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美人之怨 - 天骄战纪

第七十四章 美人之怨

同样的夜晚,石鼎斋。 幕晚苏刚参加了一场宴会返回,宴会是各大商行的老板联合承办,只有东临城最顶尖的商会势力脑才能参与其中。 幕晚苏本以为是有什么大事生,谁曾想整个宴会上,讨论最多的话题就是金玉堂。 这个以往名不见经传的商行,这两天闹得整个满城风雨,到处都是议论声,尤其是今天,因为一柄“爆炎刀”,让得一众商行脑都无法保持镇定,纷纷聚拢一起,共商对策。 东临城本就不大,地盘势力早已被瓜分得一干二净,如今又冒出来一个金玉堂欲要虎口夺食,这自然是其他商行无法容忍的。 可遗憾的是,这一次宴会上并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对策,想想也是,这些商行都各自有各自的盘算,没有足够的利益,怎可能让他们站在统一战线? 最重要的还是,这金玉堂冒出来的太突兀了,短短两天就闹出这般大动静,让得其他商行都来不及去防备,想要阻止其崛起时,明显已经晚了一步。 幕晚苏对打压金玉堂不感兴趣,她很清楚,在吴氏商行、聚宝轩、沉金记这三大本土势力眼中,她背后的石鼎斋只能算外来者,存在着极为残酷的竞争关系。 故而幕晚苏可没心思掺合到这种事情来。 返回石鼎斋,抵达自己住处时,幕晚苏不禁一怔,看见那里早已等待着一个人。 “王麟,可是生了什么事?”幕晚苏问道。 那人正是王麟,看见幕晚苏,他神色不禁有些复杂,道:“晚苏小姐,您可听说了今日生在金玉堂前的事情?” 怎么又是这金玉堂! 幕晚苏黛眉一蹙,心不在焉道:“知道,怎么了?” 王麟深吸一口气,试探道:“那晚苏小姐可知道,那炎灵刀的来历?” 幕晚苏顿时露出感兴趣的神色,把王麟请进自己房间入座,然后这才说道:“莫非你已知道了炼制此灵器的主人?” 经过今晚宴会上的事情,幕晚苏也不免好奇,能够那炼制出如此独特的爆炎刀的灵纹师究竟是何方神圣。 ` 因为威力的提升,此刀甚至被冠上一个新名字炎灵刀,这对一位灵纹师而言,可是了不得的荣耀。 和其他商行的脑一样,幕晚苏心中同样也在盘算,若能找到这位神秘的灵纹师,一定要用尽一切手段把他拉拢进石鼎斋! 王麟摇了摇头:“我不知道这炎灵刀的炼制者是谁,但我却知道,这炎灵刀是谁卖给金玉堂的。” 幕晚苏精神一振,清眸明亮:“哦,你且说来听听。” 王麟见此,犹豫片刻,才低声道:“晚苏姑娘,你还记得昨天林寻前来的事情么?” 幕晚苏不悦道:“这种时候,提起那小子作甚?难道……” 猛地,她似意识到什么,玉容骤然一变,失声道:“你说的该不会就是林寻这小兔崽子吧?” 王麟苦涩点头。 见此,幕晚苏原本振奋的心情顿时消失不见,莹润娇艳的面庞上阴晴不定,许久才说道:“你是说,他昨天前来石鼎斋要出售的灵器,就是这柄闹得全城轰动的炎灵刀?” 王麟虽看出幕晚苏情绪有些不对劲,但最终还是点了点头:“不错,这把刀我昨天亲自鉴定过,今天又在金玉堂中确定了一下,绝对不会有错,就是林寻昨日所带来的那把刀。” 砰! 幕晚苏手中的茶杯被捏碎,饱满而诱人的胸口剧烈起伏,可见她此刻内心情绪波动何等之大。 的确,她根本没想到竟会生这等巧合事情,昨天才刚得意的把一个让她记恨已久的小混蛋驱逐出去,彻底划清界限。 然后今天就获知那小混蛋居然就是帮金玉堂一炮而红的幕后之人! 最为要命的是,若昨天不是她做出的决定,那一把独特的炎灵刀就将是属于石鼎斋的! “你怎么不早说?”幕晚苏有些不悦,冷冷看了王麟一眼。 ` 王麟苦笑:“我昨天已和林寻商定好价钱,可晚苏小姐您态度坚决,我也只能……” 幕晚苏恼道:“你昨天可没说那把炎灵刀很厉害!” 王麟被训斥的心中委屈,辩驳道:“昨天我跟您说过呀,当时您可是说过,一柄爆炎刀而已,就是再独特,也不算什么。” 幕晚苏一怔,这才猛地想起,自己昨天好像的确说过这种话,心中也不禁一阵憋屈。 对于炎灵刀,她倒是不在意,她在意的是这把炎灵刀究竟是哪一位灵纹师炼制的! 能够炼制出这般灵器的灵纹师,若能请进石鼎斋中,那以后绝对能给石鼎斋带来不可估量的天大好处! 而很显然,林寻既然拥有此刀,必然也肯定知道此刀的来历,可偏偏地,她幕晚苏却亲手葬送了这一切…… 想到这,幕晚苏心中也不禁暗自后悔,早知如此,就不该昨天就跟那小子翻脸。 “这混蛋小子,简直太气人了!” 幕晚苏暗自腹诽,她终于现,自己每一次碰到这小子,的确就会倒大霉,就像昨天,原本还以为自己出了一口恶气,谁曾想,今天报应就换回来了。 难道这小兔崽子是自己的克星不成? 幕晚苏一阵头大,一腔邪火无处泄,让她明艳美丽的面庞都带上一抹怨气。 王麟见此忍不住说道:“晚苏小姐,其实这也算是一件好事,如今的东临城中,或许只有金玉堂和我们才知道,这炎灵刀来自林寻,这就是我们的优势,只要我们找到林寻公子,肯定可以找出炼制炎灵刀的神秘灵纹师,若是能第一时间把这位灵纹师请进石鼎斋,那可是天大的幸事!” 幕晚苏迟疑道:“你是说要我跟那小子冰释前嫌?” 王麟一愣,道:“晚苏小姐,您难道和那位林寻公子有什么深仇大恨不成?” “没有。”幕晚苏摇头,的确没什么深仇大恨,仅仅只是……个人恩怨而已! 王麟笑了:“既然如此,明日我代晚苏小姐您出面,去跟林寻公子见一面,相信只要付出足够的诚意,对方应该不会再计较此事。” 幕晚苏想起自己要跟林寻低头,心中的邪火就蹭蹭直冒,黛眉一挑,断然挥手道:“不必了!” 王麟顿时呆住。 幕晚苏冷冷说道:“这林寻只有真武五重境修为,又刚刚从偏远之极的绯云村中走出来,凭他这等身份,哪可能结交到那位神秘的灵纹师?我看那把炎灵刀,或许只是他偶然得之,根本不值得在他身上多费力气。” 王麟忍不住道:“可万一……” 幕晚苏道:“即便万一这小子和那位神秘的灵纹师真的有关系,以后再去处理这件事也不迟,我们当务之急还是静观其变,看一看这件事中,林寻究竟扮演着什么角色。” 说到这,幕晚苏已经恢复往日自信,想让她幕晚苏低头?不可能! 王麟心中一叹,有些意兴阑珊,不再多说,起身告辞。 “你从明天就派人去盯着那林寻的一切动静,看一看他每天都和一些什么人接触的,或许可以从中找出那神秘灵纹师的线索。”幕晚苏吩咐了一句。 王麟点了点头,就转身而去。 两人交谈的一切都围绕着“神秘灵纹师”,只是恐怕根本想不到,这位神秘灵纹师就是林寻。 其实想一想也是,林寻才真武五重境修为,哪可能炼制出灵器? 在紫曜帝国以往的历史中,倒的确有以真武境修为就可以炼制出灵器的灵纹师,但那些人堪称是凤毛麟角,少之又少,数十数百年也不见得出现一个。 林寻可能是这种旷世难见的灵纹师吗? 无论是幕晚苏,还是王麟皆都不会相信。 更何况,这炎灵刀可是极其独特,居然能够在极其普通的人级下阶灵器中暴增两成的威力来,这哪可能是一个真武境少年能办到的?只怕连寻常的灵纹大师都办不到! 所以在潜意识里,不止是幕晚苏二人,就连金玉堂古彦平,也都把那神秘的灵纹师和林寻当做了两个人。 王麟离开了,幕晚苏心中却莫名有些烦躁,林寻的身影就像阴魂不散般,不时在脑海中闪现。 幕晚苏咬着饱满莹润的红唇,娇艳的玉容在灯光下变幻不定,时而咬牙切齿,时而皱眉愁,时而怔怔出神…… “这小兔崽子,绝对是上天派来折磨人的!” 最终,幕晚苏出一声幽幽叹息。 …… 夜色中,林寻再次炼制了一柄炎灵刀,同样一次就成功,只是相较于前两次,他心中已没有多少惊喜。 唯一让他满意的是,昨夜点亮了识海第二颗魂星之后,他的感知之力明显提升了一个层次,敏锐而坚韧,在篆刻灵纹图案时,变得愈得心应手起来。 没多久,夏至也从夜色中返回来,见林寻已坐在床上静心修炼,她也没打扰,自己烧了热水,洗漱之后就躺在床上,看着林寻那棱角分明的侧脸,想着心事。 刁胖子送来的有关吴氏宗族的情报,夏至也看了,她知道此事对林寻而言有些棘手,她已经决定要做些什么。 只是就在此时,林寻却突然睁开眼睛,说道:“我不反对你在这片区域中战斗,但关于吴氏宗族的事情,我已经有了计划,所以不能允许你去冒险。” 他的神色异常之认真,甚至有些严峻。 夏至睁大漆黑弯弯的月牙眼,怔怔看了林寻许久,轻轻嗯了一声,闭上眼睛,只是心中却微微有一丝异样,他……竟已懂得我在想些什么? 夏至自己都没现,在她莹润的唇角莫名地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似乎很开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