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慷慨赴死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三章 慷慨赴死

?深夜。』』『天籁小说ww『w.⒉ 林寻的房间,阿碧蹲坐在地上,一瓶又一瓶烈酒被她饮尽,眼泪止不住的从脸庞滑落。 从林寻告诉她关于胡通的死讯之后,她就一直这样,像失去了魂魄,显得很无助。 林寻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心绪却颇有些复杂。 胡通死了。 尸体是在战场上被现,早已残碎不堪,眼睛、鼻子、心脏……各个地方几乎都被当做战利品被敌人挖走,死的太过凄惨。 当昨天林寻寻觅到胡通的尸体时,差点都不敢相信自己眼睛。 一位衍轮境顶尖人物,一位驰骋在弑血战场七年之久的老牌强者,却就这样死了…… 林寻想起了前些日子和胡通一起聚会饮酒的时光,耳畔仿佛又响起胡通那豪迈而爽朗的大笑声。 最终,阿碧还是醉了,躺在地上,唇中说着一些含糊不清的话语,纵然她眼眸紧闭,兀自有泪水在汩汩流下。 林寻将她抱起来,放在床上,他自己则坐在一侧呆。 生死离别,无疑是世上最痛苦的事情。 而阿碧在这弑血战场中这些年里,又曾多少次经历像今天一样的别离? 当关于朋友、战友、伙伴的死讯一次又一次出现,这种打击和悲恸,又有谁能承受得住? 林寻想起第一次见阿碧的时候,正值深夜十分,她孤零零一个人正跪在地上低声痛哭。 “弑血战场……最残忍的或许不是战斗,而是死亡带来的打击和悲伤……” “每个人都可能要面临死亡,谁也不确定究竟谁会比谁先死去,可只要活着,就可能要去面对一个个不经意间生的噩耗……” “其中的滋味,或许只有在弑血战场中才能深切体会到。” 林寻思绪纷飞,许久才深吸一口气,黑眸中闪过一抹坚定,“总有一天,这一切都会改变的……” “敌人终将被消灭,紫曜花必当永垂不败!” 林寻忽然意识到,或许赵泰来送自己前来弑血战场,就是为了让自己去见证这一切。 …… 接下来的日子,弑血战场中的气氛变得紧张起来,巫蛮一族的大军频频出动,呼啸于战场之上,变得比以往更为活跃和好战。 帝国这边,则收紧了防线,转攻为守。 纵然如此,局势依旧不容乐观。 所有帝国修者皆清楚,他们所剩的物资已经不多,勉强只能坚持到下一次开启通往帝国通道的时候。 在这等情况下,是根本不能和敌人进行大规模战争的,否则,物资一旦短缺,不等敌人杀来,帝国阵营就会陷入内乱和崩溃中。 而巫蛮一族正是瞅准了这个时机,开始频频出击,肆无忌惮地调遣大军,要给帝国阵营一个沉重无比的打击。 局势很严峻! 就连林寻,都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七号营地中但凡外出征战的帝国修者,伤亡数量明显剧增,死亡的阴影犹如阴霾,笼罩在每个帝国修者心头。 营地中的气氛变得越来越阴沉和压抑,没有了往昔的热闹,到处都是肃杀和紧绷的味道。 …… 这一天。 弑血战场,银雪岭 “杀!” 一支上千人规模的巫蛮大军,当刚经过银雪岭时,一道矫健的身影猛地冲出,拎着一柄重剑,直接冲杀上去。 巫蛮大军初开始一惊,旋即就哄堂大笑。 他们一个个面露狰狞不屑之色,一个帝国女修者,竟傻乎乎地跳出来,这哪里是埋伏,分明就是自己送死来了! 这情形的确显得有些荒谬,一个人,面对上千巫蛮精锐大军,显得太过渺小和不堪。 可偏偏地,她似无畏,迎头而来,身影矫健,像一道坚狠的风,勇往直前! 她一头粟色头在风中飞扬,手中重剑裹挟着锋利的煞气,像孤身赴死而战的勇者,虽万人吾往矣。 这人,赫然竟是阿碧! 噗!噗! 甫一交锋,当即就有两名巫蛮强者被劈杀,鲜血迸射,他们临死兀自愕然,似依旧不敢相信,这样一个女人竟真的敢和他们的大军殊死拼杀。 敌人有些躁动,旋即皆大怒,出呼喝声,犹如潮水般将阿碧围拢,要将其抹除。 阿碧神色无畏,美丽的面庞上是一种近乎麻木的平静,唯有一对清眸中闪烁着如火焰燃烧般的仇恨之色。 杀! 她银牙紧咬,无所顾忌地冲击,像忘却了生死,将一切抛掷脑后,只想尽可能多地杀敌。 当一个人不再理会生死,要么是被逼迫到了极尽之地,要么是已经退无可退。 而阿碧则不同,她只想杀敌! 往昔的战友、朋友、伙伴皆6续而逝去,这让她几若崩溃,内心被无尽的悲恸和仇恨充斥。 与其这样活着,倒不如在杀敌中死去! 杀! 鲜血在飞洒迸射,敌人的怒吼咆哮声在此起彼伏地响起,眼前尽是殷红的色彩。 阿碧心中畅快,尽管身上早已出现一道道触目惊心的伤疤,鲜血将她染成一个血人,可她就感觉很痛快! 仿佛只要多杀死一个敌人,就能让她内心的悲恸和仇恨得到一次宣泄,让那些逝去的战友可以死的更瞑目一些! 只是,她终究只是一个人,纵然不惧生死征战,可面对上千之众的巫蛮大军,终究显得太过渺小和不堪。 仅仅片刻而已,她已遭受到重创,被围困在那,犹如困兽犹斗,随时都可能毙命。 阿碧却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兀自拼尽自身的一切激战,像个疯子一样。 那决然而狂烈的姿态,甚至让那些巫蛮强者都诧异和动容,旋即就震怒。 一个女人,竟敢如此藐视他们! 杀! 他们也彻底被激怒,动用全力出击。 “哈哈哈,一群杂碎,今天姑奶奶就是死,也要拉你们垫背!” 阿碧在大笑,眼泪都流出来,她身上鲜血汩汩流淌,连美丽的粟色长都染成血色。 她没有疯,知道死亡已经不远了。 可这又怎样? 是啊,死就死了,何足惧哉? 唰! 一道雪亮的骨枪掠来,气势凌厉,撕碎虚空,以一种不可阻挡的恐怖威势,朝阿碧镇杀。 阿碧知道,挡不住了,可她却没有退后一步,反倒猛地冲上去,浑然不顾及被击穿胸膛的可能,一剑就朝骨枪的主人斩去。 以命换命! 阿碧仿似早已在等待这一刻,决绝到没有任何一丝犹豫的地步! 只是,那一柄雪亮的骨枪还没落下,就从中间断裂,而骨枪主人的头颅则抛空而起。 太快了! 快到阿碧都来不及反应,敌人已经伏诛。 这…… 阿碧一怔。 噗噗噗……一阵闷响在附近此起彼伏地响起,就见附近围攻而至的敌人,几乎在同一时刻就被击杀当场! 一道道鲜血迸射,将这片虚空都染红,一眨眼的功夫而已,阿碧附近十丈之地,形成一个空白地带,地上则躺了一地尸骸。 嗡! 也在此时,阿碧这才看见,一柄莹白若雪,近若透明的断刃,犹如一抹流光,滴溜溜浮现在身前,弥漫出清冽圣洁的银辉。 “走!” 一道声音在耳畔响起,阿碧来不及反应,胳膊就被人一把拽住,朝极远处逃遁而去。 “怎么又是你!” 阿碧终于看清楚了那一张熟悉的面庞,只是她却没有任何感动,反倒有些气恼,大叫道,“为什么要救我?我想死你也要管?” “想死也不能死在敌人手中!” 来人正是林寻,他神色平静,声音也很平静,却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味道。 阿碧在挣扎,只是又哪里挣脱得了林寻的手臂? “追!” 后方,一众巫蛮强者大吼,被彻底激怒,一对狗男女而已,竟敢视他们如无物,若让他们逃了,那绝对是奇耻大辱。 “杀!” 他们气势汹汹,犹如潮水,疯狂冲击。 只是,对林寻而言,这一支巫蛮强者的大军虽然人数众多,可几乎都是巫蛮力士水准的角色,纵然是其领,也只不过是一个启灵境强者。 像这等力量,在如今的林寻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晒。 噗噗噗! 就见断刃掠空,纵横交错,挥洒出若梦幻般的清辉,呼啸穿梭在虚空中,与此同时,则有一个又一个巫蛮强者被斩杀当场。 太过锋利了! 断刃被林寻以神识操控,简直若神出鬼没,将“神兵”的威力演绎得淋漓尽致。 仅仅几个呼吸时间,就有数十个巫蛮强者犹如纸糊般被斩杀,像风卷残云,摧枯拉朽! 场中响起尖利的惨叫,以及阵阵惊怒的大吼,那些巫蛮强者皆被震慑,有些心惊,不敢置信。 他们的确无法想象,一个少年,怎会这般可怕,简直就像传说中那个名叫“林十二”的少年魔神一样。 只不过唯一不同的是,林十二擅长的是弓箭之道,而眼前这少年用的则是一柄堪称恐怖的神秘断刃。 “不对!那家伙……那家伙似乎就是传说中那个林十二!” 猛地,这支巫蛮大军的领似意识到什么,脸色骤然一变,失声大叫出来。 此话一出,那些巫蛮大军愈躁动,惊疑而慌乱,林十二!怎么竟会是他? 而此时,林寻早已带着阿碧远远飞遁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