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章 重返虎峡谷 - 天骄战纪

第七百章 重返虎峡谷

金兀郁闷得像咳血。 一路被一个洞天境少年追杀,都已经足够丢人现眼,如今,他又在封坤面前出糗,他一张老脸都有些搁不住了。 “究竟怎么回事?” 封坤皱眉,他身影若山岳般,肌肤泛着岩石般坚凝的光泽,威势极具压迫力。 金兀深吸一口气,把之前碰到林寻的事情说了,当然,他可没说自己畏惧而逃的细节。 即便如此,封坤却已猜出了七七八八,脸色顿时变得古怪,最终忍不住笑出来。 金兀老脸火辣辣的,恼羞咆哮:“笑个屁,你没见识过那小杂碎手中的大弓,等你见识了,保证你笑不出来!告诉你,佘震实力够强了吧,却被那小子一箭给重创,差点当场毙命,到现在还在虎峡谷休养。” 封坤哦了一声,神色倒是严肃起来,沉吟道:“按你这么说,这小子所依仗的,就是手中那柄神秘的白骨大弓了?” 金兀咬牙切齿:“若不是这把弓,我等哪可能如此狼狈,不得不请求援助?” “一把骨弓,却让一个洞天境少年拥有逆天之力,让佘震他们都遭受重创,看来这把骨弓必然大有来历!” 封坤眸光灼灼,“告诉我那小子出现的地点和路线,我去杀了他!” 显然,他也动心,要追杀林寻,夺取无谛灵弓。 金兀很纠结,他既恨不得封坤去杀了林寻,又不愿看见封坤夺走林寻手中的白骨大弓。 “刚才还在附近,他应该离开的不远。”金兀最终还是决定,跟封坤一起行动,他不甘心那把大弓落入封坤手中。 “你带路,我们一起行动。” 封坤瞥了他一眼,“我得提醒你一句,此次我们巫蛮九脉出动了诸多高手,不止是我,这虎峡谷四周,还有许多比我差不了多少的家伙也在寻觅那些人族的踪迹。你若不老实配合我,那把大弓可就很有可能被其他人夺走。” 金兀心中一凛,道:“放心,我恨不得将那小子千刀万剐,自不会有所怠慢。” “快行动吧,据古蛮一脉的一位老家伙推算,虎峡谷中那件宝物最多不超过三天,就会破土而出,彻底显现,我们争取尽早杀了那少年,赶在宝物出土之前返回。” 封坤眉宇间泛起一抹肃杀。 金兀也不再迟疑,沿着之前的来路又返回去,开始寻觅林寻的踪迹。 …… “最多不超过三天就要现世吗?” 在封坤和金兀刚离开没多久,距离他们原先所在位置千丈之外的一片岩石堆中,浮现出丝丝缕缕如梦似幻的烟霞。 那烟霞极其神妙,颜色变幻完全和周围景象融为一体,不仔细看,根本难以分辨。 而林寻的身影,随之逐渐从那烟霞中浮现而出。 这是“狻猊气”! 劫龙九变第五变的秘法传承! 狻猊,上古神兽,其吞吐出的烟霞,可遮蔽一界,可隐匿一域,无形无相,纵然是修道者,都难以窥破其中玄机。 而“狻猊气”这种传承,就是一种隐匿踪迹,遮蔽自身,能够瞒天过海的神妙秘法。此法一经施展,身影犹如凭空消失,气息不存,和周围景物如同融为一体,纵然是鬼神一流,都难以窥伺其存在! 林寻才刚刚参悟出“狻猊气”的一些奥妙,如今最多也只能遮蔽自身气息,隐匿身影,一旦他有所动作,身影就会顿时暴露出来。 而若是当他将“狻猊气”奥妙彻底掌控吃透,臻至圆满地步,就不止可以隐匿自身,还可以令山河万物、甚至是一方世界也都被隐匿起来,让人无所察觉! “果然如胡通所推测,为了防止虎峡谷中的秘密泄露,巫蛮异族已出动了诸多高手,要追杀于他们这些帝国修者……” 林寻思忖片刻,最终认准了虎峡谷的方向,身影一闪,就快速掠去。 他答应过胡通他们,要帮他们争取逃回帝国营地的时间。 而想办到这一步,就必须牵制住那些已经对他们展开追杀的敌人。 敌人很多,林寻一个人注定很难去一一阻击。 不过,对林寻而言,想实现这个目的,倒也并非没有办法,那就是去大闹虎峡谷! 虎峡谷中有宝物将出土,吸引着巫蛮异族强者的心神,若是那里发生混乱,那些前往追杀胡通他们的敌人,必然会舍弃一切,返回虎峡谷进行援助。 如此一来,也就等于间接瓦解了这一场追杀,给胡通他们争取到了重返营地的时间和机会! …… 虎峡谷中,佘震正铁青着脸冷笑:“这一次,拢共出动十多位启灵境强者一起出动,并且一个个实力皆不弱于我,那小杂碎若还能活着,那才叫笑话!” 他堂堂“雷霆血镰”,一位凶名昭著的狠角色,此刻却脸色苍白,眉宇间透着虚弱之色。 之前他被一箭击碎一臂,差点一命呜呼,纵然是此刻,身上遭受到的重创也没有愈合。 旁边的炎赤行脸色同样铁青,咬牙切齿,他比佘震更惨,腹部以下直接被一箭轰得爆碎,只剩下半截身躯。 尽管还可以修复过来,却让他元气大伤,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彻底恢复。 “放心吧,此次我们阵营中出动了顶尖力量,纵然是碰到人类帝国中的衍轮境顶尖人物,也足可以横扫,更何况是屈屈一个洞天境小杂碎?” 另一侧,那位暗蛮的启灵境强者发出怨毒的声音。 他名叫阴北顾,其实是最惨的,浑身被绷带包裹,没有一处完整的肌肤,身躯就像破碎了一样,筋骨和血肉碎裂,能够活着都显得很不可思议。 “奇耻大辱啊!”佘震愤慨难平。 他们可是启灵强者,纵横驰骋弑血战场多年,今日却被一个洞天境人族少年重创,传出去的话,非沦为巫蛮一族的笑柄不可。 “此子注定难活,倒也不必为此伤神。”一旁的炎赤行和阴北顾皆出声安慰。 轰! 就在此时,虎峡谷入口处传来巨大的爆鸣轰震,伴随着惨叫声,在这虎峡谷深处都能听得到。 “发生了何事?”佘震腾地起身,尽管遭受到重创,依旧有一股可怕的威势。 炎赤行和阴北顾也神色惊疑不定,这等时候,又是谁竟敢来闯虎峡谷? “不好!我们巫蛮族中的高手,皆去追杀那些人类修者,如今这峡谷中,可没有高手坐镇!”炎赤行脸色骤变。 “无碍,虎峡谷四周覆盖着蛮血巫灵阵,纵然就是人类中的生死境王者来了,也休想短时间内攻破进来。”阴北顾倒显得很冷静。 闻言,佘震和炎赤行心中稍安,只是两人脑海中不约而同地想起了同样一幕。 那洞天境少年当时离开时,可一巴掌就把蛮血巫灵阵拍烂一个窟窿…… 应该不会是他! 两人下意识地就不认为,早已逃走的林寻还会返回来。 虎峡谷入口。 林寻一个人踏着烟尘,大步前行,路上有许多巫蛮精锐强者冲出,朝他杀来。 皆被他手中的断刃劈杀,头颅滚落,血洒当场。 远处,有一个巫蛮精锐认出林寻身份,惊得亡魂大冒,这该死的人族少年不是逃了吗,怎地又回来了? 他张嘴想大叫提醒,一抹刀芒激射而至,噗的一声,他的头颅直接被斩,抛飞虚空。 “人族杂碎?你一人竟敢跑来虎峡谷撒野,简直不知死活!” 有许多巫蛮精锐是刚刚被调集过来支援的,故而并不认得林寻,也不知道眼前这少年,之前曾在这里大发神威的事情。 他们杀气腾腾,一个个凶芒毕露,不乏大巫级的强者。 林寻神色冷漠,不发一语,拎着一柄断刃,若拖着一挂银灿灿的星河前行。 轰隆! 怒吼震天,十多位巫蛮精锐冲来,一同向前扑杀,凶悍可怖,狠戾而慑人。 噗噗噗……只是,林寻的动作更快,刀锋如电,刹那间而已,就斩杀十多名巫蛮精锐,残肢乱飞,血水横洒,鲜血染红大地。 其他巫蛮精锐见此,一个个吓得颤粟,这少年是人还是魔,孤身一人而已,却势如破竹,显得太过可怖。 林寻抵达虎峡谷时,原本也谨慎小心无比,可经过他查探,却意外发现,这里驻守的高手几乎都不在,只剩下一支支巫蛮精锐力量,数量虽多,可对林寻而言,却构不成威胁。 这让林寻一下子判断出,对方的高手应该都已前往追杀胡通他们,并且,对方也显得没想到,自己会杀一个回马枪。 “不好!有顶尖高手来袭!” “快,快躲进蛮血巫灵阵中!” 看到那一幕幕血腥上演,那些巫蛮精锐皆吓得抱头鼠窜,躲进蛮血巫灵阵中。 “小杂碎,你等着,我族高手回来时,就是你的死期!” 一个巫蛮精锐大声嚷嚷,已不再畏惧,自信有蛮血巫灵阵在,林寻根本就进不来。 只是,接下来法则的一幕,却让他们全都惊呆了。 就见林寻拎刀上前,一脚踏出,身前的大阵就硬生生被震出一个窟窿,而后他优哉游哉地就走了进来…… 这…… 全场傻眼。 而一些驻守峡谷内部的巫蛮精锐此刻终于认出林寻身份,禁不住发出惊恐的尖叫—— “天啊,那少年魔头又回来了!”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