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嗜血女王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一章 嗜血女王

?♂ 长孙烈的决然态度,让林寻都动容,心中涌现暖流。 从踏入帝国至今,他这一路上从不缺敌人,但同样的,也从不缺朋友,像小珂教官、灵鹫先生、朱老三、宁蒙、石禹…… 像老蛤、赵泰来、沈拓…… 而今在这弑血战场,或许长孙烈曾不止一次呵斥教训过他,可林寻知道,这位将军从没把自己当外人! 就像今天的战争风波,换做任何一个自私点的大人物,只怕都会以大局为重,把自己给“牺牲”掉。 但长孙烈没有! 就像此刻面对秦楚那假惺惺的丑陋嘴脸,长孙烈同样可以袖手旁观,但他同样没有这么做! 这让林寻如何能不动容? 而此事,秦楚脸色则阴晴不定,他沉默半响,忽然嘿然道:“长孙兄,今日的一箭已令你体力消耗甚大,若此刻选择动手,只怕你根本无法拦住我。” “若以命相拼又如何?”长孙烈冷冷道。 秦楚脸色微变,道:“你应该清楚,我这么做,也是为帝国八座营地的修者考虑,其中也包括你七号营地的安危!” “放你娘的屁!” 长孙烈狠狠呸了一口,“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老子面前装,纵然是真的借用宝物,有你这么强人所难的?亏你还是一位王者,手段却卑劣而下作,若不是在这弑血战场上,老子非宰了你不可!”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啊。” 秦楚沉默半响,忽然叹息一声,眸子中已带上一抹狠色,“大义当前,尔等执迷不悟,既如此,就别怪我动手无情了。” 轰! 他浑身气势骤然一变,变得迫人无比,眸子冷冷盯着长孙烈,道,“我倒想知道,现在你长孙烈,又能挡住我几招!” 林寻心中涌起一股说不出的愤怒,秦楚的吃相太难看,嘴脸也太丑陋,为了所谓“借宝”,竟不惜用强,简直是可恶至极。 只是,这一刻的长孙烈却显得很冷静,他静静看着秦楚,道:“秦楚,你已经被宝物蒙蔽了心神,若现在回头,或许还有补救余地。” “可笑!” 秦楚冷哼,“我一心为公,坦坦荡荡,何须回头?” 长孙烈叹了口气,竟似有些意兴阑珊。 与此同时,却又一阵抚掌声从大殿外响起,在这紧绷而压抑的气氛中显得极其突兀。 “好一个秦楚,好一个一心为公!若帝国将士,皆有你这份心思,何愁不能踏平巫蛮?” 伴随着一阵软糯沙哑的声音,一个身披黑色鹤氅,身影绰约修长,姿容倾城般美丽的女人,踱步走进了大殿。 她一头如瀑的乌发盘髻,露出一段莹白鹅颈,红唇饱满,鼻梁高挺,眼眸大而妩媚,一对黛眉笔直漆黑,面庞轮廓有一种精致到完美的惊艳魅惑。 可当仔细看去,就能发现,她那妩媚的眸中,有日月沉沦、万物崩灭的异象在蒸腾,似能将人的灵魂都吞没其中,慑人无比。 根本不必怀疑,这是一个极度美丽的女人,但同时,也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女人! 林寻也算见过不少王者境老怪物,可从这女人身上,却分外感受到一种深不可测的恐怖气息。 这气息和那神秘的暗夜女王都几乎不相上下! “见过将军!” 就见长孙烈此刻,竟显得很庄重,认真拱手见礼,这让林寻心头一震,终于意识到来人身份。 赵星野! 帝国弑血战场中唯一一位拥有王者实力的女将军,同时,也是帝国八座营地的最高统帅! 赵星野,一个不像女人名字的名字,却自有一段令人惊叹的传奇过往,她征战至今,道途上染着无尽血腥,堆满累累白骨,令巫蛮一方都谈而色变,视其为“嗜血女王”! 据说,赵星野将军,同时也是当今大帝的亲妹妹。 这样一个身份尊崇、实力惊世、掌握滔天权柄,又极度美丽的女人,任谁见了,又能不敬? 只是,她今天晚上却突兀地出现于此,让包括林寻在内的所有人都感到一种意外。 “您……您怎么来了?”秦楚脸色骤变,有些失态,尽管赵星野极致美丽,可他此刻却心存深深的忌惮。 “我若不来,又怎能知道秦楚将军你的一片肺腑之言?” 赵星野声音软糯沙哑,举止从容而利落,像一朵倾城绝世的罂粟花,气质独特,与众不同。 秦楚脸色一变,似有些尴尬,道:“赵将军说笑了。” 却见赵星野摇头:“我可不开玩笑,此次敌人大举来犯,局势可谓严峻之极,秦楚将军一心为公,我心中可也很感激。” 她越是客气,却让秦楚愈发感觉有些有些不对劲,只能沉默以对。 而长孙烈似松了口气,不着痕迹地朝林寻使了个眼色,让他静观其变,不要出声。 林寻心领神会,他也敏锐察觉到,当赵星野忽然抵达的那一刻,眼前的气氛已经变得微妙了。 甚至,他都怀疑,赵星野只怕早已经来了,将发生在大殿中的一切都看在眼中,她之所以现身,只怕也是因为无法坐视长孙烈和秦楚之间爆发冲突。 果然,赵星野接下来所说的话语,印证了林寻的揣测。 “刚才的事情,我都已看在眼中,借宝之举,乃是秦楚将军为帝国八座营地的安危考虑,值得称赞。” 赵星野随意落座,轻声开口。 “将军谬赞了。”秦楚连忙道。 只是,不等秦楚松口气,就见赵星野说道:“不过,既然是借宝,自然不能强人所难,否则,这和强盗有什么区别?” 秦楚神色一肃,歉然道:“将军教训的对。” 他此刻哪还敢发表自己意见,他可是很清楚眼前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多恐怖! 长孙烈和林寻面面相觑,赵星野是打算当和事佬,化解这一场纠纷? 显然,他们猜错了,就见赵星野微微一笑,一对明亮而妩媚的眸看向秦楚,道:“既然秦楚将军认可我的说法,那借此机会,我倒也想知道,刚才你说的话可是真的?” 什么话? 秦楚一怔,不过他可不敢问出来,只能坦然点头:“秦某一向不说违心之语。” 赵星野又抚掌赞叹起来:“秦楚将军一心为公,不愧是我辈楷模,既然如此,那我就代替帝国,多谢秦楚将军的厚赐!相信帝国天下苍生,也会永远铭记将军的付出!” 说着,她竟是起身,朝秦楚行了一礼,一脸的认真。 这让秦楚有些发懵,这是闹哪样?什么厚赐和付出?为什么感觉有些瘆的慌? 这时候,长孙烈似明白了,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道:“刚才是我误会了秦楚将军,好生惭愧啊!” 这他妈……究竟什么意思? 秦楚愈发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浑身不自在,他最终忍不住问道:“赵将军,这事……” “哦,秦楚将军不必担心,你们秦家此次的付出,足可以得到举世众生的称赞和拥戴,我也会向帝国为你邀功,以感谢你和秦家的感慨解囊。” 赵星野含笑说道。 轰! 秦楚如遭雷击,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心中颤粟,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道:“将军,我怎么……有些听不懂?” 林寻在旁边惊诧道:“咦,前辈,您难道忘了吗,我刚才曾问过您,为了这些在弑血战场中流血征战的帝国修者,你秦家能否将一切财富和力量全部捐献出来,您可是铿锵有力地保证,若帝国有需要,您和您背后的秦家绝对不会拒绝。” “我……” 秦楚懵了,彻底傻眼,脸色变得极其精彩,这他妈就是说说而已,谁能想象,赵星野居然当真了…… 林寻差点忍不住笑出来,这老家伙刚才还一副大义凛然,一心为帝国有心忧虑的大公无私模样,甚至不惜要借此名义动手。 现在好了,赵星野同样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一下子就让秦楚彻底懵逼。 林寻甚至都能想象,这老家伙内心肯定是万马奔腾,气得快憋出内伤。 这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痛快! 太痛苦了! 林寻内心不禁对赵星野佩服之极,刚一抵达,寥寥几句话,就逼得秦楚陷入窘迫尴尬的地步,这手段可着实了得。 长孙烈也在嘿嘿地笑,秦楚吃瘪的模样,让他也内心大爽。 “赵将军,这事……这事……”秦楚深吸一口气,却尴尬地发现,竟不知该如何挽回了,这让他老脸都搁不住,憋得快咳血。 “赵将军可不能反悔,刚才的话语,我可都纪录下来了,你身为秦家的一位王者大人物,若连自己的承诺都办不到,岂非让天下人齿冷?” 赵星野说着,拿出一块玉质灵盘,伴随着灵光一闪,就响起了秦楚的声音:“若帝国有需要,我秦家岂会拒绝?” 那声音沉凝决然,铿锵有力,掷地有声,说不出的慷慨和大气,回荡于大殿之中,久久不绝。 林寻终于忍不住笑了,长孙烈也笑得眼睛都眯起来,而卢文庭更是一副想笑不敢笑,憋得很难受的怪异样子。 而作为当事人的秦楚,此刻却是另一副样子。 只见他唇角抽出,额头青筋爆绽,面若土色,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一口老血差点就喷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