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二章 暗流诡谲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五十二章 暗流诡谲

“你打算什么时候前往古荒域界?” 洗心峰之巅,当林寻刚返回,赵泰来后脚就跟随过来。 林寻一怔:“怎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了?” 赵泰来道:“大道灾变的迹象已经开始出现,从帝国通往古荒域界的通道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若你要行动,尽量抓紧时间,据观星台上的老祭司推测,最多半年,这所谓的‘下界’就会产生大变,到那时想要离开,可就晚了。” 林寻心中凛然:即便可以安然离去,以后想回来也不可能了?” 赵泰来晒笑:“以后的事情谁又能说得准?仅仅是这大道灾变,连圣人都无法彻底推究出其变数,以后的事情……谁都不敢妄言什么。” “我会留心的。” 林寻沉吟道,他原本打算在弑血战场中将自身力量全都磨炼到圆满地步,可事与愿违,时至如今,他尚有一些缺漏难以补全。 比如劫龙九变,尚差最后“三变”的秘法传承不曾彻底掌握。 比如大道境界,依旧滞留在道韵圆满地步,想要突破道意之境,尚需要花费一番功夫。 并且,对大道的参悟,需要的是机缘和领悟,绝非勤修苦练就能掌握到的。 “等你决定什么时候离开,我会带你去觐见大帝,他会亲自为你送行。” 赵泰来此话一出,令林寻心中震动,意识到赵泰来这么做,背后必然也是受了当今大帝的嘱托! “好!” 林寻点头答应下来。 没多久,赵泰来便匆匆而去,这老狐狸永远都是一副很匆忙的样子,神出鬼没。 林寻早已习惯,他此刻正立在洗心峰之巅,双手负背,远眺云海蒸腾,山风习习,吹得他衣袂飘舞,长发飞扬。 刚经历一场大战,林寻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触,他只是想起一些往事。 当年的云庆白,就是在这洗心峰上,杀害了他林家嫡系一众亲人。 而今天,同样一个来自通天剑宗的门人,在云庆白的授意下,和自己进行了一场对决。 毋庸置疑,云庆白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存在。 林寻并不担心什么,赵泰来早已保证过,纵然云庆白再度来临紫曜帝国,也绝对不可能再让当年的血腥事情重演。 只是让林寻不解的是,既然青蛰并无在对决中杀死自己的意图,那么云庆白……究竟想做什么? “或许,等我进入古荒域界,亲自去了解一下这位不曾谋面的敌人,或许就能知晓答案了吧……” 林寻喃喃。 夕阳残照,染红云海,山风带着浓重的湿气呼啸而来,带着一股凛冽刺骨的寒意。 林寻默默伫足许久,最终折身而去。 他已经下定决心,从现在便开始为前往古荒域界做准备。 …… 帝国,庆元宫。 这里是皇室专门为通天剑宗一行人安排的歇脚之处。 “长老,我可以断定,此子身上必然发生了某种堪比逆天改命的变化,否则,他一个当年就该死掉的婴儿,断不可能拥有今日之成就!” 房间中,青蛰神色冰冷,眉宇间尽是阴霾,言辞斩钉截铁,却带着一股怨恨和不甘。 “这就是庆白让你所试探的东西?”旁边,顾东亭若有所思。 青蛰嗯了一声,神色依旧阴沉,今日在万众瞩目之下,却被林寻强势镇压,直至此刻想来,兀自让他恨得想发狂。 “逆天改命?” 顾东亭皱眉,似很费解,“一个丢失了本源灵脉的婴儿,注定是要夭折的,纵然这世上拥有灵丹妙药,能够将其救活,也只能沦为废人一个,是根本无法再踏上修行之路的,而此子……又是如何办到的?” 青蛰冷哼:“长老,难道您以为我在撒谎?之前的战斗您都看到了,此子以洞天境修为,就能将我击败,这在古荒域界中,只怕都没有多少人能够办到这一步!” 承认对手太弱,无疑就证明自己更不堪,青蛰可不希望顾东亭产生其他的想法了。 “你误会了。” 顾东亭摇头,眸子中神芒涌动,“此子若真是当年那个婴儿,那么,或许就正如你猜测那般,此子身上一定是发生了某种逆天改命的变化!” 说到这,他略一犹豫,道:“我甚至怀疑,他重新生出了新的本源灵脉!” 哐当! 青蛰手中一抖,刚举起的茶杯跌落在地,而他却似浑然不觉,眸子中迸射出骇人的青色光泽,道:“一定是这样,大渊吞穹,本就是上古时代最神秘莫测的一种天赋,云师兄正是凭借这种天赋,踏上了完整的绝巅道途!” 顿了顿,他深吸一口气,道:“而此子如今同样也踏上绝巅道途,这绝对不是巧合那么简单!” 顾东亭显然也猜测到这一点,神色变得微妙起来。 当年云庆白在紫曜帝国中所做的事情有些不光彩,就是在通天剑宗中都极少有人知道,但这并不包括顾东亭和青蛰。 相反,他们两人都清楚,云庆白能够在古荒域界中拥有今日之成就,和当年他所“获取”的那一截本源灵脉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诚然,云庆白本就是一位天资超绝,根骨奇佳的修道奇才,堪称是天生的天骄人物。 可若没有那一截“本源灵脉”,他也断不可能如此快地踏上别人梦寐以求的一条最强道途! “长老,我有一个不情之请。”忽然,青蛰长身而起,而后竟是噗通一声跪倒在顾东亭身前。 顾东亭眼瞳一眯,似猜到什么:“你……该不会也想……” 青蛰眸子中尽是坚定和渴望:“长老,用不了多少年,大世之争就要来临,到那时,诸天万骄并起,群雄当道,万道竞逐,皆只为争一个成圣成祖的大造化,那绝对是一个空前绝后的大盛世,我……不想被人甩在后边!” 顾东亭沉默片刻,道:“此事,只怕我帮不了你,在这紫曜帝国,我纵然想帮,也有心无力。” 青蛰连忙道:“现在的时机当然不合适,不过据我所知,这林寻迟早是要前往古荒域界的,到那时,我有大把的机会去做这件事!” 顾东亭犹自摇头:“此事只怕不妥,你可知道,庆白当初为了融合那一截本源灵脉,付出了多大的代价?更何况,如今那林寻气候已成,纵然被你……给得手了,想要夺取其天赋化为己用,只怕也是难上加难。” 青蛰神色依旧坚定,道:“长老,这些都无需您操心,只要您答应我一件事,就足够了。” “何事?” 深吸一口气,青蛰咬牙道:“隐瞒关于林寻此子的消息,尤其是不能向云师兄提起。” 顾东亭顿时沉默了。 房间中的气氛也一时变得凝固。 “长老,我青鹤一脉是决不会忘记长老您此次的大恩,并且,日后定有重谢!” 青蛰忽然开口,“我听说,长老您已经快要面临长生九劫的考验,若长老您不介意,大可以前往我青鹤一脉的栖居地进行渡劫,相信我父亲若知道此事,必然会乐意借出族中圣地,供长老您使用。” 顾东亭眼眸不易察觉地闪烁了一下,最终轻叹道:“罢了,念在你求道之心坚定,这一次,我便答应你,下不为例。” 青蛰顿时叩首道:“多谢长老大恩!” “你……打算何时动手?”顾东亭忍不住问道。 “不急,起码要等此子抵达古荒域界。”青蛰微微一笑,眼眸中尽是自信之色。 在古荒域界,凭借他青鹤一脉的力量,别说一个林寻,就是对付一位真正的王者,也是手到擒来的事情! 顾东亭哦了一声,忽然道:“此子手中应当有一件神兵,唉,若是早些年拥有这般宝物,只怕我早已踏上长生渡劫之路了!” 青蛰顿时心领神会,道:“长老无需遗憾,等擒下此子时,我自当将此神兵孝敬给您。” 顾东亭顿时大笑起来,将跪在地上的青蛰扶起来:“你有这番心思,我已经很受用了。” 青蛰也笑了,只是内心却有些肉疼,暗骂这顾东亭胃口太大,不止要借用他们青鹤一族的宝地渡劫,还要吞掉那件神兵! 可很快,青蛰就不计较这些,若能踏上和云庆白一样的道途,这些付出,又算的了什么? “林寻啊林寻,你可千万别死了,我会在古荒域界等你到来!” 青蛰心中喃喃。 只是青蛰并不清楚,他这种隐瞒不报的做法,阴差阳错之下,却是帮林寻化解了一场杀劫! …… 通天剑宗传人青蛰,被林寻强势击败了! 今天的紫禁城,因为这个消息陷入莫大的轰动中,哗然声四起,喧嚣沸腾之极。 沉寂半年之久,林寻再度一鸣惊人,令紫禁城各大势力都震动,彻底坐不住了。 一些和林家曾有宿怨的势力,无不为此担忧,感到很大的不安,林寻成长的太快了,也太过可怖,再不是从前势单力薄的少年郎,已具备了极大的震慑和威胁力量! 而一些和林家结交的势力,则都暗暗庆幸押对了宝,以后只要林寻在大道之路上走得越远,无形中,就会给他们这些势力带来诸多的益处。 也就在当天晚上,关于林寻以“林十二”的名字在弑血战场征战的事迹,在夜色中迅速传播开来…… —— ps:我嗅到了空气中恋爱的酸臭味道……请诸位单身贵族添加金鱼的微信公众号“xiaojinyu233”,我们抱团取暖!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