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凝结元神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二十四章 凝结元神

林十二! 柳文如遭雷击,整个人都懵了,根本没想到,在刚刚逃出桑林地那鬼地方,竟会突然跟林寻碰到。 “少主,小心!” 柳文怒吼,在这等时候,他第一反应竟是去提醒赢雀,不得不说,这家伙的确有当叛徒的潜质。 噗! 可当柳文声音刚响起,他就看见,旁边的赢雀咽喉处,陡然多出一个血窟窿。 赢雀明显也一点防备没有,他神色兀自保持着惊愕,临死都难以想象,自己会这样突兀地遭劫。 他可是暗蛮皇族少主! 是天生的刺客,行走于阴影中,令帝国修者谈而色变。 可现在,他却在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被人击杀了…… 哗啦! 一蓬猩红的血水从赢雀的咽喉处迸射而出,洒了柳文一脸,惊得他忍不住发出尖叫,亡魂大冒。 死了? 柳文整个人都不好了,内心被恐惧淹没。 赢雀,这可是暗蛮皇族少主,是巫蛮阵营年轻一代中的顶尖人物,被诸多老怪物所看好,认为他以后极有希望成为一位踏足绝巅道途的蛮皇! 可现在,赢雀却死了…… 柳文倒不是为其悲恸,而是他此次背叛,把一切希望都寄托在了赢雀身上,还指望以后能凭借赢雀的赏识在巫蛮一族中站稳脚步。 可现在,一切希望都破灭了! 柳文感觉天都像塌了,整个人都因惊恐和惘然愣在那。 耳畔传来激烈的厮杀声,凄厉的惨叫声,可怖的力量碰撞声…… 可柳文却一副呆滞模样,失魂落魄,他的希望全完了,作为叛徒,他无法再重返帝国营地。 而随着赢雀死去,巫蛮一族那边,也必然再无他容身之地,柳文感到一种说不出的绝望。 “是你自己了断,还是让我动手?” 林寻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像一记惊雷,让柳文猛地就从无尽的绝望中惊醒。 他目光看过去,就见四周地上,残留着一具具巫蛮强者尸骸,而林寻正立在那,目光静静地看着自己。 再远处,一些帝国修者在围观,窃窃私语,每一张脸上都写满了鄙夷和厌憎。 完了! 柳文心中最后一根弦轰然崩断,脑袋一片空白。 “我好恨!若不是你林十二,我哪可能背叛帝国?哪可能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 柳文像彻底疯了,神色扭曲,嘶声大吼。 他眸子充血,恶狠狠盯着林寻,似恨不得将其生吞活剥,“都是你!是你害的——!” 咆哮声中,他竟拎着一柄战刀冲来。 噗! 不等靠近,柳文脖颈就被断刃斩断,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抛空而起,临死,他依旧是一副狰狞怨毒的模样。 林寻头也不回,转身而去。 柳文这种家伙,即便是死,也没有一点悔意,反倒把一切过错全怪在自己身上,简直是死不足惜。 临离开前,林寻回首,看了一眼身后的桑林地,那里血雾茫茫,神秘而未知。 但林寻清楚,在那桑林地极深处,正有一场血腥风暴围绕着一座显现而出的神秘道宫拉开帷幕。 “此地有圣者蛰伏,藏着太多的秘密,有朝一日,或许可以当重返回来,前往一探!” 林寻莫名其妙地想起了那一只宝相庄严的金蝉,想起了它那近乎荒谬不堪的愿望—— 愿有朝一日,这世间一切生灵,皆可成圣! …… 这天傍晚,在夜色降临之前,林寻终于返回七号营地中。 “你小子竟没有死?” 得知消息,卢文庭像只老兔子一样噌地一下蹦出来,一脸的激动。 这些天,他几乎是在提心吊胆中渡过,担惊受怕,唯恐传来一些关于林寻的不好消息。 而今见到林寻安然返回,无疑让他长松了口气。 旋即,卢文庭就开始埋怨和牢骚:“你这家伙也太任性,说走就走,你不知道这有多危险吗?你可知道万一你出现什么不测,后果有多严重吗?你可知道……” 林寻一阵头大,正要找个机会返回自己房屋时,一道如雷般的暴喝轰然响起—— “你小子还有脸回来!” 上将军长孙烈也闻讯而来,满脸怒容,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嗓门大的整个营地都能听到。 林寻也知道自己此次行动让他们很担心,自知理亏,只能乖乖站在那受训。 这若让桑林地中那些顶尖人物看到,非惊掉下巴不可,谁敢想象,强势若少年魔神般的林十二,竟还有如此老实温驯的时候? 长孙烈宣泄了一通火气,这才放过了林寻,但临走前兀自告诫,若林寻再敢不听命令单独行动,绝对饶不了他。 直至夜色降临,林寻这才终于返回自己房中。 哐当! 林寻将行囊打开,密密麻麻的各种矿石、灵材如流水般倾泻而出,堆满一地。 除了原本就属于他自己的一部分高阶灵晶,其他物品皆是从桑林地中获取的战利品。 其中有稀缺的灵材,也有不知用途的神秘矿石、残碎铁块、染血皮毛等等。 数目最多就是奇玉石,足有五六百颗! 林寻略一筛选,将各种五品分门别类储藏起来,其中一些宝物虽然暂时用不上,可价值却无法估量,以后总归有利用的时候。 最终,他将断刃拿出,插入了那一堆的奇玉石中。 “应该足够断刃进行一次彻底修复和蜕变了……” 林寻盯着开始汲取神秘生机的断刃,眸子中也不禁露出一抹期待。 呼~ 没多久,林寻盘膝床上,开始静修。 此次在桑林地中,让他因祸得福,在那冰雪圣树上一夜静坐,令得修为也是一跃踏入洞天上境中的圆满层次。 并且,这种突破不仅仅体现在修为上,就连神魂力量,也产生一次翻天覆地的变化! 而今,林寻才有时间来体悟这种变化。 识海中,小冥神术运转,刹那间,一轮冰月涌现,万千颗魂星也被点亮,拱卫在圆月四周,飘洒清冽神辉。 和以往不同的是,这一切异象很快就被一抹炽盛无比的光淹没! 那是一轮耀眼无匹的大日,冉冉升起于识海上空,光芒万丈,煌煌璀璨,成为识海中唯一的主宰! 轰! 林寻的灵魂猛地一震,产生一股剧烈的颤粟,而后,就好像打破了一层笼罩在神魂中的枷锁,竟有一种欲要脱壳飞升的感觉。 恍惚之间,林寻宛如来到天穹之上,越飞越高,整个七号营地,皆被纤毫毕现地映现心中。 看守营地的侍卫、在酒馆中饮酒作乐的修者、正在军需处忙碌的卢文庭、以及军械处炼器时发出的叮叮当当的声音…… 各种画面、各种声音,犹如庞大的潮水,在林寻内心中涌现。 天上的灰霾、虚空中的血腥气流、以及每一位修者最细微的神情变化,也都被林寻所“看见”。 嗯? 当林寻“看”向远处长孙烈的栖居之地时,却只看见一道笔直冲霄的神辉,雄浑肃杀,犹如滚滚狼烟,恐怖无边。 那里的一切,根本无法被感知,并且,还让林寻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和惊悸。 这就是生死境王者的威势吗?不容被查探和窥伺! 唰! 下一刻,林寻就收起了自己的神魂力量,重归体内。 “嗯?”几乎同时,远处的长孙烈房间中,发出一声轻咦,“那小子好强的神魂力量,这是凝结出了元神吗?” 他霍然起身,眸子中涌动莫测的光泽,“居然是真的,这小怪物竟提前一步做到了,还真他娘逆天!” “小冥神术第三重境界‘日耀’!” 房间中,林寻心中产生明悟,“并且,神魂凝结出了‘元神’,刚才所目睹的一切,就是元神之识念的妙用。” “这就是神识!” “唯有凝结出元神的修者,方才能够拥有的力量,抵达这一步,已经可以御用神识来战斗!只要元神不灭,就不会被杀死!” “只是……” 林寻想到这,却有一种恍惚的感觉。 元神和神识,这是唯有衍轮境大修士才能掌控的力量,可如今,却被他提前给掌握了! 神魂,关乎一个修者的悟性和智慧,最神妙不可思议,神魂越强,在修行时所带来的好处就越大。 这是修行界人所皆知的事情! 而当拥有元神,就可以让修者拥有“一心多用”“御神杀敌”“推演吉凶”等等玄妙手段。 “洞天上境圆满、神魂之力凝结出元神、就差武道磨练和悟道境界的提了……” 林寻一边静修,一边沉思。 他所追求的是绝巅最强道途,是一条完整无缺的大道,故而在修为抵达洞天上境圆满地步时,已经不得不开始考虑为冲击衍轮境做准备! 而破境或许对林寻而言谈不上多麻烦,可他若想继续走自己的绝巅道途,就必须在破境之前,让自身一切力量磨练到圆满层次! 那时候,才叫真正的大圆满! 翌日一早。 打坐中的林寻,被一道突兀响起的清冽刀吟惊醒,抬眼一看,眸子中不禁露出一抹异色。 几乎同时,在帝国七号营地中,从前线传来了一些关于桑林地中的最新消息,顿时引发了一场轩然大波。

上一篇   第七百二十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