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二章 道歉和报复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六十二章 道歉和报复

“莫风师兄,那少年有些不对劲。” 路上,一名灵玑派女弟子靠近过来,神色有些凝重,她名叫文斐然,模样美丽出众,聪慧过人。 “怎么了?”莫风挑眉。 “那少年看似人畜无害,但身上却有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并且可以确定的是,他同样拥有洞天境修为。” 文斐然清眸中尽是思忖之色,“此次试练中,我可从不记得其他势力中,有这样一个角色。” 莫风皱了皱眉,不以为然:“你觉得,一个真正的顶尖人物,会和夏小虫这种笨丫头厮混在一起?” 文斐然提醒道:“或许其中另有隐情。” 莫风有些不耐了,道:“文师妹,我问你,他若真拥有极其强横的实力,刚才又怎会隐忍退让?甚至都不敢和我们对峙?” 文斐然刚要说什么,却见莫风已挥手打断道:“不必说了,行动要紧,此次试炼中,我们唯一要忌惮的对手就是千幻道宗的岳剑鸣,这家伙可是被誉为火灵州第一天骄,实力极其强劲,此次千幻道宗的弟子由他带队,必然是奔着试练第一的名次去的。” 说到最后,他眉宇间已浮现一抹阴影。 “岳剑鸣……” 文斐然心中一叹,当提起这个名字时,同样让她有一种说不出的压力。 这是一个惊采绝艳的奇才,天赋异凛,三岁修道,五岁破真武而登灵罡之境! 而在九岁那年,岳剑鸣就已成为灵海境圆满层次的存在,在当时,因为此时,让得岳剑鸣的名字一下子轰动了整个火灵州! 而今的岳剑鸣,修为愈发深不可测,传言他早已拥有迈入衍轮境的根基和底蕴,只是,他却一直在压制自身境界,所图谋的,便是在即将来临的大道灾变中,争一条完整绝巅之道途! 面对这样一个耀眼无比的对手,谁能不感到压力? “据说,西恒界第一大势力‘问玄剑斋’中一位圣人最近曾发出声音,言称大道之变的征兆已经开始降临整个古荒域!” 莫风眸光闪烁,“如今,这天下每一处区域中,或多或少皆产生了一些不可思议的异象和惊变,这一切都预兆着,大世之争拉开帷幕的时间已经不远了。” 顿了顿,他继续道:“在这之前,我们必须做足完全之准备,抓紧一切契机强大自己,才能在这一场空前绝后的大世中争得一席之地!” 文斐然默默听着,心中却知道,说来容易,实则艰难无比。 这天下间,天骄无数,群星璀璨,当大世之争来临时,只怕根本就没有他们这些人参与的资格! 毕竟,火灵州,只是西恒界众多大州中的一个而已,而他们灵玑派,也仅仅只是火灵州中的一个大势力。 而在古荒域,可足有四大界,数以万计的州城! 更有许许多多的小世界和神秘不可知的圣隐之地。 如此推算,身为火灵州灵玑派年轻一代弟子的他们,相比于这天下间无数的俊杰奇才,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这倒并非文斐然悲观,而是她很清楚,这就是现实,若连现实都看不清楚,就妄想参与到大世之争中,那无疑就是痴人说梦。 可惜,文斐然知道,无论是莫风,还是灵玑派传人,都是不会听信这些的。 忽然,文斐然一怔,刚才不是正在说那少年吗,怎么却变成这样子了…… 旋即,她不禁暗自苦笑,莫风显然是不会听自己的提醒的,只希望……自己是多虑了吧。 …… “他们太可恶了!” 茫茫山峦间,夏小虫清纯的小脸上尽是愤怒,纵然是生气,她模样都显得很可爱,让林寻不禁莞尔。 “对了,你是不是也生气了?”夏小虫问。 林寻嗯了一声。 夏小虫一脸的歉然,小手绞着衣角,道:“对不起啊,都是因为我,才让你被他们欺负,要不,你别跟着我了。” 啪! 林寻再忍不住抬手,敲了一个夏小虫的脑壳:“你知不知道,刚才若不是我在,你就遭难了?” “呃……”夏小虫一脸的迷糊,“好像的确是这样哎,那我是不是该更生气?” 这还用问吗? 林寻顿时哭笑不得,这丫头也太没心没肺了。 “那怎么办?难道我们要回去找他们算账?” 夏小虫一脸的苦恼,“可是,我们是打不过他们的呀,万一又被欺负怎么办?好烦啊,若是师父在,肯定会有办法的……” 听着她一个人自言自语似的碎碎念,苦恼得小脸都皱成一团,林寻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得,指望这小迷糊虫给出一个明确的答复,明显是不可能了,他还是好人当到底,送佛送到天吧! “把你的凝神珠给我。” 林寻直接道。 “啊?你要干什么?” 夏小虫疑惑。 “听我的。” 林寻显得很蛮横。 夏小虫噢了一声,就乖乖拿出来。 “还有,接下来的路上,你只需看着就行了,知道吗?” 夏小虫又忍不住问:“这是为什么?” 林寻没好气道:“没有为什么!” 夏小虫可怜兮兮地点头:“噢。” “跟我走。” 林寻袖袍一挥,带着夏小虫竟是沿着原路返回,身影闪烁,速度奇快无比。 …… “莫风师兄,前方深山中,发现了一群火瞳暴猿!” 一片山林里,灵玑派一个弟子匆匆返回,兴奋告之一个好消息。 顿时,莫风一行人精神一振。 此次紫牛山试练,七大势力的子弟皆使出了浑身解数,要在最终名次上争出一个高低。 而决定名次高低的,就是猎取获得的凶兽灵魄数目! 可惜的是,紫牛山外围中,适合猎杀的凶兽虽多,但架不住七大势力的子弟人多,以至于呈现出“狼多肉少”的局面。 尤其是此次试练已经进行到了最后阶段,仅剩下十天时间,沿途能够发现的凶兽愈发少了。 这让莫风他们一行人也是暗暗焦急不已,故而此时能够寻觅到一群火瞳暴猿,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 “走!” 莫风大手一挥,带着众人一起行动。 没多久,他们抵达一处深山中,就见此地怪石嶙峋,寸草不生,大地呈现出诡异的暗血之色。 而在深山尽头,则有着一道天然的巨大洞穴,此刻,正有四五头火瞳暴猿正在附近逡巡。 火瞳暴猿是一种及其残暴的凶兽,身躯高有丈许,铜皮铁骨,阔口獠牙,毛发如钢针般浓密,四肢粗大颀长,一对血色瞳孔若燃烧的火焰,暴戾气息十足。 “太好了,这应该是火瞳暴猿的老巢!若是把握好时机,说不准能把它们一锅端了!” 为首的莫风大喜。 其他灵玑派传人也喜笑颜开,火瞳暴猿的实力最多只有灵海境层次,正合他们的胃口。 “吼!” 远处洞穴前的数头火瞳暴猿发现了危险,发出惊雷般的咆哮,像鬼哭狼嚎似的,刺耳难听。 “杀!” 莫风大喝,意气蓬发,踌躇满志,他祭出一柄金灿灿的战刀,身影若匹练,带头冲去。 只是,就在他刚抬脚而已,就见远处洞穴前,那四五头火瞳暴猿的身躯突然齐齐一僵,旋即噗通噗通栽倒在地上,脖颈处血流如注,染红地面。 “这……” 莫风等人皆眼瞳一缩,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打了一个措手不及,愣在那。 很快,在他们视野中,一道挺秀的身影从那一座洞穴中施施然走了出来。 “是你!” 莫风惊叫,脸色微变。 其他灵玑派传人也认出,这不正是之前被他们“吓跑”的那个怂包吗?他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而文斐然心中则咯噔一下,意识到情况不妙。 那人自然是林寻,他出现后,就拿出凝神珠,轻轻一扫,那死去的火瞳暴猿尸体上,一缕缕灵魄就被抽取出来,卷入凝神珠内。 而后,他看也不看莫风一行人,折身就要走。 “站出!” 莫风厉声大喝,脸色阴沉,他们好不容易寻觅到的一处火瞳暴猿洞穴,却被林寻捷足先登,这让他如何能忍? 尤其是,林寻刚才还曾被他们吓退,被他们视作中看不中用的怂包。 可就是这样一个怂包,却在他们眼皮底下,抢走了原本被他们盯上的猎物,这让他们如何能忍? “小子,你竟敢抢我们的猎物,是不是不想活了?” “快滚过来,留下凝神珠!” “你今天敢走,信不信把你一对狗腿打折?” 其他灵玑派传人也喝斥起来,态度很不善,言辞更是无礼和肆无忌惮之极。 他们的确被气坏了,原本盯上的一群猎物,到最后却成了一场空,这让他们都感到窝火。 唰! 却见林寻身影闪烁,像根本没听到一样,自顾自就飘然而去,速度还很快,眨眼就消失不见。 当莫风追上去时,早已没了林寻的身影。 “妈的!这家伙跑的比兔子都快!”莫风气得脸都阴沉下来,咬牙切齿,愤恨之极。 “等下次逮住他,老子非把他的皮拔下来不可!” 其他灵玑派传人也都憋了一肚子气,纷纷破口大骂,一个怂包,竟敢抢夺他们的猎物,这明显就是赤果果的挑衅啊。 唯有文斐然柳眉紧锁,她敏锐意识到,情况越来越不对劲了,那少年似乎是故意在报复他们! :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