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六章 血腥的风波传闻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二十六章 血腥的风波传闻

傍晚,距离七号营地数十里外的一片区域中。 唰! 一抹雪亮的光掠出,拖着璀璨的星辉尾巴,倏然斩在不远处一座山峰上。 轰! 如刀切豆腐,山峰被轻易斩为两半,断面平整光滑。 这还不算完,就见那雪亮剔透若透明的断刃不断闪烁,或劈、或斩、或削、或刺,所划过的轨迹在虚空中撕裂开一道道触目惊心的裂缝。 而后,就听轰隆隆一阵巨响。 那高足有数十丈的山峰,被切成一块又一块整整齐齐的巨石,而后滚落而下。 唰! 而此时,断刃早已飞回来,悬浮在林寻身前,雪亮若玉,剔透明净,流溢着圣洁的清冽星辉,没有一丝损伤。 林寻伫足在那,静心琢磨。 所谓的“御神”之术,倒也不复杂,乃是以神识为手段,御用神兵的一种法门。 元神、自身修为、神兵三者之间,形成一种彼此相辅相成的联系,自身修为越雄厚,让神兵挥出的威力就越恐怖。 而元神力量越强大,对神兵的掌控就越精妙和得心应手。 同样,神兵本身的威力,则可以让自身修为和元神的掌御力量得到最大程度的挥。 不过,说来轻巧,实则修炼起来却颇为不容易,断刃的“元”字道纹阵图传承,包罗着极其复杂的奥秘,想要完全娴熟地掌握,就必须不断动手磨练。 “仅凭断刃如今的威力,就比以前强大了一倍有余,而一御神手段来掌控,威力又提升了一大截,如此推算,再去对抗衍轮境大修士,足可以轻而易举将其击毙……” “和无谛灵弓不同,断刃所消耗的力量并不多,只要不碰到半步王者,足可以令我长久战斗下去。” 林寻在内心中进行对比了一番。 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继续磨练御神之法,从生涩到娴熟,进展很顺利,成果喜人。 而与此同时,就见附近一座又一座荒芜的山岳轰然倒塌,产生阵阵震耳欲聋的巨响。 很快,七号营地的修者都被惊动,纷纷前来围观。 初开始,这些修者都很错愕,因为他们印象中,林寻最擅长的战斗手段就是弓箭之道。 并且现如今的弑血战场中,谁不知道林公子箭道如神,堪称无双? 故而,当这时候看见林寻所磨炼的并非是箭道手段时,这些修者才会这般错愕。 可很快,他们就好奇,除了箭道,林公子在其他战斗手段上的造诣又如何? 然后,当目睹林寻操纵断刃,摧枯拉朽般毁掉一座又一座荒芜的山岳,将那片区域都夷为平地时,这些修者皆瞠目结舌,心境也由好奇变得震惊。 他们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洞天境少年,不止在箭道上堪称逆天,就连其他战斗手段都显得如此惊人! “林公子难道是传说中的天生圣子不成?也太强了……” 许多修者心旌摇曳。 “若是对敌,我只怕挡不住林公子一击。” 言风也来了,他凝视半响,神色变得凝重无比,目光恍惚。 作为七号营地中一位赫赫有名的衍轮境顶尖大修士,言风此刻却说出这等话语,顿时引起附近许多修者哗然。 “御神之术,他手中那柄断刃竟是一件‘神兵’!” 营地深处,长孙烈眸光开阖间,迸射出骇人的电芒,“一把弓,一把断刃,皆如此强大,这小子身上莫非有大气运相伴不成?” 直至夜色降临,林寻这才一脸疲惫地返回营地。 只是相交于此,他内心则充满喜悦和满足,“无”字道纹传承的御神手段,堪称神妙莫测,让得断刃挥出的威力之强,让他都感到意外。 “见过林公子。” “林宗师,什么时候再去杀巫蛮杂碎?我等愿追随前后,和您一起冲锋陷阵!” “林公子,晚上有闲暇吗,能否跟您吃一杯酒?” 返回营地的路上,但凡见到的修者,纷纷热忱跟林寻打招呼,目光中带着敬慕和推崇。 林寻含笑回礼,对于一些邀请则都婉拒了,他如今醉心于磨练武道,可没时间去消遣和应酬。 夜色降临,营地中灯火通明。 只是,这个夜晚注定不能平静,很快,一位帝国刺探冒着夜色冲入营地,匆匆来到上将军长孙烈的房间。 “什么?夏侯桀将军死了?” 房间中,响起长孙烈惊怒的声音,与此同时,轰隆一声,他身前的案牍又化作木屑纷飞。 “究竟是怎么回事?” 长孙烈强忍着内心的震惊,沉声问询。 最终,得知一切后,长孙烈脸色已是铁青阴沉无比,彻底陷入沉默,不一语。 翌日一早,整个七号营地陷入一场震动中,帝国修者皆内心惴惴,气氛显得凝重而死寂。 昨天夜里,一则从桑林地中传出的最新消息,犹如一道晴天霹雳,让帝国修者皆陷入震骇惊慌中。 帝国上将军,生死境王者夏侯桀……死了! 这绝对是一场大事件,犹如风暴,让人难以接受。 王者,这可是一个营地中最顶尖的力量,犹如定海神针,威震十方,令敌人不敢冒然来犯。 而今,一位王者陨落,那简直就像天塌了一角,任谁都难以平静! “据消息说,桑林地出现一座神秘道宫,藏着惊世大机缘,吸引了诸多蛰伏在桑林地中的恐怖生灵前往争夺,而夏侯桀将军,就是在这一场争夺中被杀。” “太可怕了,听说凶手是一头踏足圣道的青色蛟龙,仅仅挥动了一下爪子,就夺取了夏侯桀将军的命!” “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啊!还不止一头,听说但凡靠近那一座神秘道宫的强者,无论是咱们帝国修者,还是巫蛮强者,几乎都在那遭劫。” “可恨!” 这些消息根本就隐瞒不住,就连醉心磨炼御神秘法的林寻也被惊动。 他虽早有预感,可当听到夏侯桀的死讯时,依旧心中颤粟不已,沉默怔在那。 林寻虽不曾见过夏侯桀,可当初在桑林地的时候,夏侯桀却曾多次声,凭借自己的威势,对林寻进行庇佑。 只是…… 这样一位义薄云天的王者却陨落了…… 林寻心绪也变得低落,怅然不已。 数天后。 越来越多关于桑林地中的消息传回来,让得帝国修者皆陷入一场悲恸中,气氛压抑死寂。 “神秘道宫附近,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掀起惊世对决,将那片区域都打爆,但凡靠近的强者,皆遭受波及,罹难当场!” …… “据统计,我们帝国修者一方,至今起码已经死了十多位半步王者,连上将军谢世安也下落不明!” …… “神秘道宫的大门开启了!大机缘临世,那些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也彻底疯了,为争夺机缘,将那片区域彻底化作血腥炼狱!” …… “谢世安将军依旧下落不明,唯一的好消息是,我们帝国有许多修者已经察觉到凶险,早早从桑林地中撤出。” …… “这次不止是我们帝国,巫蛮一族那边,金蛮一脉的金珀王也遭劫,被一株踏足圣道的黑色滕树击杀! “除此,雷蛮一脉雷霄王、火蛮一脉炎穹王皆遭遇重创,侥幸捡回一条命,如今已撤回巫蛮营地中,据说,短时间内不可能再有战斗的能耐!” “至于巫蛮其他强者的死亡数目,同样无法统计。” …… 林寻每天都在磨炼武道。 不过,这些天传回的消息,他同样也听说了,除了叹息和怅然,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那一座神秘道宫,究竟藏着什么,为什么会让那些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都疯般争夺?” 不止一次地,林寻在想这个问题。 可惜,他猜不出来,对他而言,圣道之路显得太过遥远,也根本无法想象,能够让那些恐怖生灵都疯狂的机缘是什么。 为了排泄心中的低落情绪,林寻将一切精力都花费在修炼上。 “当大道灾变真正来临时,这些蛰伏在桑林地中的恐怖生灵,注定不会甘于寂寞他们之所以蛰伏,就是为了等待一场真正的大世来临!” 林寻有一种预感,以后的大道争锋之路上,注定会变得比以往更残酷和激烈。 当今之际,唯有抓紧一切时间和机会提升实力,或许才能够在这一场大世来临时,拥有足可以立足的资格! “衍轮境、生死境、长生九劫……我距离圣道之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可时间已经有些紧迫,这次从弑血战场返回后,无论如何,都要前往那古荒域中!” “唯有在那里,才能寻觅到更多变强的手段,也能够获取到更多关于大世之争的消息!” 林寻暗自做出一个决断。 这一场关于桑林地的风波足足持续了半个月之久,才恢复平静。 无论是帝国,还是巫蛮一族,皆在这一场风波中损失惨重,士气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打击。 如今,那桑林地俨然成为一个令人谈而色变的禁地,再没有谁敢靠近过去。 而在这半个月时间中,林寻早已将御神秘法彻底参悟透彻,烂熟于心,唯一欠缺的或许就是实战磨炼了。 这天晚上,林寻终于放松下来,打算将卢文庭、老黄、胡通、言风这些朋友都找来聚一聚。 只是,当他去找胡通时,却现后者并不在营地中。 “头儿在三天前外出任务之后,到现在一直没有消息……”阿碧声音低沉,眉宇间尽是浓得化不开的忧愁和阴霾,她神色怔怔,像失魂落魄似的。 林寻心中一沉,这无疑是一个坏消息。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