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一章 宝中藏宝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一十一章 宝中藏宝

死亡和活着,是弑血战场中永恒的话题。 这些日子里,林寻每天虽然呆在军械处,不曾外出,可也了解到,每天都有许多的帝国修者战死沙场上,再也回不来了…… 就比如柳文。 这个曾屡次挑衅、排斥、蔑视过林寻的青年强者,在以后的日子里,或许再不会出现了。 就这样死了? 林寻有些怅然,他原本还有些恼恨此人,可当得知此人可能就这样消失于世间时,林寻内心却有些空荡荡的。 又过了数天。 在晚上聚会饮酒时,胡通带了一些新面孔出现,而星霜佣兵团的老面孔则消失了数位。 “来,喝酒,我跟你介绍,这是我新招募的成员……”胡通没有解释什么。 而阿碧则很沉默,眼眶红肿,情绪很低落,一直在狂饮。 林寻明白,那些星霜佣兵团的老成员,只怕也再回不来了。 这就是弑血战场,每天都有会熟悉的面孔消失,可能再也不会出现了,他们的归宿则在那战场之上,或许连尸骨都无法幸存,自谈不上留下一抷坟冢。 “当你见惯死亡,才会明白活着的重要性。”这是卢文庭的酒后之语。 而林寻则在想,如果要终结这一切,或许只有一种手段——将敌人全部铲灭了! 只是,目前而言,这想法显得很不切实际。 帝国和巫蛮异族征战数千年岁月,至今不曾做到这一步,是他们不想吗? 不,是办不到! 这让林寻也不禁叹息,帝国今日之繁荣和稳定,何尝不是这些在前线厮杀的修者用性命和鲜血换来的? …… “我愿用此物相换,只求林宗师可以帮我祭炼一件宝物。” 这一天,军械处,林寻刚完成自己第三个炼器任务,打算离开时,一个修者突然前来拜访。 此人是个身影枯瘦的中年,面若刀削,冷峻刚毅,浑身有一股掩饰不住的血腥杀气。 他名叫言风,是七号营地极其有名的一位独行者,拥有衍轮境顶尖修为,在敌人的血榜通缉令上位列第七十七位。 虽然名次比林寻低不少,可这是不一样的,言风是凭借累累战功而扬名,被敌人视作极度危险的人物。 而林寻则是因为一箭击杀一位半步王者而扬名,两者的不同就在于此了。 在言风手中,托着一块灰扑扑的石头,约莫拳头大小,仔细看去,石头表面有着一丝丝若隐若现的金色纹理,显得很神秘。 “这是金纹奇玉石?”一个灵纹师凑过来,有些惊诧地开口。 这可是好宝贝,是锻造灵纹战装的稀缺灵材,价值不可估量,极其之少见。 言风没有理会他,只是用目光盯着林寻。 “我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改天再来吧。”林寻随口道,他已经和卢文庭、胡通等人约好,今晚要饮酒聚会。 却见言风挡在路上,神色认真道:“林宗师,我有急用,还请帮我一次,这个人情我会偿还的。” 林寻皱了皱眉,看出今日若不答应,此人绝对会执着不休。 “哼!每天不知有多少修者和你一样前来向林宗师求助,你难道以为凭借一块金纹奇玉石,就可以让林宗师为你破例?离去,莫要打扰到林宗师,否则若被长孙将军知道,少不了你的苦头吃!” 旁边的灵纹师站出来,呵斥言风,言风的威名虽极其显赫,不过这些灵纹师可都不惧怕。 言风顿时沉默了,眸子中闪过一抹暗淡和失望,他深吸一口气,道:“也罢,我这就离去,不再叨扰,不过……” 说到这,他面露一抹沉吟,最终一咬牙,将那一块金纹奇玉石递给林寻:“此物留在我手中也无用,就赠予林宗师了。” 说吧,他转身而去。 林寻一怔,问道:“你要去哪里?” “战场。” “天色马上就要黑了。” “我必须去,我的兄弟还在等我救援!他家中尚有妻小需要照顾,不能死!” 林寻黑眸一眯,道:“把你的宝物拿来我看看。” 远处的言风身影一僵,似有些难以置信。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吧,别耽搁时间,这可是林宗师破天荒第一次为你一人破例!” 旁边的灵纹师大声提醒。 “多谢了!” 言风转身,朝林寻躬身,神态间有着一抹难掩的激动和感激。 言风要修缮的宝物是一把铁枪,天阶上品宝物,早已破损严重,实在很难让人相信,这样一位衍轮境顶尖人物,位列血榜通缉令前一百的狠角色,手中的武器却如此之寒酸。 林寻没有迟疑,略一打量就行动起来。 并且,这一次林寻显得很认真,度也比以往快了许多,看得附近一众灵纹师眼睛都花了,心中震撼连连。 仅仅不足一刻钟,这把铁枪焕然一新,不止被完全修复,连品阶都提升了一大截。 这让言风也动容,喜出望外,对林寻感谢不已。 “救人要紧。” 林寻随口道,“更何况,我还收了你一件了不得的宝物,帮你祭炼此枪也值得。” “只是一块金纹奇玉石而已。”言风道。 “不,不仅仅如此简单。”林寻黑眸幽邃。 此话一出,顿时引起附近一众灵纹师好奇,难道此物还另有讲究? 咔嚓! 就见林寻随手一捏,这块金纹奇玉石顿时碎裂,石屑扑簌簌坠落,同时一抹灿灿若银星似的光泽流溢而出。 “这是……”一众灵纹师睁大了眼睛,看见林寻掌心,只剩下一颗鸽蛋大小的剔透玉石,银灿灿若星辰似的,明亮夺目。 连言风也怔住,他哪能想到,这金纹奇玉石内部,竟还藏有这样一颗神秘的宝石? 咔嚓! 出乎所有人意料,林寻手中力,竟又将那一颗银灿灿的宝石也捏碎,光雨纷飞中,一片纤细若草茎、嫩绿青翠的叶子映入众人视野中。 这叶子形似铜钱,只有瓜子壳大小,却流淌出碧绿的光霞,将虚空都染成绿色,绚烂得让人都睁不开眼睛。 同时,一股沛然纯净的生机弥漫而开,让周围众人皆精神一振,心旷神怡,刹那间,都有一种飘然欲仙的感觉。 “这……”那些灵纹师彻底傻眼,一块金纹奇玉石,却显得如此神秘,只怕谁都想象不出,在其核心,竟会是这样一片充满生机,青翠欲滴的叶子。 “宝中有宝,别有玄机,此物,注定不凡!”连言风也感到惊诧,意识到此物不简单。 “若你后悔,我可以还给你。”林寻看着言风。 言风摆手道:“此宝是林宗师现,和我已无关。” “能否告诉我,此物是你从哪里得来?”林寻问道。 “桑林地。” 言风说罢,便抱拳告辞,他要趁夜色来临前,再度潜入战场中,去完成一件凶险而艰巨的事情。 可能会死。 但他不后悔。 “帝国修者,当如此!” 林寻心中感慨,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是为大丈夫也。 …… 返回自己房屋,林寻第一时间取出那一片青翠欲滴,流淌着绚烂绿霞的叶子。 刹那间,原本昏暗的房间都被照亮了。 “好浓烈的生机!” 林寻静心感知一番,不禁动容,那生机之中竟隐隐有着大道的力量在流动,极其神秘和莫测。 在这灵力枯竭,近若荒芜遗弃之地的弑血战场中,怎会诞生出这般浓烈神秘的生机? 锵! 林寻祭出断刃,就见断刃表面微微颤粟,出近乎渴望般的低浅清吟,似急不可耐。 之前,在现这片藏于金纹奇玉石内的神秘叶子之前,也正是因为断刃的一缕异动,让林寻察觉到了这块金纹奇玉石的不凡。 果然,此刻断刃所产生的颤抖和渴望气息,让林寻也是终于确定了这一点。 “这究竟是何物?怎会拥有大道力量蕴生,并且生机如此浓烈?” 叶子不过瓜子壳大小,可那生机之沛然,让林寻都心惊。 哗啦~ 最终,林寻试探着将叶子递到断刃前,就见断刃出晦涩的波动,瞬息就将这片叶子淹没,疯狂汲取其生机。 而林寻也是注意到,在断刃表面,那原本极其模糊的道纹开始一点点变得清楚,虽然仅仅只是一个大概的轮廓,可只要这种状况持续下去,这些神秘的道纹迟早会彻底显现出来。 “断刃本就是残缺的,之所以一直沉寂,莫非就是因为缺少这种生机的修复?” 林寻产生一个想法。 遗憾的是,直至这一片叶子蕴含的生机被汲取一空,断刃表面的道纹并未彻底浮现,只是比以前略显清晰了一些,只是依旧无法彻底被看透和参悟。 “看来,必须前往那桑林地走一趟了,说不准,可以趁此机会让断刃彻底实现一次蜕变!” 林寻深吸一口气,做出决断,这是一场难得的机缘,若错过就太可惜了。 他已经在军械处呆了将近一个月时间,虽然每天都很忙碌,可早已感觉这种生活太过单调和枯寂。 翌日一早。 “什么?你要去桑林地那鬼地方?你可知道那里多凶险?足可以让生死境王者都谈而色变!不行,这事绝对不能答应你!” 当听到林寻要前往桑林地,顿时遭到了卢文庭的强烈反对,甚至,他都有些被惊吓到。 桑林地,那可是弑血战场中都赫赫有名的大凶区域,数千年来,死在其中的生死境王者都不在少数! :访问网站

下一篇   第七百一十二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