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来自通天剑宗传人的挑战书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四十五章 来自通天剑宗传人的挑战书

金玉堂外,鸦雀无声。 围观看热闹的修者虽多,可当看见古天章这等权柄滔天的大人物带着一众古家高层前来,摆出一副负荆请罪的低姿态,谁能不震惊? 以前,紫禁城中关于林寻的传闻多不胜数,关于他的传奇事迹,更是妇孺皆知。 可这些毕竟是传闻,而当看见这一幕时,在场那些修者这才终于彻底意识到林寻的威势有多强盛! 一个中等门阀势力的主宰者,亲自登门道歉,无形中更映衬出了林寻如今在紫禁城中的威势是何等惊人。 金玉堂内,跪在地上的古庸彻底崩溃了,连家主都闻讯而来,亲自道歉,这让他意识到,这次真的闯了弥天大祸! 纵然今日能逃过一劫,以后在古家中也注定再没有自己立足之地! 一想到这,古庸都差点哭出来,他哪能想到,只是针对宗族中一个弃子而已,怎会惹出洗心峰之主这样一位冠盖紫禁城的狠角色? 而那些跟随古庸一起前来的古家族人,此刻也都是一副惴惴不安,如丧考妣的模样。 刚才他们还耀武扬威,肆意打砸金玉堂,一派嚣张无忌的姿态,可现在,就像霜打茄子一样,彻底蔫儿了。 “正主来了,你打算如何处置?” 林寻随意瞥了一眼大殿外的古天章等人,就将目光看向古良。 古良此刻也微微有些怔,他同样有些震惊,自始至终,林寻根本就没有多说什么,也没做什么,可现在,古天章却率领古家高层亲自登门道歉来了! 这让古良都有些难以适应,半响才终于意识到,如今之林寻,早已和自己所认识的林寻彻底不同了! “我” 古良张口欲言,却见大殿外的古天章等高层大人物,眼睛都齐齐看向他,目光中竟隐隐有焦灼乞求之意。 这让古良一时竟有些恍惚。 归根究底,他同样也算古家族人,只是当年被驱逐出宗族罢了。 以往古天章这些族人尽管让古良痛恨无比,可也不得不承认,他们太强大了。 可现在,当看见这些“大人物们”却一个个用哀求的姿态看着自己,这种喜剧般的变化,让古良都一时难以相信。 林寻看出了古良的犹豫,说道:“若有化解不开的仇恨,就让我帮你处置此事” 当听到这一句话时,大殿外的古天章等人心中猛地一紧,脸色微变,若让林寻这凶残无比的少年魔神动手,那他们古家就是拼尽所有,只怕都占不到一丝便宜! 让他们暗自庆幸的是,不等林寻说完,就被古良打断:“让我来处理吧。” 一句话,让古天章他们顿感轻松,感觉就像解脱了一样,如释重负。 也在此时,林寻目光看向了他们,神色虽平静,却让古天章他们一个个心中一颤,纷纷低头,竟不敢面对林寻的目光! “这金玉堂,本就有我的一份,如今却被你们的人砸得面目全非,我希望你们会拿出一个让我满意的交代。”林寻随口道。 古天章满头大汗,连忙道:“请林公子放心,此事我古家定会十倍百倍补偿,对行凶之人严惩不贷!” 说完,他内心不禁涌起一抹恚怒,只恨不得现在就拍死古庸等人,惹谁不好,偏偏去惹林寻这小魔头! 难道不知道左、秦两大上等门阀势力,都被这小魔头打击得灰头土脸,最终不得不狼狈认栽? 不说这些,就凭当今大帝对这小魔头的垂青,这紫禁城中,谁他妈嫌活得不耐烦了,去惹这小子? 可偏偏地 这些混账却不长眼! 一想到这,古天章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林寻见此,知道古良肯定已经没有了聚会聊天的心思,当即告辞,道:“等你处理了这些事,就来洗心峰找我,咱们一起好好吃顿酒。” “好!” 古良痛快答应下来。 林寻不再耽搁,当即和林忠一起告辞离去,自始至终,不曾看过古天章等人一眼。 而在金玉堂外,一众看热闹的修者见林寻走出来,连忙都涌上前纷纷热忱寒暄起来。 “林寻公子,我等对您仰慕已久,不知能否和您一起吃杯酒?” “林宗师,我是来自西南行省的一名灵纹师,请问您还收徒吗?” 这些修者目光火辣辣的,皆很热切,神色间尽是推崇,熙熙攘攘地围拢在林寻去路上,场景显得很壮观。 “林公子,听闻听闻您至今还不曾婚配?” 甚至,一些妙龄少女也鼓足勇气上前,含情脉脉地拿出贴身携带的玉佩,红着脸要送给林寻。 林寻顿时有些吃不消,还好有林忠在,帮他保驾护航,这才从热情的人群中挤了出去。 而古天章等人看见这一幕,心中皆不禁慨然,公子世无双,冠盖满京华,看看这一幕就知道,这名衔可真不是吹出来的! 当古天章目光不经意地扫过远处的古良,心中忽然一动:“若是能利用好今日之事,说不准还可以转祸为福,攀上林家的关系” 一想到这,古天章深吸一口气,摆出一个和善的笑容,走入金玉堂,叹息道:“古良,这些年咱们古家亏待你和你父亲了,唉,我这个当长辈的,心中可着实很惭愧” 古良和古家之间的内部恩怨,林寻已不打算插手,他相信古家既然知道了自己和古良的关系,就绝对不敢再有任何对古良不利的心思。 只是,当林寻坐上宝辇,刚准备要返洗心峰时,却见一个模样俊秀的少年郎挡在了自己的宝辇前。 “你就是林寻?” 这俊秀少年穿着一身素色道袍,长盘髻,看起来很年轻,十多岁的样子,浑身有一股灵秀出尘气。 只是他眸子中却带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傲意,连说话都直呼林寻之名。 “这是谁家的小家伙,你怎么说话呢,快快闪开,莫要挡了林公子的路!”旁边一些修者很不满,纷纷出言呵斥,认为这少年太过没礼貌了。 俊秀少年屹立在那,纹丝不动,唇角挂着一抹弧度,不为所动,直接将这些呵斥无视了。 “不错。” 林寻点头,他敏锐察觉到,这俊秀少年身上的气息很不寻常,有一种独特的韵味。 “我叫晨风,来自通天剑宗,我家主人乃内门真传弟子青蛰。” 俊秀少年自我介绍,很显然,他只是一个侍从之流,可他神色却显得很平静,有种内敛的自负,显得底气十足。 通天剑宗! 林寻心中一凛,嘴上却道:“哦,你找我何事?” 与此同时,附近的修者也都心中惊疑,意识到了不对劲,一些老辈修者更是脸色微变。 因为他们可都清楚,通天剑宗乃是古荒域界中一座古老无比的道统,底蕴之雄厚,足可以俯视整个帝国修行界! “我遵主人旨意,特向你下一道战书。” 晨风拿出一个密封的金色信笺,隔空一弹指,就递了过来,这种动作可谈不上有礼貌了。 只要不傻,都能感受到,这晨风有一种隐藏的傲慢,纵然他只是一个仆从,却不曾将林寻看在眼中! 这让在场许多修者心中不舒服,皱眉不已,林寻如今可是名满天下的绝世天骄,有着诸多彪炳战绩,可现在却被一个侍从轻慢,这态度就显得很有问题了。 却见林寻不以为然地笑了笑,道:“去告诉你主人,我很忙,没空和他玩这种无聊的游戏。” 说话时,就见那一道密封的战书倏然一闪,又倒飞了去,轻飘飘落在那晨风脚下。 而林寻则早已登上宝辇中。 “林寻,你不是号称冠盖满京华吗,怎么连我家主人的挑战都不敢接下?” 晨风并未动怒,只是看着宝辇,声音带着一抹若有若无的不屑。 “走。” 林寻都懒得理会此人,吩咐林忠驾驭宝辇离开。 “小家伙,若你敢挡道,我不介意杀了你!” 林忠眸子冰冷,扫视晨风。 说着,宝辇启动,朝远处驶去。 晨风本欲阻拦,可当碰触到林忠那决然冰冷的眸子,他顿时眼瞳一缩,最终止步在那。 “林寻,忘了告诉你,这个挑战,你不接也得接。等着吧,我家主人决定的事情,谁都不能拒绝!” 晨风朗声开口,声音之大,让附近修者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皆意识到事情变得很不对劲。 挑战而已,本就可以拒绝,可现在,听那晨风的意思,其主人是决意要去和林寻对决了! 一个来自古荒域界通天剑宗的内门真传弟子,却执意要这么做,这明显是来者不善啊! 就在当天,紫禁城轰动,皆在传扬林寻沉寂半年之后,现身于金玉堂的消息。 同时,关于通天剑宗弟子青蛰下战书挑战林寻的消息,也不胫而走,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各大势力皆被惊动,开始关注起来,谁也没想到,消失了半年之后,林寻才刚一露头,就已引了这样一场大动静。 通天剑宗的传人竟要挑战林寻,这绝对一桩大事! 许多势力纷纷行动起来,开始打探这“青蛰”的消息,不打听不知道,一打听吓一跳。 这青蛰的来历和底蕴之强大,完全出乎了所有人意料! ps:有急事,今晚一更。 看无防盗里面小说更新速度快、广告少、章节完整、破防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