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一箭定乾坤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二十九章 一箭定乾坤

?一把白骨骷髅筑就的神秘大弓,一柄漆黑中泛着苍茫气息的神箭,当一出现,顿时牢牢吸引全场目光。。:。 而今,不论帝国,还是巫蛮一族,皆听说了太多关于林寻的彪炳战绩。 而在这些战绩中,每一次都有着关于神秘白骨大弓和黑‘色’神箭的各种猜想和传闻。 因为在他们看来,正是凭借这一对弓箭,才让修为只有‘洞’天境层次的林寻,拥有了跨境界击杀半步王者的逆天壮举! “这是一对完整的上古秘宝,来历莫测,可能传承于某位圣人之手!” 这是大多数强者的推测,很惊人,也很吸引人。 故而当此时林寻拿出这一对神秘的弓箭,场中的目光皆被吸引过去。 “好宝贝啊……” 长孙烈赞叹,眸光开阖间,绽放缕缕神辉,他能敏锐感受到这一对弓箭的神秘和恐怖,让他的心神都为之一颤。 远处,诡灵王、青魂王、凝岳王、碧沧王的眸子则微微一凝,神‘色’有些凝重。 虽然相隔极远,可依他们的修为,足可以轻而易举地感知到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的气息。 很可怕! 这是他们的直觉,一想到这一对弓箭曾轻易击杀过半步王者,连他们也不得不慎重对待。 “那一支黑‘色’神箭遗落在虎峡谷深处,原本应该是属于我们的……” 诡灵王喃喃,眸子中有着一抹炽热,“这一次,或许我们该全力出手,将这一对宝物全都夺过来!” “不错,它们气息极其晦涩和可怖,虽暂时感受不到属于圣宝的气息,可直觉告诉我,它们即便不是圣宝,也绝对不会逊‘色’了。” 青魂王等其他三位王者心中也涌起一抹贪婪,像这等逆天之宝,纵然是他们,都不曾拥有,这让他们如何能不动心? 可旋即,他们就警惕,因为此时长孙烈已经接过大弓,遥遥拉满了弓弦,指向他们这边。 嗡! 当殷红如血的弓弦被拉满的那一刹,一幅幅神秘而可怖的异象从弓身四周涌现。 风雷‘激’‘荡’、神魔怒嗥,更有星河爆碎、万道崩殂、大日坠落于青冥之上,金乌啼血于碧海之中! 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怖气息弥漫而开,令这片天地为之一寂! 压抑! 虚空仿似都承受不住,无声无息地崩裂沉沦,远处的巫蛮异族大军,此刻更是惊得亡魂大冒,血液冻结,一个个快要窒息,快要崩溃。 “不好!” 诡灵王他们脸‘色’一变,他们也感受到那一股刺骨的杀机,太可怖了,让他们都有一种如芒在背,‘毛’骨悚然的惊悸感觉。 而这,才仅仅只是一柄大弓被拉满时所产生的威势! 长孙烈身影伟岸,伫足虚空之上,拉满弓弦,简直犹如上古神祗临世,那睥睨的英姿,令帝国修者皆震撼,心生大动‘荡’。 就连林寻都意外,无谛灵弓此刻的威势,明显比用在自己手中时候强大了不知多少倍! “难道,这才是无谛灵弓的真正威力?”林寻心中喃喃。 “这绝对是一对上古遗传下来的至宝,曾染过无数鲜血,那杀气之盛,简直可搅‘乱’乾坤‘阴’阳!” 秦楚内心砰砰剧跳,眸子扩张,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炽热,这等宝物落入那林十二手中,简直就是明珠‘蒙’尘啊…… “动手!” 远处,响起一声暴喝,青魂王第一个感受到不妙,悍然出击,他祭出一柄兽骨打磨而成的大戟,当空划出,劈向长孙烈。 轰! 这大戟明显不是寻常宝物,长足有一丈多,腾空而起,浮现出一重重图腾异象,有苍茫古老的咒语响彻天地。 这片虚空崩塌,天地像要被撕裂成两半,太可怖了,将一位真正王者的威能显现得淋漓尽致。 林寻手脚冰冷,毫不怀疑,若自己面对这一击,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会被瞬间碾压而亡! 这是王者之威! 崩! 几乎同时,长孙烈也‘射’出了碧落之箭,犹如不可匹敌,带着一股凌厉到极致,近乎无坚不摧的可怖威势,倏然显现世间。 太快了! 也太过恐怖,一些修者都眼睛刺痛,心神震‘荡’,根本无法看清楚,也感知不到。 就听轰的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那一柄白骨大戟被震得倒飞,发出刺耳无比的哀鸣,大戟的刃身竟残碎了一大块! “不好!” 远处,青魂王惊得差点蹦起来,他原本就极其忌惮那一对弓箭,故而才会提前动手,只是他现在才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一对宝物的恐怖! 他‘欲’闪避。 可一道黑‘色’流光闪现,就见他身躯直接被轰成两半,血‘肉’爆碎,化作猩红的血雨,洒遍虚空。 一位王者,竟来不及闪避,就被击杀了! 当看见这一幕,原本‘欲’要救助的诡灵王、凝岳王、碧沧王也都悚然一惊,浑然发寒,如坠冰窟。 这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宝物,才能于一瞬间杀掉一位王者? 他们脸‘色’大变,脊梁骨直冒寒气,差点被吓‘蒙’。 场中气氛死寂,无论帝国修者,还是巫蛮强者,全都陷入呆滞。 一箭,杀一位王者! 那种震撼力,若非亲眼所见,绝对不敢想象了,太过惊世骇俗,令人几‘欲’肝胆俱裂。 “果然,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的真正威力一直不曾被自己发挥出来……”林寻心中也有些震惊。 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本是他的宝物,可直至现在,他都没能完全将它们掌控。 也是此时落入长孙烈手中,才让林寻看到了属于这一对宝物的真正风采,绝对堪称绝世之凶兵,锋芒无坚不摧! 旁边,秦楚被震撼的失神,盯着无谛灵弓的眸子像被粘住,再无法挪移开一丝。 太强了! 若有这一对宝物在手,天下之大,何处不能让自己肆意扬威? …… 场中死寂,鸦雀无声。 长孙烈没有沉寂继续击杀,别人看不出,唯有他自己内心暗暗叫苦,这一对弓箭尽管威力凶残得让他都深感吃惊,可同样的,却也差点耗光他的力量! “将军威武!” 猛地,有修者‘激’动呐喊出声,很快,整个七号营地都掀起振奋无比的呐喊声。 一箭杀王者,这般神威,放眼整个弑血战场,谁可争锋? 而在巫蛮大军那边,则士气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一个个内心惴惴,惶惶不安。 太可怕了! 原本,他们气势汹汹,有备而来,大军压境,浑不将帝国修者放在眼中。 可长孙烈的一箭,就像一柄巨锤,狠狠砸在他们心脏上,令得他们的斗志都差点崩溃。 何止是他们,连诡灵王、凝岳王、碧沧王都‘色’变,从脚底板直冒寒气,刚才那一幕就发生他们眼前。 可他们却根本来不及去阻止! 他们都不敢想象,若是这一箭是对着他们而来,自己是否又能挡得住…… “现在滚,还来得及。” 长孙烈深吸一口气,开口了。 林寻一怔,顿时就意识到,刚才那一箭,只怕也差点‘抽’空了长孙烈的所有力量…… “看来,你已经无法‘射’出第二箭了。” 诡灵王似也看出这一点,一脸‘阴’沉地开口,他不甘心就此撤退。 兴师动众而来,却被人已箭‘射’杀一位王者,最终吓得铩羽而归,若传出去,那可就丢脸丢到家了。 “你说的不错。” 长孙烈显得很坦‘荡’,“但你别忘了,我身边还有一位王者,我只需将弓箭‘交’给他,便足可以再击杀你们中的一个!” 此话一出,诡灵王他们脸‘色’都是一变。 “或者说,你们决定要再用一条命,来继续和我们对决?” 长孙烈神‘色’冰冷,“这样也好,老子只需开启八极圣阵,坚持到体力恢复的时候,便又有了一一击杀你们的力量!” 诡灵王他们都沉默了。 无论是谁,他们可都不想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 并且,他们也不得不承认,长孙烈算的很准,让他们投鼠忌器,不敢冒然再动手。 可就这样让他们狼狈而归,那可太憋屈和丢脸了! 帝国修者那边都在欢呼和呐喊,士气高涨,谁也没想到,这一场凶恶无比的大战还没爆发时,竟会因为一对弓箭的出现,彻底扭转了局面! 这简直就像一场梦。 而这一切,皆是林寻所带来,这让他们看向林寻的目光愈发狂热和敬服。 “让我来!” 秦楚主动请缨,跃跃‘欲’试,他眼神狂热,恨不得从长孙烈手中夺过那一对弓箭,亲自试一试其凶威。 只是,还不等长孙烈答应,远处的诡灵王他们已经做出决断。 “撤!” 他们撤退,铁青着脸,带着无尽的怒火和愤懑,这是最稳妥的决断,但无疑,这也是最耻辱的一个决断。 大军压境,却搞出这样一个结果,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令他们都沮丧,颜面无光。 轰隆隆~~ 很快,巫蛮大军如‘潮’水般退去,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上。 目睹这一幕,帝国七号营地中却是一片寂静,一个个修者皆神‘色’恍惚,似犹自不敢相信。 兴师动众,由四位蛮王一起统驭的敌人大军……就这样撤了? 原本,按照正常的轨迹,是注定要上演一场惨烈的大规模战争的,可事态偏偏发生了一个逆转和偏移,让得这一切还没发生,就草草结束。 而促使这一切产生的,就是来自林寻手中的一对弓箭! 一箭杀王者,更一箭震群敌,令他们丧胆而逃! 这才叫真正的一箭定乾坤! …… ps:照旧一更,欠下的都会补,这才刚初二,我已经醉的像大病一场,说句叛逆的真心话,越长大就越不喜欢过年喝酒的那种坏风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