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蒲牢之吼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五章 蒲牢之吼

? 吼! 那声音简直有惊世之力,响彻九天云外,震荡八荒**,似雷鸣,若龙吟,苍茫而威严。 刹那间,那些巫蛮强者只觉神魂如遭巨锤轰砸,差点崩裂开,眼前直冒金星。 一些实力稍弱者,直接被震得咳血,身影踉跄滚落一地。 而纵然是那实力臻至启灵层次的巫蛮强者,也感觉神魂剧痛,直欲炸开,忍不住发出闷哼。 这太不可思议,一道声音而已,却似有莫大神威,恐怖绝伦。 唰! 几乎同时,一抹莹白雪亮的锋芒掠出,犹如闪烁虚空的流光,从那些巫蛮强者身边掠过。 噗噗噗噗! 刹那间,一个个巫蛮强者的咽喉被割断,鲜血如泉水迸射,直接暴毙当场,快的都让他们来不及反应。 最可怕的是,那些巫蛮强者神魂刚刚遭受到重创,这一抹莹白若霜雪的锋刃就乍现而出,于场中收割生命。 这哪里是战斗,分明就是一场屠杀! “逃啊!” 惊恐的尖叫响彻场中,整支上百之众的巫蛮强者队伍,刹那间四分五散,溃然而逃。 这一刻也根本不必炎九歌提醒,一个个逃的比兔子都快,恨不得爹妈多生两条腿。 只是,他们虽快,那一抹雪亮的锋刃比他们更快,并且,场中吼声若雷鸣,兀自在激荡,冲击和撞击那些巫蛮强者的神魂,让得他们的逃遁不乏遭受到极大的影响。 一时之间,就见场中乱糟糟一片,到处都是惊恐、凄厉的尖叫,唯有一抹锋刃若流光,在场中呼啸闪烁,斩落一颗颗血淋淋的头颅。 “怎么会这样……” 一个启灵强者神色惨然,忍不住扭头回望。 就见极远处的地方,那少年孑然而立,兀自双手负背,唯有其背后,浮现着一头形似上古苍龙的神兽虚影,正自昂首嘶吼。 “这是……” 那启灵强者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那神兽虚影太过恐怖,龙首、蛟身、长须如金虹垂落、眼瞳若神日高照,浑身散发着炽盛无量的金芒,将那片天穹都遮蔽! 它昂首嘶吼,若雷鸣,似龙吟,能够清楚看见,伴随着音波扩散,那附近的虚空都被冲击爆碎,化作乱流轰席卷而开。 “神兽蒲牢?!” 那启灵强者惊得浑身一僵,而后他只觉一道吼声灌耳,神魂轰的一声,像被雷劈般,疼得他抱头惨叫。 噗! 而后,一抹雪亮的利刃掠来,将其头颅斩落。 “嘶~”极远处,率先逃遁的炎九歌恰好目睹这一幕,记不住倒吸凉气,浑身发寒。 在他的感知中,自己那些麾下和同伴,竟像稻草一样被斩落一地,鲜血到处可见,触目惊心。 “这小子果然……果然是个魔神!” 炎九歌再忍不住发出尖叫,拼尽了全力逃遁,他实在被吓坏了,不平凭借那一对威震弑血战场的弓箭,都能轻易抹除他们这一支队伍,这手段也太恐怖就了。 “逃的到快。” 林寻望着炎九歌逃离的方向,最终并未追赶。 锵! 雪亮近若透明的断刃被收起,没入识海之中,与此同时,林寻背后的神兽虚影悄然消失。而场中,则已滚落了一地的尸骸,除了炎九歌,其余巫蛮强者,皆被屠戮而亡! 这战绩绝对堪称惊人,毕竟,哪怕被炎九歌逃了,场中也有整整四位启灵强者被杀。 并且,还是被轻易抹除掉,不费吹之力! 林寻开始收割战利品。 这一战对他而言,赢的的确称得上轻松,而的威力,也让林寻很满意。 这一招,乃是劫龙九变的“第六变”秘法传承,是一种专门针对神魂的可怕秘法,林寻才刚参悟掌控不久。 不过,凭借他那“元神”层次的神魂力量,修炼却是进境神速,比修炼都要容易许多。 这一招秘法一经施展,犹如上古神兽蒲牢嘶吼,声可震乾坤,能够吼碎日月山河! 纵然是凝聚出元神的衍轮境大修士,猝不及防下遭受这等攻击,也会令得神魂遭受创伤。 之前,林寻就是凭借,一举重创敌人队伍,而后趁此机会,祭出断刃,方才轻松赢得了这一场战斗的胜利。 简而言之,蒲牢之吼就是神魂攻击,而断刃蜕变之后,也是一件“神兵”级的可怖宝物,两者配合,产生出的杀伤力绝对堪称惊世骇俗。 嘭! 收拾完战场,林寻将满当当一行囊战利品丢在地上,而后发出一声啸音,就独自飘然而去。 没多久,一支帝国修者队伍出现在这片战场上。 当看见那一地的血泊和尸骸时,这些帝国修者皆忍不住发出惊叹,脸上写满震撼。 “今天的第几批了?” 有人忍不住问。 “第五批。” 当听到这个数目,场中又是一阵惊叹。 “林十二公子真乃神人也!一个人出马,就当得上一支王牌大军了!” “这次林公子可没有动用那一对可怖的弓箭,可纵然如此,在他面前,那些启灵强者却如土鸡瓦狗般被宰杀,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林公子乃帝国绝世天骄,无上奇才,死在他手中的半步王者都不知有多少个,像他这等天上神龙般的人物,岂是咱们这些人能揣度的?” “少他妈废话,赶紧收拾东西!” 很快,这些帝国修者手脚麻利地收起林寻留下的行囊,而后匆匆离开了这片区域。 …… 类似的一幕,在今天的弑血战场上,陆续上映着。 槐木崖,这是弑血战场一处险恶之地,常年有一支属于巫蛮阵营的精锐力量驻守于此。 只是今天,一个少年独自而来,改变了这里的一切。 盏茶功夫后。 槐木崖染血,留下一地的尸骸,硝烟和战火弥漫。 据后来清扫战场的帝国修者统计,这一战中,驻守槐木崖的三位启灵强者和三百名巫蛮精锐,全都伏诛,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 鹰不渡。 这同样是弑血战场中一处极其险恶的区域,山峦奇形怪状,绵延起伏,进入其中,犹如陷入天然的迷宫中。 一支来自暗蛮的精锐队伍正在其中潜行,“鹰不渡”虽极其凶险,但却是通往帝国四号营地的一条捷径。 此次,这支暗蛮队伍就是要前往帝国四号营地执行刺杀任务。 只是在半途上,他们却碰到了一个少年。 或者说,那少年仿似一直就在那里等他们。 “林十二!” 几乎是第一眼,这支暗蛮精锐强者就齐齐认出了林寻。 毕竟,他们暗蛮的皇族少主赢雀、半步王者蛮九可都是被林寻所杀,他们焉可能认不出来? 正所谓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战斗在第一时间就爆发。 但仅仅半刻钟后,这一场突兀展开的战斗就结束,地上留下了一具具尸骸,而林寻早已飘然而去。 …… 金摩岭。 星坠地。 鬼涧峡谷。 ……在弑血战场不同的区域中,陆续上演着同样的血腥战斗,死去的巫蛮强者,有来自火蛮的、水蛮的、土蛮的、金蛮的……有启灵境强者,也有巫蛮力士…… 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死在了同一个人手中。 直至暮色降临。 这一场持续一天,横跨不同区域的战斗才落幕。 这让一直追随在林寻背后搬运战利品的帝国修者,皆长松了一口气,说实话,他们脑袋都被震惊发懵了。 尽管没有参与到战斗中,可光是跟随在林寻屁股后边搬运战利品,都让他们疲于奔命,有些吃不消了。 没办法,林寻行动时横跨的区域太多,并且一路斩杀的巫蛮强者也太多,让得他们纵然是清扫战利品,都不得不花费一番力气。 当消息传回帝国七号营地,整个营地都轰动了,许许多多的帝国修者被惊动,纷纷汇聚在军需处看热闹。 那里,正有一个个装满战利品的行囊堆积着,等待军需处的侍者清点军功。 由于战利品太多,连卢文庭都被惊动,亲自动手清点起来。 “他娘的,这小子哪里是去打仗,分明就是一个人跑去大扫荡了!” 一边清点,卢文庭一边爆粗口,眉宇间却尽是震撼和喜色,多日来,帝国营地中气氛一直阴沉沉的,紧绷而肃杀。 而林寻今日这一番举动,绝对会对鼓舞士气起到极佳的效果! 就在当天晚上,林寻的军功被统计出来,一下子惊呆了营地中所有帝国修者。 整整二十九个一等军功! 而林寻的名字,也一跃跻身“七号营地军功排行榜第九名”的位置! 要知道,前一百名的军功,可都积累了多年,才好不容易在这一份代表着荣誉的榜单上拥有了一席之地。 可林寻倒好,才刚来营地不到半年,所累积的军功就扶摇直上,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夸张速度,飞跃到了第九名之位! 当然,之前他击杀半步王者所获得的军功也被计算在了其中。 七号营地的修者皆振奋,士气大受鼓舞,对林寻的敬佩更是达到空前的地步。 直至深夜十分,连帝国其他七座营地的修者,也都知道了林寻干出的这一场“逆天战绩”,一时掀起了不知多少哗然声。 而在巫蛮阵营中,气氛却显得格外的阴沉,因为林寻今日的“壮举”,让许多巫蛮王者都被惊动。 最终,林寻的名字在血榜通缉令上的位置也发生了一个惊人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