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负伤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四十九章 负伤

青蛰甫一出手,那种凌厉、决绝、雷霆般的可怖手段就震惊全场,令诸多帝国修者心惊。 显然,他是要强势镇压林寻,以强势睥睨的姿态将林寻踏在脚下! 林寻没有闪避,右掌挥出,施展狴犴印,向前轰击,宛如一头狴犴神兽腾空而起,声势同样惊世,让空气爆鸣。 轰! 此地若山崩地裂,碰撞声若九天雷鸣,隆隆作响,震得人耳膜刺痛,气血翻滚。 帝国修者皆紧张无比,为林寻担忧,怕他挡不住青蛰的凌杀一击,毕竟这家伙着实太可怖了。 至于左、秦两大门阀的族人则带着笑容,很轻松和亢奋,都不认为林寻是青蛰的对手,因为彼此实力悬殊太大。 唯独顾东亭静默不语,他心中很清楚,若那少年真的已踏上绝巅道途,必然不会轻易被镇压。 战场中,神辉崩开,剧烈震动,仿佛两座火山在对撞,绽放出恐怖的光芒波动,余波若惊涛骇浪般轰然扩散,席卷八方。 附近的山石、道路、草木皆在瞬间被摧毁,烟尘弥漫。 两人赤手空拳对决,一个身姿峻拔轩昂,凌厉睥睨若绝世宝剑出鞘,一个身影空灵绝尘,周身萦绕灿灿清辉,彼此厮杀,那恐怖的波动炽盛耀眼,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 刹那间而已,就已交手数十次,速度之快,力量之恐怖,让得那片天地陷入大动荡,风云色变,万物崩殂。 这…… 左秦两大上等门阀的族人皆惊愕,拥有绝世强横力量的青蛰,攻势何等凌厉可怕,可竟被挡住了! 并且还是在正面硬碰硬的对抗中! 他们心颤,感到难以置信,睁大了眼睛,之前的轻松不翼而飞,笑容也全都凝固在脸上。 “青蛰压制了自身力量,才会让此子有了喘息回旋的机会,放心,他的败局早已注定,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问题。” 一位左家权贵人物如此安慰。 轰隆! 地面寸寸龟裂崩开,泥土碎石若浪涛般席卷迸溅,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爆音,神辉在虚空中肆虐。 这是两人之间的力量激烈对抗导致的可怖景象。 的确太过激烈了。 此刻在这洗心峰山门前,汇聚了不知多少大势力的修者,整个紫禁城的目光都在关注这一战。 原本,许许多多的帝国修者还在为林寻担忧,提心吊胆,可很快,他们的心神全都被震颤,吸引到这一场旷世对决中。 毋庸置疑,这的确堪称是一场巅峰旷世的对决,太过罕见和空前。 嘭! 没多久,激战中的两人皆后腿,各自分开。 只是很快,两人又发动了更为恐怖的攻击。 炽盛的神辉光雨,犹如纷纷洒洒的狂风暴雨,将两人的身影都淹没,他们快速移动,身影闪烁,看得人神驰目眩,几乎忘了呼吸。 纵然是老一辈大人物,都不禁动容,无法想象,这般年轻的两个后生晚辈,怎会拥有如此恐怖的力量,简直一个比一个变态。 而一些普通修者,则彻底傻眼了,被震撼在那。这种力量对他们而言,完全超乎了想象,每一次对撞都足以摧山裂海、崩乱乾坤,就像日月在争辉一样。 “哼!” 战场中,青蛰冷哼,他的凌厉攻击居然被挡住,而没能立刻击溃这个对手,这让他有些不悦。 轰! 青蛰气势愈发强盛了,周身若大火炉,神辉汹汹燃烧,冲霄而起,一头银色的长发飞舞,状若神祗,光芒万丈。 “好强!” 一些衍轮境大修士都色变,感受到了青蛰力量的可怖。 “负屃撞!”林寻身影猛地一展,背脊若一条大龙般爆绽出神辉,涌现出一头负屃神兽虚影。 这是劫龙九变第一变秘法传承,被如今的林寻施展出来,那威力又变得和以往不同,就见负屃掠空,似乎要将天地都撞沉,释放出恐怖的毁灭气息。 嘭! 刹那间,所有人都看得清楚,青蛰的身影竟被撞得一摇晃,差点踉跄飞出去。 全场轰动! 即便镇定自若如顾东亭,此刻都不禁微微眯了眯眼眸。 而经此一击,让青蛰眼眸一下子变得冰冷,银发狂舞,浑身绽放出若烈焰燃烧般的青色霞光。 轰隆隆~ 他的威势在暴涨,在其周围的虚空都寸寸崩塌紊乱,附近风云惊变,被密集的霞光染成青色。 到了最后,伴随着他一呼一吸,天地都在为之颤粟,景象十分之骇人。 无论是左家、秦家那些族人,还是其他帝国修者,此刻都有些心惊肉跳,感受到了青蛰的可怖,这绝对是一个非常可怕的年轻一代卓绝人物。 此时的青蛰,的确称得上危险之极,一对青灿灿的瞳孔迸射出一对慑人的光束。 哧啦! 他身影一闪,就消失原地,下一刻,就出现在林寻近前。 轰! 他双手凝结为古老的大印,缭绕着青色电弧,宛若雷霆汇聚其中,那种恐怖的气息,就是衍轮境大修士都感到头皮发麻。 林寻无惧,他气息愈发出尘和空灵,有一种圆满的味道,周身清辉若虚幻,剔透明净。 就连他的发丝都在发光,黑眸中涌动着慑人的光焰。 若青蛰不压制力量,或许还会让林寻慎重三分,可偏偏他这么做了,这让林寻焉可能会有所忌惮了。 “镇!” 青蛰口发密语,整个人像一轮青色大日,带着强大无匹的凌厉气息,杀了过来。 林寻施展劫龙九变秘法传承,宛如传说中的神龙般,演绎出重重妙相,冰螭步、负屃撞、霸下禁、狴犴印被他信手拈来般施展而出。 两人再度厮杀成一团,如同刀剑在争锋,又像古老的神山在对撞,那恐怖的碰撞余波,让许多帝国修者皆频频色变,远远避开。 轰隆! 那里的天地紊乱,出现深渊般的大坑,龟裂的地面若崩碎的蛛网般蔓延而开。 那场景的确太过骇人。 附近区域中,越来越多的帝国修者闻讯而来,在关注此战。 洗心峰山门前,灵鹫、小珂、林忠、朱老三、林怀远他们这些林家高层也都在观望。 而在暗中,更不知道有多少大人物的目光锁定这里,在紧紧关注这一场对决的每一个细节。 战斗到此时,所有人都看出,在压制自身境界的情况下,青蛰很难短时间内将林寻击败。 而林寻的表现之惊艳,同样刷新了许多帝国修者对他的认知,为此感到意外和惊喜。 的确,大多数人都没想到,在沉寂了半年之后,林寻的实力竟变得愈发深不可测了。 “这就是绝巅道途的力量啊……”顾东亭喃喃自语。 再看旁边的左、秦两家大人物,一个个都惊疑不定,再没了之前的轻松。 噗! 片刻后,场中忽然迸射出一抹鲜血,惹眼之极,与此同时,一道身影于虚空中踉跄倒退出十多丈,唇角溢血。 “这……” 全场震骇,因为那被击溃的不是林寻,而是青蛰! 这个结果,让许多人都瞠目结舌,都有些无法相信,太过意外,造成了太大的冲击力。 而左、秦两家的大人物更是眼珠子差点掉出来,这怎么可能? 他们同样也没想到会出现这样一幕。 之前,许多人都在为林寻担忧,都几乎不认为他有获胜的机会,毕竟那青蛰太强了,衍轮境大圆满地步的修者,都挡不住他的三剑。 可现在,他却在对决中率先负伤,被才拥有洞天境修为的林寻击溃,这逆转的确来的有些太突然了。 “再压制境界,只怕是不行了……”顾东亭皱眉。 就见战场中,林寻黑发飘扬,通体被灿灿若虚幻的清辉萦绕,屹立在那,犹如绝尘谪仙,浑身毫发无损。 他瞥眼看着青蛰,道:“施展你全部的力量吧,否则,你只会败得更难看。” 场中鸦雀无声,死寂无比。 远处,青蛰轻轻擦掉唇角血渍,脸色微微有些发白,在其左肩处,印着一个塌陷的拳印,有鲜血在溢出,触目惊心。 这样一幕,让所有人都被震慑。 早先青蛰表现得何等睥睨和自负,让得许多修者都认为,林寻将在这一场对决中处于不利处境,可能败北。 可随着战斗拉开帷幕,两者激烈冲杀,林寻的惊艳令得全场震骇不断,直至现在,青蛰负伤的一幕出现,令得全场都几乎有种做梦般的不真实感。 “这可是通天剑宗真传弟子,一位真正的风云天骄,怎么会率先被击伤?” 左、秦两家的大人物很难过,心中跟不愿相信这个事实。 “他压制了境界,没有施展全力,并且,诸位别忘了,青蛰最强的手段是剑道,而直至现在,他可不曾动用过这等力量!耐心看下去,最终失败的,定然不会是青蛰了。” 顾东亭的一句话,让得左、秦两家的大人物皆精神一振,重新精神抖擞起来。 事实上,顾东亭的话语并不假,他对青蛰很了解,这位传人拥有着和自身骄傲相匹配的实力,在通天剑宗中都称得上是翘楚俊杰,表现极其之不俗。 之前他的负伤,只能算是大意而已。 顾东亭很确信,当青蛰真正开始认真的时候,这一切注定会扭转和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