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三章 惊险一刻 - 天骄战纪

第七百零三章 惊险一刻

七号营地。 卢文庭脸色铁青,双目直欲喷火,咆哮道:“人呢?他妈的!我早先如何说的,让你们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林公子,可现在你们却自己逃回来了!真当我卢文庭不敢杀人?” 声音若惊雷,几乎要掀翻屋顶,房间外的一众护卫吓得哆嗦不已,他们还是头一次见到卢文庭如此狂怒。 房间中,胡通等人脸色难堪,低着头,神色间有羞愧之色。 “胡通,你留下,其他人都给我滚蛋!” 卢文庭也知道,一味生气不是办法,当务之急,是赶紧了解情况,做出补救。 当阿碧和杨雄他们离开后,胡通深吸一口气,把前往虎峡谷的行动一一说出。 嘶! 当听到林寻手挽大弓,6续重创数位启灵境强者,神威震全场时,卢文庭也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而当得知为了给胡通他们争取逃亡时间,林寻毅然选择留下,去牵制那些追杀的巫蛮强者时,卢文庭脸色又是一变,心都揪起来。 “怪不得你们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能跑回营地中……” 卢文庭斜睨了胡通一眼,早先他就现,胡通他们返回时,几乎一个个都身负重伤,浑身浴血,能活着返回营地简直就是一个奇迹。 而得知这其中的缘由后,卢文庭这才意识到,胡通他们能够捡回这一条命,完全是因为有林寻在战场上牵制敌人! 胡通深吸一口气,一咬牙跪倒在地,道:“我这条命是林公子给的,这次回来,是想跟卢大人求援,请您务必要调遣高手,去救助林公子,他若死在战场上,我这辈子都会活在愧疚后悔中!” “少说这些没用的,这次若林公子出事,别说是你和我,连长孙将军都要遭受牵累!” 卢文庭冷哼一声,匆匆而去。 他心急如焚,知道这件事绝对不能耽搁,若是万一林寻出什么差池,弑血王大人那一关可就不好过了…… “连长孙将军都要遭受牵累?” 胡通心惊肉跳,这才意识到,那位林公子的来历比他想象中似乎还要更可怕。 片刻后,七号营地规格最高的将军营帐中,传出一道若怒雷般的咆哮声:“卢文庭,那小子来的第一天,你就给我捅出一个天大的篓子!你是不是当军需官当成白痴了?谁让你派那小子去战场厮杀的?啊?” 整个七号营地所覆盖的区域中,无数帝国修者皆停下手中动作,有些心颤,长孙将军这是怎么了,怎会出这般雷霆之怒? “来人!调集一艘威远战舰,跟老子一起前往虎峡谷!谁他妈敢耽误时间,老子毙了你们!” 没多久,伴随着惊天的咆哮,长孙烈那雄峻笔挺的身影冲霄而起,像一道狼烟似的,惊扰风云。 顿时,整个营地都轰动,许多帝国修者被快调集,踏上帝国大型威远战舰,和长孙烈一起,杀气腾腾冲出了营地。 许多修者目睹这一幕,皆瞠目结舌,究竟谁这么大面子,让长孙将军都火急火燎地赶着前去营救? …… 虎峡谷,地下隧道尽头。 “碧落箭……” 当林寻用去感知手中那支黑色神箭时,神魂顿时一阵颤粟,产生出如刀炸般的刺痛。 与此同时,一副可怖的画面映现脑海中。 浩瀚星空深处,一支黑色神箭一闪,轰隆一声,就有一颗星辰炸碎,被齑成粉末。 那一刹的毁灭力量,让林寻手脚冰冷,头皮都麻。 射爆星辰? 只怕圣人现世,才能拥有这般滔天威势吧? 不等林寻反应,又是一幕惊世异象显现,就见星空深处,浮现出一头背负着一座青铜宫殿的庞大凶兽。 凶兽横跨虚空,穿梭星空中,其背上的青铜宫殿弥漫混沌气,看不清楚究竟。 可仅仅这一幕,就让林寻有一种说不出的震撼,这简直就像上古时代中的传说神话,显得不可思议。 浩瀚星空,何等壮阔,放眼古今,谁能登天而上? 可现在,却有凶兽背负青铜宫殿,穿梭其中,混沌气茫茫,不知其去向和归程! 轰! 那一支黑色神箭再度出现,倏然而至,似要击毁那凶兽背上的青铜宫殿。 可最终,却被一柄灿然神秘的玉如意硬撼,顿时爆出恐怖无边的神辉,将虚空附近的星辰齐齐轰碎湮灭! 画面到这时,顿时消失不见。 可林寻却已经是一身冷汗,心头毛,那该拥有何等力量,才能办到这一步? 那灿然神秘的玉如意,出自谁人之手? 弥漫混沌气的青铜宫殿,又是否被击毁? 林寻不知道,唯一知道的是,那一支横贯星空,宛如无物不破,无坚不摧的黑色神箭,此刻就在自己手中。 它名叫“碧落”! 只是,和画面中的黑色神箭相比,此刻的碧落之箭,却显得古朴无华,有一种宛如沉寂般的气息。 “无谛灵弓,碧落之箭,二者之间必然存在着某种关联,否则,之前不可能会产生那种觉醒和共鸣的呼应……” 林寻沉吟。 无谛灵弓通体由白骨骷髅筑就,弓弦殷红如血,而这支碧落之箭则漆黑若夜色,唯有箭翎和箭锋带着殷红之色,古朴而无华。 一白一黑,皆有血色点缀其中,显得诡异而神秘。 早先在获得无谛灵弓时,林寻就在好奇,此弓应该拥有与之配套的箭矢,或许才能挥出其最大的威力。 而现在,碧落之箭的出现,让林寻确定了自己的猜测,他现在甚至有些迫不及待想试一试,当以无谛灵弓射出碧落之箭时,又会挥出何等可怖的威能? 最终,林寻还是忍住这种冲动,若他推算不错,虎峡谷中生的事情,只怕已引起许多巫蛮强者赶来,时间紧迫,已不能再耽搁下去。 林寻沿原路返回,半途上,将插入岩壁的断刃拔出。 在之前的时间中,断刃将矿道岩壁附近的陨曜星钢力量几乎全都汲取榨干。 只是让林寻有些失望的是,断刃并未产生明显的蜕变,充其量也仅仅只是比以前多出一股“明净”的质感,弥漫出的星辉愈纯净一些。 唯一值得称奇的,或许就是在断刃表面,隐隐约约地浮现出一些神秘的道纹,丝丝缕缕,若隐若现,极其模糊,不仔细观察,根本难以察觉。 不过,林寻尝试用神魂去感知辨认那些神秘道纹时,同样不可行,太过模糊晦涩了,让他无能为力。 “若是等断刃汲取到它足够需要的力量时,或许,这一切就会变得和以往不同吧……” 林寻若有所思。 …… 当林寻托着三个装满战利品的行囊,挎着无谛灵弓,手拎着碧落之箭返回矿道入口时,顿时眼眸一眯。 第一时间,他就察觉到,正有许许多多强大的气息,正在从四面八方朝虎峡谷这边掠来,毫不掩饰,根本就不必仔细感知就能察觉到。 唰! 林寻身影一闪,脚踏冰螭步,整个人犹如一抹影子,倏然消失原地,朝虎峡谷外冲去。 “快!” “那人族少年简直狗胆包天,竟还敢杀回来,这次绝对饶不了他!” “可恨!之前就差一点,就能击杀那些帝国修者,却被这样一个变故所干扰,不得不赶回来,若被我见到那人族少年,非剥了他的皮不可!” 一阵骂骂咧咧的噪杂声音在虎峡谷入口响起,很快,一道道身影就冲进了蛮血巫灵阵中。 其中赫然有金兀和封坤两位启灵境强者,在他身边,还伴随其他一些强者,气息皆不弱于他们两人。 显然,那些皆是来应援的强横人物! 当他们走进虎峡谷内,就见到满地狼藉,到处尽是尸骸和血泊,那惨绝的一幕,刺激得他们皆震怒,怒骂诅咒不已。 只是他们浑然没有现,就在他们踏入虎峡谷的同时,也有着一道近乎虚无的身影,轻轻一闪,从蛮血巫灵阵中离开,冲向虎峡谷外。 那一道身影正是林寻。 “好险!就差一步,就要被堵在里边了。”林寻暗自松了口气。 只是,还不等他逃遁,就脸色微变,顾不得其他,身影一闪,就藏匿在附近一座低矮的山丘底部阴影中,全力运转“狻猊气”,全身的气息,连同身上的行囊,皆在一瞬间就被隐匿,宛如凭空蒸了一样。 唰! 几乎同时,一道阴影闪现,一个身影枯瘦,肌肤黝黑的老者,犹如鬼魅般,出现在林寻原先所在位置。 “是他!” 林寻眼瞳骤然一缩,他认出对方的身份。 昨天在抵达弑血战场时,他曾差点就杀死那一个拥有暗蛮皇族血脉的“阴影男子后一刻,却被一股恐怖的气息破坏。 而现在,林寻又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恐怖的气息,正是来自这突然来临的老者身上! “一位半步王者级的存在……看来巫蛮异族已动了真格,可惜,他们费尽心思要夺得的碧落之箭,如今已落入我手中……” 林寻努力让自己平静,他知道,危机还没有解除。 “嗯?” 那枯瘦老者立在原地,似有些狐疑,目光在四周扫视了一番,他似察觉到了一些什么。 只是最终,他摇了摇头,径直走进了虎峡谷。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