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冠盖满京华 斯人独憔悴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五十六章 冠盖满京华 斯人独憔悴

林寻要走了! 近些天,关于这则消息在紫禁城中传得沸沸扬扬,成为各大势力和各路修者最关注的热门话题。 “唉,我早就知道,似林公子这般少年天骄,注定是不会久留帝国之中的。” “公子世无双,冠盖满京华,若林公子离开了,这个头衔只怕再无人有资格拥有了。” “鱼跃此时海,花开彼岸天,我相信,纵然林公子前往那神秘浩瀚的古荒域界,也注定不会默默无名了!” 许多修者或喟然惋惜,或送上祝福。 对于林寻,大多数修者是怀着一种钦佩推崇之心的,一个来自西南边陲之外的少年,却一路高歌猛进,于紫禁城中强势崛起,最终成为令天下为之瞩目的少年天骄。 那般风采,谁堪比拟? 而关于林寻的传奇事迹,更是不胜枚数,至今依旧在市井中流传,为人津津乐道。 像这等少年,又如何不让人为之惊叹,亦或惊艳? 而今,他即将离开帝国,前往古荒域界求索大道,自然让人有些不舍,这样一个少年天骄若离开,也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返回,以后的紫禁城中,可就等于少了一个传奇! “哈哈哈,天见可怜,这凶残若魔神的家伙可终于走了!” “他若再不走,我心中非出现阴影不可,年轻一辈,有他存在,哪还有我们大放光彩的时候?” “走得好!我只希望他一辈子也别回来了,自从他进入紫禁城的这些年,简直就像个煞星一样,到处惹祸杀人,搅得风雨不断,着实令人头疼。” 而一些曾和林寻有旧怨的势力和修者,在听说林寻即将离去时,一个个都欣喜若狂,弹冠相庆,恨不得醉饮三千场,以宣泄内心的喜悦。 像尺家、左家、秦家这些上等门阀势力中,这些天都是一派喜乐融融的气氛,跟过节似的。 没办法,之前有林寻在,令得他们几乎是寝食难安,心里都快笼罩上阴影了。 而今,林寻就将离去,他们焉能不高兴? 这简直就像送走一个瘟神一样,令这些敌对势力都差点喜极而泣。 “仅仅只是启程前往古荒域界而已,就引起紫禁城如此大的轰动和关注,整个帝国中,恐怕也只有林寻一人拥有这般影响力了。” 而像一些既和林寻无仇无怨,也谈不上亲近和钦佩的局外人,也不免发出如此感慨。 的确,搁在寻常修者身上,别说离去了,就是死掉,只怕都引不起任何人注意。 而林寻,显然与众不同。 如今的他,名满天下,于帝国中一枝独秀,一举一动牵动着许多修者的心,想不引人瞩目都难。 …… 砰砰砰! 一家酒楼中,正有一群修者在互殴,将桌椅案牍全都打碎,鸡飞狗跳,一片狼藉。 “他妈的,有种你们再敢说林公子一个字坏话?” “草,那林寻就是一个混世小魔头,如今他就要走了,我们庆祝一下怎么了?还不允许让别人说话了?” 显然,一方是推崇林寻的,一方则是恨不得林寻赶紧离开紫禁城的,这就是打斗双方的原因,令人啼笑皆非。 林寻原本正在和古良饮酒,见此,不禁无奈起身,转身而去。 “哈哈,没想到,你如今的影响力已经大到了这般地步。” 走出酒楼,古良不禁大笑。 林寻也有些悻悻,他原本还打算悄悄离开,可如今看来,显然是不可能了。 两人拎着酒壶,只能一边闲逛,一边对饮。 只是这一路上,却是风波不断,频频会碰到或在争执,或直接撸起袖子开打的修者,闹得那些个酒楼、茶馆、青楼一类的场所冲突不断,显得好不热闹。 而原因都是一样的,全都是支持和拥戴林寻的和不支持不拥戴林寻的修者之间的较量。 林寻也不禁头疼,饮酒的心思都没了。 他甚至怀疑,若自己再多留下几天,这紫禁城中非闹成一团糟不可。 “小花,你休要看不起我,长大后,我可是要成为像林寻公子那样顶天立地的男人!” 路上,一群小屁孩在打闹嬉戏,一个流鼻涕的小屁孩,正一本严肃地对一个小女孩说道,“现在,只要你答应跟我一起玩,以后我成绝世天骄了,肯定让你当我的女人。” 小女孩头扎着冲天辫,穿着花衣裳,很神气地插着腰,翻着白眼,道:“张小凡,你就死心吧,我听说林寻哥哥至今还未婚配,等我长大了,肯定是要嫁给林寻哥哥的,而你……哼,先把鼻涕擦干净再吹牛吧!” 古良的神色顿时变得古怪,连这么大点的小屁孩,都将林寻视作奋斗对象了? 还真是后生可畏啊! “厉害啊我的哥,你还有一个未成年的红颜知己。”古良神色戏谑,朝林寻挤眉弄眼。 林寻只回敬了一个字:“滚!” 而后,他拎着酒葫芦,赶紧逃离了此地,那些小屁孩童言无忌,他担心再听到一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以后进了古荒域界,你多交一些朋友,就不会像现在这般孤独了……” 看着远处走在熙熙攘攘人群中的林寻,古良却心中一叹。 这天下,知晓林寻名声的人,多如牛毛,数不胜数,可至今,恐怕还没有几个人真正看懂过林寻。 他一个人,于西南边陲十万大山中走出,独闯天下,足迹踏过了东临城、烟霞城、弑血营、紫禁城。 也曾前往湮魂海,也曾进入弑血战场,可每一次,他总是一个人在前行。 世人皆为其名誉惊艳,只看到其荣耀和光芒的一面,其背后刻下的孤独,又有几人知? 孤独! 这就是林寻给古良留下的印象。 有时候,古良就在想,这或许就叫高处不胜寒。 纵然是作为朋友,古良却从不知道,林寻究竟在想什么,身上又扛着多少不为人知的压力。 远处,林寻独自前行,一袭月白衣衫,黑发披散垂落,手中拎着一青皮酒葫芦,挺秀的身姿行走于茫茫人海中,显得好不潇洒。 只是,古良却愈发感觉,远处形单影只的林寻,和这繁华喧嚣的一切很格格不入。 这就是修行? 或许,他所追求的,早已超脱红尘之上了吧。 古良摇了摇头,连忙追了上去。 …… 两天后的清晨,天刚破晓。 昨夜骤降大雪,整座紫禁城覆盖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晶莹剔透,有一种圣洁的味道。 林寻走出洗心峰山门时,赵泰来早已等候在那。 打了声招呼,林寻忍不住回首,看了一眼背后的洗心峰,最终默然转身,大步走上了宝辇。 “大雪满京城,好风景!” 赵泰来大笑一声,就驾驭宝辇,冲进了风雪中。 “保重!” 洗心峰山门前,一群身影出现,林忠、灵鹫、小珂、朱老三、林怀远……一起注视那一辆宝辇渐去渐远,最终消失在茫茫雪雾中。 林寻此去之后,不知何年何月才能谋面,对林家这些族人而言,终究有着太多的不舍和牵挂。 “啾啾……” 小珂的怀抱中,啾啾圆圆的眼睛里噙着泪水,扑簌簌坠落,化作了一颗颗火钻似的泪珠。 小家伙似乎也知道,将会有很长一段时间再见不到林寻了,哭的很伤心。 啪! 小珂一巴掌打在啾啾柔软的脑袋上:“哭什么哭,又不是生死之别,真矫情。” 众人顿时莞尔,离别愁绪也被冲淡了不少。 “古荒之域,浩瀚古老,壮阔无垠,那里万族林立,种族众多,有着不知多少的古老道统从上古时代屹立至今,更有真正的圣人在其中纵横驰骋……” 灵鹫声音带着一股豪情,“凭林寻的资质和底蕴,注定可以在那里风生水起,与诸天万骄争锋,大放光彩!” 众人听得也一阵热血奔涌,悠然向往,心中默默为林寻祝福。 …… 皇宫。 清晨的皇宫,覆盖于白雪之下,寂静而庄肃,一派宏大气象。 一辆宝辇碾压着雪浪,驶入皇宫,自始至终,不曾遭受到任何阻拦,最终,它停留在皇宫深处一座古老的祭坛前。 祭坛高九丈,由五色土壤筑就,中央则烙印九宫之格,上通于天,下达于地,有一种神圣般的巍峨气息。 林寻走出宝辇时,赵泰来拍了拍他肩膀,道:“好走不送,以后有缘再见。” 林寻一阵无语,差点翻白眼,这老狐狸也太敷衍了吧? 就见赵泰来早已驾驭宝辇,一溜烟就远远地离开了,同时风中响起他的大笑声:“只是去古荒域界走一遭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搞得太伤感可不好。相反,我可巴不得早些听到关于你祸害古荒域界的好消息!哈哈哈。” 祸害古荒域界…… 林寻额头直冒黑线,难道在这老狐狸眼中,自己一直是个到处惹事的人? 白雪皑皑,却并不曾覆盖身前这座神秘而古老的祭坛。 它很特别,有一种独特的古老气息,宛如有岁月和空间的痕迹在其表面弥漫演绎,让林寻竟有一种“时空错乱”的晕眩感。 “你来了。” 一道温和平淡的声音忽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