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占卜吉凶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五十五章 占卜吉凶

“我要离开了。” 繁华如水的紫禁城街道上,林寻双手负背,和古良并肩而行,仪态闲散。 街上很热闹,车水马龙,人流如织,一如从前般繁华锦绣。 这就是帝国之都,是天下修者最为向往的地方,每天不知有多少初出茅庐的少年少女不远万里跋涉而来,或求名,或求利,无不渴望在这巨大的城池中拥有立锥之地。 帝都居,大不易! 林寻对此可谓深有体会。 只是,而今他已名动天下,在年轻一辈中一枝独秀,而今即将离去,对于这座城池,终究有些不舍。 “听说了,现如今紫禁城都已盛传,你要前往古荒域界修行的消息,只是……” 古良犹豫了一下,这才问道,“你还会回来吗?” 林寻一怔:“当然回来,我的家毕竟在这里。” 古良笑了笑,眸子凝视着远方,道:“这可说不准,外面的世界很大,大的超乎想象,光怪陆离,瑰丽多彩,一旦踏上这条路,谁能确定有生之年,还有返程之时?” 旋即,他又拍了拍林寻肩膀,笑道:“不过,我很乐意你离开,在我心中,这帝国对你而言就是一个小水池,经不起你的折腾,你需要的是一个更大的舞台,更广阔的天地,才能施展心中之抱负,在大道之路上走的更长远!” 林寻哑然。 两人一边闲逛,一边聊天,心情随意闲适,不知觉间,已来到了观星台所在的地方。 观星台,高九千尺,雄浑巍峨,直入云霄。 “听闻从观星台之巅,可以俯瞰大半个紫禁城,乃是推演天象,占卜帝国运势之地。” 古良仰头观看,道,“尤其是观星台上那位老祭司,拥有通天莫测之手段,据传这世上几乎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堪称是智慧如海,宛如先知。” “老祭司吗……” 林寻眸子中闪过一丝异色,他很早之前就听说过,这位老祭司常年隐居于观星台之上,绝对是帝国中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一位神秘人物。 无论是帝国皇室,还是天下修者,都对其尊重有加,如敬鬼神! “临行之前,若是能够让老祭司为你占卜一挂,问一问吉凶,那就更好了。” 古良叹息道,“只是可惜,听说这位老祭司早已不问世事多年,只怕是无法让你如愿了。” “占卜吉凶?” 林寻莞尔,他可从来不相信这一套。 所谓命运,变数多端,因果相缠,岂是随随便便就能推演出吉凶祸福的? “走吧。” 林寻折身就要走,可就在此时,在那观星台底层的一道门户中,却走出一个青衣童子,朝林寻行礼道,“林公子请留步,祭祀大人吩咐,请公子登台品茗。” 林寻顿时一怔,忍不住抬头看向那高耸入云的观星台,神色有些异样。 却见古良大喜,用胳膊肘怼了林寻一下,道:“老祭司有请,还不快去?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时机啊,一定记得要让他老人家给你卜一挂!” 林寻啼笑皆非,想了想,他最终点头同意了。 他也好奇,在自己即将离去的时候,这位不曾谋面的老祭司找自己究竟想做什么。 …… 当跟随青衣童子一起,拾阶而上,抵达观星台之巅时,就宛如来到了云层中。 凭栏俯瞰,大半个紫禁城映入眼帘,远处,鳞次栉比的建筑若蛛网般蔓延而开,街道上,行人如蚁群,车马似箱盒,显得渺小无比。 瞬间而已,林寻凭生一种登高望远的壮阔感,心胸为之一畅。 脚下,便是万丈红尘,繁华烟云如滚滚浪潮,而此身,则已在云中,犹如超脱了尘世般。 “真是个好地方。”林寻感慨。 “于此处,可见众生百态,可见天地高远,如此,方知众生皆苦,天地无情。” 一道苍老低沉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林寻扭过头,就看见一位身穿灰袍,须发灰白,脸上皱纹如沟壑纵横,显得苍老无比的老人,正端坐在一侧案牍前。 老人身上沉淀着岁月的气息,给人扑面而至的沧桑之感,可其眼眸却清亮干净,宛如婴孩,明净得似可以映照出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见过前辈。”林寻行礼。 他心中实则有些震动,这位老人身上的气息很平淡,却有一种若大虚般的广袤无垠之感,比之他见过的任何一位王者都深不可测! “坐吧。” 老祭司拎起案牍上的茶壶,给林寻沏了一杯茶,动作缓慢,却有一种令人静谧的力量。 林寻也不客气,盘膝坐于案牍对面,举杯品茗。 茶水有一种独有的苦涩味道,令林寻微微有些不适应,但很快就发现,苦涩之后,却有一股淡淡的甘醇之韵,令人心旷神怡。 老祭司清亮若婴孩的眸看了看林寻,道:“自从我住进观星台之后,这数千年中,我见多了天骄般的少年奇才,可唯独你,却让我有些看不透,不得不说,鹿伯崖的确是教出了一个好徒弟。” 林寻心中微震:“前辈认得鹿先生?” 老祭司点头:“见过一面,我和他所走道途不同,故而不曾多谈,但在心中,我是很佩服鹿伯崖的,只是可惜,他所走的道途太过险恶,欲要逆天改命,最终招惹来了天大的麻烦。” 逆天改命! 林寻心绪一下子有些复杂,想起了鹿先生交给自己的“通天秘境”,也想起临别前,那一只将鹿先生和矿山牢狱全部毁掉的遮天大手。 “前辈……” 林寻刚要说什么,却见老祭司微微摇头,道:“鹿伯崖的生死,我也不清楚。” 就在林寻失望之际,老祭司却话锋一转,道:“不过,我却大致能推测出,当初毁掉他栖身之地的凶手,应当来自古荒域界。” 说到这,老祭司清澈的眸中涌起深邃之色,声音也变得微微有些缥缈:“而古荒域界中,敢于这么做势力,起码得拥有神圣般的底蕴……” 旋即,他又摇头:“不好说,鹿伯崖因逆天改命而遭劫,此劫之大,实在难以推究其一二。” “但可以确定的是,鹿先生遭劫,和逆天改命有关!”林寻沉默片刻,这才说道。 还有一句话他没说,那就是他甚至怀疑,鹿伯崖遭劫,就和自己所拥有的“通天秘境”有关! 毕竟,正是通天秘境的存在,让自己脱胎换骨,不亚于进行了一场真正的逆天改命! “鹿先生这是……为自己挡了一劫啊!” 一想到这,林寻心都颤抖起来,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激,又有一种说不出的愤懑。 那毁掉鹿先生的遮天大手,究竟来自何方? “你猜测的不错,等你踏上渡劫长生之路就会明白,逆天改命是多可怕的一条道途,或许,唯有明白了这一点,你才能够寻觅到,当年鹿伯崖究竟是如何遭劫的原因。” 老祭司这一番话,无疑等于给林寻指出的一条路。 林寻当即起身,躬身行礼:“多谢前辈指点。” “走吧,这帝国于你而言,终究太小,无论是复仇,亦或者寻觅道途,古荒域界才是你应该去的地方。” 老祭司端起一杯茶,目光却是看向了远处,那里江山如画,天地大若无垠。 林寻当即告辞,默然而去。 嘭! 在林寻刚离开不久,就见老祭司手中一颤抖,端起的茶杯坠落,茶水洒满了案牍。 而老祭司那原本就苍老的容颜,变得愈发老了,多出一股近乎要腐朽的气息。 只是,他此刻却像浑然不觉,怔怔看着远方,似心事重重,神色间明灭不定。 “如何?” 忽然,一道身影凭空浮现,他面相清癯,宽袖博带,身姿有一种说不出的伟岸巍峨之意蕴,随意立在那,就宛如一座山,可遮挡世间风雨! 若林寻在此,一定可以认出,这人赫然正是青鹿学院院长! “不出意外,鹿伯崖已经埋下了一颗种子,在他所追求的道途上寻觅到了一线希望……” 老祭司喃喃,脸庞上皱纹交汇,神色复杂之极。 院长眼瞳一下子变得明亮异常,灿灿若一对燃烧的火炬,似可以窥破九天十地,“大道灾变的迹象已经开始来临,能够看到一线希望,总比没有希望要好!” “只是此子的前路……” 老祭司轻叹了一声,说到这时,他摊开一直拢在袖子中的左手掌心,那里赫然有着一块质地古旧的龟甲,只是此刻已崩裂为数块。 “怎么了?”院长眼眸一凝。 “宛如茫茫之大雾,无法窥见!”老祭司一字一顿,清澈的瞳中闪过骇人的神芒。 院长凝眉沉默许久,这才一舒眉头,眸光如电,睥睨而慑人,道:“这就叫变数,穷则变,变则通!” “希望如此。” 老祭司默默收起掌心中那些残碎的龟甲。 他没有告诉院长,之前他暗中为林寻推演前路吉凶的时候,还看见一幕惊世骇俗的景象—— 在他的前路,是大雾茫茫,不可得见。 而在他背后,则天塌地陷,万物崩灭,一切不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