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八章 应战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四十八章 应战

最终,林寻答应下来。 没办法,赵泰来都抬出了赵景暄,他若再不应允,那可就显得太怂包和怯懦了。 更何况,赵泰来说的也没错,被一个通天剑宗的传人堵在自家门前挑战,若是一味地不理会,反倒会令天下人小觑。 …… 洗心峰山门前。 青蛰自顾自地饮酒品茗,神色从容淡然,那种岿然不动的姿态,愈发显得他不凡了。 远处,顾东亭见到这一幕,捻须含笑,眸子中带上一抹欣赏。 顾东亭就是此次前来紫曜帝国的通天剑宗长老,一位真正的生死境王者,实力深不可测,地位也是超然无比。 他仪容干净整洁,须发如霜雪,肌肤却莹润白净若婴儿,手执一拂尘,随意立在那,就给人高山仰止的巍峨气势。 “这位青蛰小友不愧是通天剑宗的真传门徒,气度闲适,龙章凤姿,风采照人。” 旁边,有大人物感慨不已。 “不错,似青蛰这般年轻一代翘楚,就宛如天上之大鹏,也只有通天剑宗这般古老道统,才能培养出如此杰出的俊杰。” 赞赏声此起彼伏的响起,在顾东亭身边,伴随着一众大人物,皆是来自左家和秦家的权贵角色。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林寻自以为在帝国年轻一代中可以冠盖群伦,岂不知道,在古荒域界眼中,他就好比井中之蛙!” 也有大人物冷哼,对林寻表示不屑。 说起来,对于此次青蛰堵上门去挑战林寻,最高兴的无疑是左家和秦家这两大上等门阀。 在以往,因为一个林寻,闹得他们左、秦两家灰头土脸,不得不忍气吞声。 而现在则不同了,青蛰可是通天剑宗的真传弟子,一身修为堪称绝世,在前些天的皇室宴会上,甚至压得一众大人物都抬不起头。 在这等情况下,左、秦两家的大人物巴不得青蛰能狠狠打压一下林寻的气焰,若能将其废掉那就更好不过了! 顾东亭只是听着,笑而不语,显得很矜持。 “快看,林寻出来了!” 远处忽然响起惊呼声,引起全场关注,目光看过去,就见一个身姿挺秀的少年,正从洗心峰山门内踱步而出。 赫然是林寻。 全场皆震动,许多人本以为,林寻不会随随便便现身应战。 毕竟,这一场挑战实在太过危险,一旦落败,对林寻的威望会形成极大的打击。 故而当林寻出现时,才会令场中变得轰动。 “他竟真的要应战?” 一些修者忧心不已,那青蛰的可怕,早已传遍了紫禁城,连衍轮境圆满地步的大人物,都无法挡住他的三剑,林寻又怎可能是其对手? “这样也好,与其被人堵在门前,憋屈地隐忍,倒不如痛痛快快一战,让那青蛰尝尝我们帝国修者的厉害!” 也有人振奋,对林寻有着盲目的自信,以往发生在林寻身上的辉煌战绩太多了,既然林寻敢出现,必然是有底气而来。 至于左、秦两家的族人,此刻皆睁大眼睛,似有些不敢相信,可旋即都亢奋起来。 他们可巴不得看到林寻身败名裂时的下场! 林寻出现了,一时间,外界风云激荡,无法平静了。 从青蛰发出挑战书的时候,这一场对决就引起了整个紫禁城轰动,吸引了不知多少大势力注意。 一个是通天剑宗的真传弟子,曾于三剑之内,力压一众帝国衍轮境大人物,战力卓绝,堪称绝世。 一个则是有着“冠盖满京华”之称的帝国少年,在他身上同样有着诸多耀眼无匹的光环。 可想而知,发生在这两者之间的对决一旦上演,会是何等惊世了! …… 当看见林寻出现,青蛰正自饮酒,他先是微微一怔,似有些讶然林寻会这么快就现身。 旋即,他神色就恢复波澜不惊,将手中酒杯搁在案牍上,长身而起。 仅仅只是一个起身的动作,却在刹那间,让全场变得寂静,所有的目光都投注过来。 青蛰腰脊峻拔,身姿修长轩昂,灿然的银发带着晶莹的光泽,他称得上是俊美之极,肌肤白皙,眼瞳若青色的宝石,当他起身而立时,整个人如同一杆标枪般,雄姿慑人。 哪怕就是对青蛰看不顺眼的修者,都不得不承认,这家伙的卖相太好了,一看就是那种注定要大放光彩的天骄之辈。 而一些老一辈修者则一个个神色凝重,和之前闲坐时候不同,此刻的青蛰,有一种内敛的锋芒,令人心悸。 “小心一些,这家伙的剑道造诣极其可怕,并且其本体乃是上古青鹤一脉的嫡系后裔,觉醒有天赋秘法。” 赵泰来在后方提醒。 林寻嗯了一声,就踱步从山门前走下,他黑发长腰,周身肌肤若玉石般晶莹,流动灿灿光泽。 他步伐不疾不徐,身躯挺秀飘逸,有一种绝尘的超然味道。 “此子倒是不俗。” 远处,顾东亭有些讶然。 “不俗归不俗,就是太狂了,目中无人,品行败坏。” 左、秦两家的大人物都微微有些不舒服,他们对林寻可一点好感都没有,相反,都恨不得林寻赶紧死掉。 顾东亭微微一笑,道:“原来如此,那倒是可以趁此机会,让青蛰好好磨一磨他的傲气和狂骨。” 不过。” 左、秦两家的大人物皆欣喜不已。 远处,青蛰眸子灿灿,凝视着在十丈外伫足的林寻,道:“你这时候出现,莫不是沉不住气了?” 他言辞平淡,神色非常平静,眸子冷冽而慑人,有一种俯视的味道。 “在场并不止你一人,我可不能让大家久等了,以免浪费他们的时间。至于你,还不至于影响到我的心境。” 林寻同样也在打量青蛰,连他也不得不承认,仅从外表和气息上判断,这家伙的确显得很不一般。 纵然是灵宝圣地的萧然、苏星风、湮魂海深处的各族绝顶圣子,都略逊此人一些。 不过这也正常,这家伙终归是衍轮境修为,早已超出洞天境范畴,又是来自通天剑宗的真传弟子,拥有这般风采也在情理之中。 “听说你踏上了绝巅最强道途,今天,我便来见识见识,为了表示公平,我会压制一部分力量,以免被别人嗤笑我欺负你。” 青蛰说话时,眸子中若有闪电流窜,唇角噙着一抹若有如无的弧度,那平静的外表下,是一种绝对的睥睨和自负。 这让全场震骇,许多修者脸色阴晴不定,压制自身力量来和林寻公平一战? 青蛰此举无疑显得很强势,也可以看出他的底气何等之足了。 “是吗,对决之前,我倒是很好奇,你就不担心今天血洒当场,毙命于此?”林寻问道。 “狂妄!” “不知死活!” 远处,左、秦两家的大人物都差点被气笑了,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竟还像以前那般狷狂,难道他真以为青蛰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你们说的不错,此子的确很狂。” 就连顾东亭,都微微皱了皱眉,神色变得有些冷淡。 “看起来你很自负,不过过度的自负就是愚蠢了,尤其是在我面前,凭你可真不够资格说这种话。” 青蛰显得很平静,他以一种审视的目光看着林寻,有一种慑人的气息在扩散。 他发丝晶莹,银灿灿流溢神辉,体内气血轰鸣,恐怖无比,让这片天地都产生颤动。 他这一番言辞就显得很轻蔑,让帝国修者那边皆露出怒意,同时内心又有些忧虑,这青蛰底气太强了,让谁能不为林寻担心? “既然这样,不如我们赌一下,若你败了,就如实回答我两个问题,如何?”林寻笑得很平淡。 青蛰眉头一皱,神色依旧很平静,只是眸子愈发冷冽了,他以一种近乎俯瞰的姿态看着林寻,道:“若你败了又如何?” “任凭处置。”林寻毫不犹豫道。 闻言,全场帝国修者皆震动,这简直和签生死状没什么区别了,林寻他就一点也不担心? 极其罕见的,青蛰笑了,只是笑容却很冷:“原本,我并没有打算杀了你,可现在,既然你执意寻死,那我便成全你!” 这一番话也说的极其霸道,是一种绝对的倨傲和自负,无论是谁与他为敌,当听到这番言辞时,只怕都会很不舒服。 而在顾东亭眼中,却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青蛰拥有这种底气和资本! 林寻笑了笑,道:“那就战吧。” 青蛰哦了一声,他浑身发光,能够敏锐察觉到,他的气息比之刚才,却是弱了一筹。 显然,正如他所言,他不屑依仗修为去欺负林寻,故而压制了自身的力量! 轰! 下一刻,大战爆发。 青蛰大步而出,衣袂飘舞,一头银色长发飞扬,身影若一道神虹冲出,刹那间消失原地。 当再出现时,他已来到林寻身前,掌指扣成一个手印,缭绕灿灿锋利的青霞,劈手砸来。 空气轰然爆炸,被这手印硬生生碾压出一道真空痕迹,简直快要把一座大山给轰碎。 其他一些洞天境修者若在此,定然挡不住这一击,会被这一击打爆,尸骨无存!

上一篇   第七百四十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