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天赋之变 - 天骄战纪

第七百零六章 天赋之变

噬神虫显现凶威,让那些巫蛮强者又迟疑和徘徊了,不敢上前冒犯。 场面一时僵在那。 这就是威势! 林寻一个人,连续两次杀入虎峡谷,令得此地血流成河,巫蛮强者伤亡惨重。 而今,他更一箭射杀一位半步王者。 这等情况下,纵然内心很怀疑林寻已是外强中干,在虚张声势,可却没人再敢第一个试探。 而林寻内心也着急不已,唯有他自己清楚自己的情况,真的是已到了强弩之末的地步。 嗯? 就连林寻抓紧一点一滴的时间暗自汲取高阶灵晶的力量时,蓦地,他胸口心脉四穴之地,传来一股奇异的神秘热流,扩散全身。 刹那间,原本干涸枯竭的体内力量,竟如同被天降甘霖滋润,瞬息而已,就让林寻精神一振,恢复了一部分力量。 这是…… 本源灵脉的力量! 林寻心中也震动不已,能够清楚感知到,莹白圣洁的本源灵脉,此刻在心脏之地莹莹光,流淌神秘的力量热流,宛如觉醒了一般。 这可是从前不曾生过的事情。 大渊吞穹…… 否极而泰来! “难道,唯有拼尽自身极限之时,才能唤醒来自本源灵脉的力量?”林寻心中产生一丝明悟。 大渊吞穹,一种在上古时代都被列为一等罕见的天赋属性,关于它的传闻和可怕,极少被记载流传。 因为它太罕见了! 可毋庸置疑,大渊吞穹拥有着难以想象的奥秘,否则,当初云庆白这等通天剑宗的绝世人物,怎会心生觊觎,残忍地将尚在襁褓中的林寻的本命灵脉剥夺? 而今的云庆白,凭借大渊吞穹天赋,早已踏上传说中的完美道途,已经是古荒域界同辈之中的第一剑修,号称生死境王者之下无敌! 由此,就足可以推测出“大渊吞穹”的可怕了。 只是对林寻而言,他对“大渊吞穹”的了解和领悟,一直处于一种探索阶段,尚自无法掌控这种与生俱来的天赋奥秘。 故而,当此刻感受到“本源灵脉”的异变,才会让林寻感到如此意外和惊喜。 不管如何,早已油尽灯枯的身躯,此刻正因为这一场异变,而在以一种惊人的度恢复力量! 可惜…… 时间太紧迫了! 林寻恨不得盘膝坐地,静心感悟这种异变的一切奥秘,可大敌当前,他只能忍住,并且,还要警惕随时都会爆的战斗。 嗖! 僵持的气氛中,忽然一道飞光掠出,寒芒流窜,将虚空撕裂,笔直朝林寻咽喉刺去。 那赫然是一柄白骨飞剑! “找死!” 林寻眸绽冷光,倏然拉满无谛灵弓,仅仅只是弓身扩散出的可怖威压,瞬间就将那一柄白骨飞剑齑粉,嘭的一声化作光雨纷飞。 崩! 与此同时,一道灵箭激射而出,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冲向敌人大军中的一名强者。 那是一名启灵强者,之前祭出飞剑,也是按捺不住,要试探林寻的底细。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林寻的反击如此之激烈和霸道! “该死!” 他出一声怒骂,就朝一侧闪避,只是明显已慢了一拍,被灵箭击碎右臂,血肉迸射,疼得他出野兽般的嘶吼。 全场震动,这一次试探,又让一位启灵强者也负伤,这让那些巫蛮强者又是色变不已。 难道,此子真的是底气十足,有恃无恐? 而林寻心中则是一叹,刚刚恢复的一部分力量,随着这一箭射出,又被耗尽了。 唯一庆幸的是,本源灵脉兀自在弥漫神秘热流,不断补充体内油尽灯枯的力量。 “老子就不信,他真的是不可战胜!去,一起冲杀,今天不管如何,也要将此子灭了!” 短暂的挣扎之后,封坤出怒吼,决定拼了,宁可牺牲流血,也要将林寻击杀。 顿时,场中气氛变得愈肃杀。 说是缓慢,实则这一场僵局持续到现在,才仅仅不过片刻功夫而已,可其中的凶险和紧迫,唯有林寻自己清楚。 而今见到敌人终于不再迟疑和忌惮,决定动手,林寻心中一叹,只能一咬牙,也决定拼了。 本源灵脉所提供的力量虽无法让他立刻恢复如初,可只要持续恢复着,就足以让林寻拥有一战之力。 只是…… 这一战注定会很险恶罢了! 轰隆隆~ 然而,还不等这一场恶战爆,远处虚空中,陡然响起一阵震耳欲聋的轰鸣声。 就看见一艘足有上千丈长,犹如漂浮虚空中的大6般的漆黑战舰,碾压着云层,朝这边呼啸而来。 林寻暗送一口气,心中喃喃:“可总算来了,不枉我救你们一次……” 而巫蛮一族那边,则响起惊怒的哗然声。 “是人类帝国的大型威远战舰!” “老天,帝国那边的修者大军出动了……” 全场色变,威远战舰,这可是紫曜帝国大型战舰,一旦出动,绝对会引一场浩大的战争。 作为数千年来和帝国一直厮杀征战的巫蛮异族,他们哪会不清楚,威远战舰的出现,也预示着帝国那边的大人物也随之出征了! “该死!” 封坤和金兀他们这些启灵强者也都脸色阴沉,打破脑袋也没想到,在这等时刻,帝国的援军竟来了,并且还摆出如此大的仗势! “拼了!” 封坤不甘,今日不杀了林寻,夺走其手中的弓箭,那以后绝对是后患无穷。 只是,他话音刚落下,就听一道冷哼骤然从九天之上响彻—— “拼?老子倒要看看,你们拿什么拼!” 那声音霸道而雄浑,轰隆隆响彻四面八方,随之,一股恐怖无匹的威压席卷全场,令得那些巫蛮异族浑身一僵,刹那间如坠冰窟,亡魂大冒。 生死境王者! 这一下,连封坤和金兀这些大人物都心中寒,目眦欲裂,皆意识到,大势已去! “撤!” 封坤出怒吼。 其实,根本就不必他开口,在看见一位生死境王者和一艘威远战舰杀气腾腾而来时,那些巫蛮强者早已斗志崩溃,仓惶而逃。 林寻彻底放松了紧绷的神经,一阵虚弱疲惫的感觉也是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这一战,绝对是险象环生,一着不慎,就是粉身碎骨的下场,还好,这一切都已即将结束。 “没看出来,你小子竟还活着,还真是命硬!” 蓦地,一道身影从天而降,出现在林寻身前,身姿雄峻,龙行虎步,须漆黑若墨,眸子开阖间,扩散出一股慑人的霸气。 正是七号营地上将军长孙烈! 只是,让林寻意外的是,长孙烈出现后,并未出手去追杀那些逃窜的巫蛮强者。 更让林寻意外的是,长孙烈此刻一脸铁青地盯着自己,一副怒气冲冲的架势。 “记住,以后在这弑血战场上,少他妈给我惹麻烦,这次我能救你,下次你若再遭难,别说救你,尸骨都没人帮你收!” 根本就不管林寻什么感受,长孙烈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而后也不管林寻听与不听,便转身而去。 林寻怔在那,这位将军的脾气可真够大的…… “林公子,您还活着,可太好了!” 远处,卢文庭满头大汗地跑过来,当确定林寻没有缺胳膊少腿,他这才如释重负般,长吐了一口气。 旋即,他就一脸埋怨:“林公子,下次可千万别再冒险了,您若出事,连将军那边也不好交代。” 林寻哦了一声,似笑非笑道:“我也没想到,这虎峡谷中竟汇聚了这么多巫蛮大人物,真正要怪,也得怪你才对,这次任务可是你帮我安排的。” 卢文庭顿时尴尬,老脸都有些挂不住,讪讪道:“突状况,在这弑血战场中很正常的。” “不过不管如何,这次麻烦卢大人了。”林寻拱手道。 卢文庭叹息道:“唉,只要公子您以后不再像今天这般玩命,我就知足了。” 林寻笑了笑,不置可否。 远处,威远战舰降落大地,从中掠出一道道帝国修者的身影,当他们抵达这边,顿时心生震撼。 一路上,他们看见一具又一具巫蛮强者尸骸,有的爆碎了,有的还留着残骸,血泊到处可见,让人惊悚。 而在虎峡谷中,山丘破碎,大地龟裂,几乎被打得塌陷,处处堆积着尸体,箭痕明显,刀气斩下的岩石散落的到处都是。 这让他们都差点不敢相信,造成这一切的,仅仅只是一个少年! “老天!这是一位半步王者的血渍,难道这里曾有一位半步王者喋血?” 一个阅历丰富的帝国衍轮境大修士失声惊呼,现了蛮九被击杀后留下的碎肉血渍。 一句话,引起了在场所有帝国修者的轰动,皆哗然不已,看向林寻的目光都变了,有敬畏,也有难以置信。 “好多战利品!” 没多久,连林寻遗弃在虎峡谷入口的三个巨大行囊也被现,看着行囊中满当当的血腥战利品,让那些帝国修者眼睛都直了,这少年……也太凶残了吧? 而此时,林寻早已踏上了威远战舰。 这里对他而言已经没什么意义,并且他急需时间恢复力量,没心思再在这里耽搁。 至于战利品…… 有卢文庭这位执掌军需大权的老家伙在,肯定不会有人敢染指了。 —— ps:第二更可能会很晚,提前跟大家说一下。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