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夏小虫 - 天骄战纪

第七百五十九章 夏小虫

古荒域界,我林寻终于来了! 林寻心绪激动之余,又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刚才实在太危险了,只差一点就形神俱灭。 纵然如此,还是遭受到了伤势,体力消耗甚巨。 “那一头裹挟万千星辰,横渡无尽虚空而至的诡异凶兽,也不知是何等存在,也太过恐怖了……” 林寻又想起了横渡虚空通道时的情景,兀自心有余悸。 很早之前,他就知道,虚空之间藏有大恐怖,唯有达到圣人境时,才能够参悟和掌控虚空奥秘,进行横跨虚空壁障的大挪移。 而今历经了刚才那等凶险一幕,林寻也是愈发意识到了虚空挪移的可怕。 附近区域很寂静,应该是一处荒野之地,人迹罕至。 远处,巨大的山脉横陈蜿蜒,古老的数目拔地而起,冲上云霄,堪比擎天之柱,到处是原始莽莽的景象。 在那天穹之上,一**日高悬,煌煌炽烈,烁火流金,竟飘洒出一缕缕极其稀薄的太阳之精气! 这和紫曜帝国中可完全不一样。 除此,林寻的神识能够敏锐感知到,这片天地极其浩瀚广阔,虚空中氤氲着浓郁的灵气,仅仅只是呼吸而已,就让人心旷神怡。 “怪不得古荒域界的修者会视‘下界’为贫瘠之地,与之对比,这古荒域果然非同凡响。” 林寻暗自感慨,按照他推演,哪怕就是凡夫俗子生活在古荒域中,常年呼吸天地间的灵气,也必然会延年益寿,身强力壮,精力充足,纵然是踏足修行之路,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可下界则不同,天地灵气贫瘠稀薄,让得世间大部分普通人终其一生也无法踏上修行的道途。 并且,古荒域界和下界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天地大道完整无缺! 这好处就太大了! 在下界修行,大道有缺,所领悟的道韵也注定不完整,这势必会影响到修者的修行,让得他们一辈子无望攀登更高的修行层次。 而在古荒域界修行,就不虞出现这个问题。 “那青蛰或许称得上是一位天才强者,可他能够轻易镇压帝国那些衍轮境大修士的原因,只怕不在于力量有多强大,而在于他的修行之路,不曾有缺!” “而帝国那些大人物或许境界比他高许多,可修行参悟的却是残缺的道途,让得自身境界和力量皆有不完整之处,故而在战斗时所发挥出的威能,也注定比不得青蛰这种来自古荒域界的修者。” “还好当年在湮魂海深处时,我已补全自身修行之缺漏,将真武、灵罡、灵海、洞天四大境界重新修炼了一遍,否则,在先天上,只怕就输了古荒域修者一截……” 林寻心中一瞬就多出许多明悟。 嗖! 半个时辰后,林寻从打坐中起身,收起了浩宇方舟。 “必须得赶紧先离开这里,刚才闹出的动静太大,难保不会引起附近生灵的注意……” 经过调息,林寻已经恢复了一部分修为,当即决定先离开这片区域。 “好强的天地压制力量!” 只是,林寻刚一行动,就立刻感受到了不同,飞遁时,竟有一种束手束脚的感觉,宛如被压制。 这让林寻心惊,怪不得古荒域界的修者出现在下界时,力量会变得如此强大,因为他们不再受到“束缚”和“压制”,力量可以超出以往地释放出来,体验到一种肆无忌惮的感觉。 忽然,林寻眼眸又是一眯,神识中瞬息感应到,在极远的地方,正有一道身影正鬼鬼祟祟地朝这边靠近过来。 那是一个约莫十多岁的少女,穿着一身素色衣裙,淡蓝色的长发盘成了双髻,黛眉弯弯,眼眸大而漆黑,模样清纯可人,有一种娇憨的味道。 只是此刻她却一副贼头贼脑的模样,小心翼翼地朝这边靠近,白皙的手中攥着一柄银灿灿的长枪。 “呀,找到了,就在那边!” 没多久,少女黑眸一亮,看到了远处地面砸出的大坑,禁不住兴奋地挥了挥粉嫩晶莹的小拳头。 “嘿嘿嘿,刚才的动静那么大,肯定有了不得的宝物出土了,唔,这或许就是我夏小虫的大机缘!” 少女还没靠近,就在嘴里叽里咕噜地自言自语,一副憧憬喜悦的模样,莹润的唇角都流出一丝晶莹的口水,配上她那清纯可人的娇憨模样,平添三分滑稽,令人莞尔。 “咳咳。” 林寻干咳了两声,显现出身影,他已经发现,这小姑娘没有威胁。 “啊!” 夏小虫一下睁大了圆溜溜的眼睛,小嘴微张,直勾勾地看着林寻这个突然出现的意外之客,一副傻眼的模样。 而后,她这才似反应过来,叫道:“别杀我,机缘让给你了,我不要了,再见!” 说着,她像受惊小兔子似的,一溜烟就朝原路逃去。 林寻有些怔然,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脸颊,暗道自己刚才并未流露出什么敌意啊,就这么吓人? “喂,别跑啊,我没有恶意。” 林寻尽量让自己显得和蔼一些,追了上去。 “我师傅说了,不让我跟陌生人说话,你别过来,否则我发起狠来,可是会杀人的!” 远处,夏小虫尖叫,她似乎越发地惊慌失措了。 “我说了,没有恶意,只是迷路了,想跟你问问路。” 林寻一阵无奈。 “你都多大人了,还迷路,我可不信,肯定是骗我的,你你你……别再追了,否则我可真生气了!” 夏小虫扭过头,咬着牙齿,摆出一副凶恶的模样,只是她模样过于清纯,这么做,反倒像在扮鬼脸似的,一点威慑力都没有。 尤其当看见林寻身影已经靠近过来,她顿时惊得哇哇大叫,转身就逃。 林寻彻底看出来了,这就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少女。 唰! 林寻身影一闪,就挡在夏小虫去路,道:“小姑娘,我真的……” 不等说完,就见夏小虫像刹不住身影,一头撞过来,林寻当即探出一只手,按住夏小虫的脑袋,左手则拦腰一抱,就将她“摆”在了面前。 夏小虫似有些发懵,傻乎乎地道:“你怎么突然跑我前边了?” 旋即,她就眼泪汪汪,可怜兮兮地看着林寻,道:“求求你,可千万别杀我,我这是第一次走出师门进行历练,若是死了,我师傅肯定会很伤心的。” 林寻一阵无奈,道:“你我无冤无仇,又素不相识,我为什么要杀你?”“啊?” 夏小虫一怔,挠了挠头,道,“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哎。” 她一袭素色裙裳,淡蓝色的长发盘成双髻,模样清纯可人,只是很明显,她有点迷糊,像没心没肺,不通世事的小孩子一样。 “那你真的是迷路了?” 夏小虫看着林寻,漆黑的瞳干净清澈,一副很不解的好奇样子。 迷路这个理由尽管让林寻自己都感觉有些扯,但他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他现在对所处区域一无所知,需要尽快了解这一切。 “那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吗?”夏小虫问,似乎不再警惕和害怕,一副很关心的模样。 这让林寻有些哭笑不得,让一个迷迷糊糊的小女孩,像关爱智障一样对待自己,这感觉可着实有些怪异。 “你当然可以帮到我。” 接下来,林寻问起最关心的问题,“这是哪里?” 夏小虫眨了眨眼睛,脆声道:“紫牛山呀,你不知道吗?可你又是怎么跑到这里的?” 自己刚问一句,这丫头就回敬了好几句,这让林寻额头直冒黑线,耐心说道:“我问,你答就好。” 夏小虫果然很听话,痛快道:“好,你问吧。” “距离紫牛山最近的城池在哪里?” “不知道。” “不知道?” 林寻一阵无语,这少女也太迷糊了吧? “是呀,因为紫牛山方圆数万里之地,可根本就没有城池的,你连这个也不知道?” 夏小虫此话一出,顿时让林寻有些尴尬,脸上有些挂不住,原来不是这少女迷糊,是自己问了一个白痴般的问题。 “哎,你也太可怜了,不止迷路了,看起来脑袋还出问题了。”夏小虫那清澈的大眼睛里尽是怜悯,“要不,你跟我走吧,我带你去找师傅,让我师傅给你看看病。” 脑袋出问题? 看病? 林寻突然发现,自己在面对这小丫头的时候,总有一种想要抓狂的冲动。 “我问,你答!”林寻深吸一口气,加重了语气。 夏小虫哦了一声,清纯的小脸上尽是诚恳之色:“好吧,看来你还不死心,不愿承认自己脑袋出问题了,不过没关系,你都已经这样可怜了,我是不会笑话你的,” 林寻:“……” 他是真的有些无语了。 若是被紫曜帝国中的修者知道,在他们心中“冠盖满京华”的少年天骄,才刚抵达古荒域界,就差点被一个清纯可人,又娇憨迷糊的少女逼得几乎无语、抓狂、疯掉,也不知会作何感想。 最终,林寻妥协了,决定跟着夏小虫已经走,不再去问问题,因为这丫头的回答总是那么……“伤人”。 “喂,我们走吧,等我把手中的凝魂珠蓄满了魂力,就带你一起去见我师傅!” 少女一袭素裙,脚步轻盈地在前边带路,一头淡紫色的发丝在风中飘曳,像只无忧无虑,天真烂漫的小蝴蝶。 这就是夏小虫。 林寻抵达古荒域界,遇到的第一个修者,一个迷糊又娇憨,心底纯良的清纯少女。 —— ps:新的一卷起航了,林寻的大道之争也要拉开帷幕!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