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九章 闹剧风波 - 天骄战纪

第六百九十九章 闹剧风波

林寻仔细回忆当时的情景。 当时他拉满无谛灵弓的弓弦时,敏锐感受到一种和以往不同的气息。 整把大弓犹如从沉寂中觉醒,焕发出神魔怒嗥,风雷激荡的奇异声音,激荡九天十地。 除此,白骨骷髅组成的弓身四周,涌现出大日坠落青冥,金乌血洒碧海的可怖恢弘景象。 不对! 想到这,林寻猛地注意到,自己忽略了一个细节。 那就是在自己拉满无谛灵弓的同时,有着一道伟岸而睥睨的虚影,犹如远古箭神般显现,和自己一样弯弓射箭! “当时……似乎有一股奇异的共鸣产生,断断续续,看似不存在,可仔细感受的话,却隐约像是从那虎峡谷深处的矿洞内传出……” 林寻黑眸涌动着智慧般的光泽。 “看来,果然如此了,那虎峡谷中所出土的那件不可知的宝物,哪怕和无谛灵弓没有关系,也必然具备某种奇异的力量,方才引起了无谛灵弓的变化……” 之前,林寻之所以决定要一个人断后,去牵制巫蛮一族那边有可能出现的追杀力量,或许有帮助胡通他们化解灾厄的想法。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想再回虎峡谷看看! 而这一切,则和无谛灵弓的神秘变化分不开关系。 “且不说这些,只凭能够引起那么多启灵境强者汇聚这一点,那虎峡谷深处所出现的宝物肯定不简单了!” 林寻这才意识到,这残酷而枯竭的弑血战场中,还藏着诸多意想不到的秘密。 就宛如那虎峡谷,谁能想象,那里除了盛产“陨曜星钢”这种罕见的矿石之外,还诞生了某种未知而神秘的宝物? “这里天地灵力枯竭,生机不存,在这恶劣若废弃遗地的表面下,是否还藏着诸多不可获知的秘密?” …… 约莫一盏茶时间后。 嗖! 远处地面线上,掠来一道黑影,速度极快,犹如一抹刺目的金芒,闪烁在虚空中。 “嗯?” 尚在千丈之外,这一道身影就骤然顿足,注意到了远处盘膝坐在一座荒芜高山之巅的林寻。 其实也很容易发现,因为林寻根本不曾隐匿身影。 “你竟……没有逃?” 那一道身影身影惊诧,他浑身金灿灿,连发丝都呈现金属般的质感,肌肤犹如黄金浇铸而成,有一种凌厉、凶悍的可怖气势。 这人,赫然是曾在虎峡谷中围困过林寻的一位启灵强者,来自金蛮一脉,名叫金兀。 “早知道你们不甘心,故而在此等候。” 林寻起身,眉宇间间虚弱之色早已褪去,被一抹睥睨而冷冽的神采所充斥。 他负手端立高山之巅,衣衫猎猎,黑眸宛如闪电般俯瞰而下,气势超然绝尘。 “哦?我怎么感觉,你是已经坚持不住了,故而才不得不留下?”金兀眼皮一抽搐,面露惊疑,他目光扫视四周,似想发现什么。 林寻嗤笑:“放心,这方圆百里之地,只有我一人,更何况,对付你们这些老畜生,还用找帮手吗?” 老畜生!听到这毫不掩饰的羞辱词汇,金兀脸色顿时一沉,气得目眦欲裂,这小杂碎还真是有恃无恐啊! 不过,一想到林寻在虎峡谷大发神威的一幕幕,他心中又一阵颤粟,极其忌惮。 “小杂碎,你太狂了,别以为掌握一把强大的灵弓,就可以目中无人,不怕告诉你,现如今,这我巫蛮一族的诸多高手已闻讯而至,别说是你,就是你那些同伴,今日也再无活命之机会!” 金兀脸色阴沉,声音森然无比,“当然,若你聪明些,我或许可以给你指点一条活路,就看你配合不配合了。” “哦?”林寻眉毛一挑,“如何配合?” “简单,交出你手中那把弓,我立刻转身就走,不为难于你。”金兀坦然开口,毫不掩饰自己对无谛灵弓的贪婪。 “呵呵。”林寻笑了。 “你笑什么?死到临头,给你一个机会而已,你还觉得很可笑?” 金兀脸色愈发阴沉了,快淌出水来,厉声喝斥,“若你不答应,倒也可以,不过,你今天可就再无活命之机会了!” 崩! 林寻直接挽起无谛灵弓,拉满弓弦,居高临下,遥遥锁定金兀:“就凭你一头老畜生,也敢威胁我?” 刹那间,金兀脸色骤变,都顾不得计较林寻的辱骂,惊得身影一闪,就朝后方远远避去。 这把弓太可怖了,曾重创佘震、炎赤行等三位启灵强者,连水蛮一脉的启灵强者也被直接击杀。 在这等情况下,金兀早有惊惧忌惮之心,可不敢保证自己能挡得住林寻一箭,所以,他毫不犹豫就退了。 “呵呵。” 林寻又发出一声嗤笑,显得很刺耳,让金兀气得脸都发绿,恨不得把林寻生吞活剥了。 太气人了! 一个洞天境少年而已,却凭借一把弓,在他这等启灵强者面前耀武扬威,屡屡侵犯他的尊严,简直该挫骨扬灰! “小杂碎,你给我等着!” 金兀发出一声憋屈而不甘的怒吼,竟是扭头沿着原路逃了,看得林寻都一阵发懵,很无语。 “看来,这些老家伙都被吓破了胆子,这倒是好事情……” 林寻把玩着无谛灵弓,唇角泛起一抹玩味的弧度。 其实,刚才他即便动用无谛灵弓,也再不可能发挥出在虎峡谷时的那种威势。 因为倒也很简单,缺少了那种觉醒和共鸣的力量! 而这个事实,也让林寻愈发坚定了重返虎峡谷走一趟的念头。 唰! 林寻身影一闪,就朝金兀逃遁的方向追去,不慌不忙,宛如一位老练的猎人。 实则,他倒并非真的想立刻击杀金兀,而是要拖延时间,争取更多恢复自身力量的时间。 在他手中,兀自紧攥着高阶灵晶,一边追赶,一边汲取力量,虽然无法彻底炼化,可用来补充体力已经足够。 “还剩下三千九百块高阶灵晶,足够坚持来一场硬仗了……” 林寻默默盘算。 他此次前来弑血战场时,曾携带了大量高阶灵晶,并且今天早上从营地出发时,也把手中的军功积分从卢文庭那里全都兑换成了高阶灵晶。 故而暂时还不必担心灵晶不够用的问题。 “你居然敢追上来!” 极远处,金兀一扭头,发现林寻竟远远缀在后边,一下子惊得他头皮发麻,差点不敢相信。 “我为什么不敢追上来?” 林寻笑得很灿烂,也很放肆和戏谑。 “你这是找死——!” 金兀气得肺都快炸了,他堂堂启灵强者,在金蛮一脉中也是一个响当当的大人物,驰骋弑血战场多年,杀了不知多少帝国修者,早已立下赫赫凶名。 可现在,却被一个洞天境少年狗撵兔子一样追着,这若被其他人看见,那简直就是丢脸丢到家了! 若不是忌惮林寻手中的无谛灵弓,他早已不顾一切返回去大开杀戒了。 “你说对了,我就是找死,可为何你偏偏要逃?有种你给小爷站住,接我一箭试试。” 林寻喝斥,实则他都差点笑出声,这金兀的胆子也太小了,连和自己对峙一下的勇气都没有。 哪怕他就是试探一下,也会发现自己的无谛灵弓早已不具备那种致命的恐怖。 不过,这倒是正好遂了林寻心思。 “小杂碎,有种你不用那把弓!” 金兀明显气得快疯了,他这等大人物,却说出这等幼稚的话语,无疑显得有些滑稽。 “老畜生,有种你站住!” 林寻大叫。 “有种你不用那把弓!” “有种你站住!”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追一逃中,这一老一少彼此喝斥和威胁,明明是一场关乎生死的追杀,场面却偏偏充满了喜感。 若被其他人看到,必然会目瞪口呆,感慨一声现在的狠角色,可一个比一个会玩…… 很快,连金兀自己也察觉到不对劲,他老脸憋得铁青,羞愤想死,自己何等身份,却陪着一个人族小杂碎对骂,这若传出去,让自己老脸往哪搁? 金兀都恨不得抽自己一嘴巴,自己这是怎么了,今天也太沉不住气了,居然被一个小杂碎气得方寸大乱。 也在此时,远处忽然响起一道沉浑的声音:“金兀,你怎么又回来了?并且脸色如此难看?” 金兀一抬头,就看见一个神材雄峻高大,浑身肌肤若一块块岩石筑就而成的壮硕中年,正立在远处一脸诧异地看着自己。 土蛮一脉启灵强者封坤! 金兀顿时狂喜,封坤,这可是有着“搬山屠夫”称号的大凶之辈,比“雷霆血镰”佘震都要可怕三分! “小杂碎,你他妈完了!天上地下没人能救得了你了!哈哈哈哈……” 金兀当即忍不住大笑,一路上内心中所积攒的憋屈和愤怒在这一刻全都得到释放。 只是当他回过头时,笑容却顿时僵固,笑声也戛然而止,“等等……那小杂碎人呢?什么时候不见了?” 与此同时,身影若山岳般魁梧迫人的封坤面露一抹古怪,忍不住问道:“金兀,你怎么不笑了?” 金兀唇角狠狠抽搐,脸皮发青,额头青筋像蚯蚓一样凸显扭曲,笑?我笑你妈啊!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