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八章 惊世绝艳的一击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三十八章 惊世绝艳的一击

林寻的话语讽刺轻蔑味道十足,偏偏他言辞随意,神色平淡,那模样看在一众巫蛮强者眼中就显得太可恶了。 “人族小狗,你他妈嫌活得不耐烦了!还不赶紧滚下来受死!?”一个脾气暴躁的火蛮启灵强者大喝。 其他巫蛮强者也脸色阴沉,眸子中杀机毕露。 林十二! 这个若彗星般崛起的人族少年,这些日子带给他们巫蛮阵营太多的阴影和打击。 原本,这就已经是奇耻大辱,谁曾想,还不等他们复仇雪耻,这小子竟主动跑上门了。 并且,气焰极其之嚣张,浑然不将他们放在眼中,这就显得太可恨了。 “叫什么叫,有种滚上来受死,没种就别发声。” 林寻立在那孤峭山峰之巅,俯瞰着远处越聚越多的巫蛮强者,依旧一副轻慢而不屑的样子。 “你找死!” 那火蛮启灵强者暴跳如雷,被人跑上门挑衅,若再没有点反应,那可真是丢脸丢到家了。 轰! 他脚掌一踏大地,身影倏然腾空而起,抡起胳膊,猛地甩出一道火光萦绕的白骨飞轮,朝林寻立足的山峰削去。 其他巫蛮强者皆眼眸眯着,紧紧关注。 尽管被挑衅,他们兀自保持冷静,隐约感觉今日之事有些蹊跷,一个洞天境少年,虽说以往闯出了极大的凶名,可毕竟是孤身一人,却敢跑来他们的地盘上挑衅,这跟自投罗网有什么区别? 这小子是蠢货吗? 显然不是。 那么,他这种做法就有些不对劲了! “不知死活。” 山峰上,林寻嗤笑,也不见他动作,一抹雪亮近若透明的锋刃倏然掠出,犹如一柄飞灵仙刀,圣洁若梦幻。 喀嚓! 那一道白骨飞轮瞬间被斩为两半,爆碎为光雨飞洒。 嗖! 与此同时,那雪亮锋刃于虚空中轻轻一闪,噗的一声,刹那间而已,就将那腾空而起的火蛮启灵强者的咽喉割断。 太快了! 眨眼的功夫而已,若砍菜切瓜,刀斩一位启灵强者! 那些原本紧紧关注的巫蛮强者,心中皆狠狠一颤,眼瞳扩张。 哗啦~~ 一蓬猩红的血水从那死去的火蛮强者咽喉迸射而出,像暴涌的泉水瀑布似的,凄美而渗人。 之前,那些巫蛮强者还怒气冲冲,认为被林寻一人跑上门挑衅,无疑是一种耻辱。 可现在,他们却心头一冷,被这一幕惊到。 他们早已清楚,林寻以前之所以能陆续击杀半步王者,所凭借的乃是一对来历神秘的可怖弓箭。 换而言之,若非这一对弓箭,他们根本就不会忌惮林寻。 然而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却颠覆了他们想法,让他们始料不及! 没有那一对弓箭之助,这林十二依旧在一击之间,就干净利落地击杀他们这边的一位启灵强者,这…… 就显得太骇人听闻了! 场面一时有些寂静,还好在场这些巫蛮强者,修为几乎都在启灵境以上,不乏半步王者存在。 若换做其他强者,只怕早已被这一击惊得斗志崩溃,落荒而逃了。纵然如此,这些在场的巫蛮强者脸色依旧很阴沉和难看。 他们每一个,都堪称是巫蛮阵营中统领级的人物,属于中流砥柱,虽和王者境这种老怪物没法比,可也足称得上是“大人物”了。 可现在,他们这么多大人物在一起,非但没有震慑到对手,反倒被对方在眼皮底下轻松击杀他们的一名同伴,这让他们焉能不震怒? 了你们不行,偏偏要跳出来送死,能怪得了谁?” 山峰之巅,林寻轻叹,他双手负背,身影挺秀,一袭衣衫在风中猎猎作响,隐然有一种飘然出尘之气。 可他这般姿态,却让那些巫蛮强者感觉愈发可恶和嚣张了。 “小家伙,此地乃我巫蛮阵营,我实在好奇,究竟谁给你的胆子,竟敢孤身前来冒犯?” 一个半步王者踏出,神色冷峻,他来自木蛮,名青贺。 这是所有巫蛮皆感觉不对劲的地方,若非如此,他们哪会像现在这般按兵不动,早已冲出去围攻林寻了。 林寻斜睨了青贺一眼,道:“老家伙,你还是退下吧,就凭你,还不够资格跟我问话。” 嚣张! 此话一出,青贺这等半步王者都气得眼皮直跳,杀机毕露,恨不得一巴掌去拍死那站在山巅大放厥词的小混蛋。 其他巫蛮强者也气得差点暴走,半步王者都不够资格?这小子口气可真够大的! 这时,青贺怒极而笑:“管你是抱着什么心思,今天既然来了,那就给老夫留下吧!” 轰! 他踏步而出,眸光如刃,枯瘦的身影充斥上一股恐怖的气息,无形的杀机如潮水般将这片天地覆盖。 就在同一时间,另有三名半步王者也站出来,神色不善,从不同方向朝林寻逼近。 他们显得很谨慎和小心,认为林寻此来,绝非是故意送死,必然是另有后手。 故而,这时候纵然是对付林寻一个洞天境少年,他们非但显得很谨慎,并且一举出动了四位半步王者! 这若传出去,绝对会劲惊掉一地眼球,用这等阵容去针对一个洞天境少年,这在以往,谁见过这等事情? 山峰上,林寻静静地看着,眸子中带着一抹异色,心中却是有些不满,怎么到了这时候,还不见巫蛮中的王者现身? 当林寻刚想到这,就听轰的一声,天地间产生大动荡! 犹如风雷在激荡,更像神魔在怒吼,那恐怖的威势,令得全场巫蛮强者齐齐色变。 果然有阴谋! 青贺和其他三位一起出击的半步王者几乎同时止步,心中冷笑,还真被他们猜对了,这小子敢于孤身前来,果然是另有后手! 只是,很快他们就色变,惊得魂儿都差点飞出来。 视野中,一道黑色的光像绝世锋利的刃,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骤然迸射。 虚空被撕碎,化作乱流,发出尖锐刺耳的哀鸣。 这片天地,都陷入一种崩灭般的大动荡中,就像一个盒子,被那一抹黑色的光狠狠地洞穿、碾碎、快要倾塌和爆碎。 太可怕了! 恍惚之间,甚至能看见,极远处的地方,浮现出一道伟岸无匹的身影,脚踏日月星辰,弯弓动乾坤。毋庸置疑,那一抹黑色光是一支被激射而出的神箭,只是由于它的凶威太过恐怖,以至于造成了诸多充斥毁灭气息的异象出现! 不好! 青贺等一众半步王者以及在场的巫蛮强者,在这一刻都亡魂大冒,被彻底震慑,如坠冰窟。 在这等滔天凶威下,他们都根本兴不起任何抵抗、躲避的念头,也根本就挡不住! 这是怎样的一箭? 仿似能惊艳岁月时光,洞穿万古时空的壁障,令诸天星河都为之暗淡和沉沦! 只是,让他们所有人惘然的是,这一道黑色神箭,竟不是针对他们,而是在虚空中一闪,就朝他们身后的方向掠去。 那可怖绝伦的速度和威力,仅仅只是划破虚空所产生的声音,就震得那些巫蛮强者眼冒金星,神魂只欲裂开,一阵气血翻腾。 可他们顾不得这些! 几乎不约而同地,他们皆扭过了头。 如此惊艳的一箭,究竟要针对谁? 轰! 说时迟,那时快,当这些巫蛮强者心中刚浮现这个念头,就见身后极远处的地方,产生出一道恐怖的爆音。 那里犹如十万火山爆发,喷薄出滚滚蘑菇状的炽烈气流,冲上天穹,将云层都蒸发掉,虚空像被烧成了黑色的窟窿。 而在这一场惊世骇俗的爆炸中,却有一道身影在其中嘶吼,声音响彻天地。 那是一种临死前的凄厉大叫,透着无尽的愤怒、惊恐和不甘,更有一种说不出的惘然。 仿似根本没想到,他竟会就这样被射杀! 天地在震荡,气流乱窜,飞沙走石,即便相隔极远的距离,场中那些巫蛮强者依旧惊得呆滞在那,失魂落魄,两股颤颤,几欲彻底崩溃掉。 炎穹王! 根本就不必去推测,这些巫蛮强者就认出了那死去的身影,正是火蛮一脉的老怪物炎穹王。 当初在桑林地时,炎穹王曾身负重伤,但毕竟捡回了一条命,并且经过一段时间的休养,他的伤势已经愈合大半。 只是没曾想,他躲过了桑林地中的杀劫,却没躲得过这恐怖绝伦的一箭,被一击抹杀当场! 不管如何,这终究是一位王者啊,就这样死了? 全场鸦雀无声,被震慑在那。 就连林寻也不免心中震动,他修行至今,倒也见多了王者陨落的场景,可每一次见到,依旧让他无法平静。 毕竟,王者这种恐怖存在,无论是在帝国,还是在巫蛮一族,可都是定海神针般的巨擘存在,数目稀少,杀一个少一个。 可林寻算了算,抛去死在桑林地中的金珀王不谈,这一段时间中,光是巫蛮这边,就死掉了三个王者! 青魂王,是被长孙烈击杀。 而金朝水和眼前的炎穹王,则是被赵星野所击杀。 一下子死掉三个王者,这对巫蛮阵营而言,绝对是一个始料不及的沉重打击! “或许,也唯有这样,才能化解帝国营地当前所面临的凶险局势吧……” 这一刻,林寻彻底明白,也终于意识到赵星野为何要借用无谛灵弓和碧落之箭了。 —— ps:思路有些卡,第二更可能会有点晚。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