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狐假虎威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七章 狐假虎威

?佘南明之所以愤怒,是因为原本是应该由他来杀死林寻的,可现在,明显不可能了。天籁 远处出现的那位浑身灿灿,伟岸无比的王者,名金朝水,是一名活了数千年岁月的老怪物。 在巫蛮阵营中一众蛮王中,金朝水也是数一数二的顶尖角色,能够与之比肩的,也唯有暗蛮诡灵王、雷蛮雷霄王等寥寥几位老怪物。 而今,金朝水出现,根本就不用想,佘南明就知道,此次杀死林十二的功劳注定落不到自己头上了。 “小杂碎,能够死在金大人手中,也算你的福分了!”佘南明声音透着一丝不甘。 而林寻此刻的表情却显得微微有些奇怪,之前刚开始瞥见金朝水时,他还兀自心悸和骇然。 可仅仅瞬间,他反倒安静下来。 这就显得有些反常。 佘南明也注意到了这一幕,禁不住愤然想到,刚才面对自己时,这小子还一副死不认命的架势。 而现在,面对一位王者时,直接就认栽了,一副坐以待毙,束手就擒的模样。 这么一对比,就显得太气人了! “小杂碎,你就这么认命了?这可让我很意外啊,传闻中你不是胆大包天,什么都不惧么?” 佘南明一肚子的不甘和恼火都化作了嘲讽,从口中宣泄而出,“原来,你也只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货色,真让人失望啊。” “先别失望。” 这时,林寻唇角竟泛起一抹讳莫如深的弧度,“相信我,待会肯定会让你满意。” 嗯? 佘南明一愣,旋即勃然大怒,都他妈什么时候了,这小子明明已经认栽,却依旧一点都不害怕自己,难道在他眼中自己一个半步王者就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佘南明感觉自己尊严很受伤,颜面很挂不住。 只是,正当他打算出手,狠狠教训林寻时,猛地眼珠子一瞪,差点从眼眶中掉出来,脸色更是在刹那间变得呆滞,一副如遭雷击的模样。 就见极远处地方,原本身影傲岸,灿然若一轮神日般的金蛮王者金朝水,不知何时起,身躯竟是一寸寸崩碎,血肉扑簌簌坠落! 这一幕就显得太过惊心动魄了。 无声无息的,一位恐怖无比的王者境老怪物,都不曾发出一语,就这样死了? 佘南明也并非没见过世面的雏儿,甚至,他作为半步王者,一生见多了各种各样的死亡情景。 可当看见眼前这一幕时,依旧惊得头皮发麻,亡魂大冒。 金朝水! 这可是金蛮一脉的一位老祖级的恐怖存在,传闻都已经开始探寻长生九劫的奥秘。 可现在,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死了? 佘南明都差点以为自己眼花了,根本就无法镇定,方寸大乱,浑身发寒。 “怎么会……怎么会……”佘南明神色呆滞恍惚。 而林寻则显得要镇定得多,他初开始也被震慑,可很快就察觉到了其中端倪。 直至金朝水无声无息死去,他已经彻底确定,这位金蛮一脉的王者早在自己前来之前,就被击杀了! 而杀死他的,正是碧落之箭! 林寻太熟悉碧落之箭的气息了,哪会猜不出,帝国阵营的第一女上将,拥有“嗜血女王”称号的赵星野,就在附近? 而这,也正是林寻能够保持镇定和从容的底气所在。 “现在,你不失望了吧?” 林寻扭过头,看着佘南明脸上的呆滞和震骇,心中不禁晒然,这老家伙肯定是被吓蒙了。 “这……这……” 佘南明艰难地吞了吞口水,他脸色大变,意识到不妙,说话时,竟是扭头就逃遁而去。 太吓人了! 一位王者就这么死掉,而作为半步王者的佘南明,又哪里敢再逗留? 只是,他内心兀自很惘然,金朝水这等王者,怎可能会无声无息地就这么死了? 这弑血战场中,谁又能如此轻易地击杀一位王者? 难道是桑林地深处的某个踏足圣道的恐怖生灵跑出来了? 佘南明越想越是不安和害怕。 “不对!” 他突然想起一件事,就在前些天,诡灵王等四位王者一起统驭大军,前往进攻那帝国七号营地时,也曾发生过类似事情。 当时,七号营地的长孙烈,凭借那一对可怖的弓箭,一举击杀青魂王,让得诡灵王他们还没有展开战斗,就被震慑,吓得撤军而逃。 “难道……” 佘南明心中一颤,“难道在这附近,还埋伏着一位帝国的王者,手中正握着属于那林十二的一对弓箭?” 不得不说,作为半步王者,佘南明的阅历和反应皆堪称卓绝,略一分析,就让他猜出一个接近真相的答案。 可惜,他此时才反应过来,明显已经晚了一步,就在他逃遁的前路上,不知何时起,出现了一个女人。 一个极度美丽的女人。 一袭黑色鹤氅,身段高挑、修长、笔挺,乌黑的秀发如瀑垂落,露出一张祸国殃民般美丽的面庞。 她的眸黑而明亮,唇红而莹润,肌肤比羊脂玉还光洁细腻,美得惊心动魄。 只是,当看见这个女人的第一眼,佘南明彻底崩溃了,就像看见了一位来自地狱的女魔皇,整个人面若土色,如丧考妣。 嗜血女王! 竟……竟然是她! 这是佘南明临死前最后一个念头,带着无尽的绝望和无助。 而此时,林寻已赶上前和赵星野汇合。 …… “你当诱饵,我来杀敌,争取再多杀几个巫蛮王者。” 略一寒暄,赵星野就提出一个建议。 林寻一怔:“这……能行?” “别妄自菲薄,你现在的名气可比我大多了,让巫蛮阵营恨得咬牙切齿,都派出王者来追杀你,在这等情况下,由你来担当这个大任,无疑是最合适的。” 赵星野笑得很妩媚,她身姿笔挺而绰约,有一种集雍容、美丽、肃杀和妩媚一体的独特气质,有万种风情,也有令人不敢亵渎的威仪。 “呃。”林寻苦笑,他还是头一次听到如此另类的称赞,连被追杀都成了一种本事,这绝对是破天荒第一遭。 不过最终,林寻还是答应下来。 …… 接下来的时间中,林寻不再藏匿身影,也不再小心谨慎,直接沿着战场,朝敌人大本营冲去。 一路上,不知有多少巫蛮强者被惊动,都差点不敢相信自己眼睛,这林十二不怕死吗? 他难道不知道,有真正的王者在追杀他? 简直太嚣张了! 那些巫蛮强者都愤怒了,认为这是一种赤果果的挑衅行为,视他们巫蛮如无物,狂妄到了极致。 林寻没有理会这些,碰到一些实力不堪的敌人,直接就被他三下五除二给砍了。 而一些实力更弱小的对手,他都懒得去追杀,放任他们逃走,以便让他们去通风报信。 让林寻有些惋惜的是,这一路上,却没让他再碰到真正的王者,连半步王者都没见到。 “呃,狐假虎威也不过如此吧?”林寻一想到自己此时的行为,神色就不禁变得有些异样。 不过怎么说呢,这感觉真的很爽啊! 这一刻林寻都恨不得是在紫禁城中,这样的话,完全可以直接杀上左家和秦家的大门。 有赵星野这位“嗜血女王”跟随,还不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当然,这终究是幻想,不切实际,林寻很快就晒笑,摇头不再想这些。 “报!那林十二孤身一个人,朝我们阵营这边杀来了!” “太嚣张了,这小子根本就没把我们放在眼中,若不将其铲除,我们巫蛮的颜面何存?” 巫蛮阵营中,一道道消息被飞快地传回来,引起了一场大轰动,也让那些巫蛮强者皆气得脸都绿了。 什么叫欺人太甚? 这就是了! 一个洞天境少年,却敢嚣张到一个人跑来他们地盘上撒野的地步,这可就太嚣张了。 “好好好!正愁没有机会杀了此子,没曾想,他倒是主动跑来送死了,走,杀了他!” 很快,就有一个个巫蛮强者怒气冲冲地离开营地,杀气腾腾地要去灭了林寻。 不过,他们到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出动的几乎都是启灵境以上的顶尖人物,不乏半步王者境的存在。 “呵呵,后生可畏啊,老夫倒也想看一看,此子究竟有什么能耐,竟敢孤身前来挑衅!” “小心有诈。” “无妨,这可是我们巫蛮的地盘!纵然有诈,也绝对不能容忍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跑来!” 最终,连一位王者也坐不住了,一脸的肃杀,离开营地。 与此同时,在距离巫蛮阵营数千里之外的一片区域中,林寻正立在一座山峰之巅,俯瞰着远处赶来的一些巫蛮强者。 他双手负背,神色平淡而从容,悠悠开口:“就你们这种货色,我这些天杀了不知多少个,早腻歪了,去去去,叫你们家大人来领死,我可不想再在你们身上浪费力气。” 这一番话语轻飘飘的,却字字清楚地响彻天地间,话中那毫不掩饰的讥讽和蔑视味道,气得那些巫蛮强者暴跳如雷,肺都差点气炸开。找本站搜索"cm"或输入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