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负荆请罪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四十四章 负荆请罪

嘭!嘭!嘭! 金玉堂大殿中,响起阵阵破碎的声音,那些古家的族人已经动手,肆无忌惮,将大殿内最名贵的物品全都砸得稀巴烂。 “你们敢!” 古良彻底怒了,目眦欲裂冲上前要阻拦。 “你若敢动手,此地,必将流血成河!” 古庸眸子森然,不经意扫了一下远处,那里,站着一众被吓得瑟瑟发抖的金玉堂的仆从和侍者。 “你们……你们欺人太甚!” 古良气得浑身哆嗦,眼睛发红,那些仆从和侍者可都是无辜之辈,若因为自己而牵累他们遭难,他良心难安! 他越是这样,古庸越是得意,大笑道:“对付你这个小杂碎,哪有我们不敢做的事情?” 那些正在打砸金玉堂的古家族人也哄笑不已。 古良已经气得出离愤怒,脸色铁青道:“我说过,这金玉堂并不仅仅只是我和我父亲的,你们这么做,就不担心林家之主惩罚于你们?到那时候,只怕你们古家一起上,都承受不住!” 古庸脸色顿时一沉,冰冷道:“都他妈什么时候了,你还拿林家来威胁我们,若林家之主和金玉堂有所关联,为何这些天一直对此不闻不问?” 古良顿时哑口无言,只是脸色愈发难看了,看着自己好不容易才新开张的店铺,就这么被打砸掉,他心都刺痛不已,快要滴血。 “你就死心吧!” 古庸不屑鄙夷道,“若林家之主今日亲自来了,让我跪下磕头都行,但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现如今的紫禁城中,谁不知道林家之主乃绝世之天骄,威名赫赫,连上等门阀势力都不敢轻易招惹,似这般名满天下的耀眼人物,哪可能会和你这狗屁不通的金玉堂有所关联?” 前些天,他也曾带领一众族人前来砸场子,只是却被古良扯出和林家之主林寻的关系给吓到,最终仓惶而去。 只是很快他就注意到,面对金玉堂的遭遇,林家根本就没有一点反应。 于是,古庸顿时老羞成怒,认为自己上当了,于是带着族人又卷土重来。 刚开始,他也有些担心,所以在针对金玉堂时,采取的行动有所保留,不敢太过分。 可经过他多天试探,发现洗心峰林家依旧一点动静也没有,这让古庸终于确定,自己是上了古良的当。 这小杂种是在扯虎皮吓唬自己呢! 羞愤恼怒之下,古庸今天杀气腾腾而来,决定不再保留,要将金玉堂彻底给毁了,让古良这小杂碎灰溜溜的从紫禁城滚蛋! 也正是基于这种心思,古庸才敢说出如此底气十足的话语。 他此刻甚至很得意自己识破了古良的“谎言”,揭穿了这小子的“险恶用心”。 “你会后悔的。”古良神色木然,在他视野中,原本美轮美奂的金玉堂,此刻已经是满目疮痍,狼藉遍地,被破坏得不成样子,这让他心都在抽搐。 “后悔?” 古庸哈哈大笑,“我古庸做事,还不曾后悔过!” 噗通!噗通! 就在此时,那堵在金玉堂大殿门口,形成一道“人墙”的古家修者,竟是像遭受到远古蛮牛的冲撞,一个个像断线风筝似的飞起来,狠狠摔在大殿内,滚成了一大片。 惨叫声、哀嚎声随之响起。 “大胆!谁他妈敢阻扰我古家办事?” 古庸笑容顿时凝固,而后气得咆哮起来,有些气急败坏。 “你说只要我来了,你就跪地叩首,现在,你非但不跪,反倒还敢对我出言不逊,还真是好大的胆子。” 伴随着平淡的声音,一个身影挺秀的清俊少年,在一位老者的陪同下踱步走进了金玉堂大殿内。 “你是谁?” 古庸眼瞳一缩,神色有些惊疑不定。 正在打砸金玉堂的那些古家修者,也早已被刚才的动静惊到,此刻纷纷停下手中动作,将目光看了过来。 “你先跪下,再跟我说话。” 那少年自然是林寻,他瞥了一眼古庸,就懒得再关注,而是把目光看向了古良。 “我来晚了。”林寻有些歉然。 古良摇头,露出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道:“不算晚,起码在紫禁城中,咱们终于又相见了。” “你……你……你是……” 这一刻,古庸眼珠子猛地瞪大,似猜出了什么,一副活见鬼的模样,彻底傻眼。 噗通! 这时,林忠走上前,手掌轻轻在古庸身上一拍,后者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双膝骨头在瞬间就崩碎掉,疼得他脸颊都扭曲起来,倒吸凉气不止。 他不敢叫出声,因为他实在是被吓蒙了,额头冷汗淋漓,一副受惊过度的模样。 若他猜测是真,那么眼前那少年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 只是,古庸打破脑袋都想不到,这样一位名满帝国,有着“冠盖满京华”之称的绝世人物,怎么会和一个名不见传的金玉堂产生关联了! 那感觉就好像,天上的神龙,和地上的一只蝼蚁产生了联系,显得太过匪夷所思。 “没听到我家少爷的话吗,跪着说话!”林忠警告了一声,就双手拢在身前,站在了林寻身侧。 旁边,那些古家的修者也都被惊呆。 一老一少突兀而来,轻而易举破开挡在大殿前的“人墙”,而后仪态从容若闲庭信步般走入大殿,那种无形的气势,让得他们都被震慑。 尤其是当看见古庸这位洞天境强者,竟被随便一巴掌就拍跪在地上时,那些古家修者心都颤粟起来,脸色大变,这次……好像真的踢到铁板了! 而在金玉堂外,早已围拢了许许多多看热闹的修者,其中不乏一些厉害角色。 当看见古家这些修者刚才还嚣张得鼻孔朝天,一个个明目张胆地打砸人家店铺,现在却像土鸡瓦狗般被摧垮和震慑,这些围观的修者皆不禁暗暗心惊。 谁这么大胆子,竟敢插手古家的行动? 尽管古家不如七大上等门阀那般显赫,可好歹也是帝国中等门阀势力中的一个。 往常日子里,可从不曾被人这般对待过! 旋即,就有眼尖的修者认出什么,禁不住失声道:“老天,是林寻,时隔半年之久,他再度现身了!” 一石惊起千层浪,金玉堂外顿时哗然一片,终于意识到,怪不得那少年敢如此对待古家族人了,原来,是这位凶横无比,名动天下的少年天骄来了! 这一下,古家可真是踢到铁板了! 许多修者禁不住幸灾乐祸。 而一些对林寻推崇之极的修者,甚至忍不住纷纷主动请缨起来。 “林寻公子,是否需要我等帮忙?” “这些古家族人欺人太甚,大庭广众之下,竟干出如此恶劣的事情,简直是人神共愤,林公子,我等愿助你一臂之力,一起铲除了这些丧尽天良的恶徒!” 听到大殿外噪杂的声音,跪在地上的古庸都差点晕厥过去。 他哪能想到,已经如此谨慎了,没曾想,到头来还是栽倒在一个“谎言”上。 不对! 这他妈根本就不是谎言啊! 一想到这,古庸直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居然真的惹出了这位洗心峰的林家之主。 一想到这位“狠人”以往在紫禁城中干出的一些凶残事迹,古庸想死的心都有了,根本找不出词汇来形容此刻的心情。 惶恐? 惊惧? 懊悔? 或许统统都有。 总之,此刻古庸的脸色很惨淡,如丧考妣。 “我记得上次我们俩在烟霞城相见时,差不多也是类似的场景,怎么到了紫禁城,又发生这样的事情?” 林寻没有理会其他的,目光只是看着古良。 “这就说来话长了。” 古良叹了口气,“这些事,其实牵扯到我父亲和古家的一些恩怨,都是陈年旧事了,原本我以为,我和父亲已经足够隐忍和退让,却没曾想,直到现在,古家依旧不打算就此罢休。” 两人在一旁闲聊起来,视在场其他人如无物。 可越是这样,就让古庸和那些古家族人内心愈发惶恐和不安,这种命不由己,等候处置的滋味,让他们都几欲崩溃掉。 而在金玉堂大殿外,聚拢的人群却是越来越多,皆是听说林寻现身于此,赶来看热闹的修者。 没办法,林寻已经沉寂半年不曾现身,这样一个绝世天骄的动静,本就极受关注,而今,他竟出现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商行内,可想而知引起的轰动何等之大。 “老朽古天章,率一众族人前来负荆请罪!” 没多久,金玉堂外,响起一道苍老的声音。 堵在金玉堂外看热闹的人群被分开,就见一位耄耋老者,带着一众男女匆匆而来,最终伫足在金玉堂外,齐刷刷躬身行礼。 这一幕顿时让许多修者震惊,因为他们认出,那老者古天章,赫然是古家当今家主! 这可是一个中等门阀势力的主宰者,在一般修者眼中,绝对堪称是权柄滔天的大人物。 同样,在古天章旁边的一众男女,也皆是古家的实权人物,有长老,也有执事,不乏一些名贵角色。 可现在,他们却在古天章的带领下一起前来,请罪于金玉堂大殿之外,那等一幕,可想而知有多震撼!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