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出好戏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六十六章 一出好戏

莫风一行人脸色阴沉如水。 他们走在偏僻的区域中,唯恐被其他势力的子弟发现,他们此刻都一副红肿猪头的凄惨模样。 “那头孽畜太欺负人了!竟敢践踏凌辱于我们,等回去一定要请宗门长辈出手,将其抽筋扒皮,挫骨扬灰!” 有人羞愤出声。 “那孽畜虽可恶,却并不曾下杀手,这就有古怪了,若我推测不错,应当是那少年在背后指使。” 文斐然分析出声,她倒是并未负伤,美丽的容颜出众,在一众鼻青脸肿的灵玑派传人中,显得很惹眼。 “是那少年搞的鬼?” 其他人皆惊疑不定,仔细想一想他们见到玄水巨蟒时的场景,的确显得太过蹊跷和古怪。 那孽畜口口声声称呼他们为垃圾,不屑一顾,极尽凌辱和打压,更警告他们,以后少目中无人。 可这样一个衍轮境大妖,却不曾下狠手杀他们,这一切都显得那么反常。 “哼!文师妹果然是慧眼如炬啊。” 莫风冷哼,“我们都遭难被羞辱,唯独你安然无恙,只怕是那少年得知你一直为他着想,故而才指使那玄水巨蟒对你手下留情吧?” 此话一出,其他人神色皆变得异样,看向文斐然的目光都变了。 的确,这些天,文斐然一直发声,让他们不要和那少年对抗,而今他们都遭难,唯独文斐然无恙,这明显不对劲。 “我……”文斐然玉容一变,张嘴欲要解释,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心中顿时气苦。 “好了,不说此事。” 莫风也不打算闹得太僵,他深吸一口气,道,“此事绝对不能就此罢休,无论那孽畜是否受了那少年的蛊惑,都必须为此付出代价!” 其他人纷纷点头。 一想到他们堂堂灵玑派传人,却被一头妖兽蹂躏得面目全非,他们都有一种羞愤欲死的冲动。 这若传出去,他们可就成了整个火灵州的笑柄! “嗯?” 忽然,莫风脸色一变,在他的神魂感应中,看见极远处的地方,有着一道极其熟悉的身影。 赫然是那少年! 这让他心中咯噔一声,难道那家伙又来报复他们了? 莫风实在是有些发怵,被报复怕了,感觉林寻简直阴魂不散,就像个恶魔一样,令人痛恨而惊惧。 只是很快,他就注意到,情况并不像他想象那样。 “原来,他是被千幻道宗的杨云渡拦截了去路,这下有好戏看了,呵呵……” 一抹笑容浮现莫风那鼻青脸肿的脸庞上,显得很阴险和滑稽,只是他自己不察觉,大手一挥:“各位,有好戏看了,全都不要说话,跟我来!” 很快,其他人也都发现了被拦住去路的林寻,皆喜出望外,幸灾乐祸不已。 千幻道宗可有岳剑鸣这位绝世人物坐镇,那小子这次总算要遭难了! 他们鬼鬼祟祟地靠近过去,打算看一出好戏。 …… 山林间,见林寻直接拒绝自己,让白袍男子很意外,有些发愣,旋即就脸色一沉:“你竟敢拒绝?” 林寻笑了,忍不住道:“为什么我不能拒绝?谁给你的底气,竟敢对我指手画脚,呼来换去?” 白袍男子,也就是千幻道宗的杨云渡冷冷道:“给脸不要脸是吧?那就别怪我……” 啪! 不等说完,林寻隔空一巴掌就抡过来,耳光脆响,打得那白杨云渡面颊红肿,发出参加,直接倒飞出去,眼前直冒金星。 “就凭你,也敢诋毁我?” 林寻黑眸幽冷,他初来古荒域界,本打算低调行事,可他却发现,越是低调,反倒越被人看轻。 像之前的莫风一行人就如此。 而眼前这来自千幻道宗的白袍男子也同样如此,都一副眼高于顶的架势,着实让林寻想低调都不行。 他忽然想起了紫曜帝国当今大帝所赠予的一个字:“争”! 要争,就当勇猛精进,不惧万难! 若无这种准备,还何谈在大世之争来临时,和那诸天万骄竞逐大道? “你……竟敢打我?” 那白袍男子惊怒,手捂着红肿脸庞,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 远处,莫风等人也都睁大眼睛,倒吸凉气,这少年竟如此凶残,一言不合就掌掴杨云渡? 最令他们心悸的是,杨云渡可也算一位极其强悍的洞天境俊杰,可却连这一巴掌都没能挡住,这就太过令人心颤。 “再敢诋毁,信不信我还敢杀你?” 林寻说的云淡风轻,眸中却迸射出一抹冷冽杀机,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从其身上蔓延而开。 杨云渡激灵灵打了个寒颤,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压抑,快要窒息。 在他眼中,那远处的俊秀少年像变成另外一个人,杀意若奔涌的潮水,像行走于尸山血海中的王,恐怖无边。 白袍男子浑身哆嗦,牙齿格格作响,心神被震慑,头皮发麻,感受到一种大恐怖。 他虽骄横了一些,可眼力还在,瞬间就判断出,这次踢到铁板了! 那少年哪是什么寻常人物,分明就是一个曾掀起过不知多少血腥风雨的狠人! 而莫风他们这一次也终于察觉到了林寻的可怖,虽相隔极远,可当感知到林寻身上此时弥漫出的恐怖杀机,令得他们都一阵毛骨悚然,浑身不自在。 太强了! 他们这才意识到,之前的林寻,与其说是在报复他们,还不如说是故意在戏弄! 因为就凭这种杀机和威势,想报复他们的话,根本就不必那么费事,直接就能将他们镇压了! 哪怕是心高气傲,自负无比的莫风,此刻都不得不承认这一点。 这让他们都心凉,原本他们还想着该如何去报复林寻,可现在,他们却动摇了。 “他再凶横,这次也惹了大麻烦,杨云渡可是岳剑鸣最信任的一个人,他的的脸岂是好打的?” 莫风咬牙,“等着瞧吧,此子这般行事,必然会遭受到来自岳剑鸣的打压!” 仿佛为了应验他的猜测,下一刻,远处就传来一阵破空声。 一道金灿灿的神虹贯空而来,宛如拱桥,如梦似幻,飘洒光雨,就见神虹上,端立着一群男女的身影。 为首的是一个黑发披肩,身穿紫衣,腰缠玉带,身姿轩昂,仪态潇洒的青年。 他剑眉星目,模样极其俊美,肌肤若羊脂般明净,此刻驾神虹而至,简直若天神临世,器宇极其不凡。 与之对比,他身边的其他那女顿时暗淡,完全被他的光芒所遮盖,也愈发映衬得他出众了。 岳剑鸣! 莫风等人心中震动,情绪复杂,这是他们火灵州最为耀眼的一名绝世天骄,天资超绝,惊艳无比,在“四宗三族”的年轻一辈中,俨然如同领袖般的存在。 同样,这也是莫风他们最为忌惮的一名对手,岳剑鸣的实力之强,在年轻一辈中只能用“深不可测”四字来形容! 从他出道以来,同辈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人能够盖过他的锋芒。 “岳剑鸣来了,这次可真有热闹看了,那少年再凶横,只怕也得被岳剑鸣镇压。” 莫风他们的情绪很微妙,他们对岳剑鸣很忌惮和不服,可又恨不得岳剑鸣发威,将林寻击杀。 “岳师兄!” 远处,杨云渡发出悲痛的呼声,脸上却是狂喜一片,容光焕发,看向林寻的目光更带上一抹怨毒。 岳剑鸣和一众师兄弟们一起来了,这无疑让杨云渡找到了主心骨和靠山,心中大定。 林寻也瞥见了岳剑鸣,神色却依旧波澜不惊,他甚至早已发现,在极远处的地方,莫风他们正在暗中等着看自己的笑话。 这些对林寻而言,真谈不上什么大事。 在以前的岁月中,他曾被一众王者老怪物追杀过,也曾手刃过衍轮境顶尖强者,就连半步王者都杀了不少,又岂会在意一些年轻一辈的针对和威胁了? 可以说,如今的林寻或许在修为和年龄上依旧和同辈没什么区别,属于年轻一代修历和战斗方面,他早已站在更高的层次,一览众山小! 这就是绝巅道途,犹如一个境界的王,伫立云端,上可以逆天而伐,下可以俯瞰一切! 不过,纵然心中波澜不惊,当看见那岳剑鸣时,依旧让林寻不免有些讶然。 仅从一个人的气质上,就让他判断出,这岳剑鸣的确是一个难得一见的卓绝人物。 那种气度和风采,一看就知道非池中之物,与众不同,一般的修者可很难磨炼出这种气韵。 林寻在下界时,见多了形形色色的奇才、天才、俊杰、圣子,自然可以一眼就看出许多别人看不出的东西。 就好比这岳剑鸣,依照林寻推测,比之通天剑宗传人青蛰,也没什么区别。 尽管青蛰曾败在自己手中,可好歹也是通天剑宗中的一位真传弟子,天赋绝佳,底蕴雄厚。 而在西恒界火灵州这种地方,在一个只能在一方区域中称王称霸的千幻道宗中,竟能培养出岳剑鸣这样一个卓绝人物,自然不免让林寻有些意外。 这就好比在一个不大的池塘中,忽然发现了一头金鳞一样,非池中之物,迟早是要化龙而去的。 就在林寻心思转动之际,岳剑鸣一行人已飘然而至。 “岳师兄,就在刚才,那小子……”杨云渡急匆匆上前,添油加醋地说起来,恨不得岳剑鸣立刻出手,去镇压林寻。 只是,不等说完,就听啪的一声,杨云渡脸上挨了一巴掌,打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地。 —— ps:补更在晚10点半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