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七章 戏弄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九十七章 戏弄

纵然面对来自七位启灵境的压境,林寻却仿似不觉,神色从容而沉静。 “现在的局势你们也看到了,给你们两个选择。” “第一,让我们离开,互不相犯。” “第二,战!” 林寻声音响彻,激荡四野,有一种睥睨的姿态。 “你让我们选择?” 木蛮一脉启灵境强者句荀怒极而笑,“小家伙,真当凭借一把弓就可以横行无忌了?” 其他启灵境强者脸色也有些不好看,林寻此话就宛如施舍和命令,浑然不把他们放在眼中,这让他们窝火。 “你不服?” 林寻黑眸冷冷看过去,“若不是今日还要照拂那些同伴,你们今天根本没有选择的机会!” 此话一出,句荀他们脸色愈发阴沉了,身为启灵境强者,他们在弑血战场也是威震一方的大人物,何曾被如此奚落过? 而胡通他们神色则复杂无比,之前,他们视林寻为累赘,需要被照顾,对他很轻蔑和不屑。 可一转眼,他们此刻的生死,却寄托在了林寻一人身上,反倒成为了林寻的累赘,这让他们心中很不是滋味。 “我怎么感觉,刚才射出两箭之后,已经耗掉了你大半的力量,此刻只不过是一种恫吓而已。” 一个水蛮启灵强者幽幽开口,浑身雾水朦胧,身躯犹如水光凝聚而生,显得很诡秘。 崩! 话音还没落下,林寻就毫不犹豫挽起了无谛灵弓,锁定过去。 熟悉的风雷激荡、神魔怒嗥声,伴随着可怖的重重异象,又一次显现在场中。 谁能想象,正在谈条件的林寻,会忽然就来这么一下? 顿时,那水蛮启灵强者惊得尖叫,他可是亲眼目睹了佘震、炎赤行两人的凄惨下场! 故而,他毫不犹豫就选择了闪避。 只是,这一箭却没射出,就见林寻嗤笑道:“你说我是恫吓,为何要躲?” 那水蛮启灵强者顿时老脸憋红,气急败坏,知道自己上当了,这小子竟敢戏弄他! 一想到自己刚才闪避时的狼狈模样都被场中其他人看到,他气得脸都绿了。 “欺人太甚!我就不信你能射出第三箭!” 他大喝,祭出一道水光磨盘,足有十多丈大小,轰隆隆碾压虚空,威势可怖。 这是他的压箱底绝学,一旦被磨盘扫中,任凭你肉身如何强横,也会被瞬间磨灭掉,尸骨无存。 显然,尽管盛怒之下,他并没有被冲昏头脑,选择了最强手段,来对付林寻。 这也可以看出,他对林寻也抱有极大的戒备和忌惮。 崩!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弧度,无谛灵弓被瞬间拉满。 这一刹,全场所有目光都汇聚在这把神秘的白骨大弓上,清清楚楚感受到一种恐怖难言的气息,犹如山崩海啸般爆发而出,让虚空在这一瞬像被抹除,化作真空虚无! 一切,皆因为这一箭速度太快,力量也太过恐怖! 轰! 水光磨盘如纸糊,被爆穿而碎。 与此同时,那水蛮启灵境强者发出一声怪叫,又一次闪避,比刚才要显得更狼狈。 因为他心中早已怀疑,林寻射不出第三箭,谁曾想,这残酷的现实却浇了他一盆冷水,让他骇然而惊惧。 只是,躲避已有些晚,轰的一声,这位水蛮启灵境强者,胸膛猛地爆掉,被凿出一个巨大的窟窿。 而他整个人刚发出惨叫,就戛然而止,暴毙当场! 全场所有人心中心中一寒,如坠冰窟,这是第一个死掉的启灵境强者,都没能闪避,就被轰杀当场。 那震撼而血腥的一幕,让其他启灵强者心中皆一阵后怕,就在刚才,他们也在怀疑,有些蠢蠢欲动。 可林寻这一箭,却如当头棒喝,让他们深刻意识到了林寻的可怖。 “我们都错了……”胡通神色复杂,轻声叹息。 其他人神色皆变幻不定。 “现在,谁还想试一试?” 场中,林寻黑眸扫视全场,有一种慑人的威势,许多巫蛮强者皆心中颤粟,不敢与之对视。 “如若我们一起上呢?就凭你一人,只怕根本救不了你那些同伴吧?” 木蛮一脉的启灵强者句荀神色阴沉而冰冷,说话时,扫了胡通、阿碧他们一眼,让得后者皆色变不已。 的确,若是这虎峡谷中所有巫蛮强者不顾一切地出手,最终的结果可着实难料。 但可以肯定的是,流血和牺牲,注定在所难免! “这么说,你们是要第二个选择了?” 林寻神色自若,眉宇间却已透出一抹沛然杀机,“那我倒也想看一看,今天你们之中,又有几个能活下来!” 声音杀伐气冲霄! 这是最直接的威胁,可却最有效,凭借刚才的三箭之威,已让场中没人再敢忽略林寻的话语和态度。 见他如此强硬的回答,句荀等启灵强者脸色又是一阵变幻,有些举棋不定。 两败俱伤,可同样不是他们愿意看见的,可若是就此认栽,让林寻等人离去,却让他们无法甘心。 “据我推测,这虎峡谷的矿洞深处必然出现了什么了不得的宝贝,才会把你们都吸引来吧?” 忽然,林寻似笑非笑开口。 一句话,让句荀他们皆震怒,惊疑到了极致。 而胡通他们也早已心生疑心,毕竟,按照消息中说,虎峡谷中最多只有三位启灵强者坐镇,并且驻守的力量不超过五十个巫蛮精锐。 可现在,却一下子冒出九个启灵强者,以及成百上千的巫蛮精锐,这明显就很不对劲。 故而当听到林寻的话语,胡通他们终于反应过来,原来,这些巫蛮杂碎是为了这虎峡谷中出土的某种宝物而来! 而这个解释,也才显得合情合理。 “放心,我对这里的宝物没兴趣,不过我好奇的是,若是你们今天都战死了,只怕就再无获得宝物的机会了吧?” 林寻神色轻松自若,黑眸却幽冷而慑人,一把无谛灵弓被挽起,蓄势以待。 “小杂碎!休要猖獗,你力量终究有限,你再了得,又能杀我们几个?” 一个金蛮一脉的启灵强者怒吼,他很憋屈,林寻一副吃定他们的模样,让他都恨不得手撕了林寻。 “老畜生,你也想试试?” 林寻将无谛灵弓锁定了过去,令得后者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惊怒交加。 “罢了,让他们走吧。” 这时,句荀忽然发出叹息,一脸的阴晦。 其他启灵强者面面相觑,最终齐齐默然,他们来自不同的族群势力,自然不可能同心协力和林寻临了。 再加上林寻之前展露出的力量实在过于惊人和可怖,让得他们尽管震怒无比,可内心中已没有多少拼命的打算。 毕竟,谁都不想死。 胡通他们闻言,简直就是喜出望外,差点不敢相信自己耳朵。 峰回路转,绝境逢生,也不过如此! 可他们内心却宛如在生死境走了一遭,情绪大起大落,那种滋味,别提多折磨,足可以让一般强者崩溃掉。 还好,希望的曙光终于降临了! 崩! 然而,出乎他们意料,在这等时刻,林寻竟又挽起无谛灵弓,一箭激射而出。 只不过目标,却是附近一处阴影中。 刹那间,句荀他们皆色变,似乎没想到林寻竟看破了什么。 轰! 与此同时,那一片阴影中产生毁灭般的轰鸣,一道近乎虚无的灰暗身影发出凄厉的尖叫,倏然窜出来。 那赫然是一名暗蛮一脉的启灵强者,只是他此刻浑身浴血,皮开肉绽,许多地方都被击碎,模样看起来异常可怖。 “你……你竟能察觉到?”他发出尖叫,尽是惊怒和恐惧。 林寻冷冷道:“这有何难?” 胡通他们倒吸凉气,浑身都惊出一身冷汗,他们这才意识到,刚才若是离开,势必会被那一位藏于阴影中的暗蛮启灵强者突袭,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而林寻则能够敏锐察觉到这一切,也是让胡通他们惊为天人,愈发感觉林寻不可思议了。 “你们走吧!” 这一刻,句荀开口,他和其他启灵强者皆神色铁青,似彻底认了,不愿再动干戈。 崩! 回答他们的,是林寻又一次拉满的弓弦。 “你……” 句荀他们神色骤变,惊怒到了极致,这小杂碎难道不打算走了,真想和他们不死不休? “呵呵,别紧张,恫吓你们一下而已。” 却见林寻忽然一笑,松懈了弓弦。 顿时,句荀他们憋得脸都绿了,气得差点控制不住杀人的冲动,这小子也太可恶了,竟屡次戏耍他们! 林寻却已飘然而去,带着胡通他们,朝远处虎峡谷入口处行去。 “要不要动手?”远远地看着,句荀他们皆一脸的阴沉和不甘,眸子中杀机萦绕。 太不甘心了! 这小子凭借一把弓,便轻松杀了他们一个同伴,更重创了佘震、炎赤行三人,若让他带着众人就这么扬长而去,那简直就是一个奇耻大辱,传出去,非让他们沦为笑柄,抬不起头来不可! “那把弓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宝贝啊……”一个启灵强者幽幽开口。 一句话,让其他人愈发不甘,快按捺不住了。 “诸位,别忘了,我们联手布下的‘蛮血巫灵阵’还在,就看他们能否走出去了……”句荀眸子中冷芒闪烁。 其他启灵强者皆心中一动。 他们自然听得出,句荀的言外之意就是,若这些帝国修者连此阵都走不出,那…… 或许就是一个绝佳的动手机会!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