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七章 论道灯会【补】 - 天骄战纪

第七百六十七章 论道灯会【补】

啪! 这耳光太响亮了,连远处藏着的莫风一行人都听得清清楚楚,都为杨云渡感到腮帮子疼。 全场愕然,难以置信。 因为动手打杨云渡的,赫然是被他视作主心骨和靠山的岳剑鸣! 这就显得太反常,要知道,在以前,杨云渡可是岳剑鸣最信任的一个人,当见到杨云渡被欺负,岳剑鸣原本应该为之出头的,怎会反倒抽了杨云渡一巴掌? 并且,这可是真打脸,那脆亮的耳光,以及杨云渡趔趄几欲跌倒的姿态无不表明,岳剑鸣这一巴掌用力很大! 就连林寻都感到意外不已,忍不住看了岳剑鸣一眼,若有所思。 “岳师兄,你这……” 那些千幻道宗的传人惊疑出声。 至于杨云渡,彻底被抽懵了,脸颊红肿,傻乎乎立在那,一副犹自不敢相信的模样。 “我这是在救他。” 岳剑鸣轻叹,他身姿轩昂,剑眉星目,风采照人,尽管随意立在那,却自有一种令人折服的气度。 说话时,他眼眸看向林寻,道:“多谢道友刚才下手留情,我代师弟向你赔礼道歉。” 说罢,他微微欠身,面露一抹歉意,显得很诚恳。 众人皆吃惊,愈发错愕了,在他们心中,岳剑鸣宛如是神人般的存在,光芒万丈,名动火灵州。 可现在,他却在向一个陌生少年道歉! 这就让人有些难以接受了。 而在远处藏匿的莫风等人则都傻眼了,一口闷气憋在胸口差点出不来,他们可是来看好戏的! 怎么好戏还没开锣,岳剑鸣就主动提出道歉了? “林寻哥哥,岳剑鸣师兄在跟你道歉呢。” 林寻旁边,夏小虫清纯的小脸发光,一副惊喜过度的样子,她曾说过,岳剑鸣是她很崇拜的一位绝世天骄。 “我听到了。” 林寻有些无奈,他可没想到,见到岳剑鸣之后,夏小虫会这般激动,一副小女生花痴的模样。 “岳师兄,您怎么……怎么跟他道歉?” 杨云渡彻底懵了,看不透形势,无法接受眼前这一幕。 “很早前就跟你说过,这世上有一种人,是不容诋毁的,而眼前这位道友,无疑就是其中之一。就凭你之前的无礼举动,就是杀了你,也是罪有应得。” 岳剑鸣话虽是对杨云渡说的,目光却看着林寻,神色间兀自带着一丝歉然。 一个名满火灵州的耀眼天骄,却在此刻摆出如此低姿态,让林寻都有些意外。 他隐约感觉到,这岳剑鸣只怕是从自己身上察觉到了什么,才会如此对待自己。 杨云渡脸上变幻不定,被训斥得无地自容,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委屈和惘然。 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陌生少年而已,怎么就不容诋毁了? 他猜不透,也看不懂。 何止是杨云渡,千幻道宗那些传人也都吃惊,根本没想到岳剑鸣会如此看重林寻。 不容诋毁? 难道这家伙的来历很不寻常? 远处,莫风一行人也都心悸,岳剑鸣对待林寻的态度,让他们都万分震惊,隐约察觉到,那少年要么是来历惊人,要么是实力逆天,才会让岳剑鸣如此对待。 除此之外,再找不出其他理由! 一想到这,他们不禁气馁,心生挫败,若那少年来及极其可怖,他们还拿什么去报仇? “道友,能否借一步说话?” 岳剑鸣忽然开口。 林寻眼眸不易察觉地眯了眯,旋即就点头:“也好。” 他早已猜到,岳剑鸣前来,断不会是为了跟自己致歉,也不可能仅仅是为了当着自己的面去教训那杨云渡那般简单。 “在下岳剑鸣,千幻道宗真传弟子,不知道友尊姓大名?” 两人来到不远处一座低矮的青色山峦前,岳剑鸣自我介绍道。 “林寻。” 林寻随口道。 “哦,原来是林道友,不知道友此次,可是为了这紫牛山深处的一场机缘而来?” 岳剑鸣眸光湛然,举止得当,彬彬有礼,有一种君子之风。 “不是。” 林寻的回答,让岳剑鸣微微一怔,旋即就笑道:“看来,道友你也知道,那紫牛山中的机缘虽大,却埋藏着滔天杀机,此去可能是祸非福。” 林寻知道,这家伙肯定误会了,认为自己在说谎,他也懒得解释,道:“岳道友叫我来,就是为了谈这个?” 岳剑鸣微微一笑,看出林寻有些不耐了,当即开门见山说道:“半年后,在西恒界‘苍梧山’上,十年一度的‘论道灯会’就将拉开帷幕。” “和以往不同,此次灯会上,西恒界诸多年轻一代的俊杰天骄,皆会前往参与,据说,西恒界第一道统‘问玄剑斋’的圣女舞灵聪姑娘届时也会如约前来。” “可以预见的是,在大世之争即将来临的时期,这注定是一场属于我们西恒界年轻一辈的盛会!” 说到这,岳剑鸣眼眸看着林寻:“不知林道友是否有兴趣参加进来?” 苍梧山、论道灯会! 林寻心中微微有些异样,若真按照岳剑鸣所言,西恒界诸多风云天骄之辈皆会参加的话,这一次灯会的意义可不寻常! 不过,林寻乃是从下界抵达古荒域,他可不清楚这“论道灯会”究竟是要做什么的,甚至连“苍梧山”都没听说过,自不会冒然答应。 林寻道:“冒昧问一句,我和岳道友素不相识,为何要邀请我参与此次盛会?” 此话一出,岳剑鸣先是洒然一笑,而后眸子中涌出一抹灼灼神辉,盯着林寻道:“不知道林道友是否相信,从第一眼见到你,我就知道,你绝非寻常之辈!” 说到这,他眉宇间浮现一抹自信的神采:“我敢断定,以道友所拥有的实力,只怕绝对不在我之下,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林寻黑眸一眯,旋即就晒然道:“道友谬赞了。” 岳剑鸣笑了笑,道:“是道友你太过自谦了。” 他拿出一块巴掌大小,烙印着秘纹的青色玉牌,以双手递给林寻:“这是参与‘论道灯会’的一块铭牌,无论林道友参与与否,还请收下,这也算是在下的一份心意。” 顿了顿,他继续道:“当然,我这么做,也是有一定私心,希冀能够和道友你一起,在论道灯会上同进同出,一起面对来自其他地方的天骄人物。” “简而言之,就是为自己找一位同伴。”岳剑鸣说罢,自嘲一笑,显得很坦荡。 林寻挑眉,岳剑鸣明显是有备而来,态度又诚意十足,被如此对待,让林寻都有些意外。 略一沉吟,他就接过铭牌,道:“那我可就先多谢了。” “我很期待这一天来临。” 岳剑鸣欣然不已,说罢,便主动告辞,带着一众千幻道宗的传人转身而去。 林寻目送他们离去,把玩着手中的青色玉牌,陷入沉思。 “这岳剑鸣如此盛情地邀请自己,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为了找一个‘同伴’?” “苍梧山、论道灯会……若有闲暇,倒是可以去看看,一睹属于这西恒界天骄之辈的风采!” “还有那问玄剑斋,竟号称是西恒界第一道统,看来,那里必然有真正的圣道大能坐镇,而那被称作问玄剑斋圣女的舞灵聪,又是怎样一位绝代人物?” 林寻可清楚注意到,刚才岳剑鸣在提起“舞灵聪”这三字时,眸子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爱慕之色。 能够让岳剑鸣都如此心仪,又出身西恒界第一道统问玄剑斋,这舞灵聪只怕在西恒界年轻一代风云人物中,都称得上是惊采绝艳了。 没有再耽搁,林寻收起青色玉牌,带着夏小虫继续行动。 只是在这之前,他忽然一闪身,出现在远处藏匿的莫风一行人附近,吓得莫风他们浑身一哆嗦,差点惊叫出来。 “各位,热闹好看吗?”林寻笑吟吟地问。 莫风他们脸色变幻不定,看向林寻的目光有忌惮,也有痛恨,显得很复杂。 “你要怎样?”一人壮着胆子,咬牙问道。 林寻想了想,只撂下一句话:“好自为之”,便转身而去。 直至林寻和夏小虫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有人愤然问道:“太嚣张了,这家伙什么意思,欺我们灵玑派无人吗?” “他这是在告诫我们,之前对我们的报复,他只是想给我们一个教训,若我们再不知进退,他可能会下狠手!” 莫风脸色阴沉,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挫败感。 见了岳剑鸣对待林寻的态度之后,他已经彻底心灰意冷,失去了再继续去找林寻报仇的心思。 众人皆默然,心绪起伏。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大事,之前是我们有错在先,而对方尽管连番戏弄我们,却也并未动杀心事完全可以就此揭过。” 旁边的文斐然温声劝慰,她看出了众人情绪的沮丧和低落。 “就此揭过吗……” 莫风心中一叹,相较于这些仇恨,他的确已经没有报复的心思,可是经此一事,却让他意识到,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而以前的自己有多可笑! —— ps:送上补的第一章,继续去写第二章,大家不必等,不确定能否写完,就是写完也可能会很晚了。