一些有关吴氏宗族和连飞的情报了……” 林寻心中涌起一抹杀机,他最厌憎的就是被人算计,被人坑害,既然这吴氏宗族依旧贼心不死,林寻哪可能会坐以待毙了? 不过,如今的局势是敌暗我明,林寻如今对吴氏宗族具体情况并不了解,所以当务之急还是先了解敌人的虚实,谋定而后动。 就这么思索着,不知不觉,林寻就已走到家门前,立刻驱散心中杂念,推门而入。 嗯? 林寻骤然看见,庭院中立着一胖一瘦两道身影,顿时眼眸一寒,杀机迸射而出。 几乎同时,那一胖一瘦两人也扭头,看见了林寻,脸上登时齐齐浮现出一抹谄媚笑容,只是当接触到林寻那如刀锋般冰冷的目光,登时面容一僵,浑身都禁不住哆嗦起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林寻认出这两人,正是那刁胖子和麻杆儿,心中顿时一安,眼眸中的杀机隐藏起来。 这时候,刁胖子和麻杆儿两人也暗松一口气,齐齐躬身行礼,大声道:“属下见过双木帮主!” 双木……帮主? 当听到这个称呼,林寻也不禁神色一滞,这称号未免太难听了吧? 林寻瞥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心中一动,已径直走了进去。 进屋之后果然就看见,夏至正坐在书桌前,正在静静看书。 “外边是怎么回事?”林寻问道。 他哪会看不出,有夏至在,凭借这刁胖子二人的能耐,根本就不可能闯入自己家中,除非是夏至让他们进来的。 “那是你的属下。” 夏至放下手中书籍,想了想,又说了一句,“本来我想当他们的帮主,可后来却感觉有些麻烦,这帮主的名号就让给你了。” 看着小丫头恬静白皙小脸上的认真之色,林寻脸色却变得阴沉下来。 他最忌讳的就是让夏至沾染上阴暗龌龊的东西,可如今倒好,她主动去接触这些黑暗了! 跟那些地痞、流氓、无赖、凶徒、黑道混混沾上关系,哪可能不学坏? —— ps:提前预告一下,31号的爆发为10更,金鱼心里憋着一口气,一切都为了和大家一起努力,交出一张属于新书第一个月的月票成绩单!不伦成败,只等花开!手机用户请访问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