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一章 痛快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五十一章 痛快

“你已经败了,挣扎也是徒劳。” 林寻出声,断刃化作莹白若透明的流虹,发出清越的刀吟,横掠而出,空灵神妙。 同样是御神之法,可林寻以元神御用的是神兵,而青蛰御用的则是元神力量所凝聚的秘剑。 这才是两者根本的差别,因而让得威力也产生了天壤之别。 青蛰显然也察觉到了这一点,故而这一次动手,祭出了一柄青色灵剑。 唰! 战斗又一次爆发,断刃如虹,虚幻如梦,空灵而剔透,轻易将对方的攻击化解。 吼! 征战同时,林寻施展“蒲牢吼”,惊天动地的声波化作有形的浪潮扩散,震碎虚空,淹没八方。 就见激战中的青蛰猛地发出闷哼,浑身颤粟不已。 “卑鄙!” 他眼瞳可怕,燃烧的尽是怒火,之前,他被断刃击伤元神,而今又被那可怖的音波冲击神魂,顿时就有些承受不住了。 “卑鄙?这是战斗,你可是通天剑宗的真传弟子,还用我来教你吗?” 林寻一边说话,一边施展冰螭步,强势出击。 他要镇压对手,这次没有任何的保留,要一鼓作气将其击溃,结束这一场对决。 轰! 冰螭虚影腾空,雪白晶莹,吟啸九天十地,而林寻的速度已经达到骇人听闻的地步。 他长发向后倒飞,黑眸若渊,这一刻,彻底彰显出自己的威势,那睥睨绝世的姿态,震慑全场! 青蛰震怒,不曾躲避,与之硬撼。 轰隆隆! 这片虚空都像被打爆,断刃乱舞,剑锋流窜,滔滔神辉若决堤洪水般扩散,席卷八方。 关注此战的修者都已惊呆了,青蛰之前表现得何等强大,可在此刻的林寻面前,竟被打压都几乎快抬不起头! 而左秦两家大人物的脸色已是变得难看之极,这个结果让他们都很难接受,林寻表现得越耀眼,就让他们越不忿和憋闷,简直就像吃了死苍蝇似的难受。 砰砰砰! 青蛰只觉气血翻滚,被震得手足发麻,神魂摇晃,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怒和憋屈。 这怎么可能? 他不敢相信。 他已踏足衍轮境中的极强之列,战力出众,惊艳超凡,纵然在古荒域界年轻一代中,都称得上是天骄人物,就连一般的衍轮境圆满境强者,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可是现在,他却被打压,还是被一个洞天境少年打压! 青蛰的心性一直很坚韧,只是此刻他却感觉无比丢脸,火辣辣的难受,若是在这贫瘠的下界被击败,消息传回宗门,非让他成为笑柄不可! 喀嚓! 没多久,林寻御用断刃,将青蛰的灵剑硬生生斩断,发出尖锐的声音。 同时,林寻迈步而出,凌空一掌按下,一道狴犴印凝聚,释放无量大光明,轰隆隆碾压在青蛰身上。 砰! 青蛰被打得横飞,胸膛凹陷,陈血液奔涌。 场中顿时哗然沸腾,炸开了锅,青蛰被强势镇压,让帝国修者都有一种做梦的感觉。 可同时,林寻展现出的强横战力,也让帝国修者们热血沸腾,感到前所未有的振奋和惊喜。 的确,谁能想象,一个洞天境少年,竟可以将一个来自通天剑宗的真传弟子都压制得抬不起头? 这个真传弟子,可曾三剑之内横扫一众衍轮境大人物! 如此对比,就愈发能彰显出林寻的逆天之处了。 “什么通天剑宗传人,还敢在我们帝国耀武扬威,瞧瞧,还不是被林公子给镇压了?” “这就是小觑天下人的下场!” “痛快,实在是痛快!林公子无愧是帝国年轻一代的领袖人物,冠盖满京华岂是浪得虚名?” 听到青蛰被肆无忌惮地抨击,远处的顾东亭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散发出铺天盖地的恐怖气息,甚至有好几次忍不住想出手。 青蛰陷入这等劣势中,让他也颜面无光。 然而,顾东亭很快就警觉,感知到在这片天地中,有着一道极其可怕的力量在弥漫,只要他敢稍有异动,必然会爆发一场属于王者之间的绝世对决! “是他……”顾东亭刹那间就锁定对手,正是赵泰来,这让他眼眸一阵涌动,最终还是忍住。 这帝国毕竟不是他们通天剑宗的地盘,顾东亭尽管自负,也清楚若是乱来,会遭到诸多阻碍。 此时的战场中,青蛰已完全陷入被压制的处境中,像陷入狂风暴雨中的稻草人般,遭受到多次创伤,浑身淌血,披头散发,骨头都断裂多处。 “主人——!” 青蛰的仆从晨风脸色惨淡,焦急大叫。 这个仆从以前也是很自负的,视帝国修者如无物,可现在却是一副六神无主,惊慌难安的模样,惹得旁边一些帝国修者嗤笑不已。 嘭! 没多久,青蛰被镇压,身躯轰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灰头土脸,蓬头垢面,很凄惨。 他目眦欲裂,兀自无法接受这个结果,怒吼着起身,只是刹那间,他身躯就僵硬在那,额头直冒冷汗。 因为一抹若莹白冰雪般透明的断刃,已抵在他的咽喉,只要他敢稍动一丝,就会被割断脖颈! 败了! 青蛰感觉像天都塌下来,脸色阴晴不定,扭曲而狰狞,恨得差点要吐血。 “你不是说林公子不堪吗,怎么反倒是你败了?”帝国修者那边,发出一阵嘲笑。 这让青蛰恼羞到极致,脸膛发烧,他堂堂通天剑宗传人,一代卓绝天骄,奔来极度自信和自负,降临下界之后,不曾将任何同辈放在眼中。 可现在,却在万众瞩目之下,被强势镇压惨败,这种打击也太沉重了,让青蛰一时都无法接受。 “按照之前的约定,如实回答我两个问题,我立刻放你离去。”林寻飘然落地,黑眸幽邃,凝视着青蛰。 说实话,若不是之前战斗时,青蛰用元神攻击之法战斗,林寻也不可能如此快地将他镇压。 毕竟,这青蛰的确很强大,绝对是林寻修行至今所遇到的实力最强劲的一个天骄人物。 不过,现在说这些已经没多少意义。 在所有人眼中,过程不重要,重要的只是一个结果,这就是现实。 青蛰完全没有成为失败者的准备,故而当听到林寻的话语时,他内心愈发不是滋味了,痛恨不甘到了极致。 林寻可不会理会他的心情,直接问道:“告诉我,是不是云庆白授意,让你来主动挑战我的?” 青蛰眼瞳一缩,脸色变幻不定。 正当他准备要说什么时,林寻已说道:“不必回答了,我已经知道答案,第二个问题,云庆白是否授意要让你在此次对决中杀了我?” 这一次,青蛰回答的却很痛快,冷哼道:“你算什么东西,也值得云师兄如此惦记?” “没有?”林寻皱眉。 “云师兄性情磊落,行事堂堂正正,若是要杀你,根本不必假借我之手!”青蛰冷冷道。 林寻凝视青蛰半响,最终确定,这家伙应该并未撒谎。 只是他内心却有些不解,云庆白既然授意这青蛰前来挑战自己,又为何却又不曾下过死命令? 难道,云庆白还另有目的不成? “你走吧。” 林寻转身而去,不再理会青蛰,一个替云庆白办事的可怜虫罢了。 他这种无视的态度,就像一把锋利的刃深深插入青蛰的心中,让他有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愤怒感。 “林寻!” 青蛰发出近乎野兽般的咆哮,“早晚有一天,我会找你清算这笔账!” 林寻依旧没有理会他,一个失败者不甘的报复言语而已,在这一刻喊出来无疑显得很可笑,没有一点震慑力。 青蛰气得浑身都在颤粟,他可是通天剑宗真传弟子,凭三剑之威,力压一众衍轮境大人物。 可如今,却被一个洞天境少年击败之后,便直接无视之,这种耻辱,简直让青蛰差点疯掉。 “走吧。” 远处的顾东亭看不下去了,飘然来到场中,将青蛰带走了,这一战万众瞩目,青蛰经此一役,已经受尽耻笑,若再闹下去,丢脸可就丢大发了。 就连顾东亭,此刻都感到颜面无光,不愿再逗留片刻。 “痛快!” “哈哈哈……” 场中,爆发出惊天般的欢呼大笑声,感觉痛快淋漓,强势如青蛰,也别林寻给镇压了,这让帝国修者皆振奋,为之骄傲和振奋。 这就是林寻,冠盖满京华的少年天骄! 而左、秦两家大人物则彻底傻眼,脸色变得很精彩,哪能想到,最终的结果竟会这样? 此时,林寻已返回洗心峰上,被一众林家高层拥簇着离去。 而在洗心峰之外,依旧是喧哗热闹一片,一个个帝国修者难以抑制内心亢奋,热切议论。 “哼,那青蛰可真够幼稚的,若是让他知道,林寻在弑血战场的半年中,屠掉了数位半步王者,也不知他是否会后悔今日的对决。” 一些来自帝国军部的大人物都笑得幸灾乐祸,这个结果,本就在他们预料之中! “这一战,注定要掀起紫禁城的轰动,令天下颤粟!而经此一役,能够与林寻争锋的,或许只有那古荒域界中真正的绝巅人物!” 有许多大人物做出如此预判。 —— ps:感谢兄弟“eastp打赏捧场,拜谢!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