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八章 阴差阳错的晋级 - 天骄战纪

第七百零八章 阴差阳错的晋级

上一章有书友提出,林寻在弑血战场中的名字应该是“林十二”,多谢指正。 不过,已经没法修改了,大家都知道,在这与世隔绝的弑血战场中,也没人知道“林寻”的身份,大家不妨姑且看之。 …… 房间中,漆黑昏暗。 林寻盘膝而坐,身边堆积着厚厚一层高阶灵晶粉末。 他已经静修五天之久,在他胸口心脏之地,一截莹白灵脉氤氲着如梦幻般的圣洁光晕。 隐隐约约地,那圣洁光晕中涌现出一口大渊的景象。 大渊若虚,空而无尽。 林寻正自静心体悟和探寻,恍恍惚惚之间,宛如聆听到一阵古老苍茫的晦涩道音从那一口大渊深处飘荡而出。 他浑身气机无声无息地运转,精气神饱满而空灵,心神剔透,念头皆无,浑然忘却了自我。 一股股神秘的热流,从心脉四穴之地汩汩扩散而出,涌入四肢百骸,滋养血肉,激活潜能。 而在体内洞天中,神辉喷薄,光霞蒸腾,一座古朴道台飘曳出三道如白玉般的宝光,绕着道台循环飞舞,愈的神圣和恢弘。 这一切,林寻浑然不觉。 …… 静修第七天。 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林寻身上响起,就像蚕蛹破茧的声音。 就见林寻一头长扑簌簌坠落,而后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度,重新生出一头长,浓密,漆黑,一根根闪烁着晶莹的光泽,一直垂落到腰际,犹如一挂黑色瀑布似的。 紧接着,林寻周身肌肤寸寸龟裂蜕掉,而后又重新生出一层肌肤,晶莹得犹如最完美的玉石雕琢而生,肌肤纹理流淌着道韵光泽。 看起来柔软而富有光泽,实则蕴藏着极其恐怖的力量。 直至后来,林寻周身浮现出一层神圣般的光晕,光雨流转周身,莹莹灿灿,映衬得他宛如一位即将羽化的仙灵一般。 一切,都宛若新生,脱胎换骨之变,亦不过如是! …… 闭关第十天。 林寻周身变化归于沉寂,气质变得愈尘和空灵,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道韵在周身弥漫。 而起体内,此刻则轰鸣如雷,体内脏腑、洞天、血脉、骨骼皆在以一种独特的节奏共振,韵律玄妙,周身精气神若山崩海啸,以一种巅峰而沸腾的姿态,在体内轰鸣酵。 咚! 咚! 咚! 就连其心脏每跳动一次,就宛如九天惊雷般,有一种强而有力的沛然生机。 驻守在林寻房间外的一众护卫,此刻都浑身一颤,感觉神魂像被大道之音狠狠敲击,难受得几欲咳血。 而这,仅仅只是林寻修炼时所流溢出的一丝气机所导致! …… 闭关第十三天。 林寻体内之变化也归于沉寂,一切都变得平静起来。 唰! 也在此时,林寻睁开了眸,那一刹,这房间中宛如有一对绚烂的闪电划过,撕破了那黑暗的环境! 仔细看去,林寻黑眸幽邃若大渊,其内神芒涌动,有一种慑人无比的气势,似可以吞吸人的灵魂! “没想到,着实没想到……竟误打误撞之下晋级了……这世上之事还真是难以预料,充满了不可思议的味道……” 林寻唇角泛起一抹古怪弧度,同时,他眸子中的神芒收敛,变得古井不波,深邃而清澈。 晋级了! 连林寻都没想到,此次闭关中,竟阴差阳错之下,让自己境界突破,踏入洞天上境中。 这显得不可思议。 之前,他还准备积攒足够多的高阶灵晶,再去尝试破境,可很显然,此次闭关产生的蜕变,让得他提前一步做到这一步,并且,自始至终并没有耗费任何高阶灵晶! “应该和本源灵脉的力量有关……” 林寻陷入沉思,之前,他一直在参悟和探寻本源灵脉,想要掌控其中蕴含的奥秘。 可当真正参悟时,除了感受到一种苍茫、古老、晦涩的道音之外,让林寻并未有更多的现。 只是现在,林寻这才意识到,这一次参悟并非是一无所获,起码,连他自己都没能察觉的情况下,修为却一跃迈入洞天上境中! “本源灵脉……大渊吞穹……” 林寻深吸一口气,暗自决定,以后一定要将其中的奥秘全部探索出来,这等旷世天赋,简直就是一座潜藏于体内的宝藏,若不能将其充分挖掘出来,那简直就是暴殄天物。 接下来,林寻开始感受自身晋级之后的蜕变。 “体魄力量蜕变提升一步,气血沛然,已可断肢重生,纵然是遭受重创,只要拥有足够时间,也可以很快恢复过来……” “修为力量突破,不出意外,若再去击杀佘震这等狠角色,即便不借助无谛灵弓,也足可以将其击毙……” “可惜,神魂力量依旧滞留在‘月变’地步,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去修炼第三大境界‘日耀’的奥秘……” “不错不错,悟道境界也有了精进,水之道韵已趋于圆满,只差一个契机,或许就可以将其臻至‘道意’的地步。” 仔细感受着全身力量的变化,林寻心中也欣喜不已,在这恶劣凶险的弑血战场中,所拥有的力量越强,生存的机会无疑会大很多。 …… 没多久,林寻推门而出,顿时就迎来一众敬畏和忌惮的目光。 驻守在林寻房屋前的一众护卫,可都是弑血战场上的老人,一个个凶悍无比。可此时,在林寻面前却显得很敬畏。 “林公子,卢大人嘱咐过,当您出关时,请千万军需处一叙。”一个护卫领恭声道。 “劳烦诸位了。”林寻拱手,他闭关这些天,早已察觉到,这些护卫一直帮自己看守门庭。 直至目送林寻离开,那些护卫这才松了口气似的,纷纷感慨不已。 这位洞天境少年,如今可是名震弑血战场,一夜之间,就成为了敌我双方人所共知的一颗新星。 一箭射杀半步王者…… 孤身一人,怒斩虎峡谷诸多巫蛮强敌,获得累累军功…… 成为唯一一个以洞天境修为被列入敌人血榜通缉令前百名的狠角色…… 这一切,都太具震撼力! 纵然距离事情生已经过去半个月时间,可时至如今,关于林寻的热议依旧在帝国八个营地中回荡着。 军需处。 “小子,你麻烦大了!” 甫一见到林寻,卢文庭就出一声叹息,“将军已经下令,从今天开始的一段时间内,让你留在军营中,不得外出。” 林寻挑了挑眉毛:“究竟是怎么回事?” 卢文庭当下把这些日子生的事情一一告之林寻,比如血色通缉令的事情,比如虎峡谷一战对林寻所产生的影响。 最后,卢文庭说道:“如今的弑血战场上,巫蛮异族那边的顶尖人物,皆纷纷扬言,要将你击杀,为那半步王者蛮九报仇,形势对你可是很不利。” 林寻得知这一切,不禁皱眉:“就一个血色通缉令而已,何必如此紧张?他们要杀我,就放马过来就是,我正愁该如何多赚取一些军功呢。” 卢文庭大惊失色,叫道:“千万不可!林公子,你还不懂事情的严重吗?只要你出现在战场上,甚至可能惹来半步王者的窥伺和打击!” “这又如何?我又不是没杀过。”林寻随口道。 卢文庭顿时语塞,也的确如此,那暗蛮一脉顶尖的半步王者蛮九,不就正是被林寻给一箭击杀了吗? 可若让林寻离开军营,继续前往战场冒险,那可会招来太多预料不到的凶险和意外。 卢文庭可不想再担惊受怕了。 同样,他也很肯定,长孙烈将军也必然不答应。 “林公子,您……您就别让老头子我为难了。”卢文庭一副欲哭无泪的模样,哀求林寻。 经不过他软磨硬泡,林寻最终妥协,不过他表示,当有机会的时候,必须让他再踏上战场。 这让卢文庭暗松一口气,只要答应就好,他就怕林寻一意孤行。 “另外,既然留在军营中,我也不能没事做。”林寻忽然道,“我想去军械处看看。” “什么?” 卢文庭浑身一僵,心中刚产生的喜悦顿时不翼而飞,脸色都变得阴晴不定,这位小爷就不能安分一些吗!怎么又想着去祸害军械处!? 卢文庭顿时头疼起来。 “这也不行?”林寻皱眉。 “行!” 卢文庭一咬牙,最终答应下来,心中则飞快盘算,该给林寻安排一个怎样的职务,既能让他安分,又能不干扰到军械处的秩序。 这一天,当一则关于林寻前往军械处充当灵纹师助手职务的消息传出之后,顿时惊掉了一地眼球。 所有修者都感到荒谬,一位击杀半步王者的少年天骄,怎会突然一眨眼,变成了一位灵纹师助手? 这倒不是大材小用,而是根本就不搭啊! 许多修者都不相信,认为这消息是假的,太荒唐了,就连军械处的一众灵纹师得知这消息,也都一阵无语。 卢文庭这老家伙,究竟是要闹哪样? 不管如何,当林寻的身影出现在军械处时,这一则被视作荒谬不堪的消息,终于被证明是真的! 一下子,整个七号营地诸多修者都懵了,居然是真的! —— ps:第二更照旧会很晚,抱歉先。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