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借力打力之妙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二章 借力打力之妙

?换做其他人敢如此挤兑自己,秦楚早一巴掌拍死对方了,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活得不耐烦了。 毕竟,他秦楚好歹也是一尊王者!放眼天下,都堪称是巅峰巨擘般的滔天存在。 可现在,面对来自赵星野的“挤兑”,他却一点都不敢动怒,这女人太可怕,不止是身份太过尊崇,连实力也堪称王者中的卓绝风骚人物! 秦楚毫不怀疑,自己若敢流露任何不满,那下场绝对比死都还严重! 秦楚心中委屈,憋得快吐血,脸色绿,久久说不出话语,那窘迫的狼狈模样,惹得林寻、长孙烈又是一阵偷乐。 “赵将军,您该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憋了半天,秦楚讪讪出声,一张老脸很尴尬。 却见赵星野挑起一对漆黑如墨的笔直黛眉,红唇轻抿,不悦道:“秦楚将军,我刚才可是代表帝国,向你行了一个大礼,你觉得我是在开玩笑?” 声音软糯依旧,却像一把锋利的剑抵在咽喉,却令秦楚浑身一僵,脸色又是一阵变幻。 最终,秦楚咬牙,深吸一口气,沉声道:“赵将军多虑了,秦某既然曾说过此话,自当尽力去履行,不过此事干系重大,凭我一人,还做不了秦家的主,等返回帝国时,我自会尽快和宗族商议,妥善解决此事。” 他脸色铁青,谁都知道他已愤怒憋屈地快暴走。 见此,赵星野当即欣然点头:“如此就再好不过了,那我就预祝秦楚将军你马到功成!” 秦楚走了,带着一腔的憋闷和难受,他担心再不走,非气得吐血而亡不可。 一想到这次只是为了“借用”一对弓箭而已,却反而惹了一身骚,偷鸡不成蚀把米,气得秦楚直恨不得抽自己两嘴巴。 妈的! …… “多谢赵将军出手,为我等化解难题。” 大殿中,长孙烈收敛笑容,认真行礼,今夜若非赵星野抵达,那后果却是有些不好预料。 “不必客气,秦楚将军一心为公,让我也很欣慰,与其说是化解难题,倒不如说是促成了一场美事。” 赵星野言辞随意,她随意坐在那,姿容倾城般绝艳,黑眸盈盈,肌肤胜雪,实在很难想象,这样一个极致美丽的女人,怎会被冠以“嗜血女王”的称号。 若非亲眼所见,林寻也很难想象,秦楚这样一位生死境王者,竟会在面对赵星野的难时,自始至终连屁都不敢多放一个。 这或许才叫真正的大威势! “赵将军真以为秦家会履行这个承诺?” 长孙烈诧异。 却见赵星野微微一笑,饱满如火的唇勾起一抹睥睨弧度,“他们若敢这么做,那就别怪我亲自上门去讨要!” 这一下,林寻和长孙烈这才终于确信,原来赵星野真的不是在开玩笑! 老天,这是打算要狠狠宰秦家一刀啊! 林寻倒吸凉气,内心微微有些异样,以往他总被人视作大胆和强势,可是和赵星野这个美丽而又可怖的女人一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不值一晒! 长孙烈忍不住瞥了林寻一眼,似乎也暗中在拿林寻和赵星野对比究竟谁的胆子大一些…… “很意外?” 赵星野晒笑,她弹了弹指甲,一副理所当然地模样,说道,“别忘了,我同样是一个女人,而女人最擅长的就是胡搅蛮缠和睚眦必报。” 长孙烈嘿地一声笑出来,心中幸灾乐祸,有些同情和怜悯秦楚,这家伙若知道这些,是不是会哭出来? 林寻则在感慨,女人?谁又真敢把一位拥有“嗜血女王”称号的帝国上将军,视作寻常女人对待? “小家伙,能否将你的弓箭借我一用?”忽然,赵星野一对美眸看向林寻,说出一个请求。 这让长孙烈眼瞳骤然一眯,有些怔然和惊疑。 赵星野却一副从容平淡的模样,她静静地看着林寻,并未施展什么威压。 “可以。”林寻沉默片刻,坦然面对赵星野的目光,道,“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长孙烈惊得差点一把捂住林寻的嘴,这时候还敢跟赵星野谈条件?这小子简直是胆大包天! 却见赵星野漆黑而明亮的美眸微微一眯,唇角微扬,似笑非笑道:“哦,说来听听。” “若将军有一天亲自前往秦家讨要一个说法时,还请带上晚辈,我只是想去看看,仅此而已。” 林寻说出一个出乎意料的条件,让长孙烈微微一怔,心中诧异,这小子是闹哪样,连这种事情也要掺合掺合? 赵星野噗嗤一声笑出来,美眸中尽是古怪之色,笑盈盈盯着林寻上下打量,仿似要重新认识一番一样。 半响,她才点头:“可以。” 林寻也笑了,毫不犹豫就将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递了过去。 “最多十天,必当原物奉还。” 这是赵星野的承诺。 夜深了,林寻没多久就告辞离开。 “果然,这小子也是一个心黑的主,凭他这种深沉的城府和心思,以后谁惹他谁头疼。” 赵星野白皙修长的玉手轻拂着手中的无谛灵弓,一对美眸却看向林寻离去的方向,唇角噙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心黑?我看这小子是胆大包天。”长孙烈想起这些日子林寻所干出的一些事情,就忍不住感慨出声。 旋即,他皱眉道:“不过,依照他的性格,此次居然如此痛快地借出这对宝物,倒是让我很意外。” 赵星野斜睨了他一眼:“你觉得是我占了他的便宜?” 不等回答,赵星野就玩味似的笑道:“若不是此次我需要这一对大杀器做一件事,我还真不愿答应他提出的那个条件。” 长孙烈一愣,他仔细思忖半响,猛地就明白过来,一拍大腿:“原来如此,这小子可真够奸诈的!” 事情其实很简单,虽说之前赵星野逼迫秦楚就范,不得不答应履行曾说出过的话语。 可任谁都知道,想让作为帝国七大上等门阀之一的秦家倾尽所有财富和力量,全部贡献给帝国,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简直和毁掉秦家没什么区别,纵然是当今大帝,只怕轻易都不敢这么做。 毕竟,秦家终究是上等门阀之一,底蕴庞大,权柄滔天,在帝国中影响力太大了,若他们狗急跳墙,绝对会引一场不可预估的动荡和灾乱。 在这等情况下,林寻提出的条件就耐人寻味了。 他提出要跟着赵星野一起前往秦家,看一看赵星野如何讨要一些“说法”,这无形中对赵星野的行动也产生了影响,让赵星野哪怕想改变主意,都得考虑考虑。 “到时候,我若不去宰秦家这一刀,就会被这小子看轻,也对不住他“借宝”给我的帮助。” “可我若去了,就正中这小子下怀,顺了他的心思,这和借刀杀人其实没什么区别,只不过这小子的心思藏的很隐晦,不着痕迹,这让我想抓他的把柄都很难。” 赵星野美丽而妩媚的面庞上带着一丝感慨,“这手段可很了不得,且不论他如今的修为和底蕴,仅仅就凭他小小年龄,就善于借力打力,借刀杀人这一点,同辈之中就极少有人可比,你说,这样一个心又黑、天资又极其惊艳的小怪物以后若彻底成长起来,谁还敢招惹他?” 长孙烈怔怔,他还真没想过这些,可仔细一想,却现赵星野所言绝对没有一丝夸张,甚至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那小子所具备的某些“特质”。 “还好,他纵然彻底崛起,也不会是帝国的敌人,否则的话,这小家伙绝对会成为一个绝世枭雄,为祸天下。” 赵星野说到这,已长身而起,一袭黑色鹤氅将她修长的身段勾勒出惊心动魄的曼妙弧度。 “秦楚的为人虽有些不堪,但他的话并不错,我们帝国八座营地的物资已所剩有限,在这等情况下,在下一次通往帝国的通道开启之前的这一段时间,无疑是最难熬的。” 她莹白光洁的眉宇间带着一抹思忖,“就像今天生的一场风波,诡灵王他们率领大军前来,看似目的是为了对付那小子,实则,他们只不过是想趁此机会,掀起一场大规模战争罢了。” “不错,若他们在这一段时间中动一切力量进行战争,后果的确会很严重。” 长孙烈眉头紧锁,他作为七号营地的执掌者,自然比别人更明白当前局势的严重。 “所以,为了化解这一场危机,唯一的办法就是,先给他们玩一票大的!” 赵星野将手中的无谛灵弓拿起,一对美眸凝视着那殷红如血的弓弦,这一瞬,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势,从其身上弥漫而开。 恍惚间,长孙烈心中一颤,像看见无垠的尸山血海浮现,赵星野伫足其中,脚下,是漫无边际的累累白骨。 这一刻的赵星野,才有了一种属于“嗜血女王”的风范,这种气势,在这些年的征战杀伐中,曾让整个弑血战场颤粟过不止一次! —— :大年初五,也是2月的第一天,向小伙伴们拜求一下保底月票,另外,不出意外,后天就可以恢复正常更新,到时候,也会持续补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