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 圣道对决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一十九章 圣道对决

轰! 木灵峰展开行动,他此刻显得极其小心和冷静,运转极限力量,甚至祭出压箱底的宝物。 有兽骨项链、神秘的内甲、缭绕图腾蛮纹的披风,手中更握着一柄流光溢彩的青色古枪,俨然一副武装到牙齿的架势。 他浑身发光,显得极其耀眼,连暗中的林寻也看得眼睛发直,这才意识到一位半步王者的底蕴,果然非同寻常。 与此同时,旁边的金渡真和沧澜雪也戒备起来,祭出各自秘宝,警惕四周,为木灵峰护法。 万事俱备! 木灵峰霍然抬头,眸子瞬间锁定那冰洁圣树之巅,而后,他深吸一口气,迈步而去。 轰隆隆~ 他浑身威势暴涨,刹那间攀登到巅峰,让林寻心中也不禁一寒,很清楚若是此刻和这老家伙正面应对,只怕自己连一招都挡不住。 嗖! 他迈步虚空,扶摇而上,速度并不快,显得很警惕和小心。 很快,他已靠近圣树之巅,这一刻,连木灵峰也感觉口干舌燥,心脏砰砰剧烈跳动。 若能夺得这一场旷世机缘,那……是否能让自己一步迈入真正的王者之境? 冷静!冷静! 木灵峰这一刻展现出一位半步王者具备的沉稳,他完全戒备,愈发小心。 近了! 他甚至可以清楚看见,那一颗晶莹若冰雪烈日似的果实四周,浮现出一幅幅神秘的异象画卷,有古老苍茫道音之声飘荡,神圣无量。 光雨纷飞,一股浸入骨髓深处的清冽圣洁芬香飘散,让木灵峰舒服得差点灵魂出窍! 木灵峰最终忍不住了,出手快若闪电,隔空朝那果实抓去。 可几乎就在同时,忽然响起一声蝉鸣,幽幽若琴弦拨动,荡人心魄,说不出的空灵清澈。 可落入木灵峰耳中,却让他神魂在刹那间被禁锢,浑身血液冻结,一股恐怖的撕裂力量也随之从体内蔓延而开。 “这……” 木灵峰瞳孔扩张,视野中,看见一只雪白的蝉,它只有婴儿巴掌大小,正安静地趴在果实下方的冰雪花朵中,一对眸幽冷而淡漠,带着一抹深深的不屑。 就好像天上的神祗,在俯瞰地上的蝼蚁。 “白蝉……是……是它……”木灵峰脸色刹那间煞白,想起了在桑林地广为流传的一个传说。 曾有修者言之凿凿发誓,在桑树林深处偶然见到一只白蝉,婴儿巴掌大小,身上有飞仙光雨流转,轻轻一声蝉鸣,将方圆百里之地的一切全都毁灭! 帝国上将军夏侯桀推断,若传言是真,那么这只白蝉极可能已踏足圣道! 一想到这,木灵峰果然发现,那白蝉身躯四周,氤氲飘洒着如梦幻般的光雨,宛若飞仙时的光霞…… 再然后,他彻底失去意识和知觉。 …… 圣树下方,当目睹木灵峰靠近那一颗圣果,一直在警惕和戒备的金渡真和沧澜雪也不禁攥紧双手,内心激动和期待。 只是,很快他们就察觉到不对劲,木灵峰明明已经出手,可他动作却僵硬在那,犹如被禁锢一般,保持着一个极其怪异的姿势,一动不动。 “难道发生不测了?”两人心中一惊,可让他们疑惑的是,自始至终并未察觉到任何杀机和危险来临。 噗噗噗! 旋即,两人眼瞳骤然扩张。 视野中,一动不动的木灵峰,身躯忽然无声无息地崩碎,化作无数块细碎的血肉,扑簌簌坠落。 自始至终,没有发出任何一丝声音,连惨叫、求饶之音都没有,悄无声息地,一位半步王者,就化作爆碎的血肉! 金渡真和沧澜雪惊得亡魂大冒,如坠冰窟,差点失声尖叫出来,怎么会这样? 这一幕显得太过诡异和惊悚,让得两人几乎下意识地第一时间选择了逃亡! 这一刻别说什么旷世机缘,就是真正长生的秘密摆在那,他们也绝对不会回头看一眼。 太可怕了! 而此时,林寻浑身也泛起一层鸡皮疙瘩,内心动荡,木灵峰的厉害,他早已见识过了,可现在,竟无声无息地暴毙而亡了! 这可是一位半步王者,早已伫足世间巅峰强者之列,就这样死了? 这让林寻都有一种扭头就逃的冲动,这冰雪圣树哪是诱人,可其中所藏的杀机,却也恐怖无边! 旋即,让林寻更心寒的一幕出现了,就见不远处逃亡的金渡真和沧澜雪,身躯竟在逃奔的过程中一寸寸崩裂,化作血肉扑簌簌飘洒一路…… 林寻惊得也说不出话来。 这等死法,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太过渗人,无声无息,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谁在出手! 原本,见到木灵峰他们齐齐死去,林寻应当庆幸和高兴的,可此刻,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他目前藏匿在那冰雪圣树旁边,尽管用狻猊气隐匿了全身气息,可他清楚,自己从出现在这里的那一刻,只怕早已被盯上了! 哗啦~ 忽然,一阵异象从远处区域中响起,在这死寂的气氛中显得很刺耳。 一只血色飞蛾突兀出现,纤小的身躯犹如世上最完美的血玉雕琢而上,鲜红神圣,轻灵翩跹,翅膀拍打时,虚空却无声塌陷沉沦,犹如黑洞。 它身上气息冲霄,犹如主宰临世,让林寻眼睛都刺痛,心生颤粟,脸色又是一阵剧变。 这气息……比生死境王者还要可怖! 林寻一下子想起了在妖圣秘境中见过的那头踏足圣道之列的老猿,毋庸置疑,这血色飞蛾也是同样层次的恐怖存在。 唰! 只是,还不等反应,林寻就察觉到,一道淡漠冰冷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那一刹,如利刃抵喉! 只是很快,这一道目光就消失,随之,早已惊出一身冷汗的林寻视野中,看见了一只白蝉。 它从圣树之巅飞起,犹如冰雪般圣洁的躯体飞洒光雨,如梦似幻,倏然之间,已来到远处虚空。 旋即,蝉鸣声响起,幽幽如琴音,空灵清澈,激荡九天十地。 就见那白蝉身上,轰然涌现一股神圣气息,上入天穹,令这片区域的虚空轰隆隆震荡,产生出剧烈的波纹涟漪。 “过界了。” 白蝉发出一道冰冷的声音波动,“这一场大道灾变还未来临,你就想动手?” “我闻道于上古,觉醒于今朝,许多事情都记不得了,但关于一些故友的事情,却让我无法忘记。” 远处,血色飞蛾翩跹飘舞,莹莹灿灿,论及气势,浑然不弱于那一只白蝉。 这是两只恐怖的神圣生灵! 林寻倒吸一口凉气,大致猜出,或许正因这血色飞蛾的出现,才让那白蝉顾不得对付自己,让自己侥幸避开一劫。 否则的话,自己只怕也会落得一个和那木灵峰三人一模一样的下场! “不管何事,过界就是一种挑衅!” 白蝉声音冰冷,有一种独特的韵律,像道音在回荡,天地间都充盈着一股神圣浩瀚气。 “哦,既然这样,不如一战?” 血色飞蛾似也懒得解释,它声音轻淡,显得很洒脱和自负。 “如你所愿!” 轰! 白蝉一冲而起,倏然抵达九天之上。 与此同时,血色飞蛾震动翅膀,犹如一道血色风暴,随之冲入天穹。 “你敢挡我杀了此子?” 猛地,白蝉声音愈发冰冷,似被激怒。 林寻一怔,旋即悚然一惊,意识到就在刚才一刹那,那白蝉竟要动手解决掉自己,只是不知出于何等缘故,却被那血色飞蛾阻挡! “怎么,气急败坏了?” 血色飞蛾发出一抹淡然笑声。 轰! 天穹之上,大战爆发,神圣刀光流窜,将夜空都仿佛打爆,漫天都是惊世骇俗的恐怖画面。 这一刻,桑林地各个区域蛰伏的强者,无论帝国修者,还是巫蛮强者,不管修为高低,皆同一时刻心生恐惧,目光齐齐看向了夜空之上。 那里,有着两道神圣无量的气息在碰撞,璀璨炽盛,照亮天宇,夜色都被撕裂。 隐约间,更有大道崩殂、神魔泣血的异象在产生! “圣道对决!” 像上将军夏侯桀、谢世安,像巫蛮炎穹王、雷霄王、金珀王这些王者,都一阵心惊肉跳。 圣道! 世间多少年不曾出现这等级别的力量了? 而今,在这桑林地中竟再度重现,这就显得太过惊人,若传出去,注定会引起天下震荡! 冰雪圣树前,林寻死里逃生,浑身衣衫被冷汗浸透,他兀自心有余悸,今晚太凶险了,简直是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逃!” 根本没有任何迟疑,林寻立刻就要离开,不趁此机会逃走,万一那白蝉返回,那可就真要遭难了。 至于那冰雪圣树上的果实,林寻根本就不敢起一丝惦念之心,他甚至敢确定,若自己敢冒然靠近过去,那正在战斗中的白蝉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出手杀了自己! “朋友,既然来了,为何要走?大战在前,一时半刻注定分不出胜负,我在无垠沉寂中刚醒来,而你也是阴差阳错跑来此地避难,可谓是因果天注定,注定你我有缘,何不趁此机会聊聊天?” 可就在林寻刚要离去,那冰雪神树之上,竟传出一道清朗温和的声音,透着善意,对林寻发出邀请。 可林寻却浑身一僵,汗毛都倒竖起来,一边疯狂逃窜,一边叫道:“还是算了,你找别人聊去吧,我先走了,有缘再见!不,最好有缘也不见!”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