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宝刀风云 - 天骄战纪

第七十一章 宝刀风云

翌日一早。 王麟匆匆走出了石鼎斋,朝八百大街西边走去。 他有些心不在焉,心中一直在思索,那金玉堂是什么来历?竟敢妄言欲要出售一柄绝世宝刀? 为何从前从没听说过,这八百大街上有多了一个名叫金玉堂的商铺? 就在昨天,王麟也听说了那一则闹得沸沸腾腾的消息,初开始只以为是某个无良奸商搞出的噱头,哗众取宠。 可仔细一想,王麟却隐隐感觉这金玉堂手段一些不凡。 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铺,却能在短短一天时间内,让得一则消息闹得满城皆知,引起莫大轰动,这本身就不正常。 在王麟看来,哪怕那所谓的“绝世宝刀”是噱头,可光是这种炒作手段,都根本不是寻常商人能够办到! 所以王麟也忍不住要前来一探究竟了。 今天晌午时分,金玉堂就会揭晓“绝世宝刀”的庐山真面目,王麟倒要看看,那金玉堂的主人究竟是谁,这“绝世宝刀”又是否真如传闻那般了得。 一辆由四匹金鬃白鹿拉着的华丽宝辇驶过街道,忽然停在了王麟身边。 宝辇帘幕拉起,露出一张相貌和善的中年脸庞,笑道:“这不是石鼎斋的王麟兄吗?” 王麟不冷不淡拱手道:“原来是聚宝轩的肖掌柜。” 这相貌和善的中年名肖远钟,是东临城一等一的商行“聚宝轩”老板,为人精明,手腕老辣。 不过“聚宝轩”和石鼎斋是竞争对手,王麟对这肖远钟可没多少好感了。 “哈哈,看王麟兄此行,莫不是也是要去那金玉堂见识见识?”肖远钟笑眯眯说道。 “不错。”王麟坦然点头,“这金玉堂昨天闹出这么大动静,连我都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肖远钟深以为然道:“可不是嘛,我听说这金玉堂是数月前才冒出来的,原本以为只是屈屈一家小商铺,谁曾想,这位金玉堂老板可很不简单呐。” 说到这,肖远钟略带深意道:“如今东临城内的各位同行,可都被惊动了,王麟兄应该清楚,多出一个强大的竞争对手,就等于多了一头分肉的饿狼,在这种情况下,不知晚苏小姐对此有什么看法?” 王麟摇头道:“晚苏小姐的心思,可不是我能猜测的。” 肖远钟哦了一声,就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笑着告辞。 “看来,这金玉堂闹出的动静,已经引起了其他商行的警惕,以后这金玉堂想要彻底立足,只怕会不容易啊。” 王麟若有所思。 今天的八百大街显得格外热闹,不止是普通人,更有大量的修者都纷纷朝金玉堂所在的地方涌去。 王麟一路上所听见的,皆都是有关金玉堂那“绝世宝刀”的议论,倒并非都相信这传言是真的,不乏一些质疑的声音,可越是这样,反而越让人好奇了。 一路上,除了聚宝轩的肖远钟之外,王麟也见到了许多其他商行的大人物,皆都是东临城赫赫有名的厉害角色。 像吴氏商行的吴永泰,沉金记老板石文峰,一个个看似只是商行老板,可背后却有着强大的宗族背景支撑。 除了这些人,王麟还看见不少灵罡境修者的身影,一些更是在东临城中都排的上号的人物,像东临书院的资深教习雷启东,像紫金武馆的总教习孙展…… 这一切,都让王麟心中暗自感慨,这金玉堂老板着实了不起,一条噱头十足的消息,就引起了如此多关注,可见此人必然是一位精通商业炒作的行家。 不过王麟也清楚,今日若那金玉堂所谓的“绝世宝刀”名不副实,那后果可就不妙了…… 商业以信誉为本,在这等众目睽睽之下,金玉堂若敢欺骗大众,绝对不可能在八百大街上立足! 没多久,王麟已来到金玉堂前。 这里早已被围堵的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全都是身影,各种嘈杂的声浪此起彼伏。 “绝世宝刀?究竟是何等级别的灵器?是人级、地级,还是天级?绝对不可能是纯阳灵器,那可是衍轮境强者才能动用的无上瑰宝!” “我看这绝世宝刀应该不是按照等级划分的,之所以称作绝世,或许是有极为独特的妙用和威能。” “哼,先莫要议论太早,这金玉堂店铺不大,口气却大的很,我看这绝世宝刀根本就是骗人的!” “这怎么可能,哪个商行敢拿这种事情开玩笑,若是假的,那可就得罪了在场所有人,这后果可不是金玉堂能够承受的。” 王麟立在人群外围,听着这些议论,心中不禁愈发好奇了,那金玉堂掌柜又会如何面对这种局面? 今天的金玉堂,是一炮而红,彻底在东临城立足?还是闹剧一场,就狼狈而去? …… 与此同时,林寻也离开了家,穿过一条条曲折阴暗的巷子,走出了这一片混乱而动荡的平民区。 他今天要去买一些凡器和灵墨储备起来,为接下来继续炼制炼器做铺垫。 炼器所获得的利润极高,并且通过炼器,还能够磨练灵纹一道,对林寻以后成为真正的灵纹师极有好处,可谓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据林寻所知,世间一些灵纹师,或多或少都会选择投靠在某一个大势力中,目的也是为了通过帮这些势力炼制灵器,在获取财富的同时,从而达到磨练自己灵纹一道的目的。 一路上,林寻也听到了一些有关金玉堂即将在今天出售“绝世宝刀”的消息,不禁有些疑惑。 他可是很清楚,金玉堂如今就像一个空壳子,财力拮据,根基浅薄,哪可能会拥有绝世宝刀出售? 林寻百思不得其解,他虽昨天卖给了金玉堂一柄爆炎刀,可那只是一件人级下阶灵器,是灵器中最普通的一种灵器,根本没法和“绝世重宝”联系起来。 林寻摇了摇头,他可没兴趣把时间浪费在去看热闹的事情上。 更何况,即便金玉堂真有绝世宝刀出售,依照林寻如今的财力,只怕也根本就买不起。 很快,林寻走进了街角一处专门贩卖凡器的商铺中。 …… 与此同时,金玉堂内。 古良坐立不安,倒并非畏惧,而是兴奋。店铺外的街道上,早已是人山人海,喧嚣的声浪不断冲进店铺内,让得古良浑身热血都快要燃烧。 他狠狠攥住拳头,金玉堂能否一炮打响自己的名声,就要看今天了! “这种场面也值得兴奋?”古彦平抱着一方精美的玉盒,从内室中走了出来,看见儿子这般模样,不禁晒然摇头。 “呃。”古良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等以后你经历事情多了,自然不至于如此失态,所谓每逢大事有静气,这是一名合格的商修必须具备的品格。” 古彦平神色恬静,平庸普通的面庞上,一派从容不迫的闲淡气度。 商修! 一种以商入道,以财富搏取修行之路的修者称号! 这个称号,充满了铜臭味,往往会被真正的修者鄙夷和唾弃,但在少年古良心中,商修,才是最神圣的道途! 他的父亲就是一名商修,也是他最崇拜的一个人。 甚至在古良心中,整个帝国中能够和他父亲相谈并论的,只有一个人,那个人就是如今在整个天下最为有名的石鼎斋主人——“石财神”! “走吧,不要让咱们的客人等得太久。”古彦平转身走出了商铺。 古良连忙跟上去。 “出来了!” “那就是金玉堂老板?我还以为他有什么三头六臂,原来只是一个看起来平庸的中年。” “快看他手中抱着的玉盒,莫非那绝世宝刀就藏在其中?” 当看见古彦平父子的身影走出来,立在那金玉堂门前高高的台阶上,早已等候在外许久的人群登时沸腾起来,声浪喧嚣。 王麟也眯了眯眼睛,仔细打量那古彦平,却发现对他面庞太过陌生,根本不认得对方是何方神圣。 不过看对方那闲淡自如的气度,倒的确并非寻常人可比。 这让王麟不禁也有些期待,难道这金玉堂老板真的有一件堪称“绝世”的宝刀? 不止是王麟,像肖远钟等一众来自东临城各大商行的大人物,此刻也都在暗暗打量这一切。 却见古彦平挥了挥手,原本热闹的气氛顿时就平静下来。 没有什么开场白,古彦平显得干脆利落,直接打开玉盒,拿出了一柄通体泛着丝丝缕缕赤色光泽的灵刀。 此刀长三尺四寸,宽约三指,刀锋呈现出如燕翅般的弧形,在阳光下寒芒四射,耀眼生辉。 唰! 所有目光都齐齐凝聚在此刀上,可当看清楚此刀模样,以及刀锋上弥漫出的气息时,场中气氛顿时死寂,多出了一抹惊疑,许多人的神情变得怪异,错愕,似有些不敢相信眼睛。 这一刻,还不等古彦平开口介绍,已经有人愤怒大叫道:“好一个奸商!这他妈就是你说的绝世宝刀?分明就是一件最普通的爆炎刀!” —— ps:详细写金玉堂是有原因的,因为咱们的书友群就叫“金鱼塘”……最后,距离月末仅剩几天了,强烈呼唤月票~手机用户请访问h.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